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7章 庫洛洛‧魯西魯的警覺

作者︰埋葬那位文豪投推薦票 章節目錄 加入書簽

12月06日,夜晚,流星街其中一角。

死寂的黑夜籠罩著流星街,兩個氣質特殊的男人正行走在街道上。

其中一道身影穿著淡紫色的日式浴袍和短褲,腰間佩戴著一把漆黑的刀柄,他的頭發很長,並且在後腦勺處用頭飾綁出了一個高高的發髻。

他有著死魚般的眼神,還留著拉碴的胡子,看起來頗為頹喪,但眼神又時而透露出一種含蓄的凌厲。

他名為信長‧哈察馬,幻影旅團的3號成員。

信長一手撓著頭發,另一只手則放在腰間的刀柄上,語氣慵懶地問道︰

「我說團長,真的有必要麼?」

「信長,你認為這附近,會有能夠殺死霍夫的人?」

一道不帶感情的聲音,如是回道。

聲音的來源是信長身旁的男人,他名為庫洛洛‧魯西魯,幻影旅團的團長。

庫洛洛的中長黑發向下披落,蓋去額頭的逆十字圖紋,耳垂戴著翠綠色的圓珠吊飾,他擁有著一雙深邃且平靜如潭水的漆黑雙瞳,皮膚白得病態。

此時,庫洛洛正穿著一身漆黑西裝,頗能襯顯他那修長的身段。

「哈?霍夫,那家伙太弱了,能干掉他的人到處都是。」信長打了個呵欠說道。

本來他們都預計要離開流星街了,之所以會來到這邊,是因為霍夫死了,所以庫洛洛從霍夫那里奪取的念能力也就消失了。

庫洛洛似乎有些在意這件事,所以過來這邊的垃圾場確認一下情況,附近的街道幾乎都堆積著雜物,空氣中的腐臭氣味令人作嘔。

庫洛洛翻動著手中的一本漆黑書籍,平靜回道︰

「不,我見過這附近的居民,他們都沒有能力可以殺死霍夫。」

「霍夫的念能力都被團長你奪走了,他被人宰掉也是正常的事情兒。」信長輕嘆。

「以他的實力,就算被奪走了念能力,會被殺死,那麼對手也是不容小覷的。」庫洛洛的步伐突然止住。

他轉過頭,深邃的雙瞳倒映著右側那條巷道,巷道中有著一具猙獰的尸體,這具尸體的頭部和脖頸分開,掉落在一旁。

濃重的血腥味彌漫在巷道之中,除此以外還有一股沉重的焦味,但幻影旅團的人早就習慣了這種氣味。

庫洛洛面無表情地走進巷子中,微微俯,目光專注地觀察著那具尸體的情況。

信長也不再吊兒郎當,臉色逐漸凝重起來。

他跟著庫洛洛走進巷子,一眼認出了那個掉落在陰影處的猙獰頭顱,就是他們剛才提到的霍夫。

「果然」庫洛洛望著尸體的燒傷痕跡,深邃的眸中掠過一絲微芒,「這附近好像出現了一個有趣的念能力者。」

「看起來不像是普通的火焰,是變化系能力者嗎」信長用手模了模下巴的胡茬,不緊不慢地推測道︰

「將氣變成火焰的形態,這樣想的確是很稀有的念能力。」

「不一定。」

庫洛洛又看向巷道的牆面,一個明顯的凹坑呈現在牆面上,那個凹坑的形狀非常詭異,看起來就像是某種生長著雙翼的野獸。

「這是」信長微微睜大雙眼。

庫洛洛用手輕觸凹坑的邊緣,那上面有著灼燒的痕跡,他收回目光,再而觀察一圈,破碎的麻布衣物灑落在地面上。

庫洛洛僅僅是看了兩眼這破裂不堪的衣物,便開口說道︰

「至少有一個小孩,十二歲左右,他們應該還在附近。」

「一個小孩?」信長挑起眉頭。

「對。」庫洛洛合上手中那本漆黑書籍,微微翹起嘴角,「很有趣,不是嗎?」

