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64章,難道我們真的錯了?

京城內閣大臣謝遷的府邸書房內,謝遷正看著一張世界地圖發呆,陷入了長長的思考之中。

回想自己的一生,少年時變博學多才,人又長的英俊瀟灑,後來在二十六的年紀就高中狀元,可謂是春風得意馬蹄疾,一日看盡長安花。

仕途也是一帆風順,從在翰林院從修撰開始做起,僅僅幾年的時間就做到了左庶子,到了弘治初年的時候就進詹事府當少詹事兼侍講學士。

僅僅八年之後,他就順利的進入了內閣,成為了無數官員一輩子都難以企及的內閣大臣,弘治十一年又進兵部尚書兼東閣大學時,太子少保。

可謂是一帆風順,坦蕩無比。

只是到現在,他卻是覺得自己已經到了不得不退隱的時候了。

接連幾次的事情下來,他都已經能夠感覺弘治皇帝對自己的不滿了。

從弘治十一年北方三省鬧災荒,再到稅務改革,開征商稅,成立稅務衙門,再到後面弘治皇帝收歸兵權,再到最年南京出現的事情,弘治皇帝要削減江南科考名額一事。

謝遷知道弘治皇帝對自己的不滿已經到了極限。

作為內閣大臣,如果沒有天子的信任,基本上是干不久的,而且很多事情也是沒有辦法在繼續做下去的。

他很清楚這一點,可是看著手中的請辭奏疏,他又極其的舍不得。

他現在依然還很年輕,僅僅六十多,相對于朝中的大臣而言,算是非常年輕的了,劉健都已經七十多,快八十的人了。

只要自己再挺下去,等到劉健隱退了,還是有很大希望能夠成為內閣首輔,做到人臣的極致,到了那個時候在隱退回去的話,自然是完全不一樣的。

可是,現在似乎好像已經到了不得不隱退的時候了。

天子對自己的不滿已經表達的足夠清楚了。

「我並沒有做錯什麼,可是為什麼我似乎好像做錯了很多、很多。」

看著眼前的世界地圖,謝遷忍不住問道。

一直以來,他所信奉的那一套,那就輔助君王治理天下,一直也是勸天子要親賢者、遠佞臣、勤學問、戒安逸、要以仁義治天下、輕徭薄賦、以德威服四海。

起初弘治皇帝對他這一套是非常信任的,他又是從侍學大學士做起的,知道弘治皇帝為人寬厚仁慈,又勤政愛民。

但不知道從什麼時候起,弘治皇帝對這一套就不再那麼相信了,轉而開始相信劉晉所提出的那一套東西。

劉晉所提出的整頓軍務、對外擴張、改革稅制,開征商稅,又鑽研奇巧yin技,開設工廠、作坊,還海外殖民,對外血腥的掠奪和擴張。

這是一中完全有悖于儒家傳統治國之道的思想和路線。

這持續對外擴張,用儒家的話來說,那就是窮兵黷武、好戰必亡,不僅僅要死大量自己的人,還對擴張地區造成了巨大的殺戮和流血。

特別是劉晉當統帥的幾次對外擴張,無論是掃蕩南洋,還是吞並西域,劉晉一直以來都信奉那套強權即是真理,順我者昌逆我者亡的思想。

在南洋、西域特別是河中地區,展開了血腥的殺戮和掠奪,不知道多少國家和部族都倒在了大明的屠刀之下,河中地區原本百族崢嶸,然而明軍一過,河中地區成為了死寂之地,千里之地,荒無人煙。

南洋諸國,被劉晉所滅者不知凡幾,而且縱然是如麻六甲這樣的小國,也不得不向大明這邊稱臣,簽下城下之盟,賠償了幾百萬兩白銀。

以前和大明關系不錯的暹羅,更是被直接攻破了都城,最終俯首稱臣,賠錢千萬兩白銀。

這些在傳統的儒家看來,那絕對是不可以接受的。

自古以來泱泱大國,都是以德服人,威服四海,方才四方來朝,四方之國皆仰慕我華夏之文明。

可是劉晉呢,卻是大動干戈,以武服人,掃蕩四方,大肆殺戮,這和強盜、蠻夷又何區別?

