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追憶 第伍章︰離歌

晚歌的娘親離歌原是一個淮南小鎮上再普通不過的姑娘。

離歌喜歡在晚膳後沿河畔乘舟游水,唱著婉轉的水鄉小調,消磨平淡無奇的時光。離歌的父親和船客樂得其中,因為離歌的父親便是船夫,離歌的歌聲吸引了不少船客。

離歌的母親是河邊客棧小樓的歌女,因而離歌也生了一副好歌喉。歌女也喜在晚時練唱,船夫經過時駐足痴听,一來二去,歌女和船夫便相愛結姻。這本是一段佳話,令人唏噓的是歌女在生子時去了鬼門關便沒再回來,誕下一女後早逝而去。

離歌,因此得名。

那是個很普通的夜晚,往來翕忽的魚兒還是在水里游,柔和的月光依舊洋灑在河面上,父親仍然閑撐著船候尋船客,她也仍然坐在船後練著曲子。離歌確定以及肯定,這是個再平凡不過的夜晚。

可正是那個夜晚,徹底顛覆了離歌本該平靜無波的宿命。自她遇見那人的那一刻起,就注定她這一生跌宕起伏。

「喲,這位客官乘船吧?請進船艙入座,客官要去哪兒啊?」父親的聲音傳來,離歌知道又有客人了。離歌坐在後船板,與船艙隔著遮布,艙內的燭光映照出一個穩坐如鐘的輪廓。

「隨意閑游即可。」那人撐開了窗。

離歌凝視著今晚的明月,已是農歷十五了,月兒盈滿如盤。船槳重重一劃,水波四起,離歌輕輕開了腔︰「星點點,月團團。倒流河漢入杯盤(1)」

遮布被猛地掀起,離歌止了聲,扭過頭與他對上了目光。

那個男人的目光讓離歌覺得有些壓迫。他微微眯起眼來︰「你是何人?」語罷,竟拔出腰間佩劍,直指她面龐。

劍光寒冽,離歌晃了晃神,並無驚詫意。

直至後來,離歌也沒想通,為何自己當時毫無畏懼?是那人迎著月光,面色清冷,冷劍相迎,反倒消懼了?

船夫听聞聲響,忙趕過來,看見眼前的一幕嚇得腿都軟了︰「客官莫怒啊!那是家中小女,隨船而已啊——」男子皺了皺眉,只消片刻愕然,離歌見他將佩劍收了回去。

水聲嘩嘩作響,離歌已經不再唱了。她微微偏頭,不禁透過遮布的縫隙細細打量起這個奇怪的男子。防心倒是很強,仿佛有人追殺他似的。離歌被自己的想法嚇了一跳︰莫不是什麼官府逃犯不成?

離歌的胡思亂想被剛才那個低沉的聲音打斷︰「曲子名何?」離歌沒有听清,問︰「客官道何?」

男子不耐煩地瞥她一眼︰「敢問姑娘,方才的曲子何名?」

離歌眨了眨眼︰「客官喜歡?那是我無意間知曉到的一句詩,便胡來地串到曲里來了,暫未起名。」男子收回目光,不再看她。離歌卻不知為何還想跟他說話︰「客官不若幫我給這曲子起個名吧。」

男子半晌沒開口,正當離歌自討沒趣時,他突然發話︰「敢問姑娘芳名?」離歌撫了撫頸邊垂發︰「我名紀離歌。」

男子怔了怔︰「離歌?」離歌見怪不怪︰「是。」

男子默了,並未再說話。離歌追問︰「客官還沒給我的曲子起名。」

男子有些煩躁︰「這詞說的是夜,叫晚歌就好了。」

離歌愣了一下,輕輕地笑了︰「那便隨公子意吧。」

男子一柄長劍向下滴著血,船上一片橫尸死寂,方才活生生在眼前的人此刻已經毫無聲息。血液散著余溫,透過船縫淌入河中,暈出一片鮮紅,轉瞬又消匿于水光之中。

離歌抬頭看著他,眼神空洞,又看了看父親尸身,瞳孔一顫,兩行清淚隨之滑落,打濕了衣襟。

不過幾瞬,離歌只聞有人從水中躍起,跳上船,父親還沒來得及說一句話就悶聲倒下,有二人沖進船艙內,刀光交錯後,便是眼前這番慘象。

久靜無言。離歌似乎已經失了三魂七魄,呆坐在那里一動不動淌著淚。男子看了看已無生息的船夫,又低頭看了看離歌,眼底閃過一絲別樣的情緒。他慢慢把染血的劍收起,低聲道︰「抱歉我不知那些人會」

離歌忽地回了魂,瘋了一般沖向父親,可任她再怎麼喚,父親再也不會回來。

五髒六腑,由心髒牽扯著,撕裂一般地疼,疼得離歌張著口,卻一聲也發不出來,幾乎呼吸不上,她滿面淚水,撲在父親胸膛,失聲嗚咽了起來,渾身發顫。

男子靜默地看著離歌,蹲下身將兩名刺客的尸首翻沉入水中,拿起船槳,生疏地撐了起來。離歌雙目無神,抱著父親,懷里的人逐漸變得冰涼。

船到了對岸,男子停下來,走到離歌面前。離歌緩緩抬頭,淚眼婆娑。男子微怔,隨後問道︰「姑娘居何處,我送姑娘回去。」

離歌啞聲問他︰「你是何人?」

男子不答,「姑娘居何處。」

臨岸草房,男子止船,離歌起身欲背父親上岸,男子卻先一步扶過,背著尸首上岸進了草房內。離歌跟著他,看他將父親放置床上。男子轉過身,看著離歌,猶豫再三,道︰「我是當朝三皇子南宮浩。」他抬眼,想觀察離歌的反應,「如今朝野動蕩,皇室相殘,今夜刺客不知何人所派,但我定會查明,給姑娘和令父一個交代。」

但離歌卻慘淡一笑︰「呵皇子。」她起身,緩緩下跪︰「皇子殿下,民女失禮了。」皇子又如何,父親已經回不來了。

南宮浩啞然,心中百般滋味,如鯁在喉,他只能道︰「免禮吧。」

離歌起身,埋著頭︰「民女這處簡陋,容不下皇子殿下,殿下若是沒有別的事,便走吧。」

她下了逐客令,南宮浩也不想再留在這里刺激她,只好道︰「姑娘早些休息。」南宮浩頓了頓,又道︰「明日我再遣人來安頓令父。」

離歌不理他,站在門邊,儼然一副送客姿態,從始至終沒再抬頭看他一眼。

南宮浩闔了雙眼,再睜開時,舉步離開了。

離歌看著他離去,合上了門,靠著門板,瞥向父親的尸身,終于忍不住跌坐在地,掩面大哭。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