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呵呵……」

杰弗森首先面朝蘇秋寒笑道︰「夫人說話真有意思,那行那行,既然到了燕京城,那我就客隨主便,簡單說說我這次來燕京城的來意吧!」

「我呢,雖然是個英格蘭人,但也在燕京城學習古玩鑒別五年的時間,師從徐長松老先生,對鑒寶這一行也算是比較了解,目前的話我的皇家鑒寶團隊的市值已經達到兩個億美元的市值,並且是英格蘭古董古玩類排名第一個的公司!」

「夫人,我這次回燕京有兩個目的,第一就是準備在燕京開一家分公司,畢竟大家都知道中國才是全世界最大的古玩市場,在英格蘭排第一還不足以在燕京城立足,燕京城古玩界藏龍臥虎高手如雲,能夠在燕京城做強那才算的是真的強!"

蘇秋寒嘴角上一直掛著溫和的笑意︰「杰弗森先生,來中國發展那是你自己的事兒,跟我們毛家關系不大,另外我只是一個女人,女人天生對購物逛街有興趣,對古玩古董、瓷器字畫確實提不起興趣來!我有必要提醒你一句,留給你的時間只剩下三分鐘,三分鐘您的話題還沒能讓我感興趣的話,我只能滿茶送客了。」

「是是是……」

杰弗森愣了一下,繼而點頭應道︰「夫人說的對,那這樣吧!我就長話短說吧!直接說我來燕京城的第二個目的吧,目前我手上有一個特殊的項目,不夸張的說,這個項目如果能夠成功推廣出來的話,那麼它的影響力將會涉及到鑒寶宗師這個群體。」

「杰弗森先生!」蘇秋寒大概對這種夸大其詞的項目習以為常了︰「不好意思,我還有別的事情,對于項目上的事兒我不感興趣。目前毛家也沒有往海外拓展的計劃,所以您的這個項目算是找錯人了,建議您跟燕京城其他的店鋪商榷合作!」

「別別別!夫人!我這麼說吧!我可以讓一個宗師在短時間內修為飛速上漲,三天!四品一重可以到二重,一個星期,二重可以速度到三重,半個月!可以從四品宗師突飛猛進到第五品宗師!」

杰弗森一口氣把他想說的噱頭通通說了出來,試圖以此來引起蘇秋寒的關注。

果不其然,蘇秋寒貌似來了興趣,她動作優雅的端起面前的茶杯抿了一口︰「哦?杰弗森先生你怕是在開玩笑的吧?嚴格來說你也是鑒寶宗師中的一員,你很清楚突破靈氣壁障是多麼的困難,一個月的時間你就能從四品突破到五品?你確定嗎?」

「我確定!我十分確定!夫人!我個人就是這個項目的受益人,一個月前我還停留在四品三重宗師的階段,並且久久不能有所突破,直到我接觸到了這個項目,短短半個月的時間內,就讓我體內的靈氣倍增,修為飛速提升,如今我已經正式突破到了五品宗師的行列!」

「盡管五品宗師在燕京城來說並不算什麼,甚至連國師榜的前十都不一定進得去,但這個修為提升的速度卻是實實在在的,我就是想通過和毛家合作,將這個項目的利益最大化,將毛家所有宗師的水準提升一個檔次!對我們雙方來說都有好處的!」

蘇秋寒淺笑繼續品了兩口茶,她招了招手,便有一個身穿黑色西裝的年輕人走了出來。

這個人不是別人,正是毛家家族第008號店長,韓山。

「杰弗森先生,您剛才提到你是五品宗師的水準,這是毛家008號店長韓山,年齡比你小!歲數也才是二十八歲,修煉的段位目前在四品三重,你們倆比一比,讓我看看您五品宗師的水準?你覺得怎麼樣?"

「可以!」杰弗森毫不猶豫的答應了下來,首先他也算是幾十年的老宗師了,不至于連這個年輕人都比不過的吧。

……

春來茶館喝茶的木質茶幾。

放一杯滿茶的杯子,以中間的線縫基準線,兩位師傅對面而坐,將茶幾上的茶杯推給對方。

這在鑒寶宗師界叫做讓茶,明面上是兩位師傅相互謙讓客氣,其實是兩個師傅暗自運用到體內的靈氣,將滾燙熱茶推給對方,誰能保持杯子內的熱水不灑在自己這邊,且茶杯品相完整的情況下,將熱茶讓給對方。

那就是贏了!

直截了當,簡單粗暴。

呼!

讓茶開始!

杰弗森和韓山,不約而同的提起體內的靈氣,將所有的靈氣轉運到自己的雙掌之間。

雙方的靈氣瞬間吸附到茶杯杯身表面,原先白瓷面的茶杯立刻就蒙上了一層灰蒙蒙的靈氣,茶杯內的熱水也是有著輕微的晃動。

嗡嗡嗡!

雙方各自發力,茶杯上的靈氣越聚越多,轉眼間繁盛的靈氣就在杯身上往四周圍擴散了開來,杯中熱水的晃動程度也是越來越激烈。

杰弗森有些猝不及防。

他的額角上分明看到晶瑩剔透的汗珠流下。

來到燕京城,天才沈秋的能耐已經讓他倍感意外了,沒想到眼前這個看似文文靜靜的小伙子,居然也已經達到了四品三重的宗師水準,這讓他一個有著三十年經驗的鑒寶宗師情何以堪?

砰!

驟然一聲悶響,杰弗森跟著摔了個人仰馬翻,連同桌面上的茶水統統潑灑在他的這一邊,熱水潑在他的胸口上滋滋作響。

讓茶的結局已經很明顯了,他杰弗森輸了!連毛家一個名不見經傳的小店長都打不過?

輸的慘不忍睹、無地自容。

「對不起夫人!是我疏忽了!是我大意了!我沒做好準備,請再給我一次機會!」

杰弗森拍打胸前的熱水,狼狽不堪的給蘇秋寒道歉。

「不用了!杰弗森先生。」

蘇秋寒搖頭說道︰「杰弗森先生的實力我已經看的很明白了,所以說您的那個項目可信度如何,你自己就已經給出了答案了,再說了,以毛家現在的實力,你覺得還需要跟誰合作嗎?毛家的發展腳步一直很穩,從來都沒有掉過隊。」

「可是夫人,我說的都是真的……」

「杰弗森先生,其他的就不用多解釋了,如果你真的有這個項目的話,那你現在應該是可以秒殺韓山的,要知道韓山的修為僅僅停留在四品三重。」

「另外我再提醒你一句,我蘇秋寒最不喜歡有人跟蹤我,打听他不該打听的事兒,之所以沒有對你動手,是因為徐長松老師對毛家有過恩,這也是最後一次警告你,如果關于我的秘密你透露出去了,又或者還有下次對毛家不敬,那就不是現在的這個下場了!」

蘇秋寒起身朝手下使了個眼色,就看到幾個人從里屋抬出來一個血淋淋的家伙,這個人正是杰弗森之前找的那個向導,因為跟蹤蘇秋寒,這會被狠狠上了一課。

……

杰弗森顫抖著擦掉了臉上滾燙熱水︰「你們都不相信我對吧?好!那我杰弗森就證明給你們看!都給我等著!總有一天我會讓你們來求我的!總有一天我會改變整個燕京古玩街的!都給我等著!fuck!~fuck!」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