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雲出岫 第十章 所謂蛇煌玉

「秋風蕭瑟天氣涼,草木搖落露為霜。

這上了秋的天氣如此冷清,師父他老人家倒也真舍得留我一個人在這兒挨凍!」

江陵雖心有怨氣,但卻並未真的懷恨在心,畢竟從小到大這白胡子老道對其所做出的事情還是為了他好。

那感覺像啥?就像是前世里的某個老師一樣,苦口婆心的勸你,諄諄善誘的引導你,可你還是一如既往的調皮。

「哇,總算找到一絲絲的相通之處了。」

不得不說,從小到大能夠讓他懷念前世的人不多,雲鶴算一位。

在他身上,江陵總能瞧出點老師的影子來,雖然說他的確是自己的師長

就在江陵瞪著個死魚眼生無可戀之時,不遠處傳來陣陣輕盈的腳步聲讓他瞬間回過神來。

由于被吊在空中,所以第一眼確實是沒能認出來。

「江陵哥哥,我來給你送飯啦!」

聞听著分外熟悉的嬌柔小嗓門,少年一時間委屈巴巴。

「嫣兒,你可算是來了,你再不來,都見不到你江陵哥哥最後一面了!」

眾所周知,縹緲峰峰主雲鶴的師兄早在二十多年前便駕鶴西去了,除他之外,剩下的這六名峰主無一例外都是他師兄的徒弟。

而江陵身為雲鶴之徒,輩分更是能夠與這六位峰主相比肩。

這也是為何他能夠在這七座山頭之間橫行無忌,來回折騰,卻始終沒有被逐出門派的原因。

整個縹緲峰,能夠叫他「哥哥」的,只有一人。

那便是與他從小玩到大,有著青梅竹馬之交的藥峰峰主之女,雲嫣。

「嘻嘻,怎麼會,師叔祖他老人家古道熱腸,對我們這些晚輩更是十分庇護。

你是不是又做了什麼事惹他老人家不開心了?」

此言一出,江陵一下子慌了神,不知道該如何回答。

但他目前很清楚的是,一定不能將事情的原委和盤托出,不然今晚的晚飯,一定會沒了著落!

她看不清眼前少女的神情如何,不過听她佯裝生氣的語調來看,情況應該不算嚴重。

前世的他,看過數不勝數的島國動漫,誰人懂得有著出色的戀愛頭腦和經驗,卻沒地兒使的痛苦?

若是這種小事都辦不好,豈不是愧對我前世這二十多年來,在每個靜謐深夜,趴在被窩里所學來的撩妹之道?

江陵打著哈哈,擺出一副滿不在意的模樣,張口就來︰

「能發生啥事啊?還不是為咱們縹緲峰做貢獻去了嘛?

你知道的,我那自創的,提升內力修為的士力丸,效果可比外頭的補氣丹強上不止一星半點。可偏偏他們還不肯服用,真是辜負了我的良苦用心啊!」

江陵從頭到尾都沒有提到那名新來的女弟子,而雲嫣,當下也很容易地被他帶入進去。

「你那些丹藥,我可是最早的實驗者。效果是不錯,就是那副作用」

話即此處,她柳眉輕攏,眉頭一緊,臉上所展現出來的片片羞紅,吊在樹上的那位並沒有看到。

「喂,你實話告訴我,那些羞人羞人的副作用,到底是不是你故意加的?」

奈斯!

話題成功偏離原先的軌跡,江陵激動的差點沒喊出來,不過他還是忍住了,只在心里道一句︰拿捏!

「怎麼可能?你江陵哥哥我是那種登徒子一般的人物嗎?

越是珍稀的藥草,里面所蘊含的副作用也就越大。是藥三分毒,越是有副作用,便證明藥物的藥效越好!

可他們終究還是被事物的表面現象所迷惑,分不清孰輕孰重。」

望著江陵被吊在樹上還依舊擺出一副搖頭嘆息的模樣,雲嫣提著飯盒的手,一下子悄然握緊了起來。

少年半眯著眼楮,粗略地探查她的模樣,覺得時機已然成熟了,半是委屈兮兮地說道︰

「嫣兒,你今日不是來給我送飯的嗎?

