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言辭交鋒

「雙利啊!莫哭,莫哭,母親知你心性,絕對不會做出如此過分的事情,定是有人從中作梗,栽贓嫁禍于你!」這時候那老婦聲音幽沉的說道,這話很明白了,所有的錯都是江紀舒的,這就是原罪,反正什麼都是江紀舒的錯!

此刻的江紀舒心里是苦啊!從小到大這個家里,為什麼這些人都是如此的厭惡她,每一個看向她的眼神都巴不得她死了才好!

「也罷!夫君既然不想見到我,那好,我帶著婉兒,天曉回娘家!」這機會柳氏怎麼可以放過,立馬再補一刀!其實這里江天曉才是關鍵!那可是他們老江家未來的根啊!這老太君怎麼可能讓其將自己的小孫子帶回去!更何況,古代都說︰「嫁出去的女兒,就像潑出去的水!」這回娘家除了探親其余的時間誰會隔三差五的回去,這是要鬧笑話的!這柳氏說要回去只是在逼江廉昌而已!

江廉昌自己更是一個頭三個大,這俗話說的好啊︰「清官難斷家務事,」這南江府被他治理得風調雨順,可是呢,這家里的事情卻很難理清!

「孝、悌、忠、信、禮、義、廉、恥。」這是做人的根本,而這其中的孝自然是針對自己的父母,此刻自己的老母親在此,他至少不能對其放肆!

「雙利莫哭,母親為你做主,至于你帶著婉兒和天曉回娘家的話還是莫要再說了,我這就讓廉昌給你表個態!」

「嗚嗚嗚……!」那柳氏不語,只是一個勁的再哭,而跟在其身後的江婉兒也在哭,躺在奶娘懷里的江天曉或許是因為被吵醒了也在哭,江廉昌差點就兩眼一抹黑,暈過去了!

「廉昌,你趕緊給雙利表個態,母親就不和你計較了,」說話的時候還不忘惡狠狠的瞪江紀舒幾眼,似乎在說︰「你就是禍害,一回來就把家里弄得雞飛狗跳,不得安寧!」隨後老太君顫顫巍巍起身拄著拐杖,這時候一個侍女立馬上前攙扶著老太君,然後朝著自己的小孫子而去,「喔,乖孫,莫哭,莫哭,」那滿是皺紋的手挑逗著奶娘懷里的江天曉!

江廉昌看了看江紀舒,滿臉的愧疚,此刻的他已經沒有了選擇,直接被老太君和柳氏給逼到了牆角,不表個態是不行了!

江紀舒也看到了投射過來的目光,隨即看向江廉昌笑了笑,然後微微的示意,反正自己已經受了如此多的不公和白眼,也不差這一次了,而且從剛才老爹的眼淚中,她看不出對方是虛偽的,她身為女子,本就感性,她如何能夠不感動,此刻老頭有難處,她還是有些怕老頭氣死了,所以率先表了個無言的態!

「夫人啊!今天是為夫說話重了!」江廉昌的那方塊臉勉強擠出點正常的容貌說道,但眉頭緊蹙,明顯的心口不一!

「夫君也是為了紀兒一時間著急,賤妾怎麼會責怪夫君呢?」柳氏也是個聰明人,見好就收,不再逼迫,隨即欠身道,再逼下去,對方發作,估計老太君在此都怕不管用了!

「既然紀兒喜歡娟兒這丫頭,那便讓她以後跟著紀兒吧!」這時候的柳氏再次補了一句,自己可以主動的說,總比被動好!

江紀舒就是滿臉看戲的表情,好像在說︰「老妖婆,你繼續演,我看著…!」

「甚好!甚好!廉昌啊!母親再叮囑你一句,你要是敢把我的孫子吵沒了,你就別再喊我娘,而且夫妻之間有些分歧是常事,干嘛大動肝火?心平氣和的不就解決了嗎?」老太君說完便在家僕的攙扶下顫顫巍巍的離開了,從始至終,就沒有正眼看過江紀舒,好似跟本沒有這個人一般!

「婉兒,還不來見過你的姐姐?」江廉昌隨機看向江婉兒道!

此刻江婉兒的臉上還有著淚痕,神情也有些木訥,面對父親的突然要求,她不敢違抗,躡手躡腳的江婉兒走到了江紀舒的面前,輕喊了一聲︰「紀舒姐姐好!」

「婉兒妹妹好!」江紀舒隨即微微的笑著道!

「看到你們姐妹如此和睦,我也放心了!」此刻的人江廉昌終于露出了些許的笑臉!

「夫君所言極是,紀舒和婉兒估計是還有許多的話要說,我們先去準備膳食,給紀舒接風洗塵!」這些話也算是緩和了一下當前的緊張氣氛!

「如此甚好!小共之間的事情我們就不要摻合了!」江廉昌隨即便帶著柳氏離開了!

此刻的丫鬟娟兒也已經醒了過來,小丫鬟很自覺的拿著江紀舒的包袱朝著後院西邊的一處小院而去,後面跟著的自然是江紀舒和江婉兒!

