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六章:王勝辭工

未來的生活到底會是什麼樣子的,並沒有誰知道,但是在這一刻,姚禾相信他想要給自己好生活的心。

姚禾骨子里並不是一個沖動的人,相反她其實非常的冷靜。「張嵐風,若是有一天你不喜歡我了,記得一定要親口告訴我。我的心很小,裝不下你的三妻四妾,若是有天你想要在娶別的女人,一定不要勸我大度包容。」

「我會不拖泥帶水,也不會糾纏,我會很懂事的給你和你喜歡的人讓位置。」

張嵐風伸手,一時大膽之下,將她的手給握住了。「抓在了我的手里,我怎麼可能輕易放手。」

春耕的季節,一路上都能看到在田地里面勞作的農人,這是兩人之間,第一次牽手,相互靠近還有一些的別扭。

姚禾有些不好意思,想要掙脫,奈何對方的力氣實在是有些的大,壓根掙脫不開。「你放開~」在外人的面前,她不願意掃了他的面子。也不願意太過將就。

但架不住張嵐風心里的那股子甜蜜,姚禾的手十分的軟和柔,她的掌心有些的細膩。不像自己的還帶著一層薄繭。十指相扣,彼此都能從掌心感覺到溫暖和細微的心跳。

張嵐風面色如常,握著她的手就是不輕易的松開。開口說道︰「沒事,這些人都不認識我們,我們大大方方的,他們要看,我們就給他們看就是了,也沒有做什麼見不得人的事情。」

感覺到姚禾還想要掙脫開,張嵐風開口,就說起了小時候的事情︰「你放心吧,你認識我這麼久,就應該知道我不是個花言巧語的人,我娘被我爹欺騙後又慘遭拋棄,我這輩子的最討厭的就是不負責任的男人,所以這一輩子,我都不會讓自己成為這樣子的人。」

姚禾冷不丁的听到他提起自己的過去,微微的偏頭想要看清楚他的神色。到不是她有心想要打探什麼,而是每個人都有一個自己的過去,若是對方沒有給自己瞧,自己擅自去探查,會讓人覺得自己有故意探听別人隱私的嫌疑。

每個人內心都有一扇門,姚禾覺得等到對方願意帶自己去看的時候,她自然會有機會看到,若是不願意展示的話,自己去叩門,也不過是拒之門外而已。

「嗯。」姚禾應了一聲,以表示尊重。

兩人就這麼尷尬又帶著甜蜜的到了王家村。

這邊的村子離姚家村並不是特別的遠,走路也就一個小時左右。當然,這樣的距離在現代人看來是比較遙遠的,在古代人這種交通過後靠走,通訊靠吼真是的,這樣的距離完全可以說是小兒科,隨隨便便抓一個小孩子出來都能夠輕松的走到。

兩人是生面孔,對這邊又不怎麼熟悉,所以他們找了一個村子里面看著年長一些的人問了路。

村民十分的熱心,生怕他們找不到他說的位置,還親自帶了路。一路上這村民還明著暗著的打听他們是這王家的誰。

姚禾撒了一個善意的謊言,沒有告訴具體身份,只說是王勝打工地方認識的朋友。有點事情找他。

村民既然不願意多說,也沒有刨根問底。

這會兒天還比較的早,他們去的時候,王勝沒在家。問了左鄰右舍的,知道這小子正在他嬸子家里面幫著做工。

姚禾心里面還有一些的奇怪,因為他記得王勝剛開始她自己家的時候和自己曾經提過一嘴說他在這個村子里面基本上可以說是無親無故了,就連唯一的叔嬸也因為霸佔王勝家里面的田地,而搞得人家的關系並不是多麼的親密,所以正好听到他還真的在人家里面幫工,這讓她覺得有一些的意外。

她沒有好奇的就張口追問,一切事情都等著這小子回來了之後親自給他說就好了。

王勝回來了之後也不過是因為沒有事情做,自己家的叔叔以前對自己也有過嬰兒的丈夫後來娶了新的妻子之後,這才對自己慢慢的有一些的不好。有些事情他心里面明白也並不願恨這些人,但他就是覺得有一些的氣。

