更深露重,秋月如霜。崔蘭城里今日安靜極了,除了守城的士兵,城中連偶爾的狗吠雞鳴也未見有。崔蘭城是洛昆國北疆邊城,數日之前,天鷹國對崔蘭城發動襲擊,在崔蘭駐軍的安排下,城中百姓幾天前就開始轉移,到昨日,已經完全轉移了。

洛昆是個仙凡混居的大國,疆域遼闊,周邊有好幾國與洛昆國土接壤。礙于洛昆國力強盛,近千年來倒是沒有大戰,卻時不時發生小規模戰爭,互相掠奪資源。

尤其是北疆之外的天鷹國,天鷹國土接近寒域,氣候和土地皆不適合耕種。大部分國土一年中有半年時間都是積雪封地,也不適合放牧。

每年秋季,天鷹國便開始騷擾崔蘭城為首的幾座邊城,搶些吃用以圖熬過寒冬。而今年,不知為何,天鷹軍隊卻比往年更加暴虐凶殘,不止搶掠糧食財物,甚至屠殺凡人百姓。更因為天鷹大軍有元嬰大修士坐鎮,洛昆邊城守軍不敵,不得不邊戰邊撤,盡快讓各城百姓轉移。

北疆急報送到天都城,洛皇震怒不已。令大軍急援後,又請了天寒山老祖派人助陣。熬夜寫畢業論文的江眠月趴在桌子上睡著了,再醒過來時,已經身在崔蘭城外北疆戰場的行軍帳里了。

身體虛乏,渾身無力,嗓子又干又痛,腦子里多出來的記憶令她頭昏腦脹。靠著腦子里多出來的記憶,江眠月總算知道了眼下是個什麼情況。

但是她懵逼了半天也不敢相信,自己竟然變成了一本狗血瑪麗蘇修仙文里的炮灰女配。啊不,炮灰女配都算不上,她只能算是一個炮灰女配恨上女主而自取滅亡的導火索。

這本名叫天選之女的披皮女強玄幻文,其實是穿越女雲朵手握巨大金手指,大開後宮的瑪麗蘇文。此文劇情極度狗血,女主瑪麗蘇光環各種閃耀。神獸仙器見女主就必定要倒貼認主。各路男神見女主就必定會一眼萬年愛的死去活來。

而文中和女主同一性別的,除了和女主相依為命的小丫頭雪兒,其他不管你是人是妖是精是怪,沾著女主非死即傷,連女主的媽,都為女主需要一個悲慘身世的設定奉獻了生命。

原身江二丫,與女主雲朵同是小江村的人。小江村大多數人家都姓江,雲朵和她父親卻是外來戶。雲朵沒有娘,只有個愛喝酒不管事的爹,爹不管娘不在的雲朵從小飽受同村頑皮孩子欺凌。

原文中寫道︰辱罵,拳打腳踢都是家常便飯,甚至是抓著小雲朵枯黃的頭發,把她的頭按進冬天冰冷的溪水里。

文中小小的雲朵受盡折磨,終于在一個冬天,又一次被人按進溪水中,沒了呼吸。再次睜眼,此雲朵已非昔日膽小如鼠,畏畏縮縮的雲朵了。

她變得自信大方,風華無雙。曾經欺負她的同村小男孩們不再欺負她了,且開始見到漂亮的雲朵會可愛的臉紅。

江眠月也不懂,十歲的小孩兒能怎麼個風華無雙。而且害得真正的小雲朵失去生命的壞小孩們,居然能得女主一句可愛的評價?

又看了幾章,寫到天寒山派人來小江村測靈根,女主的變異雷靈根大放光芒。入山門後短短五六年便築基成功,吸引眾多追隨者,更有五位美男貼身相伴。且獲靈寶神獸無數,其中最令人垂涎的,就是逆天的隨身空間和一只雷龍幼獸。

短短五六年時間,先後就有數十名嫉妒女主,陷害女主的女配被炮灰。其中就有江二丫的姐姐江大丫。

江大丫比江二丫大九歲,身具極品冰靈根,十二歲時拜入天寒山門,因天資好悟性高,被天寒峰峰主洛白宓收為親傳弟子,取名明月。年僅十七歲便完美築基,冷若冰霜,又美貌強大,是天寒山很受追捧的天才弟子。

如此天才,本前途不可限量,卻因八歲的親妹妹慘死邊疆,氣的險些走火入魔。幾番尋仇不得,反被雲朵和雲朵的後宮團各種羞辱教訓。在一次秘境中與雲朵和她的後宮狹路相逢,寡不敵眾,落得個身死道消的下場。

當時看到這里,江眠月感覺此書簡直狗血到令人發指。小小一個小江村,極品靈根好似大白菜一出出三個。修仙文里人都不修仙,異性每天為女主傾倒,同性每天嫉妒陷害女主,每天雞飛狗跳的反正不修煉。

江眠月看的十分難受,寫下書評︰通篇都是邏輯不重要,三觀無所謂,我從未見過如此狗血揮灑之文。避雷!

