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片椴樹林里,陽光透過樹葉間隙,響起陣陣蟬鳴聲,除此之外,顯得十分幽靜。

一青衫男子手持棕鞘長劍,挎著一個青藍色的包袱,一雙劍柳眉微微彎起,目光時不時落在手里的劍上。

林格看著空蕩蕩的椴樹林,心里也有些空蕩,目前他在格格鎮的南方,講實話,雖然他一股勁地想要闖蕩江湖,不過此刻好像卻沒有什麼臨近的目標。

過了一會,懷里的花錦囊突然鑽到他的衣領處,目光激動地說︰「快!讓我看看你手里的劍!」

劍?林格停下腳步,花錦囊爬到他的肩膀上,盯著他手里的劍鞘看了許多,呼吸都有些急促,不可思議地說︰「這莫非拔劍出鞘!」

林格怔怔神,目光有些呆滯地看著花錦囊,只是一把劍鞘圖案好看一點的劍而已,有必要這麼驚訝嗎?

「快啊!」花錦囊很是急促。

林格抿抿嘴,隨手將劍拔出劍鞘,目光落在劍刃上,直接呆滯住了,只見劍刃上布滿裂痕,道道裂痕相互交錯,形成一條條小魚狀。

「我這老頭,給我一把這麼多裂痕的劍,這快斷了吧?」林格心里有些火氣。

他接過符恆給他的劍後,還沒有機會拔劍出鞘,那曾想這劍刃已經遍布裂痕,如同廢鐵一般,他目光轉移到花錦囊身上,卻見花錦囊眼楮瞪得同雞蛋一樣大,流露出訝異之色。

「就算是一把破劍,有必要這麼大驚小怪嗎?」林格道。

花錦囊目光直視著裂劍,樂道︰「你懂什麼!洛魚劍!這可是洛魚劍啊!沒想到還有機會再看到此劍。」

「洛魚劍?很厲害嗎?」林格疑道。

花錦囊合不攏嘴地笑道︰「那是自然,洛魚劍乃是洛河三寶之一,由鍛造世家南洛世家第一代家主南宮問峰所鑄成,其身劍刃勝剛,其刃鋒利無比。」

林格用懶洋洋的語氣道︰「看來這南洛問峰也是你老花主的朋友了?」

「哼,算你聰明。」花錦囊一臉得意地說,「南洛世家當年以鍛造術為名,南洛問峰更是將武學融入鍛造術,自創出名震天下的鍛造武學《風裂鍛金錘》,共有二十四踏步連環鍛鐵招式。」

「鍛造武學?!」

林格目瞪口呆,心想這南洛問峰也並非常人,竟然能將武學融入鍛造之術,看來花玲瓏那一代的江湖高手皆是大能之輩,果真不可小覷。

「那洛河三寶都是什麼東西?」林格問道。

花錦囊一一解答道︰「洛河三寶分別為洛龍刀,洛魚劍,洛鱗槍,三者皆以刀身花紋為名,目前已知洛龍刀在靖北北刃派掌門林天的手里,而洛鱗槍在朝廷武官手里,自從南洛世家銷聲匿跡後,洛魚劍便消失了幾十年,沒想到在那老頭的手里。」

