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為了自己好?

「孩子!來!到爹這里!」江廉昌寵溺的朝著江紀舒招手道!

「咳!咳!」這時候那老太君朝著江廉昌使了個顏色!

「母親,寒冬尚未完全褪去,雖然已是臨近初春,天氣變化異常,您還是要注意身體的!」江廉昌隨即道!他知道對方想要說什麼,但他也是一家之主,要找到一個平衡點,自己的閨女還得自己疼!

「我兒真是孝順!母親曉得了!」老太君臉色有些不正常道!這話明顯是話里有話!只要置身于那種場景,是個正常人都能听出!

家主自然是一家之主,就算是身為家主的母親,有時候也不得不听從!

「既然人都到了!那就吃飯吧,想必大家都餓了!」柳氏隨即道,她是個聰明人,看得出此刻已經處于爆發的邊緣了,作為一家主母,這時候自然是要顯示出自己的作用,不然以後還怎麼在這家里混下去?

江紀舒遲疑了片刻,也沒有好的去處,便走到了江廉昌的邊上,江廉昌江她安排到自己的右側。

隨著江紀舒落座,江廉昌將各種吃食夾給對方,恨不得將天底下所有好的東西都給對方!才肯罷休

柳氏和江婉兒看著對方,眼楮里流露出了滿滿的嫉妒,在江婉兒的記憶里她從來沒有過這樣的待遇,就算是那位尚在襁褓的兒子江天曉也是如此,這個爹爹只是偶爾的看望一下,大部分的時間都在忙公務,很少會像現在這樣!

至于柳氏更是如此,或許在其的記憶里,自己的丈夫從來都是嚴厲的人,幾乎從來沒有見過這麼溫柔的一面,如今卻展現得淋灕盡致!

老太君在宴席開始不久之後便在僕人的攙扶之下顫顫巍巍的離開了!

江廉昌而已只是朝著老太君禮敬了一下……!

柳氏和江婉兒吃的都不是很好,中途便離開了,或許這真的只是江紀舒的接風宴,江廉昌和江紀舒幾乎將其余人隔離在外……!

「母親,到底誰才是嫡長女?為何爹爹那麼喜歡那個來路不正的庶女?」回到閨房的江婉兒看向柳氏氣憤的問道!

「我也覺得奇怪,為何會這樣,你爹爹居然為了那個江紀舒頂撞老太君,在這之前就沒有發生過!」柳氏也想不通,畢竟這寵愛有些過分了!

「可爹爹為何又在她小的時候對其愛答不理,還讓讓其跟著那個師傅?不跟著自己?」江婉兒好奇道!

「婉兒,看來以後我們得承認江紀舒的存在了!你也多注意,她到底有何不同?」柳氏思索道!

「我知道了,娘你說爹爹以後就不關心我了?」江婉兒有些哭腔的問道!要知道古代在家庭里的地位一般都是由家主決定的!「家天下」等倫理綱常的觀念是深入人心的!

「不會的!母親不會讓那種事情發生的!」柳氏沉聲道!

身為主母,柳氏自然要為自己的子女以及自己考慮,如今的這種局面明顯已經是威脅到了對方的地位!

「婉兒,你就按照母親說的做……!」

吃好飯,江廉昌拉著這個閨女在江府散步,江紀舒也倒是並未拒絕,而江廉昌的目的自然是在這期間談點心里話,增進父女之間的感情!

「爹!母親到底是一個什麼樣的人?這時候的江紀舒突然問道,這也是她為數不多叫對方為「爹!」

對于江紀舒來說,母親這個稱謂僅僅停留在回憶里,或許在回憶里也已經模糊了那張母親的臉,五歲的孩子到現在還記得多少?已經整整十年了啊!十年的時間誰知道會抹去多少記憶?

江廉昌微微一怔,不知道如何開口,他今天是高興的,自己的閨女終于開口叫自己父親,而不是老頭,但是也有感傷,因為江紀舒的問題,一些不願意想起的回憶在逐漸的出現!

「她,她!紀兒,原諒父親,父親不想騙你,所以,父親不能說!對不起!」江廉昌眼楮微紅的看著江紀舒,眼神之中充滿了滿滿的愧疚!

「為,為什麼?」江紀舒一怔,她想不通為什麼,自己是她的女兒,憑什麼沒有資格知道?」江紀舒滿臉的不解和疑惑,到底是有什麼不能讓人知道的秘密?

