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人車隊駛出了京城,又經過了天子腳下大大小小的數幾座城池,來到了青山城,一路上一帆風順,也未見到朝廷,無門崖或者江湖人的追殺,畢竟這馬車里坐著誰,誰也不知,馬車並不豪華,也不引人注目,手下家僕也只有數十人,若是外人看來,這馬車中應是家境頗豐的公子哥。一般山賊並不會挑這類硬骨頭下手,所以李清安三人一路走來算是舒舒服服,三人到了青山城已是大中午,肚中饑餓,陽千山,李清安眾人便又走進了那青石老街中青山酒樓。此刻的青山酒樓早已恢復如初,賓客如潮水般涌入,就連偌大的三層酒樓也是座無虛席。

李清安一進門便招呼起了店小二︰「小二,還有座沒有?」

店小二一見李清安,也是認得他,跑向李清安,臉上帶笑道︰「李大爺,許久未見啦,有座!有座!幾位三樓里邊兒請!」

三人也不客氣,徑自帶著眾家丁走上了三樓落座,圓桌前圍滿了人,掌櫃的一听李清安又來了,連忙也上樓迎接,李清安開門見山說道︰「掌櫃的,之前我走的匆忙,還未補償你店了損失,請你莫要見怪。」

掌櫃的忙道︰「不敢不敢,李爺還能光臨小店,屬實榮幸!小二!愣著作甚,還不快上幾壇青石老酒給李爺。」小二听聞已跑去後堂拿酒,李清安忙擺手示意掌櫃的不必那麼拘謹,掌櫃的又與李清安寒暄了幾句便徑自去忙去了。酒菜已上齊了,陽千山看著滿席的酒菜,打趣那和尚道︰「慧融大師,一路與我等走來,粗茶淡飯吃的多了,倒不如換換口味?」說完又指了指桌上的飯菜徑自介紹起了,︰「這便是江南名菜之一的江南三美四腮鱸魚了,不知各位有沒有听過︰秋風起兮佳景時,吳江水兮鱸魚肥這句詩,眼下便是吃鱸魚的好季節,而鱸魚膾是最能保證鱸魚味道鮮美的吃法了,肥而不膩,刺少肉多。」說著說著忽又大笑,起了興致便逐一介紹起了桌上各菜。眾人听的入神,就連早已入了佛門的慧融大師听了,也難免要動了凡心。

陽千山逐一介紹完,李清安已迫不及待,說道︰「陽大哥說的我都饞了,我便先吃上一口了!」說完便要夾菜。

卻見陽千山搶先握住了他的手,表情嚴肅道︰「這菜有毒!」眾人大驚,陽千山看出大家疑惑,輕聲說道︰「我越看這菜越覺有問題,現在我已清楚這是為何了!」說到這用筷子挑起盤中飯菜,說道︰「各位且看這道爆香豬心肝,大家都知豬肝重腥,若是要減輕腥味,那麼最好是用菜籽油爆炒去腥,菜籽油香透亮,是最適合做這道菜的首選,可是這菜里加的卻是豬油或是雞油,動物油渾濁帶腥氣,怎麼能用來炒豬肝?據我所知,這青山酒樓的廚子可是江南名廚,怎會放這類錯?」

李清安卻道︰「可這並不能證明菜里就有毒,興許是客人太多,手忙腳亂一時糊涂,便加了動物油了?」

陽千山道︰「若真是這廚子手忙腳亂,為何這桌菜全加的動物油呢?」李清安也回答不上來,忽然听的周圍慘叫連連,眾人看去,三樓的酒客全部都捂著腹部,表情痛苦,鼻子和嘴巴擰成麻花般,倒在地上痛苦抽搐著,有些甚至鼻子,耳朵,眼楮,嘴巴都冒出了血,恐怖極了。李清安現在已信了陽千山所說,慧融大師站起,忙向樓下看去,眾家丁,陽李二人也隨著慧融大師下了樓,果然如此,酒樓中所有的賓客都橫七豎八的倒在地上,不省人事。李清安大驚忙問道︰「這是什麼毒?!怎比毒半青下毒還狠,還廣?!竟能把整個酒樓都毒翻了過去?」

陽千山也不知,慧融大師說道︰「阿彌陀佛,隨老僧去後堂膳房瞧一瞧。」眾人會意,這菜里有毒便極有可能是廚子下的手,只是這廚子與李清安無冤無仇,為何要這樣做呢?眼下酒樓大亂,店小二與那掌櫃的又是去了哪里?莫非也在後廚麼?莫非也被毒翻在地了麼?三人拜托眾家丁趕快通知城中盡可能多的郎中,剩下的留下來照顧癱在地上的眾賓客,便走入了後廚。

