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早上,宋達炳興沖沖地敲開霍潯家的門,一眼就看見霍潯眼下微微發青︰「壽星今天怎麼掛著黑眼圈啊?」

霍潯白眼一翻,沒好氣地回他︰「要過生日太激動了,昨晚上沒睡好。」

霍潯昨夜翻騰半宿琢磨齊沖到底為什麼拒絕自己,明知想不出結果,大腦還是不受控制,眼楮一閉,腦子里就會出現齊沖明亮的笑臉。

霍潯輾轉反側就是睡不著,最後索性爬起來臨摹齊沖的字帖,一筆一筆,翻騰的心漸漸平靜下來。

星海會館門口,學生們已經星星散散地到了,霍潯目光掃視一圈人群,不出意料地沒有看見齊沖的身影,明知她不會來,心里還是抱著一點渺茫的希望。霍潯心里細細地嘆了口氣,重新披上文質彬彬的面具。

學生們大多數沒有來過星海會館,一個個興致勃勃,嘰嘰喳喳,霍潯被吵得有些頭疼,叫了一聲宋達炳︰「炳哥……」

宋達炳正在油腔滑調地和旁邊的女生開玩笑,一時沒有反應過來。

霍潯住了嘴,他覺得索然無味,原地靜默片刻,重重地出了口氣,猛地站起來。

一旁的宋達炳被他突然的動作嚇了一跳︰「上哪兒去呀?潯哥!」

霍潯只留給他一個瀟灑的背影,頭也不回地說︰「洗手間!」

然後邁著長腿逃離了吵鬧的人群,腳下生風,幾步就走到了洗手間。

水龍頭被擰開,冰涼的水爭先恐後地涌出,霍潯水溫也不調,拘起一捧水就往臉上潑,涼水接觸到皮膚的瞬間,霍潯被冰得一激。

他這是在干什麼呢?為了齊沖寢食難安嗎?也太沒出息了。

霍潯光速開始進行心理建設,齊沖不來又怎樣,不來他也照樣要高高興興的。

他這樣想著,就對著鏡子擺出一副信手拈來的笑容,霍潯胡亂抹去臉上的水漬,甩著手往外走。然後,在下一刻,霍潯在走廊看見了日思夜想的身影。

齊沖正靠在走廊的牆邊,雙手插在兜里,垂著頭盯著腳面,不知道在想什麼,一只踏著雪地靴的腳晃來晃去,身邊沒有其他人。

鋼鐵一般的心理建設瞬間分崩離析,霍潯站在幾步之外,腳步像是黏在了地面上。

他裝作若無其事地說︰「你怎麼在這里?」

齊沖听見有人跟自己說話,慢慢抬起頭來,看清來人是霍潯,跟他解釋道︰「啊?我來這里上小提琴課的,每周日上午九點……」

原來不是和許文知有約,霍潯有點兒抑制不住自己的開心,連說話聲音的尾調都有一絲微不可查的上揚︰「所以,你昨天說你周日有事來不了是因為要上課?」

「對啊。」齊沖點點頭,「昨天你走得太快了,還沒來得及告訴你。」

霍潯憋悶了一個晚上加一個早上的心終于得到了釋放,他看著齊沖在洗手間門口晃來晃去︰「那你在洗手間門口干什麼?」

「同學上廁所去了,我在這里等等她。」齊沖瞅瞅同樣形單影只的霍潯,「你們不在里面聚會嗎怎麼你自己一個人出來了?」

霍潯︰「太熱了,出來透透氣。」

「……哈哈,是嗎……」齊沖干笑兩聲,低頭瞧瞧自己身上裹的羽絨服,腳上毛茸茸的雪地靴,又抬頭看看霍潯身上的白色短袖,黑色的牛仔褲恰到好處地襯著修長筆直的雙腿。齊沖尋思這人是不是沒穿秋褲,腿怎麼看著那麼細。