我好餓啊,上午突破白虹境界,感覺渾身都沒了力氣。而且下午還被師父給狠狠地揍了一頓。

再不攝入營養,我感覺自己就要跟我遠方的師叔他老人家團聚了」

「哦!」

聞听這一番話語,雲嫣嬌軀一動,臉上流露出淡淡的愧疚之情。

「差點忘了」

等到眼前的少女將飯食捧在手上,朝江陵那里遞過去時,不想後者竟徒自搖頭,愁眉苦臉的讓人看來十分同情。

「嫣兒啊,如今我被師父吊在這顆樹上,關鍵是他用的是「索仙繩」啊!這樣子吃飯,簡直成了一種折磨!」

話罷,他雙手交叉,置于額頭,可憐巴巴地說道︰

「求投喂」

雲嫣看他這幅模樣,又可憐又好笑,當下也只得乖乖拿起筷子,喂到他嘴里。

「啊~」

江陵咀嚼著食物,十分滿足地從鼻孔里長舒了一口氣。

「紅燒肉,我的最愛」

「是啊,知道你愛吃,所以前幾日特地找人學的。味道怎麼樣?」

「絕了!

你說我這樣吃飯,吃下去的東西會不會都往腦殼子里鑽呢?」

此話一出,立刻惹的少女嬌笑連連,又往他嘴里塞了一大口。

「吃你的吧!」

「嗯,不得不說,嫣兒你長得這麼好看,手藝也很棒,誰能娶了你,真是他八輩子修來的福氣!」

听到這句話,雲嫣手上的動作一下子遲鈍了下來,雙瞳剪水的眸底始終注視著地面,不肯輕易挪開視線。

見眼前之人久久沒有了動作,江陵不禁有些疑惑。

「嗯?怎麼了?」

雲嫣一回神,略微低了低螓首,試圖遮掩住自己臉上的那抹羞紅。

當她再將飯菜投喂給江陵時,不想沒了眼楮的觀察,竟然將自己的食指細長的一端懟近了江陵的嘴里。

「啊!」

雲嫣嬌軀一震,手上的力道不經意間一松,夸擦一聲,碗碟掉在地上碎成一片,飯菜也沾上了泥土。

江陵也愣了神。

剛才那是什麼?

細膩光滑,還帶著絲絲甜味,溫涼的觸感仿佛還在舌尖上留存。

咂吧著嘴回味無窮的同時,那種奇妙的感覺在心頭久久難以消散。

「這對不起,我」

「咳咳」

江陵輕咳幾聲用于掩飾尷尬,不想,之後所道出的這幾句話讓這尷尬的一幕更持久了。

「沒事,還挺甜的」

此話一經脫口而出,二人瞬間沉默了下來,一時間周遭樹葉吹落地面的沙沙聲也入耳可聞。

「什什麼挺甜的」

雲嫣有些不知所措,兩只潔白無瑕的縴蔥玉手掐在一起,在江陵看不見的視角里,徒自緊張著。

「你的手指頭挺甜的嘻嘻」

「手指」

听著江陵話中蘊含著幾分調戲似的意味,雲嫣頓時漲紅了臉,一雙極盡美麗的眸子也不知道該瞟向何處。

「好小子,被吊在樹上之後還是這麼不長記性。怎麼,不‘撥雨撩雲’,你就活不下去了?!」

耳邊不斷響起那令人頭大的蒼老聲音,江陵不停地在心里重復著︰

完了完了完了完了完了完了

果不其然,一道猶如勁松一般挺拔的白色身影在空中閃過一抹異彩之後,徑直地落在了他的身前。

腳尖輕點,激起陣陣氣浪。

雖只能看到他倒置過來的上半身,但此刻江陵卻能夠猜到,雲鶴的表情一定相當精彩。

恐怕連生吞活剝自己的心都有!

「你的人生里,除了女人,就沒有別的事情可干了嗎?

不是跟你說過,《萬象》作為世間獨一無二的武道功法,積壓的內力會在你踏入玉門境之後得到第一次釋放。屆時修為必會一日千里!

怎麼就不能忍耐忍耐?」

說著,他未曾轉身,就朝著身後站著的雲嫣擺擺手。

後者猶豫不決,不過最終還是咬了咬牙,挎著飯盒艱難地離去,留給江陵一個擔憂似的背影。

「還看!」

雲鶴伸手狠狠地拍了一下江陵的腦袋,結果勁頭太大了倒置他整個身子開始從左到右搖晃起來。

「師父,徒兒真的沒做什麼!再說,我充其量也只是搞搞曖昧,並沒有那麼多花花腸子!

徒兒還小,作為男人那一方面的功能還指不定完整不完整呢!」

此言一出,雲鶴臉上的表情瞬間凝固,直直地杵在地上,心頭沒來由地吹過一陣悲涼的秋風。

如此一幕,簡直令他欲哭無淚!