本以為跟這盆狗血就此別過 ,誰知短短十幾天,老天便跟和她開了這個天大的玩笑,直接把她摁進狗血盆了。江眠月生無可戀的揉了一把臉,想著自己目前的處境。

原身江二丫測出了木系極品靈根。縱使木靈根不能有強大的殺傷力,但極品靈根在修煉上總會比大多數人順遂,若是心性磨練好,仙路亦會比大多數人走的遠。

誰知小丫頭沒得意多會兒,便被後面測出極品雷靈根的女主打擊到了。與木靈根不同,雷靈根可是殺傷力極大的靈根!江二丫頓時被嫉妒心佔據了腦子,言行刻薄,在天寒山修士面前言語羞辱女主。

卻被看好女主的流雲峰首座弟子青陽所厭惡,那青陽道︰「如此心性,怎堪為我天寒山弟子?青雲青風二位師弟,你二人領了任務即將前往北疆,就將此女一同帶去罷,讓她跟著醫修隊伍做傷患救治。此番小懲大誡,她若能改過,便讓她入山門,否則,一個木屬性單靈根而已,我天寒山也不是失不起。」說罷拂袖,留下其他眾人,帶著女主雲朵先回山門了。

青雲青風兩個天寒山弟子這次一同過來是協助測靈根事宜的,今日接到師門命令,即將赴北疆支援。而被青陽一言定生死的江二丫,就這樣跟著青雲青風二人來到北疆。

她人還小,在傷兵營只做簡單的止血包扎。但到底只是個七八歲的孩子,前方戰場上吼聲慘叫聲時不時傳來,傷兵營里血腥味藥味濃重,殘肢血紅滿目,令她嚇破了膽。

惶惶之下,江二丫吃不下睡不著。就在一次被天鷹軍偷襲後方是,混戰中,眼見一個面目凶惡的天鷹軍闖進傷兵營,砍殺洛昆傷兵,血飆了一帳篷,她終是撐不住了,兩眼一翻,咚,倒下去,竟被活活嚇死了。

此次天寒山前來支援的醫修隊伍總共二十余人,皆是築基期或金丹期的醫修。負責救治重傷人員。領隊是一位金丹期的余姓老修士,人稱余老。

余老是一位醫修,畢生心思不在修煉,而在鑽研醫術上。亦有一顆醫者仁心,常行走世間,懸壺濟世,很得世人尊重。

雖然听青雲青風二人報過,這小丫頭言行無狀,是青陽師兄做主將人丟過來吃吃苦頭的。余老仍是忍不住皺眉,覺得青陽行事太過兒戲。

要教訓什麼地方不能?非得把人往戰場上丟,這麼小個丫頭,雖有不錯的靈根資質,卻沒有正經修煉過,若是撤退時跟不上隊伍,落到天鷹軍手里還能有命在?

這次大軍及時趕回來,那偷襲的天鷹軍不敵,這才跑了。找到小丫頭的時候,她已經昏死過去。幸好身上沒傷,但一把脈,身體虛弱的不成樣子,再這麼下去,就算不受什麼傷,人怕是也要沒了。余老給她渡了一點靈氣保命,這才喚人將小丫頭送去帳中。

江眠月敲了敲有些木木的腦子,還是撐起了身子。從旁邊的粗陶水罐中倒了些水喝,水是涼的,一灌入口中,嗓子頓時好受許多,人也更清醒了幾分。已經這樣了,能怎麼辦呢,總得活下去不是?

她待的是一頂單獨小帳篷,記憶中,這應該是余老的帳篷。江眠月心中對這位軟心腸的老醫修很是感激。撩開帳篷準備出去看看,就見這位醫修端著一碗藥正往帳篷走來。她不由微微一笑,聲音嘶啞的喊道︰「余老。」

「喲,醒了?正好,把藥喝了。」老人家頭發胡須花白,精神頭卻很好,到底金丹修士,幾天幾夜不眠不休,也不見形容有多憔悴。

「多謝余老。」江眠月接過藥,咕嚕咕嚕喝下去了。淡淡的苦味,初入口清涼無比,藥入月復中卻升起淡淡的暖意。江眠月心知,這大概是靈草熬制的。

「余老,我昏睡過去多久了?前方戰事如何?您怎麼會有空過來?」

她實在有太多疑問,驟然到了這麼個人生地不熟的地方,還隨時有可能丟了小命。她真不覺得自己現在的心態能比原身江二丫好多少。只不過她到底不是真正的孩童,心知惶惶無用,她得自保才行。

見她詢問,余老倒是沒懷疑她什麼,只當前幾天嚇到說不出話的小丫頭是剛來戰場,是因為沒見過如此慘烈的場面。

「你可睡了一天一夜。昨日宗門又來了一位元嬰高手支援,前方暫時打不起來。傷兵營那邊老夫先忙完,索性無事,就過來給你送藥。昨個兒叫小越給你灌了一回藥,听說根本灌不進去,那小子還說小丫頭怕是不成了,不想今日竟然醒了,哈哈。」余老說完還爽朗一笑。

江眠月赫然︰「多謝余老,給大家添麻煩了。」

余老擺擺手︰「無事,既醒了,就先去吃飯吧。吃完可還有的忙,或戰或退都得吃飽了才行,去吧。」

江眠月低頭稱是,拜別余老,便去吃飯了。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