黃昏時分,尼飛彼多扶著疲憊不堪的楚謨,一步一步地走回獨屬兩人的帳篷之中,楚謨眸光惘然地看向被余暉染紅的天空。

一艘宛若鋼鐵巨獸般的飛艇,不斷朝著垃圾場中倒下成堆的垃圾,聚集的廢品如同黑壓壓的暴雨般灑向流星街的垃圾堆。

 。

 。

 。

廢品如同浪潮般持續轟砸向地上,不斷創造出一道道地震般的聲響。

不過尼飛彼多的神情依舊平靜,就好似這已經是司空見慣的事情。

楚謨怔怔地看著那艘飛艇的開口,有些絕望地干笑了一聲,輕聲喃道︰

「喂喂,你們也太殘忍了吧,這邊可是連活下去都很難了,能不能稍微收斂一點」

「從我出生開始,就一直是這樣了。」

尼飛彼多也微微抬頭,看向那艘排放著垃圾的飛艇,聲音不帶感情地說道。

流星街對于其他的世界而言,就是這樣一個存在。

一個可以隨意排放毒氣廢料金屬廢料的地方,沒人會在意這些廢品產生的污染,會對當地居民造成什麼樣的影響。

「真的是累得夠嗆,各種意義上的」

楚謨從天空的飛艇收回目光,聲音疲憊地說道。

經過劇烈的龍化,他的體力近乎透支得一干二淨,這會的時間站著都難了。

不過也有好消息︰經過剛才一戰,楚謨發現自己的念量似乎提升了。

而且,他也發現了至關重要的一點︰

龍化似乎是根據他的情緒來決定的,和念能力什麼無關的,他在暴怒的情況下,身軀就會逐漸變為龍類。

如果,楚謨可以有效控制自己的情緒,那他說不定隨時都能變為黑龍,從而有效地提升自身的戰斗力。

「謝謝」尼飛彼多低著頭,漆黑的短發遮蔽著她的雙眼,「從來沒人在意過我。」

楚謨感覺氣氛過于凝重了,他用肩膀輕輕撞了撞尼飛彼多的肩膀,勾著嘴角說道︰

「你不是說,我是你的家人嗎,那就不用說謝謝啊。」

說實話,楚謨心中還挺有罪惡感的,自己先前居然在害怕著這樣一個普通的女孩,在腦內無限把她的身影和那個貓型嵌合蟻重合。

明明,她們完全就是兩個人。

尼飛彼多空洞的雙瞳中掠過一絲光芒,「能遇到你真好。」

「比起這個」楚謨若有所思地問,「你不怕我嗎?」

「為什麼?」尼飛彼多反問。

「龍啊。」楚謨故作鬼臉,自嘲地說道︰「我可是能變成龍的怪物。」

「不怕。」尼飛彼多手抵下巴,略微思索後說道︰

「我感覺很厲害。」

尼飛彼多撒謊了。

她回想起方才巷中的情景,那條黑龍暴戾的背影。

事實上當時的楚謨,或多或少讓尼飛彼多感受到了一絲恐懼。

但想到楚謨是為了自己才去和霍夫戰斗的,那一絲恐懼也就淡然無存了。

畢竟從來沒有人在意過她,楚謨是第一個這樣的人。

「呵呵」楚謨疲憊地笑了笑,他用沾著血的手模了模鼻子,把血跡都不小心染到鼻子上,「挺厲害的對吧,我最開始自己都不相信,我居然能變成龍。」

「嗯,回家了。」

尼飛彼多看著楚謨被血染紅的鼻子,有些滑稽又有些心疼,她吃力地扶著楚謨回到帳篷。

楚謨渾身酸痛地坐到地上,長長地舒了一口氣,整個人都放松了下來,輕聲喃道︰

「回家的感覺,真好」

「我幫你包扎傷口。」

尼飛彼多伸手模向楚謨的額頭,撩起他的頭發。

此刻,她微微睜大雙眼,楚謨頭頂的傷口,已經完全愈合了。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