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般無奈之下,林格只好低聲下氣地向花錦囊請求一番。

片刻後,花錦囊兩只小手摸了摸肚子,張大了嘴巴,一聲咳嗽之後,從嘴里咳出一片黑色的小樹葉。

林格看著花錦囊和落在掌間的黑色樹葉,頓時一臉嫌棄,有點惡心的感覺。

「這葉子黑漆漆的,真能醫治內傷。」林格喉嚨蠕動道。

花錦囊神情陡然一變,說︰「不相信,那我收回去了。」說著小手便拿著黑色樹葉遞到嘴邊。

林格見狀,一把搶過黑色樹葉,笑道︰「吐出來的東西可別想拿走。」

他手指捏著黑色葉子,感覺有些黏糊糊的,隨後將黑色葉子放在嘴邊,花錦囊驚慌失措地說︰「小心點!這潤骨葉遇水即化!鴿個時辰不服用便會消失。」

林格聞言,半信半疑道︰「真的假的?那你怎麼從嘴里吐出來的?還粘噠噠的。」

「你能跟花爺我比嗎?」花錦囊一臉驕傲。

林格沒有搭理他,眼珠一轉,轉換話題道︰「既然你的老花主可以煉制醫治內傷的潤骨葉,那我能不能煉制?」

「你以為煉藥那麼簡單?。」花錦囊撅著嘴說,「當年老花主武功到達通天境,方才煉制潤骨葉,更何況老花主的煉藥本領是別人教的。」

「別人?誰?」林格來了興趣。

「藥武世家松林世家第一代家主松林殷。」花錦囊道。

林格漫不經心道︰「沒听過,這松林殷是何等人物?」

花錦囊撇了撇嘴角,說︰「你當然不知道,松林殷是與老花主同一時代的人物,也是老花主的朋友,在江湖中名望頗高。」

「講這麼多,跟我也沒有什麼關系。」林格隨意道。

花錦囊道︰「你懂什麼!松林世家可是煉藥與武學世家,雖然松林世家歷代家主皆是沒有突破通天之境,但是卻對武功理解深透,皆能自創高深武學。」

林格仍是有些糊涂,不知道花錦囊究竟要說什麼。

「你個笨蛋,氣死花爺我了!」花錦囊氣喘吁吁地一屁股坐下來,「你若是能學到松林世家的煉藥技巧,煉制潤骨葉豈不容易很多?」

林格驀然怔了怔,下意識地右手握拳,拍打在左掌上,樂道︰「好主意,我怎麼沒有想到。」目光落在花錦囊身上。

由于林格的動作疏忽,花錦囊被死死握在掌間,拼命地想要爬出林格的手掌心。

林格面帶愧意地笑了笑,松開右拳,心里默默記下了松林世家這四個字,倘若以後有機會,定要向松林世家討教一番煉藥技巧。

當然,若是能得到松林世家的一本高深武學,那便更好了,他雖然對武功了解並不透徹,但也知道自創功法武學的難度,想要自創功法武學,對武功運用的理解程度定然已經達到透徹。

