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9章 幻影旅團的到訪(一)

作者︰埋葬那位文豪投推薦票 章節目錄 加入書簽

說起來

楚謨回想著和霍夫的那一戰,他發現那時由自身的念改變而來的漆黑烈焰,似乎切切實實地起到了「吞噬霍夫的念」這一作用。

如果這是真的,楚謨認為說不定自己的這種漆黑烈火,往後再試著開發增強一番,日後可以用來除念也說不定。

要知道除念是什麼概念

在動漫的劇情里,幻影旅團的團長被酷拉皮卡封印了念能力後,幾乎驅動了整個旅團去尋找除念師,來解除酷拉皮卡對自己所施加的念。

還有在蟻人篇接近結尾,小杰暴走殺死貓女尼飛彼多之後,身體因為念的誓約的副作用,陷入瀕死狀態時。

如果那時有一個足夠強大的除念師,就可以做到解救小杰。

除念,在全職獵人世界就是這樣一個極其稀有且重要的能力。

楚謨聯想到小杰那個例子,又下意識地看了眼在帳篷內看著書的尼飛彼多。

果然眼前的尼飛彼多,和貓女完全是兩個人。

「怎麼了?」

尼飛彼多注意到了楚謨的視線,開口問道。

「沒什麼,我接下來要修煉一下,有什麼事情記得叫我。」

楚謨打消亂七八糟的念頭,打了聲招呼,就在帳篷內打坐,閉上雙眼。

他專注地感受著散發在周圍的氣,控制它們滯留在自身的體表。

「好。」尼飛彼多站起身來,朝著帳篷外走去,她回頭瞥了眼楚謨說︰

「我去找一批廢品,換一些吃的。」

楚謨似乎並沒有听到,只是全神貫注在控制念的流程中。

在殺死霍夫之後,楚謨發現自身的念量有所提升,盡管提升的幅度很微妙,但確確實實是存在著的。

並且,楚謨控制氣的精度似乎提升了些許,就像是腦內的某個閘門被打開了一般。

時間宛若凝固住一般,流逝得異常緩慢。

就連每一秒鐘都被無限延長。

楚謨逐漸忘卻時間,忘卻周遭的一切,全部的感官都集中于感受自身周圍的氣。

他想象周圍的念像水一樣圍繞自己流動,從左肩到左臂到左腿,再到右腿、右臂、右肩、頭頂,進而如此這般循環,就能施展出「纏」。

如果不是像小杰和奇犽那樣千萬里挑一的天才,想要學會「纏」是一件極其不容易的事情。

楚謨雖說不在天才那一列。

但也有著隱約的龍類直覺,在隱隱地引導著他,去完成「纏」的施展。

隨著大約二分鐘過去,楚謨感覺自己就好像置身于一層透明暖和的薄膜中。

從他體內擴散出的氣,緩緩凝聚滯留在他的周圍。

「成了。」

楚謨睜開雙眼,興奮地觀察著自己的手掌,深吸了一口氣。

念,確實地黏在了他的體表。

他的氣不再處于一直緩慢向外散去的狀態。

到此為止,楚謨已經初步掌握了念的基礎四大行中的「纏」——將生命能量纏繞于體表。

他按捺著內心的三分雀躍,讓身體熟悉著這種狀態,以至于每分每秒都維持著「纏」的狀態。

這才是一個念能力者真正入門的象征。

到達這一步,圍繞在體表的氣就能夠抵御外界的念,以及對于身體起到一定的防護作用,大幅度降低被敵人一擊致命的可能性。

另外,氣還有哺育身體的作用。

所以籍由「纏」,還可以緩緩將變得更加強壯。

此時,楚謨感覺自己的體表,仿佛流淌著一條透明的大河,股股暖流穿梭過全身每一個角落,溫潤保護著他的身體。

他握了握僵硬的五指,觀察著氣的變化,心中思索著︰

‘在這之後,只要學會「發」,我就能幫尼飛彼多打開她身體的精控,讓她也學會念。’

