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爺,你,你手流血了!」子鳶咿咿呀呀語無倫次,上前攬緊孟凜的左手,寶石般的大眼楮閃爍心疼。

指骨節處一厘米的細長口子,不時冒著鮮血,一滴滴掉落在地。

孟凜瞅眼沒傷到骨頭,便沒放在心上,晃了晃膀子,干咳道︰「沒事兒。」

「那怎麼成。」子鳶哪能讓孟凜掙脫,將他胳膊拴在懷中,臉蛋四下環視,想要找到紙巾給他止血。

二零零三年這種小咕營業的餐店,當然沒有免費紙巾擺放在餐桌。

子鳶看著滴答滴答順著手指滑落的血珠,急中生智之下,微張櫻桃粉唇,一口將至含住,小嘴一張一合汲取著帶腥的血液。

「……」孟凜。

「……」眾人。

講道理,孟凜手指酥酥麻麻,手臂擱在兩團兒中間,那滋味,當真妙不可言,同時,望向子鳶的目光也柔和了許多。

樂良反而氣得肺都要炸了,他媽的那點傷口算什麼事,老子腦袋都開瓢了,流了一手的血,也沒見你心疼一秒鐘。

呵,女人!

樂良憋悶得只想拿個啤酒瓶把自己砸暈過去,見不得這對「奸夫淫婦」。

捶胸頓足的樂良無能狂怒半響後,僅剩下一縷縷不甘與黯然,不屬于自己的終究是不屬于自己的,強求不來誒。失去意志支持的他,躺著冰涼地面,一副心如死灰的遭罪樣子。

孟凜並不知樂良已看破紅塵,揉了揉護主心切妮子的螓首,「好了,好了,不流血了。」

「喔。」子鳶松開粉唇,幾根晶瑩口水,在半空中斷裂,她方才注意到周圍古怪的目光,臉蛋染起一抹嬌艷的紅暈,低下了腦袋。

孟凜在口袋里摸出一疊鈔票來扔在桌上,昂著腦袋,俯視眾人,「這四千塊是給你們的,記住,如果下次再來纏著子鳶,被打殘了,一個子也不給了,要是長記性的話,快點去醫院吧!」

又將一千塊拍在店台,孟凜二話不說拉過羞赧的子鳶,一起朝外走去,旋即,驚訝看到盛浩一直抱著手斜靠在門口,很奇怪,這家伙神色平靜如水,毫無漣漪。

倆人走近,盛浩退一步,恭恭敬敬的叫了一句︰「少爺。」

孟凜微微一愣,他不傻,相反很聰明,看來將里面小赤佬們給鎮住的,應該是盛浩「恰到好處」出現,至于盛浩給予他們什麼壓力,就不得而知了。

深深打量盛浩一眼,孟凜沒說什麼,攬住通體像是動情般軟乎的子鳶,半攙著她才回到車子跟前。

上車後,盛浩突然通過後視鏡對孟凜道︰「少爺,我記得我們是出來吃東西的,可現在除了你喝過一口啤酒,我們什麼也沒吃啊,要不我請客,去吃點夜宵?」

孟凜記起出來的時候從床頭櫃里取了五千塊錢,這時候全部打發出去,身上是一個子也沒有,莫非他知道我沒錢了才說請客?

情商有點高啊!

兩人主佣關系,讓他請客,孟凜有點不好意思,而自家食品一超過用餐時間就全處理掉,如果回家的話,只能讓廚房另外做,偏偏自己是說出來吃東西的,再大刺刺的回家去要吃要喝,說不過去。

盛浩好似知曉孟凜尷尬處境,若無其事的對司機吩咐︰「找家上檔次的飯店。」

司機麻利啟動車子。

聆听排氣管轟鳴聲,盛浩淡笑道︰「少爺,要是他們三個人一起上來,你怎麼辦?」

孟凜第一次與自家治安隊長打交道,但盛浩這種處變不驚的神態,讓孟凜想起網絡小說里深不可測的高手。

腦海里細細斟酌之後,孟凜一本正經說道︰「那麼近的距離,我把杯子砸出去完全可以打中正中間靠近蝴蝶匕首的人腦袋,就算擊中的效果不是很理想,但他至少在一分鐘之內不會對我有威脅,同時我會把桌子踢翻,然後跳到門邊用店老板關門的鐵條,解決剩下的兩個,他們沒什麼經驗,我想用盡全力戳的話,至少會讓其中的一個先失去戰斗力,那個鐵條掄滿了打中人腦袋也很難受的,我完全可以用它放倒最後那個。」