霍潯皺著眉看齊沖盯著自己愣神︰「你看什麼呢?」

「沒看什麼。」齊沖猝不及防被人抓包,揚起臉對霍潯笑笑,亮出小缸牙,「你褲子挺好看,什麼牌子的?想搞個同款。」

霍潯︰「……」

「小沖走了。」一個女生從洗手間走出來招呼齊沖,一眼就看見她對面長身玉立的霍潯,瞬間被驚艷。

女生沒心沒肺地用手肘頂了齊沖一下,沖她擠擠眼︰「這小帥哥是誰啊?」

齊沖聞言不禁嘬了一下牙花︰「大姐,別調戲高中生了,這是我同學。」

女生拖著長音重復齊沖的話︰「同學啊……」

齊沖覺得再待下去,這大姐肯定又要語出驚人,連忙朝臉上含著不明笑意的霍潯揮揮手︰「先走了,我們還得回去接著上課呢,那什麼,生日快樂啊!」

隨後從溫暖的兜里掏出兩只手,把企圖和霍潯互換微信的女生拖走了。

女生被齊沖連拖帶拽地往遠處走還時不時回頭看看霍潯,對齊沖說︰「這小孩兒長得真不賴,你可以和他發展一下。」

齊沖無語︰「這都哪跟哪啊,什麼就發展一下,我們還是未成年呢,而且就是普通同學,大姐,快收收你那顆想當紅娘的心吧。」

「普通同學?是嗎?他可一直看著你呢!」

「啊?」齊沖听見這話,下意識地一回頭,霍潯果然還站在原地,笑眯眯地看著自己。

齊沖頂著霍潯沉甸甸的視線,硬著頭皮干咳一聲,欲蓋彌彰地說瞎話︰「說不定他是還想上廁所呢。」

霍潯笑意盈盈地回到了聚會上。

宋達炳納悶他潯哥怎麼去了趟廁所回來就這麼高興了,明明去之前還悶悶不樂的。

他容量不大的腦子高速運轉,突然靈光一閃,懂了,一定是剛才憋得狠了。

宋達炳拍拍霍潯的肩膀,以一副過來人的口吻跟他說︰「潯哥,以後別憋著,咱們是男人,你懂得。」邊說還邊朝霍潯飛眼色。

霍潯沒懂宋達炳什麼意思,自己不就去洗了個臉,跟男不男人有什麼關系,隨手一揮拍掉了搭在肩膀上的爪子。

生日會吵吵鬧鬧地進行到了尾聲,宋達炳十分紳士地送走了女同學們,又迅速地打發走了男同學們,回頭就看見正懶洋洋癱在椅子上喝果汁的霍潯,一時不禁感慨萬千,人長得好看就是好,葛優癱也能癱得像拍雜志一樣。

宋達炳走上前招呼他︰「潯哥,人都走了,別癱著了,回家吧。」

霍潯想等齊沖下課了再看她一眼,面無表情地打發宋達炳︰「我還有事,你先走吧。」

「有事?什麼事?」宋達炳正納悶,就瞧見齊沖拎著把小提琴沖了進來。

霍潯此人是瞬間不懶洋洋,也不癱了,坐得個人五人六,臉上還帶著一絲若有如無的笑意。

宋達炳的腦袋瓜子在學習上不咋靈活,在別的方面轉的可快,隱約察覺出點什麼來。

潯哥這莫不是對齊沖有意思吧。

想通了這個關節,一切都變得順理成章起來。難怪霍潯突然邀請班里同學過生日,其實是想邀請齊沖吧。難怪早上剛來的時候悶悶不樂,齊沖沒來嘛!難怪去了趟洗手間回來就春風滿面,怕不是在路上踫見齊沖了吧!

宋達炳趁機仔細打量齊沖,絕對是一等一的美人胚子,家世也和潯哥旗鼓相當,宋達炳心里感慨好一對兒金童玉女,一顆想當紅娘的心瞬間蠢蠢欲動。

宋達炳伸手一拍腦袋瓜︰「瞧我這記性,我爸讓我今天早點回家,說有事呢。」說完腳底抹油呲溜跑了。

齊沖︰「……」

偌大的房間瞬間只剩下齊沖和霍潯兩人,齊沖覺得有點尷尬。

霍潯慢悠悠地晃晃玻璃杯里的果汁,好像他手中的不是餐廳提供的普通果汁,而是珍藏的羅曼尼康帝,他好整以暇地看著齊沖,挑起一側長眉︰「有事?」

「今天你生日,我也沒有準備啥禮物,拉首曲子給你听吧。」齊沖心一橫,連珠炮似的把來意說了,「你想听什麼,隨便點,我水平可是很高的。」

「那就拉個二泉映月吧。」

齊沖︰「……」

哪有人過生日听二泉映月的!

齊沖頓了一下︰「好 ,那就拉個生日歌吧。」

霍潯手肘撐到桌上,托住瘦削的下巴,一臉天真地「真誠」發問︰「怎麼了?不會拉?不是讓我隨便點嗎?」

「誒呀你不懂,過生日就要听生日歌,跟過年就要吃餃子一樣。」

霍潯︰「……」

齊沖不等霍潯再廢話,就把小提琴架到鎖骨。流暢的琴聲從齊沖手中傾瀉而出,陽光照進來,打在齊沖身上,好像給她瓖了一層金邊兒。

霍潯十分懶散地靠在椅背上,全身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了眼楮里,一動不動地盯著齊沖。

他覺得眼前這人可能是個魔法師,要不然那雙柔嫩的手怎麼又能寫出凌厲飛揚的字,又能攙起自己去醫務室,還能拉小提琴呢。

一曲終了,齊沖向霍潯送上祝福︰「霍潯同學生日快樂!祝你以後天天開心!」

天天開心,霍潯嘴角輕輕一翹,好看的桃花眼中輾轉流過一抹亮色︰「多謝。」

兩人並肩往外走,突然旁邊蹦出來個人,正是和齊沖一起上課的女生。

女生朝齊沖擠眉弄眼,又對霍潯說︰「小沖一下課就跑了,我以為她有什麼急事呢。原來——是來給人拉曲子了。」

女生眼神在兩人臉上打了個轉,見兩人不語︰「怎麼了?覺得尷尬?」

齊沖︰「……」

知道尷尬你還說!

齊沖的臉白白紅紅,煞是精彩,霍潯沒忍住輕輕地笑了一聲,俯下身在齊沖耳邊低語︰「Levi's。」

霍潯聲音壓得低低的,順著很輕的鼻息鑽到了齊沖耳朵里,好像還帶了一點鼻音,柔柔的聲音一下子撞到了齊沖的耳膜上,余音散去,仍然震動不休。

齊沖的耳朵騰一下子紅了,後知後覺才反應過來霍潯剛剛說了什麼,李維斯?什麼李維斯?

話還沒有問出口,霍潯已經瀟灑地揚長而去了。

齊沖想不明白,干脆隨手拋到腦後,回家吃完午飯後開開心心地和鄧芝芝逛商場去了。

商場里,鄧芝芝扯過一條牛仔褲在自己身上比劃︰「小水你看這條牛仔褲好看嗎?」

「好看。」齊沖隨手擺弄旁邊的褲子,突然看到商標上的品牌,Levi's。

齊沖靈光一閃,李維斯,Levi's!霍潯的牛仔褲!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