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午第一節,戴著酒瓶底厚近視眼鏡,化學劉老師的課。

劉老師聰明絕頂,光亮光亮的,唾沫橫飛的坐在講台後,搖頭晃腦的自顧說著,完全不理會下面像菜市場的喧嘩人聲。

除去幾個學習尖子,大部份學生在下面搞自己的事。

葉狐菀與段惜萱一直在吃吃笑著,說些什麼趣事兒,時不時倆人目光往孟凜所在方向張望。

後來段惜萱埋頭寫了一通,然後捏成紙團,驟然朝孟凜臉上扔了過來。

孟凜注意著她們,當段惜萱突然扔紙條過來時,頭也沒抬,便瀟灑將之接住,且這事,倆女的舉措,有意無意避著賀珊,但根本沒提防趙淺淺。

「……」

趙淺淺抬了抬眼,把一切都看在眼里,待孟凜視線游離到她,她緩緩把頭側開。

孟凜大感意外。

講道理,不論是前身小透明,還是自己在班級一些不桀舉動,不應該吸引趙淺淺成績優越、性子善良的類型才對,為何她如此關心自己?

「難道我砸了李鶴軒一凳,讓她見識到了男人威武不凡一面,她刮目相看了?」

孟凜失笑,可能性微乎其微。

因為趙淺淺看似對誰都充滿善意,實際上是屬于那種外熱內冷的薄情人,孟凜接觸她幾次就有所察覺了。

孟凜打開了段惜萱扔過來的紙條,只見上面寫著。

「星期天去游泳館,想去打葉狐菀電話!」

段惜萱,嬌柔型的女孩,沒胸沒屁股,只是她皮膚很好,眉眼挺有韻致的,潛力值極為可觀。

可她偏偏跟在學校殺傷力極大熱門的妖精葉狐菀是閨蜜,給人強烈的鮮花綠葉之感,可以選擇,誰會選擇一個次等呢不是?

孟凜沒有表示什麼,輕松將紙條撕得粉碎。

「無事獻殷勤,非奸即盜,嘖嘖,臭妹妹和我玩美人計。」

孟凜不信葉狐菀真心實意發出曖昧約會的邀請,記得之前,葉狐菀對自己好似視若無睹吧?

……

整個下午,葉狐菀與段惜萱在扔紙條後,也沒再有什麼過份的舉措。

不過孟凜能感受到,葉狐菀有意無意朝他投來放電的眼神,賣弄那份勾人心魄的風情。

孟凜視若無睹,別以為長得漂亮就可以為所欲為,我家大丫鬟二丫鬟三丫鬟也不差。

放學時,孟凜進休息室換衣服,也沒有人撞進來影響。

離開休息室,趙淺淺與賀珊在朝孟凜揮手,吸引了很多年紀男女同學的視線。

這個點,同學們都在這等自家的車來接,操場上挺熱鬧的,周學們三三倆倆的站在大門口,何解兒跟孟雁儀還有周涵易都在。

趙淺淺微笑,她沒提段惜萱給孟凜扔紙條的事,認真的用幫助學習成績不好的差生口吻︰「輔導就從周日開始吧,記住吃過飯之後就來我家,賀珊你也來噢,你的英語成績不錯,完全可以輔導孟凜,我們一起努力!」

「好!」賀珊連連點頭。

孟凜發覺偌大班級,賀珊是唯一完全真心對自己的人,為此特意送了她一個溫醇笑容,這令賀珊臉稍微一紅,隨之浮起甜密笑意,看得出她是個容易滿足的女孩!

校門口差不多是一輛接一輛各家接學生的私家車。

當賀珊家紅旗車出現在大門口時,她最後深深的看了孟凜一眼,打了個招呼就跑去上車。

孟凜又瞧見一輛黑色賓利越眾而出,停在大街邊上。

那是何解兒家的專職車,她跟孟雁儀、周涵易點點頭,就消失在車流當中。

趙淺淺並沒去注意何解兒,孟凜順著趙淺淺目光望去,原來,她正瞧著休息室內出來的葉狐菀、段惜萱。

葉狐菀穿著一套昂貴帶披肩的紫色禮服,反而沒有了校服那樣的風情,因為身段和風姿在學校算是校花級別,代表著正式社交場合的禮服穿在她身上就沒有那種韻味,她畢竟還是個學生。

即便如此,她身子凹凸感依舊很強,走路時一扭一扭的,身前白花花的圓弧規模頗大,城府很深,深不見底,非常招人眼目,十有八九的男同學,投去了熾熱目光。

嘀嘀嘀!

