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迫不及待的周嬌

剛開始合作不能太貪,抽三成是讓步,更是為了之後的合作,況且作為大周第一富商,龐明軒手下的酒樓定然不少,即便是三成,她也能賺不少。

吃的正歡的謝遇听見洛秋不提價反而降價,有些驚訝,竟然會有嫌錢多的,他還真是頭一回見到。

「姑娘可想好了?差兩成可少了不少銀子呢!」

「想好了,我不過出個菜譜而已,龐公子這邊卻要出人出地出稅,抽三成我已經賺了不少。」

謝遇奇怪的看眼洛秋,又去看龐明軒,龐明軒心情似乎不錯︰「既如此,便按姑娘說的辦,若後面姑娘再有好的菜式,再按五五分如何?」

洛秋等的就是這句話,站起身對龐明軒伸出右手︰「合作愉快,龐先生!」

對于洛秋伸來的手,龐明軒和謝遇都是一愣,這是什麼禮節?

「這……」

「這是握手,握過手,就算合作達成。」竟然忘記這是古代,手已經伸出去,洛秋也不好意思收回來,只能向他們兩個解釋。

龐明軒听了跟著站起身,伸出手同洛秋握了握,沾之即離,頗有紳士風度。

一旁謝遇見他倆握了手,拿出絹子擦擦自己的手,也跟著站起來,湊熱鬧似的開口︰「我也來我也來!」

龐明軒一巴掌把他伸來的手拍來︰「我與洛姑娘是合作,你是什麼?」

「我?我見證這場合作!」

「沒有這種東西,吃你的去。」龐明軒坐下,同洛秋客套兩句,招呼她吃菜,洛秋也不客氣,坐下來拿起筷子就吃,大概是解決了心里的一樁大事,胃口十分的好,這一頓吃的比他們兩個男人都多。

「竟,竟有如此飯量的姑娘。」

飯後,謝遇忍不住感嘆道。

從明軒樓出來,天色將黑,龐明軒禮貌詢問︰「龐某去安排馬車送姑娘回去可好?」

洛秋擺擺手,只恨這個時代沒有牙簽剔牙,總覺得有肉絲卡在牙里,不太舒服,勉強露出個商業笑容︰「多謝龐公子好意,但我家比較遠,這個時間怕是趕不回去,我隨便找個客棧住就是。」

龐明軒又道︰「明軒樓里也有住宿的客房,洛姑娘若是不嫌棄,可先住在這里,明一早龐某再安排馬車送洛姑娘回家如何?」

「如此,便多謝龐公子。」這次洛秋答應的很快,既然能省銀子干嘛不省,龐明軒他真是個好人。

謝遇也跟著道︰「這樣的話,我也住明軒樓好了!」

這樣就能蹭吃蹭喝,還能跟漂亮姑娘朝夕相對。

「你跟我回府去。」對謝遇龐明軒格外冷淡,叫來明軒樓掌櫃安排下去,拎著謝遇向洛秋告辭離開。

洛秋望著離去的兩人,不禁感嘆一句兩人感情真好,轉身跟著掌櫃回明軒樓里。

在明軒樓短暫借宿的時間里,洛秋自來熟的上上下下幫忙,借機打听樓里的運作以及客流量,也發現些小問題。

第二天一早,龐明軒果然安排了馬車送洛秋回家,因他本人沒有出現,洛秋沒辦法親自告訴他自己發現的問題,只得跟駕車的車夫提了提,讓他一定記得告訴龐明軒。

馬車在村口停下,洛秋見將近中午,想留車夫吃飯,車夫忙著回去,也就拒絕了。

走進村子,路過趙家門口,趙蘭正在院子里喂雞鴨,見洛秋回來便叫住她。

「周丫頭,回來了。」

洛秋停下來,跟她打了聲招呼,本想寒暄兩句,不想她面色有異的靠過來,輕聲問︰「你這一晚上哪里去了?」

「我去鎮子上賣些東西,耽誤得晚了些,就在鎮子里的客棧住下了。」

趙蘭這才松出一口氣,提醒道︰「你快些回去吧,昨兒你走後周嬌沒事兒就去你家附近轉悠,今早見你還沒回來,直接進院子找你家男人去了。」

竟然這麼迫不及,她才離開一天而已。

「多謝你提醒,我這就回去。」

道過謝,洛秋往自己家去,還沒靠近就見家門口圍了一堆人,靠過去站在人群後頭,見周嬌站在門口正眉目含情的盯著院子里喂雞鴨的男人。

然而洛秋的關注點卻是這男人竟然在幫她喂雞!走之前她還擔心自己不在院子里的雞鴨會餓死!

裴詔有些心不在焉,手里的稻米亂撒一地,雞鴨將他圍了個圈,周嬌嬌羞道︰「姐夫,你這樣喂不對,我來幫你。」

姐夫?她什麼時候成了周嬌姐姐?

洛秋愕然,又覺得眼前這群人有病,人家兩個只是站在院子里喂雞,你們也要湊過來看熱鬧,是不是閑得慌,不過自己也挺閑的,干脆跟著一起看熱鬧好了,只是看著看著總覺得少了點什麼,究竟是什麼呢?

周嬌想伸手去接裴詔手里裝著稻米的小碗被裴詔躲開,有些難過的收回手,細聲細氣道︰「嬌兒知道姐夫擔心周姐姐,周姐姐一夜未歸興許是在外面被什麼絆住了腳,忙過了就回來了,姐夫別擔心。」

周嬌說完這句話,洛秋听見前方有婦人跟著談論起來,什麼她一夜未歸是外頭有了男人,什麼裴詔領了個私生子要她養她不樂意跑了,什麼她嫌貧愛富去鎮子里找有錢人去了,說什麼的都有,越說越離譜。

裴詔听著有些厭煩,忍不住皺眉,周嬌心里卻開心的不得了,這就是她想要的結果,也不枉她想方設法把這些人聚在這里。

「我不擔心,這位姑娘請你出去。」對于周嬌流露出來的委屈,裴詔不為所動,拉開與她的距離。

「姐夫,周姐姐一夜未歸一定是有原因的,姐夫千萬別生氣,姐夫生的這樣好,周姐姐怎麼能再看上別的男人?」

好家伙,你這是欲蓋彌彰啊!就差拿頂綠帽子戴在裴詔頭上了!

洛秋忍不住吐槽,周嬌這是傻嗎?撩男人起碼也得先搞清楚你撩的是個什麼樣的男人吧?裴詔他能吃這套嗎?你這點小九九他還能看不出來啊!人家搞算計陰謀的時候你還不知道在哪里玩泥巴呢!

「周姑娘,我說了,請你離開!」裴詔面不改色,態度依然冷淡。

「這……」周嬌故作為難,身後的屋子里突然竄出個小團子,抱著她的腿撒嬌道︰「姨姨別走,留下來陪榮兒玩兒嘛!」

洛秋下巴差點掉下來,這一大一小在搞什麼?難怪她從一開始就覺得少了點什麼,原來是少了榮兒這個小家伙!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