叔叔在自己面前低聲下氣,好言好語的求自己又給自己拿了一些東西過來,所以他架不住面子,最終還是下田去幫他們做一點力所能及的事情。

听到村子里面來了人是來找自己的。他一顆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兒去。「阿叔啊,來找我的人長什麼模樣呀?」他不敢直接詢問是不是要回來找自己所以拐著彎兒的想要確定一下。搞不清楚自己在對方的心里面到底佔了多大的比重。這會卻想知道個一清二楚。

明明是一個成年的男孩子了,卻心思還像是個小孩子一樣,什麼事情總要比個高低。他都有一些的鄙視自己,這樣的行為到底是跟誰學來的,可偏偏的他又執著的想要通過這種方式來讓自己認清楚現實。

村民全國都看了一眼這個大池子心道,這看著好好的一個大小子,怎麼腦子這麼不靈光呀?「還能說什麼,找你說是你做工地方認識的人,一男和一女長得倒是俊俏秀氣。一看都是登對兒得很。」

王勝……被無形的刀給捅在了心上,只覺得整個心都扎得慌。要不是對方確實沒有什麼壞心的話,他都恨不得抬手就把他的嘴給捂住。

「知道了,我等一下就過去。」他依舊有些不慌不忙,說不清楚是想要逃避,還是想要如何,這種糾結的心思,在他的心里面讓他覺得坐立難安的同時又覺得十分的煎熬。

他硬是磨著時間將這一排的秧苗都給插好了。才站直身體把手上和腳上的泥漿都給清洗干淨。又簡單的整理了一下衣服才朝著自己家的方向走去。

他家的房子地基早就已經被自己二叔家給炸了,如今的房子都是以前破的不能再破的房子,再加上他一年到頭基本上都在外頭打工,牆和門之間都變得有一些的腐朽。要是不知情的人站在這外頭的話,怕是都要離得遠遠的,生怕著門和牆隨時都會倒塌下來,把人給砸中。

門口平時門口人走到這兒都要繞道走的,今天卻是圍了不少的村民,基本上都是過來看熱鬧的。他們圍坐一團,有歡笑聲從里面傳出來,說不清是里面的人更加的討人喜歡,還是因為這些村民們的熱情太盛。

有眼尖的人看到他回來了,「快,王家這小子回來了。」

「你這小子磨磨蹭蹭的干啥呢,家里面來了人吶,都不知道早一點回來,讓你家的貴客在這里坐著,連一口熱水都沒喝的,有你這樣招待你的朋友嗎?」

村民們七嘴八舌地對他調課上說話,也沒有任何的敵意,不過就是尋常的說話的方式,想要拉近一下彼此之間的距離罷了。「過來給我們大家介紹介紹,這是你的什麼朋友呀?瞧瞧就長得好看又喜慶。可見不是什麼一般的人。」

「各位叔叔嬸嬸們你們沒事的話就趕緊回家去吧,這兩天家里面都忙著插秧呢,肯定都累得很有時間,在我這里瞎打听,不如回家去坐著多休息休息一會兒。」

「就是我做工地方認識的朋友,也沒什麼特殊的身份。」

王勝不喜歡這些人這麼把他們全都給圍住,要是他們只光圍著張南風的話,他一點兒都不生氣,關鍵這些人的眼珠子粘在姚禾的身上,摳都摳不下來,這讓他一點兒都不爽快。想想自己硬是憋著心頭的火氣好幾天都沒有回去,自己都沒有看中人呢,這些人倒是一睹為快。

姚禾見他明顯的有一些的不高興,對著張嵐風使了一個眼色示意他趕緊的說上兩句,免得大家在這里站著不尷不尬的。

張嵐風長得比較大的秀氣,斯文一看就是一個讀書人,因此它出來說話的話,這些村民們倒也算是賣他一點面子,見王家這小子辦點兒都不想要,他們在這里圍著也就沒有自討無趣。干脆地笑著和他們說了話就離開了。

