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物是人非

修行者的等級劃分為︰

築基,金丹,元嬰,出竅,分神,合體,渡劫,大乘,飛升。

築基境之前的境界被人稱為練氣境,練氣境這個稱呼在一流仙門中都不存在。

練氣境要做的事就是引氣入體,想要做到引氣入體就必須尋到氣感。在尋到氣感這一點就難倒了很多人,想要成為一流仙門的弟子,最低要求便是在半月內尋得氣感。

無法做到引氣入體,終生都是凡人,尋得氣感之後只要不偷懶,到達築基境只是時間問題,這也是為什麼在一流仙門中沒有練氣期的原因。

修行之路坎坷不平,很多人終其一生也不過金丹爾耳,整個修行界最終飛升之人也不過雙手之數。

醉仙嘯林,是上一位突破大乘修為飛升的修士,距今已有四千四百四十四年。這四千四百四十四年里無數天才踏入修行之路,卻無一人能再達飛升。

在修行界為了鼓勵年輕修士能發憤圖強,以醉仙嘯林之名為年號,飛升之日為始。

嘯林四千零三十年,浩氣仙門內門弟子柳念踏入金丹境,是當時最有前途的修士之一。

嘯林四千一百年,浩氣仙門內門弟子柳念修行時走火入魔,終致心魔入體,被鎮壓在浩氣山下。

嘯林四千二百五十年,此時距離柳念被鎮壓已過一百五十年,魔道修士與仙修宗門開戰,仙魔大戰歷時四十年。浩氣仙門也參戰其中,宗門長老隕落無數,包括柳念的恩師通艾真人。

鎮壓柳念的浩氣山是由通艾真人作為陣眼中心匯聚而成的,陣中蘊含的法力多數來源于通艾真人。

柳念在浩氣山下蘇醒之日,也恰好是通艾真人身死之時。

仙魔大戰連續打了四十年,最後被一名渡劫境修士終止。那名修士就是燕炎無悔,以一人之力壓服仙魔兩位領頭人,終止了這次大戰,在燕炎無悔的協調下,仙門對魔修的偏見逐漸消失。

嘯林四千三百年,第一個魔道宗門建立,不少正道仙宗前去祝賀,魔修偏見徹底消失,之後不少魔道宗門建立,也都沒出現仙門反對,魔修的存在已經漸漸被人接受。

嘯林四千四百年,本該是浩氣仙門弟子柳念解封鎮壓的日子,但是仙門長老改朝換代,早已忘了此事,畢竟自從正魔大戰結束後,無數修行者隕落,隨著時代變化,魔修不再是貶義詞,眾多仙修宗門對門內入魔弟子也都可以包容了。

嘯林四千四百四十四年,本該四十四年前被解除鎮壓的柳念……一點都沒為此而感到生氣。

浩氣山下,柳念閉目正端坐身在石土之中,事實上他的身體在這幾百年里,都是一動不動地坐在這兒,而柳念的神識一直沉溺在神識空間中。

神識空間中,心魔劉念與宿主柳念帶著墨鏡,一副人生不過如此的表情,兩人分別躺在做工精細的木制搖椅上,身上的衣物只有一件褲衩,健美的身姿盡顯無瑕。

兩人經過百年前的對決,可謂是不打不相…信你這麼大了還會哭!後來不同世界的兩人就結拜為兄弟,穿越成為心魔的現代人劉念改名為劉大念,修行世界的原著民柳念改名為柳二念。

「從今天起咱們就是義父義母的親兄弟了。」

「大哥。」

「二弟。」

浩氣仙門人員變動較大,外加這幾百年都挺忙的,于是在當事人和宗門成員共同忘記的情況下,劉大念與柳二念被關押了三百四十四年,比預定時間多了四十四年,他們還樂呵樂呵地釀起了葡萄酒,完全忘記了出獄這件事。

關于柳念被多鎮壓四十四年這件事,雖然很可悲,但是沒人在意這些,反正當事人都沒抱怨什麼。

神識空間中

劉大念突然一個激靈坐了起來,死死地盯著柳二念。

柳二念被盯得心里發毛,有些語塞地說道︰「今天咱們已經切磋了九十一次了,我身上的傷還沒愈合呢!」

劉大念嘆了一口氣,有些意味深長地說道︰「還記不記得,四十四年前是什麼日子。」

柳二念聞言腦中仿若驚龍一嘯,隨即虎軀一震,說道︰「你是說,時間已經到了!」

劉大念一臉苦澀地點頭示意,「沒錯,時間到了!」

柳二念興奮地仰頭歡呼道︰「咱們結拜一百九十四周年的紀念日到了,咱們約定好今天要講賈寶玉大戰威震天的大結局!」

劉大念看了看智商堪憂的柳二念,這麼多年的相處,柳二念在劉大念眼中一直都沒達到人類的水準。

「二念啊!我給你說一件事,你做好心理準備,听了之後你可別哭!」

柳二念悄然一笑,一句話讓他哭?笑話!自從上次劉大念告訴他,他自己其實已經在浩氣山下昏迷了一百五十年,白白浪費了一百五十年的時光,那次哭了好久,自那以後他再也沒有因為一句話就哭過,被打哭的除外。

