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4章 起風了!

柳江在先前跟秦瀟瀟的聯系中已經得知,打傷小胖子的就是一個銀發男子。

而從兩人這種自我介紹的口氣來說,根本就不像是華夏人。

什麼我叫張,他叫陳,正經華夏人有這麼介紹自己的嗎?

所以柳江此刻已經百分之九十九的確認,這兩人是海外來的偷渡者,說不定又是那個什麼狗屁兄弟會!

不過要確認這僅剩的百分之一就十分方便了,柳江別的本事沒有,抓間諜那可是他的強項,無他,唯手熟爾!

只見柳江面帶十分和善的笑容上前一步說道︰「你好,我叫柳川健二,兩位是來自昆侖的?」

他們不知道柳江為什麼突然又問了一遍,不過還是老老實實的回答道︰「是啊,我們這次能有幸來島國,也多虧了你們那位藤原先生的慷慨。」

柳江會意的一笑,因為他已經確認了那最後的百分之一。

此時柳江的好友列表當中,兩人的名字赫然都是英文名!

這還有什麼好說的,先給他們一人點一首涼涼!

「張桑,說起來,你們昆侖是不是出了一個劍聖啊?」

一路上,柳江沒事就找他們聊天,期間暴露出來的問題就連邱惠雯也听出些異樣。

不過她也算聰明,並沒有直接戳破,而是任由柳江跟他們聊著,她也想看看這種情況柳江會如何處理。

「對對對,劍聖大人可厲害了,他是我們的偶像!」

柳江也發現,不知是不是那個銀發男子的島國語不過關,從頭到尾都是那名自稱姓張的寸頭男子在說話。

「那你見過劍聖本人嗎?」柳江現在並沒有改變容貌,所以這個問題基本就是故意問的,如果對方知道他的樣子,那早就認出來了!

「見過一次,我參與過他老人家的一次公開演講,那氣魄,簡直太威風、太霸氣了!」

柳江與邱惠雯對視了一眼,都從對方眼中看到了一抹譏諷,似在說,您口中這位18歲的老人家就在您跟前呢!

「其實我有個問題一直不太懂,你覺得你們華夏的劍道和我們島國的劍道有什麼不同嗎?還有島國的劍道為什麼不用劍,而是武士刀?」柳江的這兩個問題,可以說很犀利了。

一般只有了解華夏和島國文化的人才能說出一點道道,海外那些吃垃圾食品長大的歐美人,基本是搞不清楚華夏文化和島國文化之間的差別的。

在他們看來,神秘的東方人種的文化肯定都是一樣的啊!

雖然從面容上看,這兩人也是亞裔,但骨子里早就融入了北美文化,如果沒有長時間學習根本不可能了解這些東西的。

果然,寸頭男子忽然面有難色,他心中暗想,不都是劍道嗎,能有什麼差別?

而此時,就連小山千鳥和吉田圭都似乎看出了一些異樣。

他們身為島國人,自然知道島國的劍道和華夏劍道之間的差別,基本就等同于大保健和大寶劍的差別了。

島國現在的劍道可以說只是一門競技體育,要帶護具,用的也是竹劍,實際比試起來更像是西洋的擊劍。

而且他們雖然稱之為劍道,使用的技巧也稱之為劍術,就連認認真真的對待一件事都被他們稱為「真劍勝負」,但在古代,他們用的武器卻叫做武士刀!

島國人刀劍不分這個問題,其實連很多土生土長的島國人都回答不出來,只能說這個民族太喜歡學別人的東西,結果學的四不像。

寸頭男子雖然做了部分功課,但這種文化奧數題顯然是沒有辦法答上來的。

于是他只能摸摸腦袋含糊的答道︰「其實沒什麼不同的,都是劍道嘛,可能就是劍術有些不一樣而已!」

這個回答無疑是自爆了,小山千鳥和吉田圭默默一笑,也沒說什麼,而柳江卻知道,這兩人應該是看出了問題所在。

不過看架勢,兩人也不打算直接說破,似乎是想看看這兩個演技拙劣的家伙到底想做點什麼。

一行人再次向核心區域前進,後面這一路上倒是沒有再踫上什麼人,只是這一路上也沒有任何植物,除了偶爾出現的妖獸群外,就只有荒土、砂石和一片死寂。

而還有一點,除了小山千鳥和吉田圭,也就只有柳江發現了,那就是他們越往核心區域走,天空中那層遮擋光線的東西似乎就會更濃起來。

起初柳江以為是天色在逐漸變暗,但他卻每隔幾分鐘拍攝一次太陽的軌跡,初步斷定這里其實和地球的日夜交替時間相差不遠,而他們現在顯然是下午兩三點鐘的樣子,離太陽下山還早得很呢!

所以,這層遮擋光線的東西就讓柳江更加起疑了。

柳江望向天空,忽然,他想到殺掉妖獸時那一縷釋放而出的死氣,莫非這天上全都是死氣?

如果是死氣的話,能夠濃郁到遮蔽整個天空嗎?那得有多少死氣啊?

