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三章︰獻祭的遠古神之戰士

與此同時,其他幾人也被蜂擁而上的嵐摩蟾蜍族戰士托起抗在肩上。

至于那些倒在血泊中,失去氣息的尸骸他們甚至連成為祭品的資格都沒有

沼澤密林深處,一片綿延近兩公里的沼澤地四周,無數由石材與木材堆積而成的建築富有規律的分布在其周圍。

建築群間,上萬名普通嵐摩蟾蜍族人忙碌的穿梭其中,將各種活著的生靈涂抹上特殊符號。

沼澤中央位置,雕刻精致的巨大水晶祭壇靜靜矗立。

林立的石碑上雕刻著一個個用于記錄的文字以及壁畫,壁畫之中,一個體型龐大,周身纏繞黑雲,六瞳三口的身影高高屹立在虛空。

張開的獠牙巨口像黑洞一般將無數生靈吸入祂的口中,吞噬殆盡。

祭台上,一個身穿詭異藤條獸皮,手持白骨權杖的年邁嵐摩蟾蜍族祭祀,手掌撫摸著旁邊的石柱。

只見那石柱上面,二十多個身穿戰斗服的狩獵隊成員被緊緊綁在上面,眼神恐懼的掙扎,口中發出嗚咽的叫喊聲。

有過些許生活常識他們怎麼不知道,他們這些被綁在石柱上用于獻祭的祭品將會面臨什麼。

看著被束縛在獻祭石柱上的狩獵隊成員,嵐摩蟾蜍族祭祀接過族人遞來的一只灰色蟾蜍。

用白骨權杖敲在蟾蜍頭頂吐出藍色液體,用黑色毛筆沾染著這些如同色素的液體在狩獵隊成員額頭勾勒出一個個特殊符號。

嵐摩蟾蜍族祭祀慢步走過一個個狩獵隊成員面前。

可當他將手中毛筆落在獨目中年男子額頭的剎那,原本平靜的神情陡然變得暴虐憤怒。

「異神!該死的異神!」

在嵐摩蟾蜍族祭祀憤怒的眼神中,獨目中年額頭藍色墨跡猶如被火焰繚繞般升騰。

右目陡然睜開,一抹黯淡的神性從獨目中年眼瞳深處爆發,巨大的沖擊將嵐摩蟾蜍族祭祀擊退,石柱也隨之轟然倒塌。

「果然是智慧種族」

獨目中年身形懸浮在半空,神色平靜淡然,閃爍著微弱神性光芒的眼瞳俯瞰著圍繞在祭壇周圍的嵐摩蟾蜍族人。

望著下方石柱上雕琢的文字,以及穿戴精致鎧甲的嵐摩蟾蜍族戰士,獨目中年嘴角逐漸上揚。

「沒想到,這次神域融合,竟然會給我送上這麼一份大禮。」

充滿磁性與浩瀚的話語從獨目中年口中說出,帶有一種獨特的神聖氣韻。

「異神!竟敢玷污侵蝕之神,克魯斯‧赫莫斯大人的祭祀典禮!」

抬頭仰視著懸浮在半空的獨目中年,嵐摩蟾蜍族祭祀目光暴怒,手中白骨權杖高高舉起濃郁的精神源力從他體內升騰。

匯聚成一個無形巨手狠狠捏向半空中的獨目中年。

「嗯?施法側種族英雄」

感受著從四周壓迫的力量,獨目中年眼中神力光芒綻放,滂沱的氣勢從祂周身爆發將精神源力沖散。

僅剩的右眼微微蹙眉,四階精神類祭祀配合他手中的積蓄著信仰之力的祭祀權杖。

以祂這一縷微薄的神念力量恐怕難以將其鎮壓。

就在獨目中年腦海那個思緒轉動的時候,周圍上萬名嵐摩蟾蜍族人跪拜在地面,低沉繚繞的祈禱聲漸漸響起。

伴隨著禱告聲,嵐摩蟾蜍族祭祀滿臉肅穆,手中白骨權杖重重落在水晶祭台表面。

雕琢在水晶祭台上的文字隱隱閃爍,一股滂沱澎湃的力量猶如洪水般從祭台下方升騰而起,涌入到白骨權杖之中。