進到後廚不由的倒吸了一口氣,後廚大大小小幾十個廚子都已被殺死,死法極其詭異,睜著眼仿佛是被人活活嚇死一般,又如同自己難以置信自己會被殺死一般。李清安俯下身去查看這廚子脖頸處傷口,只見脖頸處只有食指粗般的小孔,心中疑惑,莫非是被暗器所殺?陽千山也俯下身來查看,也覺得奇怪。卻見慧融大師說道︰「這如手指般粗的傷口,莫不是江南二怪之一的一指洞做的?」

眾人都疑惑,陽千山搶先開口道︰「這江南二怪又是什麼人?一指洞指法又是甚東西?」

慧融大師道︰「我雖入了佛門,但年輕時便已听聞此二人事跡,此二人自稱俠義雙盜,可惜做的事卻和俠義二字完全搭不上邊,夜半時分便會到富貴人家行竊,行竊是小,但若是被發現了蹤跡,便要殺了全家滅口。」

眾人還是疑惑,輪到李清安問道︰「行竊歸行竊,若是被人發現,跑了便是了,為何要殺了人全家滅口麼?當真惡毒!」

慧融大師道︰「只因為,此二人號稱行盜從未失手,也從未被人所發現,將此全家滅口,那不便是從未失手,從未發現了麼?」

陽李二人也覺這江南二怪果真怪的很,不僅怪的很,心腸也是毒的很!又問道︰「那這兩人後來呢?怎麼樣了?」

慧融大師又道︰「作案太多,結識的仇家便也多了,江湖眾人恨不得除之而後快,朝廷也視他們二人為眼中釘,奇的是二人卻能在眾人面前消失的無影無蹤,從此在江湖中銷聲匿跡。當真是奇的很。」

陽千山道︰「當真消失的無影無蹤麼?那此刻重現江湖又是為了什麼呢?」說完自顧自的走向廚子炒菜用的油,拿去了看了看。

慧融大師這時說道︰「據說,江南二怪消失後就成立了無門崖殺手組織,江湖傳聞,不知真假,老僧也已三十年沒再出過少林了。」

陽千山叫來二人,說道︰「這廚子便是用了這油炒菜,我看這油不像豬油,也不像雞油,竟有些發綠發黃,這到底是?」

慧融大師接道︰「這是將五毒曬干後,又熬制成油,這便是江南二怪之一的五毒簫使得手法。」

陽千山又道︰「五毒簫?此人姓名真是怪的很。」

慧融大師道︰「並非是怪的很,只是江湖眾人都不知這二人姓名,此人善用簫,用毒,故被稱為五毒簫,另一位善用指,一指能將玄金寒鐵戳出一指頭粗,一指頭深的小洞,故被稱為一指洞。」

陽千山又道︰「五毒煉制的油?為了殺我等三人竟要拉上酒樓眾人賠死麼?果然這二怪做事乖張,難以揣摩。眼下還是盡快離開此地吧。這二人必還在此。」只是還是心中疑惑,為何這數個廚子死法如此怪異,死不瞑目,眼中是驚恐麼?亦或是難以置信?

正想著,就听身後破空聲傳來,陽千山下意識一偏頭,就見如指頭大小的石子從自己面前飛過,砸在那廚房內牆,竟被打的深入了一指頭深,陽千山不由得疑惑,三人同時轉身抬頭看去,只見後院廚房對面的那棵桃樹上,正坐著一人,手中輕輕拋著數顆石子,悠哉悠哉的望著三人,三人都大驚,驚的是這一指洞果真厲害,單是用手打出石子便能打入牆內一指頭深,若陽千山被擊中後腦,後果真不敢想象。但更讓眾人吃驚的便是,大家都見過他的容貌,但卻又都不認識此人,果真和慧融說的一般,江湖中從未有人能知道他的名字,因為坐在那桃樹上的望著眾人的臉,是眾人再熟悉不過的臉,就如同那青山酒樓迎客的店小二那般笑的讓人無法拒絕,想忍不住進來坐上一坐,此人的笑也是如此,笑的可愛,笑的讓人無法拒絕。若是這世間還能露出如同青山酒樓店小二這般笑容的,恐怕只有店小二自己了。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