「那個……」忽然,邱惠雯突兀的開口說話了,而且還表現的十分不好意思︰「我……我想上廁所!」

她雖然會說島國語,但明顯有些生硬,小山千鳥和吉田圭自然是感覺出來了,然而那兩個新來的估計還听不出什麼來。

「也好,我們也走的夠久了,在這里歇一歇吧,只是這里似乎沒有什麼遮擋物啊!」吉田圭四處望了望,目力所及之處全是一望無際的荒涼平原,就連大點的石頭都沒看到一個。

「早知道在剛剛的山谷就應該提出來的!」邱惠雯心中懊悔不已,其實她已經憋了很久了,現在實在是憋不住了才開的口。

「要什麼遮擋啊,這里的黑暗就是最好的遮擋,我帶你去吧!」也不知是不是真的把邱惠雯當成後輩了,小山千鳥似乎十分喜歡這個小姑娘。

于是邱惠雯跟著小山千鳥往黑暗中越走越遠,柳江他們本來想生個火堆的,可這里根本連一根干柴都找不到,因此只能作罷。

「咦!起風了?」

就在此時,眾人就感覺平原上忽的刮起了一陣微風。

起初風還不大,拂面還有些涼爽,可這里畢竟是平原,沒有任何遮擋,沒一會風速就陡然變快,很快就狂風大作起來。

黑色的砂礫被狂風裹挾著,吹打在臉上生疼。

好在柳江的臉皮夠厚,不然肯定要被劃出一道道小口子來。

然而這風不僅沒有停歇的意思,而是越來越大,眼看那個寸頭男子都快站不穩了。

「不好,這風有古怪!遭了,千鳥她們不會迷路吧?」吉田圭有些焦急起來,他與小山千鳥的眷戀咒印一天只能發動一次,若是現在走散了要等明天才能再次發動。

「你說什麼?」很顯然在這種大風之中,稍微遠一些就听不清同伴在說什麼了,此時柳江抬著手盡量避免被砂礫砸到眼楮和腦袋,同時大聲對吉田圭喊話,這樣子看著委實有些狼狽。

而吉田圭此時也好不到哪里去,他湊近柳江耳邊大喊道︰「我說,我去把他們兩個找回來,你們在原地等我!」

說著,他用能力瞬間築起一道半圓形的土牆,讓柳江他們暫時在土牆下面躲避大風。

柳江心說剛剛她們說要找廁所的時候你怎麼不用這種手段,有這種能力建個公廁說不定都可以啊!

不過他也知道現在不是吐槽這種事情的時候,于是便比了一個OK的手勢,隨後目送著吉田圭身影沒入黑色砂石的海洋。

然而,十分鐘過去了,柳江沒有等到三人的蹤影,卻等來了一個巨型的龍卷風!

當他們三人看到這個龍卷風的時候,沒直接尿出來已經算是定力好的了。

這巨大的龍卷顯然比地球上的任何龍卷風都要驚人,如果這種等級的龍卷風出現在地球上,直接覆滅一個小國肯定是妥妥的,起碼島國這種大小的國家肯定受不起。

「快跑吧!」寸頭男大叫著就要和銀發男子一起逃跑。

然而柳江卻一把抓住了他們說道︰「你們急什麼,說好要等他們的!」

「法克!我說你腦子有病干,他們肯定躲起來了,而且有兩個4星肯定死不了,但我們再不跑就肯定得死這兒了!」寸頭男已經顧不上掩飾什麼了,母語都特麼飆出來了,一邊說一邊妄圖甩開柳江的手。

然而無論他怎麼使勁,柳江的手掌就如同是兩把鐵鉗,死死的抓著他們不放。

「你想死別拉著我們啊!」說著,寸頭男飛起一腳就朝著柳江踢來,銀發男子則從背後掏出一把匕首,斜刺向柳江的後頸處。

可柳江卻是面帶冷笑,他先是一扯寸頭男的手臂,把對方扯的一個踉蹌,那一腳自然就踢不出來了。

緊接著他頭微微一低,險險避開銀發男子那一刺,旋即將銀發男子的手腕一扭,瞬間將這手腕像擰麻花一樣,折成了一個詭異的角度。

而這回,銀發男子終于痛呼出口,這還是柳江第一次听到銀發男子的聲音。

然而這聲音跟他年輕的面容十分不搭,好似是一個老者的聲音,低沉而又沙啞。

「執事大人!」寸頭男子忽然焦急的開口,口中說的自然是英語。

身為學霸的柳江自然听得懂對方說什麼,心中喃喃念道︰「執事?莫非還是個大人物?」

可旋即他卻打消了這一想法,根據情報,這兩人是從小胖子附近偷渡的,那里都是綠色的空間裂縫,也就是說,這兩人最多也只有2星而已。

「鮑里斯,別跟這個人墨跡了,解開封印,殺了此人!」銀發男子一邊說,一邊將手臂強行復位。

柳江原本以為這一擰就可以直接將對方的手臂完全擰碎的,可很顯然對方只是脫臼,並沒有太大的傷勢。

這就讓柳江的面容凝重起來,而且對方口中那個解開封印又是什麼?難道……

柳江心中有種十分不妙的預感。

最終,這種預感真就變為了現實,只見這兩人都從領口處掏出一個掛墜,掛墜上好像是一個菱形的晶石。

緊接著兩人齊齊將晶石捏碎,一股渾厚靈氣瞬間在兩人身上浮現。

柳江瞪大了雙眼,一副不可置信的模樣。

因為此時在他面前的兩人,哪里還是什麼2星的小雜碎,他們根本就是兩個4星大佬!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