如此可愛的孩子,本應秉性純良,到底是從什麼時候被世俗給污染的?

不,這兔崽子好像打從娘胎里出來,自己第一眼見他的時候,腦子里的那點歪念頭,便早已初具規模了。

還記得十五年前他剛入縹緲峰,便盯著一位女弟子的胸脯眨巴著眼楮,還伸出兩只手來隔空抓來抓去。

曾經的雲鶴,一度認為江陵是缺奶了,便派一名奶媽來給他喂奶。

怪不得之後奶媽有好長一陣子都沒來縹緲峰,之後一見著江陵便跑得比誰都快。

現在想想,愈發地覺得有些人

「咳咳,不管怎樣,為師之所以如此控制你,就是為了避免你日後犯下不可饒恕的彌天大錯。

古往今來,江湖上多少英雄好漢,都毀在了女人的裙擺之下。

色字頭上一把刀,為師實在不忍心日後看你墮落至此啊!」

此話一出,江陵頓時便不愛听了,鼓著腮幫子,氣鼓鼓地問道︰

「那您老跟師娘又是怎麼一回事?為啥時不時夜里您的房間里總能傳出些聲音來?」

不知道為什麼,活了上百年的雲鶴,有時候也總能在江陵手里吃癟。

這一點,著實令他這個當師父的難以忍受。

雲鶴用拳頭捂住嘴巴輕咳了幾聲,蒼白而又無力地解釋道︰

「我跟你師娘那是自由戀愛,是在雙方都自願的基礎上進行的正常交往。

更何況,我倆早在幾十年前就成親了。你還是個奶孩子,大人的事情你懂個屁!」

自從江陵來到這縹緲峰的十余年間,眾人說話的味道甚至風格也不由自主地作出了極大的改變。

語言談吐,似乎像是不屬于這個世界一般。

就好像這些年來收到他潛移默化的影響,在腦海里根深蒂固一樣。

雲鶴作為他的師父,與他相處的時間最長,所以受到的「摧殘」程度,也就更深。

「師父,咱倆做一筆交易怎麼樣?」

江陵嘿嘿一笑,不知道又在打什麼鬼主意。

「好啊,你不妨倒是說來听听。」

被吊在樹上的少年,雙臂交叉于胸前,一副老成在在的模樣,讓雲鶴看了險些忍不住想要上前撕了他。

「徒兒前些日子研制出了丹藥的新型號,‘壯陽丹’的2.0版本。」

說著,從懷里掏出一顆半生不熟的灰褐色藥丸。

「你可以叫它‘龍虎壯陽丹’。我給您丹藥,您放我下來。」

說完,還生怕他不信,急忙解釋道︰

「這顆升級了的丹藥,藥效可是尋常壯陽丹的兩倍還要多!像您這歲數的人吃了,三個小時不成問題。」

「三個」

雲鶴瞬間驚呆了,一雙老眼睜得溜圓,眼珠子都快蹦出來了,差點就要儀表風度二者盡失。

不過他很快便調整好姿態,捋著胡須一臉古井不波,仿佛剛才啥也沒發生一樣。

畢竟是修道近百年的武學泰斗,這點小場面他還是撐得住的。

「咳咳,你這龍虎壯陽丹,真的有上次給我的那一瓶壯陽丹的藥效厲害?」

江陵拍拍胸脯,堅定且不容置疑地說道︰

「千真萬確!我您還不信嗎?關于這方面藥物的研制,啥時候讓您失望過?」

「也是咳咳,不是那個,先給我看一下,等我驗明藥效再行定奪。」

倒望著眼前這個負手而立,一臉從容坦蕩的白胡子老道,江陵可不敢輕易將丹藥就這麼交到他手里。

雲鶴的老奸巨猾,他可是從小到大見識得不能再見識了!

「這可不行,萬一您收了我的丹藥,還不放我下來,這可怎麼辦?」

「師父身為一派掌門,不會拿自己的名譽開玩笑。」

「這」

不得不說,江陵還是猶豫了。最終,他狠狠地一咬牙,算是應了下來。

「也罷,就信您老一回!」

話罷,便捏著那顆比尋常丹藥大上好幾倍的「龍虎壯陽丹」,遞給眼前這個白胡子老道。

未曾想,雲鶴的手在觸摸到丹藥的一瞬間,一把抓了過來。

隨後便听到老者猖狂而又傲嬌的聲音于同一時間響起。

「龍虎壯陽丹?拿來吧你!」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