現在大哥告訴他,要自己做心理準備?呵呵,還有比昏迷一百多年還能刺激人的話嗎?就算真有那麼一句話,我柳二念也堅決不哭。

「二念啊~,咱們坐牢坐過了,本來只需要坐牢三百年即可,咱們多坐了四十四年的牢。」

……

「二念,你怎麼了?你醒醒,醒醒啊!」

「二念!」

「二念!」

劉大念嘗試了很多方法,叫不醒,連最好用的「愛的教育」都沒辦法叫醒柳二念。

劉大念的意識離開神識空間,操控宿主身體,調用法力開始突破浩氣山對他的鎮壓。三百年時間已到,浩氣山的鎮壓效果已經消失大半,但是浩氣山鎮壓之法極為強大,劉大念操控身體時,能調用的法力只有一星半點。

雖然浩氣山鎮壓法力效果仍在,這浩氣山本是的硬度已經變成一座普通的山峰了,在微弱法力的加持下,可以輕松挖穿。

「哈哈哈~三百年之約已滿,恭迎龍王回……呸呸呸」

正在玩梗的劉大念,毫無疑問地吃了一嘴的土!

曾經作為一等宗門的浩氣仙門,門中弟子入門標準極為苛刻。只是現在浩氣仙門人員凋零,門內平均境界與從前天差地別,原本一流仙門不該存在的練氣境界,如今也在宗門出現了。

而且因為宗門內弟子天資普遍低劣,大多數的弟子都未練氣境,不少弟子還需要吃闢谷丹維持體力。

用來鎮壓柳念的浩氣山是用法力拼接而成,是宗門里唯一一座帶凡俗食物的山峰,山上果樹繁多,經常有練氣期的弟子在山上摘果子吃。

出現這樣的現象主要是由于浩氣仙門上沒有凡俗的店鋪,很多修士有錢也沒地方吃,宗門也只是定期發放闢谷丹。

看著食之無味的闢谷丹,很多弟子嘴饞不已,雖然宗門不限制吃凡俗食物,但是宗門里沒有啊!

距離宗門最近的店鋪,少說也有百里之距,來回跑一趟經過幾百里的路程後,就會發現,這凡俗食物不管飽,管餓!

于是宗門中的山果野味就成了很多嘴饞弟子的上佳之選。

隨著弟子們都來浩氣山上夠果子打獵,一些容易夠的果子早被人摘走了,一些跑的慢的動物早讓人烤吃了。

此時正好有幾位女弟子看中了樹上的鮮紅隻果,只是這些女弟子連練氣境都不到,身上沒有一絲法力,她們和凡人最大的區別在于經歷數年的宗門生活,她們分泌口水的唾液腺異常發達!

長滿隻果的樹枝奇高,樹身光滑無比,只見樹下眾多女弟子捥袖子,脫鞋子,撩裙子,疊羅漢,夠隻果,咽口水,眾人動作整齊劃一毫不拖泥帶水,熟練的讓人不知所措……

原本在家里文靜的姑娘,如今到了仙門變得如此粗狂大膽,很難想象是因為「饞」……

這些疊羅漢的女弟子中,最底下的那位女弟子名為皖魚丙苗,從她平淡的表情上想象她肩上承擔著數位女弟子的重量。

一身弟子白袍,高挑的身姿倚靠在樹上,一頭烏黑長發束在身後,縴細的手臂緊緊抓著肩上的腳踝,撩起的裙子系在腰間,兩條盡顯美態的長腿好似扎根入土,使得眾人疊起的人梯不見搖晃,很難想象如此琳麗的女子可以做到這般。

為什麼她是最底下的那個,並不是因為被人欺負了,疊羅漢時可沒人願意將不信任的人安排到下面。她在最底下的原因有兩個︰

一是因為,她出身于將門世家,力氣是這些女修中最好的一個。

二是因為,她自己提出來的,她一個人要這個采摘數量的一半。

這兩個要求,眾人都沒異議,畢竟她確實是出力最多的那個。

樹上鮮紅的隻果一個一個掉落,負責接隻果的女弟子將隻果精準接住。

只是突然間,負責接隻果的女弟子大叫一聲,邁著豪放無比的步伐,噠噠噠噠……啪…噠噠…跑了,那名女弟子十分慌張,以至于在奔跑途中摔了不止一次。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