王勝把自己家的門給推開。「你們自己跟著我進來就好了,小心一些,不要踫到家里面的這些支柱,免得一會兒倒塌下來。」

姚禾面色如常半點沒有露出嫌棄的意思,不過,心里面卻還是比較的驚訝,他家里面的條件竟然如此的不好。

等人進了屋子之後。王勝從這屋里面去倒了幾碗干淨的水出來,這碗都是有一些缺口的,上面布滿了蜘蛛紋,雖然不漏水,但看著總是覺得生怕一個不小心的話,這碗就裂開了。

王勝悶不做聲的就像是一個鋸了嘴巴的葫蘆一般。看得姚禾也來了一些的氣。

「王大哥,你難道不應該告訴我,你這幾天不辭而別,到底是因為什麼原因嗎?」姚禾忍了又忍,還是忍不住開門見山的直接詢問這些事情,與其遮遮掩掩,吞吞吐吐的還不如和他直接攤開了說。

要是姚禾單獨一個人過來尋他的話,王勝心里面怕是不知道有多麼的歡喜,可這個時刻身邊多了一個礙眼又多余的人,這就讓他覺得自己仿佛吃了檸檬,整個人都酸溜溜的。

「干嘛找我呢,家里面的事情也不是離開了我就不能運轉了,您看這不是還有張嵐風嗎?」他其實知道自己是沒有立場說這句話的,可他卻還是忍不住脫口而出,仿佛執意的想要從人家小姑娘這里得到一個答案一般。

姚禾……要是在比較遲鈍的話,他怕是就覺得自己真的是個感情白痴了,之前張嵐風就曾經和他互相看不對眼,那個時候她還覺得明明兩個人單獨分開相處的話,人都是不錯的人,可兩個人就是屬刺蝟的,不能相處到一塊兒。

正常人的話是完全不會這樣子問自己話的,也就只有心里面把自己當成是私有物品,才會說出這樣莫名其妙而又有一些怪異的話。

「你在我家做工不辭而別,我總要知道些原因,若是你在我家里面做的不痛快,你大可以告訴我,這麼突然的消失,你知不知道我會有多麼的著急?一天兩天的話,我還能夠忍著過去來找你可時間久了之後我總是會忍不住胡思亂想,畢竟村子里面出過什麼事情的也不是沒有你孤家寡人一個有沒有什麼親戚在這邊。出了什麼事情的話,我們都不知道……」姚禾越說越有一些的激動,他是真的把這位大哥當成了自己的家人的,盡管彼此之間相處的時間並沒有多長,而且他還是自己家里面的長工,但人非草木,孰能無情,只要相處過一段時間之後都會把對方當成是自己羽翼之下的人。

「也是,你壓根兒就覺得自己是一個外人,沒有把我們當作朋友,也沒有把我們當作家人。」姚禾覺得心里面有一些堵得慌,但他還是把自己心里面想的這些話都給說了出來。

張嵐風這會兒只不過是個局外人,他沒有權利去干涉兩個人之間的炮盾。盡管自己知道他喜歡的小丫頭對王勝這個大木頭沒有什麼別的心思,但他知道對方卻是不這麼想的,如果他知道兩個人之間還是要說清楚的好,因此他也沒有打斷,只自己一個人安安靜靜地朝著稍微遠出一些的地方走去,把空間給兩個人騰了出來。

張嵐風此時此刻,只覺得自己實在是太過于偉大了,頗有一種自己媳婦兒和自己討厭的人在屋子內偷情,自己不僅沒有勇氣去質問他們,去阻止他們,反而還要當一個老實人一般在門口替他們把風。

他突然的就被自己這樣的想法給惡心到了忍不住晃了晃,頭先要把自己賣進腦子里面的水給搖晃出來。

王勝開口想要解釋什麼,但張了張嘴,最終還是說不出話呀。「你和他已經確定了關系了嗎?」他不死心的問到。

姚禾不給他多余幻想的機會點了點頭。「這。我和他兩情相悅,我爹已經同意了她娘的提親。」

王勝心痛的無以復加,只覺得有一雙無形的手卡在自己的脖頸上,讓她連呼吸都覺得困難。「那我怕是不能夠再繼續在你家做工了!」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