按目前楚謨的情報來說,想要學會念,就必須打開精孔,否則氣無法自然地向外流淌,更別提對其加以控制。

而在《全職獵人》的原著中,打開精孔的方式目前一共有兩個︰

其一是通過漫長的修煉緩緩打開,就像是雲谷所教導智喜的那般。

這種方法需要長年累月的時間,就眼下尼飛彼多的身體情況而言,是不可能做到的。

其二則是經由他人用「發」強行打開,就像是雲谷用「發」幫小杰和奇犽打開精孔那般。

又或者類似于螞蟻篇,其中一只嵌合蟻,就是被小杰用「猜猜拳」胖揍一拳後打開了精孔。

這種方式的核心在于用他人的念,來激活接受念的那個人本身體內的念,讓對方打開精孔。

不過,除了上述兩種方法以外,獵人世界中也有一些人是天生就打開精孔的。

例如︰蟻王梅路艾姆、蟻王的護衛軍、楚謨自己。

但從嚴格意義來說,他們根本算不上是人,無一例外都是來自于黑暗大陸的神秘生物,故而能夠做到人類所做不到的事情,也是極為正常的。

綜上所述,楚謨想打開尼飛彼多的精孔,就必須盡快學會「發」,來激活她體內的念。

或者是找到某個可以信任的念能力者,讓對方使用「發」也一樣。

可是在流星街這種地方,又怎麼可能輕易就找到那種可以信任的人。

楚謨只能是盡己所能,將希望寄托在自己身上,祈禱自己可以盡快學會念的四大行中的「發」,否則尼飛彼多可能就徹底沒救了。

就在楚謨專心思考之時,尼飛彼多踉踉蹌蹌地從帳篷外,俯身走了進來。

尼飛彼多輕喘著氣,緩緩坐到地上,放下手中那套略顯沉重的防毒護具,開口說道︰「我回來了。」

「你去哪了?」

「回收廢品,但是還沒做完,我有些累了」

「我不是說過,回收廢品的事情就交給我麼?」

尼飛彼多讓呼吸平靜下來,聲音不帶感情地說道︰「那樣的話,我太沒用了。」

「就算那樣,以你的身體,現在還」

楚謨剛拿起水壺,他微微睜大雙眼,呆呆地看著尼飛彼多。

散發在尼飛彼多身旁的氣,微弱到了一種可怕的地步,就好像隨時都會熄滅的燭火。

「我」尼飛彼多坐在地上,雙臂環著曲起的膝蓋,臉頰埋入其中,「好像已經快不行了。」

「等我。」楚謨剛剛放松的神經,又緊繃起來,他聲音低沉地說道,「等我學會‘發’,我就能幫你打通精孔,那時候你就能學會念,你就能得救了。」

光是一個「纏」都不能簡單地做到,更別提「發」了。

楚謨感覺自己簡直就是在自欺欺人。

「不要白費力氣了」尼飛彼多從自己的破背包里取出一個本子,把本子遞給了楚謨,「語言,我把很多在書上學的單詞,都記在上面了,這個給你。」

楚謨可以看見,背包里有很多本破舊的雜志、書籍,應該都是尼飛彼多在垃圾堆里撿的。

尼飛彼多是靠著這些書來自學語言的。

對于這個女孩來說,一個記錄著單詞的本子,可能就是能給別人的所有東西了。

楚謨沉默地看著那個本子。

「我不需要,你慢慢教我就行了。」

「我什麼都沒有,只能給你這個了。」

楚謨感受到尼飛彼多越發微弱的生命氣息,心情焦躁無比,剛剛凝聚在體表的念又動蕩起來。

「我可以做到,你只要等我學會‘發’,再等等,撐下去」

此時,他體表剛剛凝成的「纏」,又一次被打回原狀,氣暴戾地流轉,向著四處潰散開來。

無力感如同一片沼澤,將楚謨深深吞沒入其中。

楚謨盡量平心靜氣,他沉默了許久後說道。

「我去找能夠幫你打通精孔的人。」

「那樣很危險。」

「危險,也比什麼都不做要好。」

就在這時,楚謨的瞳孔突然收縮到了極致,他僵硬地轉過頭,臉色凝重地看向窗外,幾股強大的帶有惡意的念,正朝著帳篷中席卷而來。

這些強大的念,宛若萬千只惡鬼撲面而來,緊緊地撕咬著你的軀體每一個角落,讓楚謨難免地戰栗著。

比霍夫還要更加強大。

楚謨僅僅花了半秒,就推斷出了這些不速之客的實力。

他深呼吸,努力讓自己平靜下來,再次施展「纏」,將氣籠罩在體表,才勉強抵抗住這一股股念帶來的極強壓迫感。

「你待在里面,彼多,我沒讓你出來,絕對不要出來。」

楚謨話語落下,朝著帳篷外走去。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