然而偏偏正是劉晉的這一系列對外的擴張和戰爭,不僅僅沒有拖垮大明,反而給大明帶來了龐大的財富。

單單是周圍各國向大明的戰爭賠款,至今每年都還能夠收到上千萬兩白銀的戰爭賠款,倭國、麻六甲、暹羅、奧斯曼帝國、英格蘭,每年都要老老實實的將戰爭賠款送到大明來。

如此龐大的財富,極大的緩解了大明的財政緊張,同時也極大的強化了大明軍隊,使得新軍制得意順利的完成,並且爆發出強大的活力和戰力出來。

此外,對外擴張獲得的龐大土地,為大明的移民提供了條件,富饒的南洋、肥沃的遼東、廣袤的西域和河中等地區,每一個的地方都有數百萬、上千萬的移民遷移過去。

南洋成為了大明的糖庫、遼東是大明的糧倉、西域和河中則是成為了大明的肉倉和馬場,讓大明再也不用為糧食和馬匹的事情煩惱。

北方原先虎視眈眈,年年扣關的韃子,現在已經成為了能歌善舞的草原子民,在為大明人放牧牛羊,送上溫暖的羊毛。

明明對外是血腥味比的殺戮以及慘無人道的屠戮,可是反過來卻是滋潤了大明,讓這個原本已經搖搖欲墜,風雨飄搖的龐大帝國換發新的生機。

還有改革稅制,開征商稅,在傳統儒家看來,那是橫征暴斂,是要亡國之兆的,身為帝王,應該是輕徭薄賦、與民修養,盡可能的少征、不征稅。

然而劉晉呢,他不僅僅要征稅,開征商稅,而且還專門成立稅務衙門,設立稅務捕快,想盡辦法的去征稅,使用武力去征稅。

放在以前來說,那絕對妥妥的是橫征暴斂,死都走不掉這個標簽。

謝遷是極力反對此事的,在他看來,橫征暴斂必定沒有什麼好結果,一個不小心可能烽煙四起,江山動蕩。

可事實是,這一系列的稅務改革,不僅僅沒有讓大明烽煙四起、江山動蕩,反而因為國庫稅收收入的大增,使得朝廷有錢進行一系列的操作。

可以支撐起百萬級的移民來,大規模的移民遼東、西域、河中、南洋等地,極大的緩和大明內部的土地、人口矛盾。

朝廷有錢,可以大規模的興修水利、大搞基建,大量水庫、河提、公路、疏通運河、新建港口等等措施,使得大明各地之間往來變的極為便捷,貨物流通更加順暢,同時北方旱澇災害的影響得到了極大程度的削弱。

朝廷有錢了,還大幅度給官員提高了俸祿和待遇,以前的時候,大明官員的俸祿和待遇真的是可以餓死人,根本就不足以支撐起官員有一個體面的生活。

現在,經過了幾次大幅度的提高俸祿和待遇,大明官員的俸祿和待遇已經是相當不錯了,縱然是七品的小官,現在每年也能夠領到幾百兩銀子外加糧食、布匹等一大堆的實物。

俸祿的大幅度提高,也是讓大明官場變的更加清廉起來,貪污的官員還有,但也有不少的官員變的更加清廉,因為這樣的俸祿是足以輕松養家糊口,過上不錯的生活。

鑽研奇巧yin技,這在傳統的儒家看來是歪門邪道,是下三流的東西,真正的大道應該是儒家所提倡的大道,人要勤,要奮,而不是總想著一些偷懶耍滑的東西。

可是偏偏就是這些東西,在劉晉的帶頭之下,新式的紡紗機和織布機掀起了大明的紡織革命,無數的紡織工廠和作坊猶如雨後春筍一般涌現出來。

新式的紡紗機和織布機,效率是原先的幾十倍、上百倍,瞬間就沖跨了原有的家庭紡織機,掀起了資本主義的迅猛發展。

接下來的蒸汽機,那更是衍生出一系列的機器。

蒸汽帶動的紡紗機、織布機,速度更快,效率更高,蒸汽耕地機更是讓大明的百姓輕輕松松就能夠開墾幾百、上千畝的土地出來。

蒸汽火車,伴隨著滾滾的白煙已經汽笛聲,猶如一條條巨龍通行在大明的大江南北,極大的便捷了人們的出行以及貨物的流通,讓遼東的糧食、西域的肉源源不斷的滋養大明。

蒸汽輪船的出現,更是掀起了海上的航海革命,原本遙遠的黃金洲、澳洲變的更近了,黃金洲的魚干、人參、黃金、白銀、澳洲的羊肉、袋鼠干、鮑魚、羊毛,還有南洋的大米、蔗糖、水果、香料都源源不斷的運回大明。

蒸汽碾米機、磨粉機、自行車等等,各種各樣的機器猶如雨後春筍一般的涌現出來,極大的提高了大明人的生產力,創造出的財富要超以往的任何時代,讓大明人變成了最富有的人。

「難道我們真的錯了嗎?」

謝遷看著世界地圖,大明的版圖無比遼闊,海外還有大量的藩屬國、殖民地,華夏子孫遍布世界的每一個角落,稱雄于世。

現如今的大明遠遠已經不是盛世能夠衡量的,歷史上所謂的盛世和如今的大明相比,根本就微不足道,關鍵是此時此刻的大明它依然在高速的發展,變的更加富裕,更加繁榮昌盛。

7017k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