「等到時機到了,我會毫不猶豫的告訴你,但不是現在!」江廉昌思索了片刻說道!

江紀舒沒有再問,她知道那都是徒勞的!

「那你這次叫我回來是為了什麼?」江紀舒知道這樣下去也問不出個所以然,岔開話題道!

「是這樣的,紀兒啊!你如今已是及笄之年,到了婚嫁的年齡,為父想著給你尋一門親事?你意下如何?」江廉昌的口吻明顯是商量性的,試探性的,大概是想知道自己閨女對此事的態度!

在古代十五歲的時候稱為「及笄之年」,這個年齡段可以說已經正式到了女孩子嫁人的年齡段,這個「笄」字,就是所謂的結發而用笄貫之,表示年已及笄。

「紀兒,這婚嫁乃是終身大事,父親這也是為了你好啊!當然了,紀兒,你若是有什麼想法都可以和父親說!父親定然盡力滿足你的要求!」

「好!」江紀舒點了點頭,她知道自己現在無論如何都改變不了這一事實,而且她的建議也從未被重視,或許今天對方對自己的關心只是一時間興起,明天又變了,因此她覺得爭論是毫無意義的,明知不可為而為之,那定然是做無用功,愚人之法,但是也可以有意外……!

「如此甚好!如此甚好啊!」江廉昌露出淡淡的笑容,或許在其的眼中,為自己的閨女選得一佳婿,還覺得是對其的補償,但是卻沒有問自己的閨女是不是願意,可想而知古代所謂「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對人的殘害有多深?

江紀舒只是嘴角微微一動,看不出其開心與否,隨即她便告別了江廉昌,然後在娟兒丫鬟的陪同之下來到了自己的閨房!

房間內,江紀舒從包袱之中拿出了一張卷起的畫像,把畫像掛在了床頭的位置,畫像上是一對母子,女子面容有些憔悴,五官也不是很清楚,至于另一人,則是扎著一揪馬尾辮,母親俯視著孩子,牽著孩子的小手,似乎在說些什麼……!

江紀舒看著畫像,漸漸地,有些出神了,臉上的表情也有些變化無常……!

「小,小姐!您怎麼了?」這時候再一旁的丫鬟娟兒看到江紀舒神游太虛的神情,有些小心翼翼的問道,畢竟在不久之前自己才得罪了對方!

「啊!你說什麼?」這時候,神游太虛的江紀舒突然轉醒過來看著對方問道!

「小姐!對不起!小姐饒命!」丫鬟娟兒立馬跪下,嚇得瑟瑟發抖!有些語無倫次,生怕自己打擾到對方被降罪!

「你這是干什麼?什麼饒命?趕緊起來!我只是問你剛剛說了什麼,有沒有怪罪你的意思,你這人哩!」江紀舒只覺得有些莫名其妙!

那丫鬟听完江紀舒的話才放松了許多,隨即便站起來再次道︰「小姐,您是不是有什麼心事?」

「喲!你這丫頭到是著實機靈,居然看得出來?」

江紀舒沒有掩飾,她的確死有心事,而且還不少,首先便是擺在眼前的婚嫁問題!

「小姐!您一看著一副畫神情恍惚的模樣,看不出您又心事的估計是笨蛋吧?」

「也對!我的確是有心事,娟兒,我記得你是叫娟兒吧?」江紀舒輕聲的問道!

小丫鬟娟兒點了點頭!

江紀舒沉思了一會,然後看向對方問道︰「娟兒,你說這女人為什麼一定要嫁人呢?一個人快快樂樂自由自在的,不是很好嗎?」

「小姐!這女人是必須得嫁人的,不孝有三,無後為大,小姐若是不嫁人,這是大不孝呢?小姐這麼漂亮,這萬州城的青年才俊肯定是對您趨之若鶩!」小丫鬟很會說話,先是說明了其中額利害關系,然後又贊美了一下江紀舒,算是很理性的拍馬屁!

江紀舒別嘴微微的笑了笑,這種大道理的東西她還是明白的,不過她過不去心里的坎,要嫁給一個毫不認識的人,那根本是不可能的!