小院不是太大,但是很靜謐,首先映入眼簾的是一小塊翠竹林,然後便是一個橫貫東西的池塘,塘內有著四五座大大小小的假山和剛剛身處綠色的荷,似朝天指一般,假山的周圍有著魚群在嬉戲,一座約長五六米的橋梁架在池塘之上,走過便是一處房屋,房屋共有三間,分別是一間主屋和兩間耳房!

推開主屋,屋子內被布置得很溫馨,很漂亮,但是都沒有吸引道江紀舒的目光,她只是很隨意的坐在了桌子前,雙手杵著下巴,思維或許早就神游太虛了!

「小姐!我先去給您打水!」娟兒說完,便小心的退出了屋子!

「姐姐,你先換洗一下吧!你這副打扮一點都不像大戶人家的小姐!」江婉兒的話听起來感覺有些嫌棄對方的意思,但江紀舒也不說什麼,畢竟是事實!

江紀舒隨即點了點頭,對此她不排斥,大戶人家都是要臉面,有哪個大小姐穿得和她一樣,雖然不是破破爛爛,但是卻有些陳舊,頭頂的發簪也是非常的隨便!

「那姐姐先換洗,我去給姐姐找一些衣服,姐姐收拾好了,我們再聊!」江婉兒說完也退出了屋子,出了小院,應該是朝著自己的院子而去!

「……」

「夫人,我最後再和你說一次,我不希望你針對紀兒,我知道那丫鬟是你指使去為難紀兒的!」書房內,江廉昌看向柳氏低聲道!

他也希望家里是和和睦睦的,而不是像現在這樣勾心斗角,特別是他還身為南江府的知府,既要管理南江府,還要處理家里這些破事,可以說是精疲力盡了!

「夫君,妾身知道了!」柳氏知道著或許是最後一次警告了,可她實在是不明白,一個庶子為何就能得到自己夫君如此的溺愛?

「嗯,那就好!」江廉昌點了點頭道,隨即順著書房的窗子看向外面,有些出神……!

外面,江府可謂是一片的熱鬧,府里的僕役都在準備膳食!

「你說這家主何時多了一個閨女?還親自下令要為其接風洗塵?」

「說什麼呢?不該問的別問,知道太多了不好!」這時候一穿著灰色衣服的中年人走過來道!

「是!王管家我們再也不敢了!」那幾名僕役立馬就著急的跪在地上認錯,生怕被懲罰……!

江紀舒的閨房之中,兩姐妹正在打鬧得一片火熱!

此刻的江紀舒著一件淺紫色的敞口紗衣,一舉一動皆引得紗衣有些波光流動之感,腰間系著一塊翡翠玉佩,平添了一份清雅之氣,手上戴著一個乳白色的玉鐲子,一頭長的出奇的頭發用紫色和白色相間的絲帶綰出了一個略有些簡單的發式!

「姐姐你好漂亮啊!」江婉兒看著眼前這個姐姐有些驚奇,估計是沒想到姐姐打扮之後這麼漂亮!

「姐姐如此完美,肯定有許多才華橫溢的年輕人搶著要你呢?」她是柳氏的閨女,自然也知道自己的這位姐姐此次回來的目的,因此也沒有想那麼多,就直言說道!

江紀舒微微一怔,她此行回來大多數的原因還不是為了婚嫁,不過她沒有辦法,父母之命難違啊,但是事在人為,她不想嫁,沒人可以逼迫她,特別是像她這種有時候比較剛烈的女子!

江紀舒緩過來後看向對方,「妹妹你也很好啊?不然你先嫁?還是說妹妹已經有傾心之人了?」

「姐姐,你說什麼呢?」江婉兒頓時有些羞澀的回答道!

江婉兒比江紀舒小五歲,雖然說還未到婚嫁的年齡,可是也可以有心儀之人,這一點都不稀奇!

「兩位小姐!膳食已經準備好了,老爺和夫人請你們去膳廳!」這時候一個小丫鬟小心的敲了敲門,傳話道!

「我們這就來!」姐妹二人起身便在丫鬟的引導之下,到了正堂邊上的一處側廳!

一張紅花梨制作的大桌子,在桌子上擺滿了各種的吃食,此刻的江廉昌和柳氏風別坐在餐桌正方向的左右邊,中間一老婦自然是老太君!

「紀兒,婉兒來了!坐!」這時候,柳氏很是親熱的站起吆喝道,一副溫雅的樣子!

「奶奶,爹,娘,!」江婉兒隨即一個個稱呼道,隨即便坐了下來!

江紀舒隨即只喊了一聲,「爹!」對于柳氏這老妖婆和嫌棄自己的老太君也是愛搭不理,說白了,她並不欠這些人的,撫養她長到五歲的母親死了,後來基本都是跟著師傅,根本用不著跟她們客氣!

周圍突然一靜!

(新書上傳,喜歡的小朋友可以先收藏!謝謝!)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