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開始跑路

離開鬼面幫寶地,林格便馬不停蹄地順著路繼續尋找陳秀,最終在背靠著一間屋子的牆停了下來。

微弱的光芒掠向昏暗,不遠處的房屋旁緩緩冒出一個鬼面具。

林格目光飄忽不定,最終落在一間燈火通明,門窗敞開的房屋上。

面前的房子與寨子里其它的房間的不同,其規模較大,進門處敞向寨門方向,且門窗敞開,從外面看乃是燈火通明,應是鬼面幫的大堂。

一塊匾額高懸在大堂的堂前,匾額上寫著「聚義廳」三個黑色大字,很是氣派。

林格看到匾額,臉上不禁流露出冷笑之色,鬼面幫本質上就是一伙打家劫舍的匪徒,竟然還恬不廉恥地將大堂稱為「聚義廳」,真是令人恥笑。

他豎起耳朵,大堂內時而傳來歡呼熱鬧之聲,想必是鬼面幫的眾人正在歡堂慶祝。

忽然,面具下的他雙瞳猛地收縮,身體向里靠了靠,只見一人搖搖晃晃地抱著酒壇從堂內走了出來,此人一襲白衣,談不上英俊,但相比較李三爺和彎刀男子,倒是面無胡渣,顯得白白淨淨。

