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你就像個大患

最終洛秋又讓李家村的一個村民進屋瞧了,確認莊蓉兒沒在這里,李家村里的人才散了去。

洛秋松出一口氣,摸摸還有些疼的脖子,到底是大意了,竟然被李莊氏來這樣一手。

「你的善良會害了你。」裴詔冷不丁來一句,洛秋笑了笑︰「沒下次了。」

吃一塹長一智,看來有時候真是半點不能讓。

氣壓有些低,洛秋明顯感覺到大佬的不開心,整個人殷勤起來,哄小孩似的去哄大佬︰「詔兄你餓了吧快坐下,菜已經做好了可以開吃了。」

榮兒也在這一瞬間意識到,家里有個能打的男人挺好,他還小梗護不了娘親,就暫時讓這個男人保護下娘親吧!

「叔叔你坐,榮兒去給你盛飯。」

裴詔冷眼瞧著獻殷勤的兩人,悶聲道︰「毒還沒解,先被這些瑣事煩死。」

「毒的事情好說好說,等鎮子里的房子定下來,我天天給詔兄解毒,盡快解決詔兄的心頭大患。」

「你現在就像個大患。」裴詔順勢坐下,表情看不出什麼,語氣中仍然透著些不開心。

「詔兄怎能有如此想法,常言道福禍相依,現在詔兄瞧我像大患,沒準以後我就是詔兄的大福星!」洛秋笑呵呵的說著,將菜放在桌上,裴詔瞧見她素白脖頸上一圈粉紅,怒氣消了些︰「斬草除根,若不從根源上解決,日後仍會有麻煩。」

「我也知道,可我不想殺人。」洛秋把榮兒抱上凳子,無奈的聳聳肩。

裴詔道︰「那就讓他們沒空找你的麻煩。」

洛秋盯著他,看似胡亂的掐了掐手指,笑道︰「謝謝大佬教導,我知道了。」

飯後,各自睡下,洛秋思考著裴詔那句話,逐漸沉入夢中。

第二天,洛秋照常去了孫大夫家,見到躲在那里的莊蓉兒,莊蓉兒知道昨天李家帶人去鬧過有些羞愧。

「他們找不到我還會去找你麻煩,要不……」

「不行,要是現在你回去了豈不前功盡棄?你放心,這兩天他們可沒時間去找我們麻煩。」洛秋垂眸,理著手里的藥材,回答的有些心不在焉。

「為什麼?」莊蓉兒不太明白,洛秋對她笑了笑沒有多說。

臨近中午的時候,有輛馬車進了李家村,在村里人羨慕的目光下往洛秋家去,得知洛秋不在家里又往孫大夫家里去。

洛秋知道是龐明軒派來的馬車,感嘆時機正好,拉些莊蓉兒上了車,發現榮兒也在里頭。

「你怎麼在這里?」洛秋驚訝。

榮兒笑嘻嘻的黏上來,嘟嘟囔囔道︰「是小叔叔讓榮兒跟娘親一塊去的,他說榮兒在家礙眼。」

「……」

「這是你孩子?」莊蓉兒乍然見到這麼個可愛的小娃娃在洛秋懷里滾,被萌的不要不要的,小娃娃的臉看起來好軟的樣子,她也想捏捏看。

「是的,就是有點鬧,你別介意。」洛秋不太好意思,把榮兒扶正,讓他坐在自己腿上。

莊蓉兒連忙擺手︰「不會不會,我還沒謝謝你呢!」

前往槐東鎮途中,兩人聊了不少,莊蓉兒原先是在槐東鎮里的裁縫鋪子當工,李家兩口子知道那個鋪子,怕是不能再去,只能重新找份工。

此時的周家村不太平靜,周關氏老公周大軍是十里八村唯一的木匠,從不缺活干,因此養出幾分驕懶氣,活沒好好干銀子照常收的事情時有發生,前不久出門給張家村一戶人家裝門窗,窗戶裝歪了不說門還沒裝牢,那戶人家開門時倒下來把人給砸死了,現在正跑來周大軍家里鬧。

周關氏跟找上門來的婦人吵了好幾架,那婦人比她更加潑辣,簡直不要命,周大軍听見風聲後早跑外面躲起來了,周富又不知去哪里鬼混去了,周關氏一個人根本招架不住。

婦人嚷著要報官,周關氏慌得不行,只能答應賠錢,不想那婦人開口就要一百兩,周關氏哪里拿得出來,跟那婦人討價還價,那婦人半點也不退讓,甚至把她男人尸體拉來周家整日堵在周家門口,周關氏叫苦不迭只能應下。

那婦人也不簡單,見周關氏應下,當場就要她給銀子,周關氏根本拿不出,勉強湊了五十兩讓婦人先拿著回家,剩下的後面再給,婦人滿臉懷疑的回去了。

沒了五十兩銀子,周關氏肉疼不已,就去李家鬧,讓李家要麼把莊蓉兒交出來,要麼把當初給的禮金三倍奉還。

李三跟兒子去槐東鎮找莊蓉兒,李家只剩個李莊氏在家里,她跟周關氏半斤八兩,兩個人吵得到不可開交,惹來不少人圍觀,偏吵到最後也吵不出結果,李莊氏拿不出錢也交不出人,周關氏既想要錢又想要人,她可記得莊蓉兒之前在鎮子里幫工賺了不少錢。

吵到最後,兩個人誰也不讓,干脆動手打起來,看熱鬧的人免不得拉扯一通,直到李三帶著兒子回來,才把周關氏給攆回去。

周關氏哪里受過這種氣,只恨自己兒子跟男人不在,憋著一通悶氣無處發,又想起周寡婦那些地來,好賴也能賣些銀子,又往洛秋屋里去,不想洛秋不在家,只剩個裴詔,周關氏想起之前的威脅,打著哆嗦回家去了。

周關氏從沒有像今天這樣憋屈過,晚上周富回來的後,周關氏再忍不住,指著周富罵起來︰「沒良心的王八羔子,你娘在家都要被人欺負死了,你還在外頭躲懶,我怎麼生了你這麼個混賬東西!」

周關氏說的激動,動手打了周富兩下,周富氣不過,一把把她推開,恨聲道︰「又不關我的事,是爹他沒把門裝好,你不去怪爹怪我做什麼!」

周富力氣不小,周關氏一屁股坐在地上,更是委屈的不行,哭喊起來︰「我怎麼這樣命苦,兒子不孝,男人不疼,活著還有什麼意思啊!」

周富怕臊,把周關氏拉起來,不耐煩的勸︰「好了好了,張家村那婦人要銀子你還真給了,誰知道她家男人怎麼死的,你把銀子給了我以後拿什麼娶媳婦。」

周關氏也明白過來,對啊,白天她被那尸體嚇著了,沒想到這茬,明兒再不能給那婦人銀子,還得把今兒給出去的要回來!

「是娘糊涂了,不過媳婦還是能娶的,莊丫頭跑不了,她模樣不錯又能自己找差事,娶回來不虧。」

周富對莊蓉兒的長相十分滿意,想到她將成為自己的媳婦,一時心猿意馬起來︰「人找回來就接咱家來,身子是我的了就不會跑了……」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