感受著下方聚集涌動的信仰之力,獨目中年臉色有些難看。

泛著金色光暈的右眼爆發出耀眼光芒,從天際籠罩而下形成一道直徑約三米左右的光柱落向祭台中央的嵐摩蟾蜍族祭祀。

光芒落下的剎那,下方嵐摩蟾蜍族高喊著舉起手中白骨權杖。

澎湃的信仰之力涌入水晶祭壇,升騰出一個巨大六目虛影與神力光輝踫撞在一起。

數秒之後,六目虛影涌現出漩渦將神力光輝吞入其中,襲向懸浮在半空中的獨目中年。

看著下方洶涌而來的虛影,獨目中年冷哼一聲,眼中神性力量消散。

隨即整個身軀仿佛落葉般從空中墜落,在虛影的吞噬下消失的一干二淨

與此同時,臨城市中央大樓頂層的天台邊緣,身穿灰色外套的趙落緩緩睜開眼楮。

一抹隱晦的神性光芒在祂眼底綻放閃爍。

「四階施法側的精神祭祀,還有那祭壇,文字」

「僥幸從遠古時期殘存下來的遠古神祇遺族嗎」

「這次你還真是送我了一個大禮啊。」

趙落嘴角微微上揚,腳步往前一邁跨出天台站立在虛空,一道黑色空間裂縫從祂身前撕裂,整個人邁步其中。

數分鐘後,距離臨城市不足六十公里的沼澤密林上空。

空間扭曲,一個縈繞著光輝的身影從空間中走出,冰冷的眼神俯瞰著下方正在重新準備祭祀的嵐摩蟾蜍族人。

恐怖的神威從趙落周身爆發,就像是重錘狠狠砸在那些普通嵐摩蟾蜍族人的心髒,讓他們身軀不禁震顫。

「臣服,信仰,吾將帶領你們走向永生。」

趙落威嚴的聲音回蕩在下方嵐摩蟾蜍族聚集地,目光徑直落在了那個嵐摩蟾蜍族祭祀和旁邊體型魁梧的嵐摩蟾蜍族首領身上。

在這些嵐摩蟾蜍族人血脈中祂感受到了絕對信仰的枷鎖。

對于祂來說這些普通嵐摩蟾蜍族人就像涂抹著毒藥的美食,唯有蛻變為種族英雄打破血脈枷鎖的兩個種族英雄才是祂主要的目標。

這也是祂為什麼沒有選擇眷族信仰征戰方式的原因。

「丑陋污穢的異神,侵蝕之神的信徒絕對不會受到你的蠱惑!」

嵐摩蟾蜍族祭祀仰頭大罵,涌動的信仰之力再次從水晶祭台下方涌入白骨權杖。

混雜著精神源力的威能,形成龐大的六目虛影襲向半空中的趙落。

听著嵐摩蟾蜍族祭祀的怒罵,趙落眉頭皺起一抹寒意在祂眼中綻放,神力光輝化為無數光芒劍刃輕松的下方襲來的六目虛影碾碎。

這個所謂的侵蝕之神或許在遠古時,是一個塑造出信仰之軀的真神。

但如今,也不過是一個隕落的無數歲月的形象罷了。

身軀閃爍而下,趙落出現在水晶祭台上空,手掌虛握。

只見原本站立在祭台上的嵐摩蟾蜍族祭祀仿佛被無形的力量擠壓般,臉龐充血臌脹,整個身體一點點被拖拽到天空。

「信仰,吾將賜予你永生的權利」

「否則死亡就是你的下場」

趙落語氣冰冷,對于這些蛻變為種族英雄的眷族來說,懷柔已經達不到預期效果了。

「你這個污穢的異神!侵蝕之神克魯斯‧赫莫斯大人將會讓祂勇武的戰士取走你的性命!」

「我以嵐摩蟾蜍族祭祀的身份為那傳奇的神之戰士獻上生命!」

「斬殺異神!」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