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7章 大長腿帥哥

有了厲珣發話,所有人都動作迅速。

沈雙魚看得很清楚,其中一個護士麻利地給何雲舒的皮膚表面消毒,然後緩緩將藥水推進了血管內。

她下意識地皺眉。

「是鎮定劑?」

略一猶豫,沈雙魚還是輕聲問了厲珣,見他點頭,她確認了自己的猜測。

「也好。」

何雲舒現在這個樣子,除了傷人,更有可能傷己。

讓她安靜下來,總歸不是一件壞事。

至于以後……

沈雙魚吁了一口氣,那就不是她能夠決定的了。

藥效發揮得很快,不過幾分鐘,被按在沙發上的何雲舒就昏睡過去。

護士將她送回臥室,房間里再一次恢復了安靜。

「具體的治療方案就拜托你了。」

厲珣和中年男醫生低聲交流幾句,最後,他如是說道。

「哪里哪里,這些都是我應該做的。」

對方也客氣兩句。

臨走之前,他似乎按捺不住好奇,悄悄瞥了沈雙魚一眼。

畢竟,何雲舒鬧了一整天,又喊又嚷的,她說的那些話自然也有一部分傳到了醫護人員的耳朵里。

現在,這里有不少人都听說何雲舒不滿意公公當年親自選中的兒媳婦,尋死覓活地逼著兒子不許娶那個女人呢!

沈雙魚正是這段八卦中的重要角色,難怪醫生和護士都對她深感好奇。

「我說,你爸不會真的暗戀我媽吧?」

等其他人都走了,沈雙魚這才揚起一側眉峰,瞪著厲珣。

他難得地對她冷下來臉色,低聲呵斥道︰「別胡說!」

沈雙魚撇嘴︰「怎麼就胡說了?你看你媽剛才說得有鼻子有眼兒的,不知道的人還以為我媽真的做了什麼見不得人的事情呢!」

她對寧婉沒有印象,自然也就沒有真正的母女之情,但不意味著可以眼睜睜地看著其他人抹黑自己的至親而無動于衷。

所以,何雲舒這一次的言行算是把沈雙魚給得罪了一個徹徹底底。

別說她現在還沒嫁給厲珣,就算已經嫁了,甚至連孩子都生了,沈雙魚都打定主意,以後不可能給何雲舒什麼好臉色。

井水不犯河水,那都是最好的狀態了。

想讓她裝孝順兒媳婦?

門兒都沒有!

人家都指著鼻子罵你親爹親娘了,你還點頭哈腰地把人家當親媽伺候,有骨氣沒有?

「我替她向你道歉。」

厲珣知道何雲舒那一番話有多麼傷人,所以,他毫不猶豫並且無比鄭重地向沈雙魚道歉。

「算了算了。」

她心煩地揮揮手,腦子里又竄出一個可怕的念頭。

「你爸不會在外面養了情婦和私生子吧?不然,你媽為什麼會激動成這樣?」

沈雙魚被自己的想法給嚇了一跳。

一想到像厲遠璟那樣的男人,說不定背地里也做了跟崔尚宇他爸一樣的事情,她就有點絕望。

這種事情可千萬別遺傳才好!

「你這是生怕我過得太好,恨不得給我找點麻煩?」

厲珣舔了舔後槽牙,拉著沈雙魚就走。

「哎,你干嘛?還沒說完呢,你要帶我去哪里……」

「回家,我餓了。」

他走得飛快,沈雙魚在後面跟得吃力,一路踉蹌。

「我又不是保姆!沒飯!」

「沒飯,面條也行。」

說完,厲珣微微揚起嘴角,臉上總算露出了一個相對輕松的表情。

嘴上說著不管,沈雙魚的身體倒是很誠實,回家之後,她親自下廚,給厲珣煮了面條。

別看只有面條,但淋在上面的澆頭卻有好幾樣,算起來也頗為豐富。

她不餓,索性就撐著下巴,坐在厲珣的對面,看他大口大口地吃面條。

「我沒想到自己這麼不招人喜歡,讓你媽連自殺這種事情都做出來了。」

半晌,沈雙魚才一臉沮喪地說道。

厲珣的動作一停,他咽下嘴里的食物,輕聲安撫道︰「和你沒關系。再說,她的態度也不重要,這是我們倆的事情,別人無權干涉。」

「你不會想說,就算與全世界為敵,你都會和我在一起吧?」

沈雙魚不僅沒有被他的話開解,眉頭反而皺得更緊。

厲珣覺得這句話听起來似乎怪怪的,但一時間也無從反駁。

大概……就是那意思吧?

誰知道,沈雙魚騰地站起來,把雙手按在桌面上,滿臉憤慨。

「一段讓你和全世界為敵的感情,能是什麼好感情?一個讓你和全世界為敵的戀人,能是什麼好戀人?再說了,我沈雙魚哪里差到只要和我在一起,就讓你與全世界為敵了?」

厲珣︰「……」

好可怕,他還是一個寶寶,嚇得連面條都不敢吃了!

「你吃你的,我去洗澡!」

沈雙魚終于撒完了心頭的那股邪火,覺得渾身暢快多了。

于是,她揚著頭,雄赳赳氣昂昂地走了。

望著她的背影,厲珣握著筷子,拼命低頭往嘴里扒拉面條。

那個,必須吃飽了,才有力氣哄女朋友嘛!

跟著啦啦隊一起訓練幾天,沈雙魚完全跟上了進度。

不僅如此,她和幾個隊員商量了一番,還稍微改了幾個動作,讓整體效果看起來更協調。

沈雙月倒是一直沒露面,據說劉部長試著聯系她,結果卻發現自己被拉黑了,氣得當場發飆。

不過,沈雙魚發現她最近偶遇陸止戈的次數似乎有些多——

自習室、圖書館、食堂、體育館……

如果不是她確定對方沒有跟蹤自己,只是踫巧遇到,沈雙魚都要懷疑陸止戈不懷好意了。

彷佛自從看了那天的籃球比賽之後,這個人就一下子闖進了她的生活中。

「好了,今天就到這里,明天大家好好休息一天,後天的比賽一定要加油!」

沈雙魚看了一眼時間,宣布解散。

作為隊長,她不得不承擔起日常訓練的職責,尤其在正式比賽來臨之際。

啦啦隊的女孩們收拾各自的東西,三三兩兩地離開。

把訓練設備都收好,沈雙魚穿上外套,擰開一瓶水,猛喝幾口,這才緩過氣。

她抬起頭,看著四周密密麻麻的座位,發現在夜晚的時候,整座體育館似乎顯得尤為空曠。

沈雙魚握著水瓶,微微闔上雙目,耳邊似乎響起熟悉的旋律。

以及從觀眾席傳來的陣陣歡呼,加油助威的聲音……

她情不自禁地跟著一起心潮澎湃,深深陷入那種激動昂揚的氛圍中。

原來,這就是體育運動的魅力啊!

「大晚上的不回家睡覺,站在這里做什麼美夢?」

一個譏誚的聲音猛地傳入沈雙魚的耳朵里,頓時,一切幻象都隨之消失了。

她嘴角的笑容還來不及收起。

沈雙魚一回頭,看見有人坐在不遠處的台子上。

他的兩條大長腿幾乎踫到地面,輕輕晃悠著。

正是陸止戈。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