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你還敢提要求?

眾人見他上前,膽怯的後退一步,彼此看來看去,竟然沒人敢殺上前,李三一邊哎喲一遍咒罵︰「殺千刀的東西,我們來找人,你們反而打我們,還有天理沒有,鄉親們可不能讓他們覺得咱們李家村的人好欺負!」

「對啊,哪有無緣無故打人的道理,他們就兩個人,咱們這麼多人還能怕他們?」

有了這句話,那些人猶如吃了顆定心丸,又往前來,有人將李家兩口子扶起來,一同逼過來。

「原本我只想找到我家丫頭,平白無故挨一頓打,總要打回來的。」

李三很生氣,他已經忘記自己來這里的目的,只想把丟了的臉找回來,他一定要讓這兩個人好看。

面對步步逼近的村民,洛秋往裴詔身後縮了縮,小聲道︰「那個我能提個小小的要求嗎?」

裴詔沒回頭,回一句︰「你還敢提要求?」

「別殺人大佬,我可不想坐牢。」她已經看見裴詔右手的匕首,天吶!她可是奉公守法的好公民,殺人這種事情可做不出來,要是有人得罪她,找個機會蒙著麻袋打一頓就好。

裴詔收了匕首,就近取了靠在門口木柴,長槍般握在手中,朝那些村民的腳掃去,最前面的李家夫婦躲閃不及雙雙摔了個狗吃屎,後面的人忙去拉他們。

「哎喲,這就是周家村里的人,動不動就打人,還有王法沒有?」爬起來的李莊氏哭喊起來,附近本就有不少跟過來看熱鬧的周家村民,便有人當理中客去勸洛秋︰「我說周丫頭,人家姑娘不見了,說最後是往你家來的,你讓他們進屋找找不就得了?」

洛秋回那人︰「我說了,人不在我這里,直接去山上找不比在我這里耽擱時間好?」

「你就是心里有鬼,我家丫頭肯定在你這里,快把我家丫頭交出來!」李莊氏想沖過來,又畏懼裴詔手里的棍子,只能站在那里對洛秋叫囂。

「你,進去瞧瞧,若是里面沒人,就別怪我找你理論。」洛秋指著李莊氏,她不是不讓他們進去找,只是對方人多還一上來就動手,泥人也有三分氣性,更何況是她。

洛秋突然改口讓李莊氏有些不自在,不過她也顧不得,周關氏說親眼見莊蓉兒往她家來的,人一定還在里頭,到時候人贓俱獲看這丫頭還如果嘴硬。

「大佬,放她一個人進來就好。」跟裴詔說話時洛秋乖巧不少,裴詔果然只讓李莊氏進來,但他臉色不太好看,大概不爽被當打手。

李莊氏進了屋子,目光在房里搜尋起來,見炕上還坐著個娃娃生的倒是好看,又看洛秋年歲不像能生出這麼大孩子的樣子,想起周關氏說的那些話,看向洛秋的眼神更是嘲諷輕視起來。

屋子就這麼大點,李莊氏連茅廁都沒放過,就是沒有莊蓉兒的影子。

怎麼可能,周關氏明明說莊蓉兒進了這屋子,難不成是躲起來了,李莊氏臉色不大好,就要去翻屋子里的箱櫃,被洛秋攔住︰「干什麼?找不到人還惦記上我屋子里的東西不成?」

「箱子這麼大誰知道是不是躲在箱子里頭,你攔著不讓我看別是心里有鬼吧?」李莊氏冷嘲熱諷,越發篤定莊蓉兒藏在箱子里頭。

洛秋直接打開箱櫃,里頭都是些衣物,李莊氏不敢相信,莊蓉兒沒在這里?那這丫頭剛才攔著他們做什麼?

「你把我家丫頭藏哪里了?」李莊氏不能接受眼前的情況,要是找不到莊蓉兒,成不了親周關氏要回那些銀子不說還會讓他們賠償,他們李家也會淪為鄉親們的笑柄,絕對不能讓這樣的事情發生!

「說!你把我家丫頭藏哪里了!」李莊氏癲狂起來,突然撲向洛秋狠狠掐著住她的脖子,洛秋不想她會突然發難,閃躲不及,榮兒嚇了一跳,忙跳過來幫忙,奈何他是個小孩子,根本阻止不了李莊氏。

洛秋難受的快要昏死過去,直到掐在脖子上的力氣小下去,能夠呼吸到新鮮的空氣,眼前的黑暗才被驅散,她看見裴詔托著幾近昏死的李莊氏把她丟出到門外。

「娘親!娘親!」榮兒要被嚇死了,伸著手想去摸摸她的臉,洛秋扯出一抹笑,蹲下去抱著他安撫起來︰「娘親沒事兒,榮兒不要擔心。」

「人找到了嗎?」

裴詔冰冷的聲音響起,正要叫罵的李三踢了腳躺在地上不知死活的李莊氏,李莊氏幽幽轉醒,有些茫然,李三惡狠狠的又問了她一遍,听明白的李莊氏激動起來,大叫道︰「定然是他們把莊丫頭藏起來了,一定是他們!」

李三听了這話,又要招呼村民往屋里沖,這時裴詔慢悠悠開口︰「誰告訴你們人在我們這里?」

李三不知其意,又不覺理虧,覺得告訴他也沒什麼,有些不耐煩的回答︰「左右是你們村子的人,別廢話快把莊丫頭交出來。」

「人不在我們這里,反倒是該問問指引你們來這里的人,親事成不了對她有沒有好處。」

李三一愣︰「你什麼意思,難道她還不想自己兒子……」

發覺自己說錯話的李三連忙閉嘴,倒是李莊氏逐漸明白過來,臉色有些發白︰「當家的,周關氏說過這樁親事要是成不了咱們得三倍退回禮錢。」

李三也想起來,臉色不大好看起來,看向裴詔︰「你們是一伙的,故意坑我家錢是不是!」

「果然是愚民。」裴詔冷眼瞧著沒有再開口,洛秋慢慢蹭過來,因為喉嚨剛被掐過,聲音有些沙啞︰「你滿村子打听打听,我跟我那舅媽就差拿刀對砍,還不如想想這個時候你家姑娘能去哪里,不想賠錢就趕緊去找。」

李三不太相信,問了問附近看戲的周家村人,得到回答後啐一口,罵道︰「他娘的賠錢貨,當初就不該養她,沒良心的下賤胚子,要是讓我找到打不死她。」

到底是自己親佷女,李莊氏有些不忍心︰「當家的,丫頭只是一時糊涂,等找回來我說說她就是,姑娘家總要嫁人的……」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