江紀舒有些自嘲的回答道︰「娟兒,我就是一個野丫頭,哪個青年才俊會娶我這麼一個琴棋書畫一竅不通的女子!」

丫鬟娟兒今天算是見識了江廉昌對江紀舒的疼愛!然後說道︰「小姐!您可以學啊!老爺對您如此的寵愛,只要您跟他說想學,老爺肯定把整個南江府最優秀的樂師請過來教您!那時候您不就會了嗎?」

「不想學!」江紀舒直接就回絕道,這丫鬟明顯是不知道那老頭小時候如何冷落自己,這次回來估計是神經搭錯了!萬一那天正常了,那還不得連本帶利的還回去,當然了,這只是江紀舒自己的胡亂猜測!

江紀舒還是心存一絲的僥幸,看向邊上的丫鬟問道︰「娟兒,你有沒有什麼辦法,既可以去搪塞我爹,又可以不嫁人?」

「這個真的沒有!小姐,您還是認命吧!趁現在多學一些禮儀,三從四德,不然嫁去夫家的時候什麼都不會,到時候就算是老爺不能說什麼的!」娟兒看向江紀舒道!

江紀舒搖了搖頭,試都沒有試試她怎麼可能認命……!

夜晚江紀舒透過窗子,看著明星點點的夜空,有些愁思,如今兩個老頭都逼迫自己!兩天前她被師傅匆匆的趕回了家,還一點商量的余地都沒有!

「.…」

「師傅!您又有什麼事情?」 一個女子著急忙慌的從屋子跑出來,看著中年老頭!

女子穿著青色衣衫,在其腰間掛著一個香囊和一塊淡綠色的玉石,明眸皓齒,秀美的模樣看著非常的討喜,發如黑瀑一般順著肩頭瀉下,在其山風輕拂之下越顯得豐姿綽約,這人自然是女江舒紀!

此刻的她正看著一名面容威嚴,身材魁梧的黑發中年人說話,中年人自然就是她的師傅,名叫天陽!

天陽面容慈祥,微微捋了捋胡須,然後負手道︰「舒兒啊!你父親這三天兩頭的來信,為師也是很為難啊!要不,你就先回去一趟?」 中年人慢慢道來,言語多有一些為難,有些商量的問道!

「師傅!那老頭這次又和你說啥了?」女子有意無意的看著老者問道!

「這丫頭!怎麼說話呢?那是你父親,你怎麼能這麼稱呼呢?」天陽微微的有一些責怪!不過卻沒有太多的嚴厲表情,看得出天陽對此江紀舒的寵愛!

「哼!師傅!我和那老頭生活的時間還沒有和您在一起的時間長,難不成師傅您不要我了?」江紀舒直接抱著天陽的右手有些撒嬌的說道!

「這丫頭!你說啥呢!師傅怎麼可能不要你呢?不過你在這山上的時間也有十年了,五歲你便來此,很少下山找你爹,大部分的時間都是呆在這山里,為師是怕長此下去對你和你爹的關系會有影響啊!」天陽微微一嘆道!不過臉上倒是沒有多少的愁思!

「哎!你這孩子!都是為師慣的啊!你如今已經十五歲,已經是及笄之年,到此年齡已經可以談婚論嫁了!」天陽繼續說道!

「師傅!您說什麼呢?我才不嫁呢,我就陪著師傅!」江紀舒撇了撇櫻桃小嘴道,臉色有些微紅,似有些羞澀!不過言語之間似乎有些不懂人事!

「不行!你再如跟著為師野下去,為師如何和你父親交代?到時候那老頭估計得把我這小茅屋給一把火燒了!」天陽那有些蠟黃方正的臉上漏出些許的嚴肅!

「沒得商量?」江紀舒汪汪大眼波動著有些迷魅的眉毛問道!

「紀兒啊,你也別怪為師狠心,這次沒得商量,你準備一下,就此下山,把事情給了了,長此在山上你也只能學到一些自保防身的手段!不通人情世故也是很難立足的!為師這是為了你好啊!」天陽完全是一副恨鐵不成鋼的樣子!

「那好吧!師傅!那我收拾一下就下山了!」江紀舒有些失落,便轉身朝著後方的茅屋而去…!

「.…」

「這死老頭!蠱我?好啊!姑奶奶讓你們知道馬王爺有幾只眼楮!」江紀舒想起幾天前,一番思慮後自語道…!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