外面的車喇叭在響,趙淺淺沖孟凜嫣然輕笑,突然抓起孟凜的手搖了一搖︰「我先走了!」

「那再見。」孟凜微頷首,不太理解趙淺淺突如其來的親昵舉動。

霎時,兩個指尖,使勁在孟凜手背上一掐,陷入肉中。

「你…」

驟然來這麼一下,孟凜幾乎叫出聲,瞪著眼楮看著趙淺淺。

趙淺淺瞅著有了怒意的孟凜,淡淡微笑,仿若未聞的上了車,車聲轟鳴,消失的無影無蹤。

孟凜沉眉盯著手背兩個清晰指甲印,還未細想趙淺淺出于何意,葉狐菀與段惜萱就來到身側,尤其是葉狐菀,招蜂引蝶的本事,頗為了得。

她在哪,男同學的目光焦點就在哪。

葉狐菀撩了撩披散長發,丹鳳眼勾了孟凜一眼,烈焰紅唇微張︰「家車還沒來麼?」

「可能排在後面吧。」孟凜嗅著濃郁香水味,輕撫著下巴,掃視著被晚禮服擠得分外誘人深溝,活脫脫一副輕浮浪子的模樣。

孟凜眼神帶著強烈侵略性,葉狐菀不適應與意外,與她所熟悉的那個孟凜出入太大。

「我衣服上沾了東西麼。」葉狐菀低頭看了兩團鼓鼓,怕上面沾了灰塵。

孟凜適時似笑非笑出聲,「不要看了,我知道很誘人,你穿這麼感性的衣服來學校,老師不會點名?」

輕佻話語使得段惜萱瞪大眼楮,嚷嚷道︰「你眼楮往哪看!」

葉狐菀同樣大感意外,細長丹鳳眼流露出幾分深意,好似要將孟凜看透。

孟凜摸出按鍵手機,笑眯眯道︰「讓我打你電話,你總得告訴我號碼吧?」

「你不是有我QQ?」

「忘記QQ密碼了!」

葉狐菀嫵媚白了他一眼,說了一竄號碼,孟凜按進手機,直到她電話嘀嘀嘀響起。

此時,孟凜家的凱迪拉克姍姍來遲。

邁出步子之前,孟凜忽放肆開口道︰「狐菀同學,你穿衣風格很性感,我很喜歡,繼續保持。」

排氣管排除黑煙,凱迪拉克揚長而去,留下面面相覷的葉狐菀、段惜萱,皆是從對方眼中看出一個意思。

他,何時變得,葷素不忌不要臉了?!

……

車輛行駛出一段距離,孟凜突然淡淡出聲︰「停車!」

嘎吱!

司機一個急剎車靠邊停穩,扭頭疑惑的望著後座孟凜。

「怎麼了少爺?」子鳶撐著小腦袋問道。

孟凜捏了捏子鳶小酒窩,緩緩拉開車門,向她揮揮手,又向司機吩咐,「我與同學有事,晚點自己打車回去。」

司機猶豫片刻,拿出電話按著號碼。

不久,孟凜捧著電話貼著耳朵,嬉皮笑臉向蕭如容胡亂編了一個瞎話。

「早點回來。」蕭如容在電話那頭,拿孟凜沒轍。

「好 !」孟凜滿口答應。

將書包扔給子鳶,孟凜懷里揣著跌打扭傷藥劑與香精瓷瓶,轉身搖到一輛出租車。

出租車司機問道︰「小伙子去哪。」

「疊彩東門。」孟凜坐在副駕駛,悠悠靠著座椅,想著性子冷淡且暴躁的熟女老師,他發怵的同時也存在著那麼一絲朦朧的好感。

上次把她推到扭傷,孟凜可心心念念沒忘過,既然沈老師不願去醫院,親自給她送藥過去。

車停,孟凜與小區門邊的保安報出了沈雁嵐的名字後,一路小跑,朝她家而去。

咚咚咚,孟凜敲起她家防盜門。

沒人開!

「沈老師!是我!」

還是沒人!

孟凜心中奇怪,難道,沈雁嵐還沒離開學校?

驟然,防火門 的響了一下,隨即,滿身酒氣的沈雁嵐搖搖晃晃的出現在了對面,她眉頭皺的很深,打了個酒嗝︰「孟凜?你…你怎麼來…來了?」

酒精的作用下,沈雁嵐連舌頭都捋不直了,這得喝了多少酒啊?

孟凜無言以對。

沈雁嵐回了趟屋子,用鑰匙擰開防盜門讓他進來,「你不按…咯…門鈴,我怎麼听…得見?」

孟凜聞言拍了下腦門,這些日子被人伺候習慣了,以致于連門鈴都忘了按。

瞧著沈雁嵐狐疑的視線,孟凜咳嗽解釋道︰「打擾您了,我想借幾本書,順便給您送藥…」

送藥?

沈雁嵐明顯怔了怔,沉吟著看看他,一努下巴︰「進來吧。」

隨後沈雁嵐不再管他,拎起那听沒喝完的二鍋頭,雙腿打晃地一屁股坐到沙發上,二郎腿一翹,絲襪尖端的小拖鞋當即飛了出去。

孟凜停住腳步,回身去茶幾上倒了杯茶水給沈雁嵐遞過去,干笑道︰「您怎麼喝成這樣了,快,喝杯茶醒醒酒。」

沈雁嵐醉眼瞪了他一下,「藥放桌上,挑你的…書去!管…那麼多干嘛!」

她聲音很大,甚至暴躁的一把將茶杯推開,茶水濺出杯外,弄了孟凜一身。

「……」

孟凜郁悶的低頭抖抖衣服,見上衣短褲都沾上了水跡,不由苦笑著摸了摸鼻子。

將藥劑放在桌面,孟凜慢慢回到書櫃那邊,假模假式地翻起來,余光掃視沈雁嵐,尋思怎麼樣才能給她上藥,還是不被懟的前提下。

沈雁嵐慵懶的半倚在沙發背上,極為保守的她也因為醉酒的原因,沒有扣上黑色職業裝最上端的紐扣,甚至,連第二課扣子都很是松動地搭拉在那里,領口底端,一抹白色邊緣隱隱暴露…

相比于一向穿著大膽的葉狐菀來說,沈雁嵐這種保守女人春光外泄時才更具一些誘惑。

這種場面很難見到,孟凜連書籍拿反都渾然未覺。

真大!

孟凜很不專業地對沈雁嵐做了個評價。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