兩個未戴面具的黑衣人緊接著慌慌張張地從堂內走了出來,想好攙扶著白衣男子。

「你們不用管我!去喝你們的吃你們的!」白衣男子扯著嗓子甩開了兩個黑衣人的手。

其中一滿臉雀斑的黑衣人說︰「四當家,您可不能難為我們哥倆,是大當家吩咐我們把您送回房間。」

「另一黑衣人也是苦笑道︰「是啊,這要讓您一人回去了,大當家可饒不了我們。」

「放你的屁!」白衣男子有些不高興,「這幽魂寨才多大,我一個人怎麼不能回房了?你們是在懷疑老子的武功嗎?」

雀斑黑衣人連忙擺手道︰「弟兄們都知道四當家武功高強,可是」

白衣男子有些不高興,當即打斷道︰「趕緊滾!再跟著老子,老子先殺了你們兩個!」隨後向大堂一側走去。

兩個黑衣人聞言,終究還是沒有跟上去,返回了大堂內。

林格見狀,眼楮靈光一閃,開始動身跟蹤白衣男子,既然已經找到了鬼面幫的大堂,那麼想必幾個當家的居所就在大堂不遠處,順著白淨男子說不定可以找到陳秀。

根據他的判斷,白衣男子的武功應該位于李三爺和鬼面四當家彎刀男子之間,就算被發現了,也可以順利脫身。

他悄悄跟隨白衣男子,來到一處拐角處,正當他繼續跟隨時,白衣男子突然回頭看了一眼,嚇得他渾身激靈,連忙躲到一旁,旋即屏氣凝神。

片刻後,他探出腦袋,見白衣男子走遠,于是繼續跟蹤,轉過諸多拐角,穿過諸多小路,終于在一棵大樹旁停下了腳步。

林格背靠大樹,眼楮斜光看去,白衣男子站在一處小院前與院前看守的兩個黑衣人交談起來。

「四當家,您怎麼來了?」兩個黑衣人皆是疑道。

白衣男子步伐不穩,身體左搖右晃地說︰「白天潑猴抓來的那個女的是不是在這里?」

「沒錯,就關在里面。」其中一黑衣人道。

躲在大樹後的林格聞言,心里一喜,倒也不枉費他費了一番周章跟隨這鬼面幫的四當家,竟然成功找到了關押陳秀的地方。

不過陳秀既然是鬼面屠夫的壓寨夫人,那白衣男子醉酒來此又是為何,莫非

林格不敢繼續想象,怪不得這白衣男子不讓任何人跟隨,原來是醉翁之意不在酒,而在于陳秀,果真是別有用心。

白衣男子笑眯眯地說︰「你們在此看守,沒有我的允許不準任何人進來,我進去會一會這個女的。」

「您是要」黑衣人有些不知所措,連忙道,「這恐怕不好吧,這可是大當家的壓寨夫人,萬一大當家來了」

「你們覺得大當家會因為一個女人跟我撒火嗎?」白衣男子將酒壇遞給黑衣人,「放心我速度很快的。」

兩個黑衣人互相看了一眼,最終沒有阻攔,打開院門讓白衣男子進去了。

白衣男子一進去,林格心里更加擔憂,倘若時間一長,陳秀必遭禍害。

他從樹後走了出來,走到院前,交接暗號後邊道︰「大當家派我來看看,有沒有什麼動靜?」

「這沒有。」兩個黑衣人有些吞吞吐吐。

「那就好,你們辛苦了。」林格伸出右拳,故作玄虛地說,「既然這麼辛苦,就讓你們看點好東西。」

「好東西?」兩個黑衣人顯然有了興趣,皆是身體前傾。

林格掌心向上,緩緩松開拳頭,面具下的他勾起了嘴角。

唰!

兩個鬼面黑衣人還未反應過來,一片散發著微弱光芒的玉白花瓣便從他們的喉間掠過。

只見二人捂著脖子還未倒下,林格便托起惡二人的身子,拖進了院子里。

他剛走到院內屋子的門前,便听到「啊」的一聲,隨後他一腳踢開房門,闖了進去。

房間內掛滿了紅帶,滿屋一片喜慶,不過他沒有心情去賞心悅目,目光直接鎖定在陳秀身上,此刻的陳秀身著鮮艷的紅色婚衣,多了一絲嫵媚動人,不過卻是滿臉驚慌,手里還拿著一把剪刀。

林格定楮望去,剪刀上還有著血跡,于是看向白衣男子,原先白白淨淨的臉上劃過一道傷口,傷口還在向外滲血,難免要留下一道疤。

白衣見狀,罵道︰「混賬東西!誰讓你們進來的!」

林格冷笑道︰「四當家,你口中的那些混賬東西已經死了。」旋即他摘下了面具。

白衣男子頓時一驚,而陳秀手里的剪刀脫落于手,發紅的雙眼快要流出淚來,猶如抓住救命稻草一般,跑過來一頭撲進林格的懷里,身體還時不時顫抖著。

林格當下不知所措,雙手向外擺在空中,頓時感覺心跳逐漸加快,這還是他第一次跟同齡女人擁抱,身體難免有些異樣的感覺,總之就是渾身不舒服。

片刻後,陳秀放開他,小臉上帶著些紅暈,害羞地說︰「公子,對不起,我一時激動,所以我奶奶怎麼樣了?」

林格抿抿嘴,咽下一口唾沫,緩過神道︰「老人家很好,只不過很擔心你,所以拜托我前來救你。」

他將陳秀護在身後,冷冰冰地看著白衣男子道︰「四當家,你可真是好大的膽子,連自己大哥的女人你可是色膽包天。」他覺得話語不妥,連忙改了嘴邊的話。

「你是誰?好大的膽子,竟然擅闖我幽魂寨!」白衣男子雙目微闔道。

林格不言語,拔劍上前,長劍指向白衣男子,嚇得白衣男子眼楮瞪大,隨後他迅速刺向白衣男子,白衣男子竟然躲了過去。

而他手里的洛魚劍因為力度過大,刺入了床架里。

白衣男子趁機跑向陳秀,不過他並沒有抓住陳秀,而是撒起腳丫子向外拋去。,邊跑邊道︰「來人!有人擅闖大寨!」

林哥聞言不妙,于是運氣于掌,將洛魚劍拔了出來,動身追趕白衣男子,不過白衣男子掀起屋里的的桌子扔向了他。

劍光閃過,桌子已然分成兩半,而白衣男子已經逃出了房間。

林格毫不猶豫,拉著陳秀便往外跑,若是在此地逗留,下一秒邊有可能插翅難逃。

現在,開始跑路。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