事後諸葛亮,一陣分析之後,盛浩默默凝神注視孟凜,而孟凜所說的話讓聾子般的司機微微震驚,不留痕跡看他一眼,繼續木偶似的繼續盯著車流前方。

「你以前是做什麼的?」孟凜逐而對盛浩產生好奇,他有一種直覺,這種真正從內到外天塌下來都不變神色的男人,暗里肯定隱藏著驚天動地的能量。

盛浩吸了一口氣,神色淡淡道︰「你變了少爺,你變得讓我也捉摸不透了,我是特種部隊出身的,就格斗來說應該算經驗豐富,我想不到你對環境和事物的把握會如此精準,照我看,給你經過系統的訓練,你可能是我最可怕的對手。」

冷面人的夸獎,多難得啊!

孟凜笑眯眯的伸頭在前面,「特種部隊?這麼說你會格斗術了?那你為什麼退役?」

「嗯。」盛浩隨便應了一聲︰「我是被部隊除名的,因為我打了部隊一個連長。」

听到盛浩的離隊經歷,孟凜心底很是佩服,狠人走的路,總是與普通人背道而馳,「盛浩,既然你把我說得有前途,那教教我格斗術吧,如何?」

男人,要麼穿上白衣救死扶傷,要麼穿上西裝運籌帷幄,要麼穿上軍裝鎮守一方,實在不行…穿上女裝,為禍四方。

總之,人生需要有所追求!

男人如烽火燎原的野心,孟凜並不想單純做個繼承家業的富二代。

「少爺,我從沒教過人這些。」盛浩面色古井無波,緩緩出聲︰「相對我的教官來說,我就差得太遠了,可能無法將你調教到登峰造極。」

「對于格斗這門技巧,我最多就是看過電影電視,你能教我就已經夠意思了。」孟凜不在意盛浩的謙虛,瞧瞧哪是人話,一言不合就登峰造極?

盛浩含笑,神情卻嚴肅︰「不過少爺,既然我答應教你了,你就要克制些,說實話,我所熟悉的,都是那些在最短時間讓人制動的把式,也就是說,我沒有華麗花哨的玩意,基本上都是些讓人至殘至命的簡單招式,不能亂來的。」

「那當然,我有分寸。」孟凜管不了那麼多,先一口答應下來,畢竟以後不論,現如今學校的兔崽子,可是想要狠狠胖揍他一頓。

此刻。

幾乎從沒開過口的司機說話了︰「少爺,你真的變了,你比以前活潑愛說話,還要打架?」

司機低沉嗓音傳來,不知為何讓孟凜有種危機感,不敢太放肆,縮回身子,往發愣的子鳶香噴噴嬌軀靠了靠,訕然的打了個呵呵︰「我不知道是為什麼,自打被車子撞過之後,我好像改變很多,我想,可能我是雙重性格的人吧。」

孟凜收斂神色,騰出手來,一只輕輕擁住身邊子鳶,另一只悄悄握住她柔嫩的手,安慰似的輕撫著。

子鳶輕輕將腦袋往孟凜肩膀上靠了過來,低吟道︰「少爺,謝謝你。」

幾人來到一家檔次上佳湘菜餐館,門口停滿了轎車,一看就生意極為紅火。

孟凜對江陵市不熟悉,不過看到湘菜館心里倒是高興,因為他本身喜歡吃辣食物,家里甚至整個江陵市,各種琳瑯滿目的珍稀食品,但總覺得少了些什麼。

盛浩常來這地方吃飯,幾人進門之後,一個穿旗袍的服務員,帶著幾人來到一個格調雅觀的包房。看到菜單上排滿湘菜,孟凜一氣點了一堆,然後吩咐小姐︰「拿瓶灑上來,要最好的。」

小姐恭恭敬敬的點了點頭,捧著菜單出去。

孟凜不能喝酒,但現在心情不錯,小酌幾杯還是怡情的,只不過這麼一折騰,這頓飯沒有幾千塊擺不平,「我的錢全給那些小混混,你先給我墊付著,回家我再拿給你。」

有錢底氣也足,孟凜發現臥室的床頭櫃,每天都有五千塊錢擱里面,那只抽屜就像是一只驟寶盆,錢數目總會保持在五千,孟凜上次拿了錢給子鳶,誰知道晚上打開,不多不少,又湊足五千。

「少爺,別開玩笑。」盛浩搖搖頭,「我現在是把你當朋友請的,如果再說題外話我會生氣,還有,你們家付我的薪水我非常滿意,這是個讓同行羨慕的數目。」

听到盛浩這麼說,孟凜沒再表示異議。

男人之間有時候不必多說,既然他把自己當朋友知己,孟凜就不客氣了。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