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2 為啥不是抓頭發扯衣服當街毆打?

「那個,賽公主,皇上派微臣這幾日陪同公主在帝京看看風景,這位是林白苒小姐,禮部的主客司郎中,也是皇上派來陪同賽公主的。」宮玥見形勢不對,趕緊過來打圓場。

白苒一愣,她就是賽婭珠?不是吧,又狗血了。

她居然在不知情的情況下,把朝廷的大客戶給得罪了?那天耀帝大boss會不會滅了她當柴燒?或者扣她工資?哎嘛,可千萬別。啥都可以,扣銀子可不行呢。

「哎呀,賽公主,久仰久仰,有失遠迎啊。帝京歡迎你,我更加歡迎你。」白苒梨渦一扯,秒變笑嘻嘻,職業微笑立馬上線,親切又熱情,職業技能杠杠的,職業道德那也是妥妥的。

呸,這花呆國使團這次來的時間太敏感,一個搞不好,這個和平談判可能就玩完。她可不想因為得罪了這憨包公主,導致南風的國事有損,這點輕重還是分得清的。

賽婭珠也一愣,這傻子居然是禮部的女官

看著白苒那傻白甜的笑容,賽婭珠扯了扯嘴角,一時有些無法適應她的變臉速度。

听說這南風錦州的錦劇,有變臉這一絕技,難道南風人人都會這一絕活了啊?好崇拜。

阿爾祖用手杵了杵賽婭珠,低聲提醒道︰「公主。」

「啊,有勞林女官了。」賽婭珠回過神來,也對白苒笑嘻嘻,畢竟是公主,還是不能太失了身份。

「賽公主,這帝京吃喝玩樂,我樣樣精通,有什麼需求,盡管開口啊,保證讓你玩得開心,吃得舒心。」白苒客氣著,笑得更加甜美熱情。

「我就喜歡你這大白話,通俗好懂,不像禮部其他官員,文縐縐的。行吧,今日就陪我在帝京最熱鬧的地方逛逛,再去你們最有特色的酒樓嘗嘗南風美食。」賽婭珠爽快定奪。

是吧,這話是夸她呢,還是說她這文學素養太差呢,白苒想。

「賽公主請。」白苒對賽婭珠一禮。

「駙馬,走。」賽婭又準備往宮玥身邊靠。

宮玥再次迅速地和她拉開了距離,偷偷瞅了瞅白苒,額頭上已是微微冒汗。

白苒往前邁的步子一頓,等等,這賽婭珠叫宮玥什麼?

駙馬?

想了想,好像這賽婭珠剛撲出來時候也叫了一聲什麼馬,當時沒听清楚,這現在突然懂了,叫的是駙馬。

她就說嘛,難怪宮玥今日的神色和反應那麼奇怪,有奸情。

白苒扭頭看宮玥,用眼神詢問著他。

說,駙馬是什麼東西?

「苒苒,一時說不清楚,咱回去再說,不是你想的那樣,相信我。」宮玥用傳音入耳給白苒說著。

是嗎?白苒狐疑地看著宮玥,不過看這樣子,雖然心里不太舒服,但是還是直覺地選擇相信他。再說,眼下也不是說這個的場合。

狠狠地瞪了一眼宮玥,行,暫時放過你,回去要是不給本姑娘交待不清楚,小心你的……

白苒惡狠狠的眼光在宮玥某個地方掃過。

宮玥︰……

這眼光,又讓他想起了很久以前挨的她那一膝蓋,嘶,好痛。

白苒垂下眼,唉,理智上雖然知道現在不是討論這個的時候,可這心里,有點過不去啊,難受。

「駙馬,躲啥躲?」賽婭珠又去拉宮玥的手臂。

「咳咳,那個,賽公主,來來來,我來給你介紹下那悅來樓的拿手好菜。」

白苒斂了情緒,一繞,擋在了賽婭珠和宮玥之間,熱情地挽起她的手臂,不動聲色地把她帶離了宮玥身邊。

呸,搶她家男人就算了,還敢搶到她眼皮子底下來。就算她下一秒就把她家男人踹了,那也不容許別的女人惦記好不好。

宮玥看著白苒的動作,心里立馬涌起一股暖流,唇角不由就要飛起。

還沒等到飛起,白苒一回頭,瞪他一眼。瞪得宮玥心里一陣發涼,瞬間覺得陽光明媚的天空突然就陰晦了下來,那層層陰色里,夾雜著不知何時會來的暴風雨。

小三當然是要驅趕的,但是自家男人,也是要教訓的,想就這樣過了,門都沒有。至于是踹了還是怎麼著,一時也想不清楚。

賽婭珠也是個爽快的人,通過古往今來恆古不變的美食交流,賽婭珠很快就和白苒熟絡了起來。

于是,一路上,白苒和賽婭珠手挽手走在前面。好得像對姐妹花似的。

宮玥像個小跟班一樣垂頭喪氣地跟在後面。眼楮不斷地往白苒身上瞅啊瞅,瞅啊瞅。

他怎麼有種做了虧心事被老婆抓個正著的愧疚感啊,毫無底氣。可是,自己好像明明就問心無愧啊。

還有這前面兩人的畫風走向,他怎麼開始看不懂了啊。

用苒苒的話來說,那個大老婆抓小三,不都是要抓頭發扯衣服,一棒打翻嗎?

怎麼這兩人,打得火熱呢?

逛了一上午,餓了,三人直接進了悅來樓。

剛到悅來樓門口。

那胖掌櫃就像個球一樣滾了過來,殷勤得比伺候他家老子還熱情周到。

只不過在看清楚宮玥身邊的兩個人時候,怔愣了一下。

悅來樓里,正在吃飯的眾人,見著三人走進來,臉色也都有些古怪。

這玥小王爺,定王殿下和林大小姐雷打不動的悅來樓三人行組合,眾人茶余飯後吃這個瓜都吃了半年還不膩,正盼望著他們三人啥時候再來一次。

今日怎麼突然就換了主演?定王殿下呢?小王爺怎麼一兒一女今日變成了兩個女兒?

眾人的目光粘在三人身上,一直粘到三人上了樓,看不見了,才開始異常興奮地討論起這嶄新的瓜來。

白苒意外地發現,宮玥這次要的雅間和以往不同,以往每次都是天字六號房。

「宮玥,這次怎麼不去天字六號房?」白苒有些不解。

宮玥瞅了瞅賽婭珠,沒說話。

六號房是隨便個阿貓阿狗他都願意帶去的嗎?

三人進了包間,賽婭珠理所當然地往宮玥旁邊一坐。

「賽公主,來,我幫你講解下這菜譜,我最了解這悅來樓的菜了。」白苒拖過一把椅子,自然而然地夾在了賽婭珠和宮玥的中間。

「是嗎?那趕緊。」賽婭珠立馬被轉移了注意力。

白苒開始給賽婭珠挨個介紹起經典菜系來。這點職業道德,她還是有的。好歹掛了個外交官的馬甲,拿了這份俸祿,就得對得起這份工資嘛。

桌子底下,宮玥的手,悄悄地伸了過去,握住了白苒。

這丫頭,他看得出來,雖然一直在和賽婭珠嘻嘻哈哈,可是那眼底有一絲讓他看了就忍不住心疼的痛色。

白苒甩開宮玥的手,對他甜甜一笑,然後轉頭,再不看他。

宮玥心里一滯,他寧願她反手就掐他大腿也好啊。這看起甜甜的一笑,他卻感受到了陰惻惻的感覺。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