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魂斷藍橋》

休息室如以往那樣,被打掃得干干淨淨,煥然一新。

當時變形的衣櫃,同樣完全恢復原樣,孟凜仔細看過後,這是一個新的衣櫃。

「敵在暗我在明,只能見招拆招,其他想再多也沒用。」

孟凜將書包扔在床上,開始換衣服,今天什麼也沒帶,他很清楚,就算自己把家里工人用的大錘扛來,也沒用。

若是再發生類似之事,所有準備都是徒勞,畢竟自己終究是一個十七歲的高中生身體素質!

孟凜不動聲色回到教室,唯一不同的是,李鶴軒沒來學校。

賀珊笑吟吟迎了上來,「你好懶,老是快上課了才來學校。」

「因為最後出場的會是主角。」孟凜笑嘻嘻的打量賀珊,今兒賀珊畫了點淡妝,掩蓋鼻翼周圍一些小雀斑,顏值上升了幾分。

士為知己者死,女為悅己者容!

孟凜最近與她走得近,她應該是特意將自己打扮得更精致。

「那我下次也晚點來學校,我能做女主角麼。」賀珊眼中罕見的閃過一絲希冀,話中有話。

這是一道送分題!

被套路的孟凜心中沒在意,他是誰啊!誠實可靠小郎君。

「那讓你當女主角唄,大明星,給我簽個名怎麼樣,我睡覺天天抱著它睡。」孟凜揶揄笑道。

「討厭。」賀珊嗔怪的輕輕打了一下孟凜,力道和饒癢癢差不多。

「李鶴軒呢?」孟凜漫不經心的問著。

「不知道。」賀珊四下瞅了瞅︰「他以前來得好早,可今天還沒來,只怕會請假了。」

孟凜同時注意到教室里一個重要角色沒來。

就是何解兒!

孟凜待開口詢問之際,只見何解兒與她另外倆個形不離的死黨孟雁儀、周涵易,大搖大擺進入教室。

「咒怨電影真嚇人呢,以後我可不會再看了,你倆呀別拉著我了。」何解兒一直在說說笑笑,但是一瞅到孟凜,臉色唰沉下,她冷冷回到自己座位。

孟雁儀、周涵易同仇敵愾,冷眼掃視孟凜一眼,默默分開。

「叮鈴鈴」上課玲響了。

孟凜淡淡坐在座位,暗自揣測何解兒的剛才表情變化,驟然,一個念頭在腦海轉瞬即逝。

「莫非鐘如楓叫人修理我,她也有份?李鶴軒只不過是她的棋子?」

孟凜霍然醒悟,他一直懷疑像鐘如楓這樣的人,怎麼會因為李鶴軒有頭無腦的角色對自己大動干戈,里面絕對有貓膩,而幕後真正的黑手,極大可能是有仇必報的何解兒!

她一直在操縱這件事,有待商榷,但是可能性絕對不小!

「我和她到底有什麼恩怨。」孟凜頗為傷腦筋,一切的源頭,便是自己沒有繼承身體的記憶,不然以他的手段,不說什麼恩怨都能了結,起碼不至于毫無頭緒的被人報復。

孟凜這時用手托著腮,目光越過眾多學生,看向靠窗位置,正兒八經捧著課本的何解兒,仔仔細細凝視起她來。

她精致瓜子臉,極為耐看,屬于百看不厭的類型。

並且不像明星那種,乍一看很漂亮,看久了便容易產生視覺疲勞。

何解兒如同一株罌粟花,越是盯著她端詳,便越是容易沉迷其中,美人,美人,自古至今都是稀罕物。

更何況。

她又是何氏千金呢,說是從小到大的金枝綠葉也不為過。

「美人之勝于花者,解語也。」孟凜低語了一句,「若有機會,解開與她的矛盾是最好的,任誰被一個大美女恨得牙癢癢都不好受。」

孟凜並不知曉何解兒眼角余光,一直停留在他身上。

見孟凜直勾勾看不個停,何解兒不免一愣,霎時,肩膀因此輕輕的一聳,鼻子發出了一聲嘲諷的冷笑。

上午平靜渡過。

李鶴軒沒來上課,消失的無影無蹤,孟凜猜他意志完全被打垮了,不來上學一定是他自己的主意。

如果李鶴軒昨天去過孟凜的休息室,那里面的一幕肯定讓他終生難忘,三觀盡毀。

中飯時,孟凜心情不錯,反正不知曉接下來鐘如楓與何解兒還會怎麼整他,不如放松心態,以良好的姿態,去迎接接隨時會出現的「精彩」節目。

照如今情形來看,類似昨晚那樣的事,都可以被他們擺平。

那麼,對孟凜來說,什麼時候都不能保證是安全,能做的就是盡量輕松表現,打打心理牌,因為你越無所謂,對方就越沒底,也就越不敢輕舉枉動!