不過听花錦囊之言,松林世家歷代家主皆沒有突破通天之境,通天之境可是講究武功招式融合變通,對于自創武功有很大幫助,想來這松林世家也是十分厲害。

林格深思熟慮一番,還是將潤骨葉先交給花錦囊保管,畢竟潤骨葉遇水即化,倘若不小心沾上水汽,那便得不償失了。

同時,他也琢磨出一個法子,準備來一出下飯戲,讓符恆服用下潤骨葉,雖然好不知道潤骨葉是否有作用,但還是要嘗試一番。

從竹林回到鎮西頭,林格躺下便睡了。

翌日晌午。

屋內飯桌旁。

林格坐在桌旁,試問道︰「老頭,快喝粥吧,今天的粥可是很香。」

符恆沒有動碗,而是問道︰「三招已過,按照約定你可以離開了,不用再為我做事。」

「明日我便啟程,還是先喝粥吧」林格道。

「無論如何,你要記住,江湖險惡,切勿輕易暴露身份。」符恆再次囑咐。

林格應付著說︰「我知道了,趕快喝粥吧。」

他內心很是迫不及待,倘若過了潤骨葉的時效,那便浪費了,所以必須讓符恆盡快服下。

符恆的目光落在碗上,開始變得有些狐疑,瞟了林格一眼,最後嘆氣一聲,將粥喝下了。

林格見符恆飲下米粥,心里的大石頭頓時墜落,松了一口氣,接下來就看潤骨葉的效果了。

午後,林格回到房間,坐在小床上,花錦囊坐在他的一旁,眼含期待目視前方,似乎在等待著什麼。

半個時辰後,林格有些按耐不住,于是道︰「小花,你這潤骨葉到底有用沒?會不會過期了?」

花錦囊處之泰然地說︰「有點耐心,過一會再看看,實在沒有效果我也沒有辦法。」

林格不再多言,只能安心等待,的確,有效果自然是好,但沒有效果他也沒有辦法,所以著急沒有一點用。

過了片刻,林格已經有些困倦了,眼皮時不時耷拉下來。

突然,他猛地睜大了眼,他隱約感覺到不遠處有一股強大的氣息在膨脹,但卻沒有釋放,想必是符恆在壓制氣息外放,以防惹人注目。

早已鑽入林格懷間的花錦囊冒頭道︰「看來老頭要突破通天境了。」

林格聞言,倒也不覺得意外,符恆早已是七品臨淵境高手,若是體內沒有內傷,很有可能還會突破八品甚至九品臨淵,不過現如今只能一步通天了,不過通天境內同品高手,符恆也要比一些六品臨淵突破通天境的人要強大。

通天境,武功最高層次,那個境界也是所有習武人想要達到的境界,林格自然也不意外。

林格思考之間,不遠處的強大氣息突然再次膨脹,有繼續提升的征兆,讓他大吃一驚。

通天二品?!

花錦囊也有些意外地說︰「這老頭體內看來是氣息積蓄太多,要直升二品通天了。」

林格既羨慕又驚訝,沒有想到潤骨葉如此奇效,不僅可以醫治符恆的內傷,還讓符恆的武功從七品臨淵直升二品通天。

待不遠處的氣息慢慢消失,房間外傳來符恆有力的呼喊聲︰「林格!」

林格將花錦囊塞入懷里,大步流星地走了出去,只見符恆一副意氣風發的模樣,原先的萎靡不振早已無影無蹤,仍是平靜的臉上卻讓人感覺面帶笑意。

「老頭,你」林格站在原地一動不動。

「少廢話!」

符恆扯著嗓子問︰「中午我就感覺你說話神神秘秘的,你往碗里放了什麼?快說!」

林格雙眼閃過靈光,當下答道︰「原來被你發現了,我正準備告訴你呢,昨夜我在竹林不遠處發現一種黑色小草,小草上長著兩片葉子,我就隨便吃了一片,然後我身上的傷便痊愈了,我就想著讓你試試。」

符恆勾起嘴角笑了笑,說︰「好小子,這草竟然有如此奇效,你不用明天離開了,我要你下午就離開格格鎮。」

「老頭,你不是不想讓我離開嗎?」林格道。他有些迷茫,之前我苦苦懇求符恆,符恆都一口拒絕了,最後還提出約定三招來刁難他,現如今卻趕他走,真不知道葫蘆里賣的什麼藥。

符恆似笑非笑地說︰「你若不想走,那我便讓你一直留在格格鎮,永遠不能走出這里。」

赤裸裸的威脅!

林格聞言,渾身不由地哆嗦,匆忙道︰「別!我現在就走!」

他轉身回房,可是想了想,他並沒有什麼東西可收拾的,于是瞧了符恆一眼,動身走向竹林方向。

「等等!」符恆喊道。

林格扭頭看了一眼,發現符恆走進房間,過了一會方才出來,手里拿著一個青藍色包袱以及一把長約三尺的鞘劍,其身影閃動之間,便站到了他的面前,速度比之前在竹林時更加迅速。

「這包袱里有一些干糧和碎銀,你且拿著。」符恆道。

林格面無神色,雙手接過包袱,一道銀光閃過他的雙眸,只見符恆將鞘中之劍拔出一些,隨後便收回鞘內,只听後者道︰「此劍乃是我一友人相贈,並非凡物,我現在將它托付與你,你可要好生保管,只許飲不醒悟之惡人血。」隨後提劍向前。

林格接過劍,近眼觀察,只見棕木色的劍鞘上雕刻著一條栩栩如生的鯉魚,鯉魚之身覆蓋纏繞劍鞘兩邊,猶如游蕩在水里一般,他盯著劍看了許多,抬頭之際,符恆已經轉身快要走進屋內。

他內心百感交集,雙手不由自主地顫動起來,不知為何,看著符恆的背影,眼眶里逐漸有了淚水。

撲通!

林格跪在了地上,雙掌撫地,頭埋在地上。

「老頭!謝謝你這十八年來的養育之恩,請容我日後相報!」淚水流過臉頰,打在地上。

符恆身子猛地一僵,不過並沒有回頭,只是沉道︰「滾!桂逼我改變主意。」

林格持劍的手隨意擦過淚水,站起身來向南方竹林走去。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