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身法武功‧過山風

不料林格淡淡一句︰「不必了,想必也沒有什麼好東西,還是先找到陳姑娘。」

他剛邁出兩句,花錦囊又說︰「萬一里面有什麼上乘武學,你可就賺了,更何況寨里還在慶祝,陳秀姑娘一時半會不會有事。」

「這回我不會再被你耍了。」林格言語間便來到了門前,「目前我掌握的武學以後足夠我修煉了。」

劍蘭掌和玉花舞他都尚未修煉進精,再修煉一些雜七雜八的武功只會降低他修煉的速度,就算那鎖櫃里的武學並非入流,也無法讓他心動,何況還不知道櫃里又是些亂七八糟的東西。

林格低頭瞅了花錦囊一眼,花錦囊如此積極,不過是想讓他喊一聲花爺罷了,根本不用理會。

「好好好,隨你便吧,你現在所掌握的武學是很強大,不過卻都源于玉海神訣,以後若是被一些人盯上,那時候可就遭了啊。」花錦囊陰陽怪氣一陣。

陰陽怪氣的話讓林格猛地停下了腳步,花錦囊所言不無道理,經過一段時間的修煉,他認識到玉海神訣的奇特性和強大性,而劍蘭掌和玉花舞都要催動玉白花瓣,很是惹人注目。

他沉默地低下頭,原本面無表情的臉突然變得笑眯眯,說︰「花爺。」

「嗯。」花錦囊握拳咳嗽兩聲,眨眼道,「回去,我幫你打開。」

回到雕刻花紋的鎖櫃前,林格將手伸到鎖旁,隨後花錦囊便跳到了他的掌間,只見後者伸出小細指,然後用肥胖的身子擋住了他的視線。

輕輕「 」的一聲,花錦囊跳到了林格的肩膀上,此刻櫃鎖已然打開,林格面帶驚疑,小聲道︰「這就開了?你是怎麼做到的?」

「花爺我神通廣大,輕輕松松擺平它。」花錦囊見林格不動,于是督促著,「還不動手,時間越久,門外的那二人難免會心生懷疑。」

林格于是不再猶豫,迅速將櫃門打開,剛打開櫃門,便是神情呆滯站在原地,櫃子里空蕩蕩的,中間的一層放著一本書籍。

他有些失落,隨意將書籍拿到眼前,在燈盞微弱的燈光下,他逐漸看清了書皮上的三大字。

過山風。

林格能猜到這是一部武學,只是過山風不就是毒蛇山萬蛇的別稱麼?

他打開書籍翻了兩頁,根據上面記載的信息,這應該是一本青流高階的身法武學。

他頓時來了興趣,花錦囊曾經告訴他,天下武學眾多,不過身法武學卻很少見,至少相對掌拳一類的武學來說很是稀有。

不過青流高階會不會有些拉夸?

林格接著翻了兩頁,最終停下動作,目光緊緊落在一頁上——過山風,以蛇命名,乃是身法似蛇,行動間步伐多變,讓人難以鎖定

肩上的花錦囊似乎有些按耐不住,于是道︰「這《過山風》雖然不及玉花舞般奇特強大,但是卻有獨特之處,不妨一用。」

林格沒有反駁,身法武學本就稀少,既然有幸讓他在這幽魂寨找到一本,定是不能落下。

他將《過山風》塞入懷里,將櫃門鎖上,同時瞅了花錦囊一眼,心想這一聲花爺還算沒白喊,沉默間,他覺得自己的尊嚴受到了自我打壓

戴上面具,林格不忘先前對門外的張二胖和趙收所說的話,從裝滿金銀珠寶的箱子里取了一個玉鐲子,準備離開房間。

他沾沾自喜地來到門前,尚未打開房門,門外便傳來動靜,于是連忙滅掉燈盞,附耳于門,仔細听著。

房門外。

一男子手持一把彎刀走了過來,其身著緊身黑衫短袍,體態健勻,發絲微微卷起披在腦後,若非斜跨于臉的一道長疤,倒也算的上英俊。

「五當家,您不是應該在宴會上嗎?」張二胖問道。

「我閑著沒事出來逛逛,巡視一番,這里可是我幫寶地,切莫讓人鑽了空子。」彎刀男子看向屋子說,「怎麼樣,沒有什麼可疑的人吧?」

「可疑的人倒是沒有,不過剛才大當家吩咐人前來為壓寨夫人挑取功物,現在還未出來。」趙瘦指向屋內,疑了一聲,「誒?剛才還有些燈光,怎麼現在沒動靜了?」

林格提心吊膽地附耳听著,隨後房間外便沒了動靜,讓他有些不知所措,隨後他目光落在櫃子上,小心翼翼地鑽進了一個櫃子里。

他剛鑽進櫃子,才發覺到油燈落在櫃子旁了,于是想要動身拿燈,下一秒便听見房門被打開,房間里多了幾人的腳步聲,于是只能待在櫃里。

過了一會,他隔著櫃子,听見腳步聲越來越近,手里的劍緊握于胸前,只要櫃門一被打開,他便會動手。

「誒?這不是我給那人的燈盞嗎?」

林格听著櫃外張二胖的聲音,全身肌肉都緊繃起來,洛魚劍也是微微出鞘。

 的一聲,櫃子被打開的那一瞬間,他手里的劍即刻出鞘,一劍斜刺,刺入了張二胖的胸膛,張二胖還未緩過神便是當場倒地身亡。

彎刀男子見狀,手中彎刀旋轉于掌掠向林格,林格步伐移動,空中一個翻滾,一片玉色花瓣如鏢飛向彎刀男子,那彎刀男子低身躲避而過,不過趙受倒是運氣不佳,被玉白花瓣刺中脖子,捂著脖子顫抖著身體倒在地上。

林格緩緩將房門關上,轉過身,一張憤怒的臉映入他的眼簾。

彎刀男子並沒有繼續出手,而是問道︰「你是什麼人?為何闖入我幽魂寨?」

「白天你們抓來的那個姑娘在哪?」林格反問。

彎刀男子當下一愣,回過神來說︰「莫非你就是殺害三哥的那個人?」

林格冷笑一聲,道︰「既然知道我能殺了他,那應該也能殺了你。」

他能感覺到,面前的彎刀男子應該也是二品演氣境,只不過武功要比李三爺要弱一些。

「我要替三哥報仇呢!」彎刀男子吼了一聲。

林格頓時眼露寒光,洛魚劍在掌間螺旋幾卷,刺向彎刀男子。

彎刀男子也是聚精會神,卯足力氣,不過奈何武功不及,幾招間便是落了下風。

林格動作加快,這邊的動靜一旦鬧大了,難免會吸引寨里其他鬼面幫的人,于是又是一招風旋若聚,揮劍間將彎刀男子的彎刀打落在地,隨後玉花附掌,一掌打在後者胸膛。

彎刀男子如受重創,摔落在一個箱子上,還未起身,便覺喉頸出一陣陰涼,長劍已然抵在他的脖子上,讓他動彈不得。

林格威脅道︰「你們白天截來的姑娘在哪?」

彎刀男子堅持不言,不料下一秒脖間便是鮮血飛漸,躺在箱子上一動不動沒了氣息。

林格冷冰冰看著彎刀男子,手里洛魚劍一個花式,劍刃上的血便從劍刃上抖飛,最終劍回入鞘。

時間有限,他只能速戰速決,彎刀男子恐怕也沒有想到他會如此果斷,瞬間便取了他的性命。

片刻後,黑漆漆的房間內只剩下林格一人,其余三人的尸體全被藏進了櫃里。

他戴上鬼面具,溜出了房間。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