干飯過程中,孟凜與黏人的賀珊說著悄悄話,對付不諳世事的迷妹,孟凜幾乎游刃有余。

幾個幽默段子太下飯,賀珊樂的咯咯嬌笑,連隔壁桌的趙淺淺注意力逐漸吸引過來。

趙淺淺徑直端著銀器餐具,移到三人桌,與賀珊笑了笑打了個招呼,忽然幽靜嗓音征詢出聲,「孟凜,你的病完全好了,不過我看過你的作業,不僅答案莫名其妙,連字體也變差了,怎麼回事?」

趙淺淺身為班級學習委員,她關心孟凜的學習,屬于份內的事,賀珊也不能說什麼。

「不知道,只是出車禍之後,我覺得我把什麼都給弄忘了,隱隱約約只記得一些初中題目。」孟凜對這位好心姑娘,映象一直不錯,老老實實回答。

趙淺淺同情心泛濫,挽著賀珊胳膊,醞釀片刻,商量道︰「要不這樣,珊珊,我們有時間一起輔導他一下吧,孟凜情況不理想噢,他需要幫助。」

賀珊面對建議極為高興,「趙淺淺你想得真周到,其實我挺擔心孟凜的現狀,你看他什麼都撞忘了,那麼,我們什麼時候開始?」

「你說呢?」趙淺淺用彎彎眼眸,征求孟凜的意見。

孟凜沒意見,成績不理想,面上也無光,也不知道父母有要求沒。

既然倆位女同學做輔導員,孟凜欣然接受了,「我無所謂,只要你們有時間,要不就周日晚上,去哪兒,你們家還是我家?」

「要是方便的話,就去我家吧,因為我爸不太放心我出門,如果偶爾一天也無所謂,經常性的話他不會答應的,如果要長時間而固定的輔導,就去我家!」

賀珊不及反應,就被趙淺淺越俎代庖,雖然悻然,不過她沒有多想,只能點頭了事。

孟凜則沒有異議。

干完飯,走到男女生休息室分岔的地方,孟凜朝倆女笑了笑,各自道別。

吹著口哨朝休息室走去,驀地,孟凜感受到一道目光落在自己身上,舉目望去,女生休息室二樓,何解兒斜靠在護欄,面色沒什麼情緒,待看到孟凜注意到她,驟然轉身消失。

「也不知道又在打什麼鬼主意,夜不成眠啊!」

孟凜腹誹一句,打開休息室,先看了一下里面沒什麼異樣才進去,反鎖上門。

「室內通風效果不錯,不會輕易因為煤氣而莫名其妙的掛掉。」孟凜松了口氣,好好睡一覺養好精神再說。

休息過後,洗過臉,回到教室坐位。

孟凜驚訝發現,賀珊與趙淺淺,忽然之間親熱了很多,而且倆人看到自己進去,就一起對自己露出甜甜笑容。

「女人之間的友誼,真是讓人莫名其妙。」孟凜心底咕噥,完全沒意識到「桃花運」竟然遠遠不止如此。

上課前,貴族圈班級里,最富有女人風情氣質的葉狐菀,破天荒攜帶一股誘人撲鼻香風走來。

葉狐菀面如桃花,涂著鮮艷口紅的朱唇輕啟︰「孟凜,你有圓規麼?」

孟凜淡淡望著裹著白絲襪美腿的葉狐菀。

找人借文具的事情極少發生,因為每個人家里大都有佣人,每天書包都專門有人清理,如圓規這種小文具,就是普通家庭都買得起,而葉狐菀一個大家閨秀,肯定不會莫名其妙的缺這玩意。

那麼,目的只有一個,葉狐菀想接近自己!

「喏,拿去。」孟凜不動聲色的在書包里找到圓規遞給了她。

葉狐菀接過沒有離開,她饒有興致的掃視著孟凜,穿著時髦超短褲的臀兒,一挪干脆坐到孟凜對面的那張桌上,嗓音滑膩似酥,「那麼久了,你借我的那本《魂斷藍橋》還沒看完麼?」

我有借過你這本書嗎?孟凜冒起幾個問號,有些莫名其妙。

孟凜目光轉移到她臉上,想要辨別真假可能性,結果,風情萬種的女同學,竟好似配合孟凜審視目光,有意無意的將她並攏的凝脂美腿,稍微微的分開了一下。

動作很細微,其他同學注意力不在這里,並未發現異樣。

孟凜就不同了,他一直盯著善者不來來者不善的葉狐菀,下意識朝美腿尋目望去。

「臥槽!」

這誰頂得住!

孟凜腦子就是一熱,單手閉住骨子,險些噴出鼻血。

葉狐菀這才放過窘態的孟凜,她得意洋洋的桌上跳下,千嬌百媚的囑咐︰「記得還我書咯,那可是我爸替我從美國帶回來,有作者簽名的珍藏版,很珍貴滴!」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