「符老頭說是友人相贈,可能那友人便是南洛後人吧。」林格道。

花錦囊沉默片刻,最終也是點了點頭。

林格將洛魚劍收回劍鞘,原本以為符恆給他的是一把破劍,沒想到卻大有來頭,心里不由地沾沾自喜,符恆的那句囑咐他還記得,此劍不輕易出鞘,出鞘只飲不醒悟之惡人血。

「說起那老頭,恐怕他也離開格格鎮了。」花錦囊雙手托著下巴道。

林格神情陡然大變,忙問︰「離開?符老頭為什麼要離開?」

花錦囊提醒道︰「我之前說過,老頭與青紅教的青眉堂有血海深仇,而現在青紅教的教主沈玄朱便是當年追殺老頭的人,老頭現在功力大增,定然不會再留在格格鎮。」

「所以符恆老頭才轉變態度,讓我立刻離開格格鎮。」林格一個轉身便原路走回,嘴里念叨著,「不行,我不能讓符老頭去冒險。」

「你給我站住!」

花錦囊鼓起囊身,說︰「你現在回去也找不到老頭了,不如抓緊時間修煉武功,說不定有朝一日你可以為老頭報仇雪恨,現在你的目標是靖南邊州的紫夜山脈,尋找烈焰太陽花。」

「烈焰太陽花嗯。」林格朝花錦囊點點頭,花錦囊說的沒錯,暫且不說符恆已經離開了,就算沒有離開,他也阻擋不住符恆的腳步,三品演氣境終究還是太弱了。

「小花,傳我‘玉花舞’。」他臉上透露出堅定之色。

花錦囊跳到林格的掌間,與林格四目相對,一道金光閃過之後,大量的信息傳入林格的腦海里。

玉花舞,玉花為舞,無影無蹤,分為輕功篇和身法篇。

林格站在椴樹林里,伸出右掌,隨後十片玉白色的花瓣漂浮在掌間,根據腦海里的信息,輕功篇要運功將內勁壓于腳底,再借以玉白色花瓣墊步走動。

表面听上去難度不大,可卻很有難度,修煉輕功身法類武學,哪怕是在玉脈境也是非常困哪,一般在臨淵境比較容易,因為臨淵境講究的就是內外合一,可以大大提高輕功身法。

可他才三品演氣啊!豈不是難如登天?不過沒辦法,雖然不了解江湖,但是要真的到了生死關頭,總要有保命的手段,「玉花舞」正好是個不錯的選擇。

之前他沒有達到玉花層的十瓣,可現如今既然達到了,還是盡快修煉為好。

林格催動意念,掌間的十片花瓣漂浮在他的周身,雙掌掌心向上慢慢提到胸前,隨後猛地翻轉掌心,體內氣息頓時猶如被壓制一般蔓延到腿腳處,周身的十片玉白花瓣隨之向下飄動,最終盤旋在離地面大約一指的地方。

林格抬頭看向周圍,面椴樹林無疑就是修煉「玉花舞」輕功篇的好地方,每一棵椴樹相距一兩丈,可以動身來回游蕩。

他閉目片刻,當睜開雙眼時,腳尖輕點,踏落在一棵椴樹的樹干上,隨後鎖定下一個目標。

一棵。

兩棵。

當準備鎖定第三棵的時候,林格感覺氣息有些不穩,腳步有些輕浮,果不其然,下一秒便摔落到地上。

他站在原地思考的時候,懷里的花錦囊開口道︰「你這就是跳著玩,連輕功都不是,更別說修煉‘玉花舞’了。」

林格道︰「什麼意思?我已經將體內內勁壓于腿腳,並且將玉白花瓣控制在腿腳處。」

花錦囊解釋道︰「‘玉花舞’修煉輕功時,每一步的移動,玉白花瓣便會飄在腳下,熟練之後根本不用壓制體內內勁,而你步伐移動時,沒有講究一心二用,只注重下一個落腳點,沒有催動玉白花瓣。」

林格听花錦囊講解一番,也對「玉花舞」有了更深的理解,隨後繼續修煉。

只見他猛地一躍,一只腳落在一棵椴樹的樹干上,步伐再次移動時,原本盤旋的玉白花瓣有靈性般地飄到他的腳底,直到躍步十多次方才落在地上。

林格面露笑意,拿回放在一旁的洛魚劍時,笑容便減少了幾分。

手里有劍卻無招,洛魚劍在他手里跟廢鐵沒有什麼兩樣,于是低頭問︰「小花,你有沒有什麼劍法可以傳給我?」

「劍法?」花錦囊冒出腦袋,說,「倒還真有兩招,名為空鞘無極和風旋若颶,乃是‘北軒十三劍’的前兩招。」

「北軒十三劍?那應該有十三招吧。」林格問道。

花錦囊道︰「的確有十三招,這北軒十三劍本名公子劍法,傳言是前昭神秘高手四公子所創,後來被我的二代花主北軒星宮加以完善,所以稱為北軒十三劍。」

「北軒星宮?」林格嗤笑著說,「名字一個比一個奇怪,罷了,還是先趕路吧。」

他收拾一番,便繼續向南前行,目標紫夜山脈,尋找烈焰太陽花。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