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四章 目標,南澳島!

等林弘仲說完,多明戈咽口唾沫道︰「我們花了那麼多錢,結交了那麼多朋友,難道就沒人能保護我們嗎?」

「這就是他們的陰毒之處,先從上頭瓦解了我們的靠山,然後才在下面搞小動作。」林弘仲嘆了口氣道︰「總之別想了。現在事情已經徹底鬧大,誰替我們說話誰就是賣國賊,老百姓會往他家院子里扔大便的!」

「上帝啊,我們是冤枉的!」多明戈憤懣大吼。

「上帝管不著大明朝,你叫破喉嚨也沒用!」林弘仲皺眉道︰「總之大明自有國情在此,現在非但沒人會幫我們說話,人人還爭著落井下石,咱們的處境只會越來越糟!」

「難道就沒有補救的辦法了嗎?」多明戈憋悶道。

「有,我一進來就說了。」林弘仲又給他倒了一杯葡萄酒。

「你是說開戰?」多明戈盯著燭光中血紅奪目的酒液,嘶聲道︰「和江南集團?」

「當然了,難道要跟官府打不成?」林弘仲點點頭,輕輕搖晃著高腳杯中的酒液道︰「回來路上我想清楚了,現在總督巡撫都站在對面,我們一味示弱收買,都很難達到效果了。那麼就只有展示我們的力量了!」

「其實關鍵還是總督大人,他是丞相大人跟前最炙手可熱的大將,只要他能回心轉意,官場那幫牆頭草就會,就會重新倒向我們的!」說著他站起身來,咬牙齒去道︰

「總督大人的需求我很清楚,一個是錢,很多很多錢;另一個就是要對他有用。所以那老棺材瓤子肯定是一面重金賄賂,一面吹噓他孫子的艦隊如何如何強大,不在我們之下!」

「不可能,他們三年前才組建,是靠著仿制我們的船,才開始建造蓋倫船的。」多明戈輕蔑道︰「而且是三艘不倫不類的小型蓋倫船。其實就是造出大一倍的蓋倫船又怎樣?海軍是個高度依賴積累的兵種,我們葡萄牙帝國戰無不勝的皇家海軍,自恩里克王子殿下奠基以來,已經傳承了一百五十年,這才是我們最大的財富。就連不可一世的奧斯曼帝國,都數次慘敗在我們腳下。那‘趙公子’三年就想趕上我們一百五十年?簡直是天方夜譚!」

說著又恨恨補充一句道︰「就算有平托那個叛徒幫忙,他們也休想在一百年之內,與我們偉大的皇家海軍抗衡!」

「說得好,我也是這麼想的!」林弘仲語氣有些激動,與有榮焉道︰「但那些明國官員自大成性,他們不願接受自己國家有任何地方落後于外國。這才是那殷總督輕易相信趙家人的深層原因——他們總是覺得自己人更強!」

說著他向多明戈舉杯道︰「所以你要證明給殷總督看,他是錯的!那趙公子的船隊再大,他也是不堪一擊的紙老虎!這次之後殷總督就會徹底認清,鄭和之後再無鄭和,大明在海上已經徹底變成弱者了,要想保持廣東沿海太平,就只有跟我們合作一途!」

「說得好!」多明戈也被他調動起情緒,起身與他清脆踫杯道︰「我本來還在猶豫,到底是現在跟他們決戰,還是等到明年再說。現在我決定不等了,就靠手頭的力量,把江南艦隊撕個粉碎!」

在旁邊一直沒說話的阿方索少校,聞言面色微變。

去年秋天,作為停戰協議的一部分,他得以獲釋回到了澳門。

按照歐洲的傳統,被俘的貴族軍官獲釋後,依然可以繼續領兵,並不會被追究罪責。但葡萄牙海軍情況略有不同,一是他們戰績輝煌,百戰百勝。二是他們人口太少,所有戰艦和水兵都很珍貴。所以從榮譽和現實角度,葡萄牙人都很痛恨失敗。他們唾棄為皇家海軍帶來失敗者,甚至會審判負主要責任的軍官。

所以平托上校才會嚇得不敢回來。

阿方索少校盡管得以繼續擔任東方美人號的艦長,但他對被俘經歷諱莫如深,在給司令官閣下的匯報中,也只說是因為天氣和平托上校太過大意,讓艦隊處于失去動力的狀態,眼睜睜看著明國人的火攻船包圍了果阿公爵號和東方美人號。

為了避免澳門艦隊的兩大主力,被如此稀里糊涂的燒毀,平托上校選擇了投降……

既然一切都是偶然,當然要回避掉失敗的必然因素。所以他完全沒有提及江南集團艦隊猛烈的炮火,和訓練有素的軍隊,以及那恐怖的生產能力。

他更不敢提,東方美人號是被人家拆開過又裝起來的……

現在听到司令官閣下要提前開戰,他當然會感到一陣恐懼了。

堂堂皇家海軍,居然會想起對方就害怕……可見當初海警艦隊給這位年青的貴族軍官,帶來了多大的打擊。

「閣下,您不是更傾向于,等地中海決戰分出勝負再說嗎?」阿方索忍不住出聲道。這其實是他極力主張的,才幾度讓多明戈忍住了向江南集團復仇的沖動。

「那是建立在澳門安好的前提下。」多明戈少將冷聲道︰「但現在,我們的敵人要把我們的東方之珠奪回去。如果失去了澳門,我們在遠東半個多世紀的努力,都要化為泡影了。這是印度的副王殿下都無法向國王陛下交代的!所以我們必須立即為保衛她奮起反擊。這不是二選一,而是只有一戰,明白了嗎少校!」

「但我們還在停戰期內……」阿方索又硬著頭皮道︰「貿然撕毀協定,是違背契約精神!」

「哦,我的小涪方索。契約精神是天主信徒在主的見證下締約,所以才不能違背。」多明戈卻不在乎道︰「剛才杰弗瑞也說了,遠東還不是上帝的地盤,自然就沒有主的見證。我們撒謊、我們欺騙、我們偷竊,這一切都是為了傳播主的榮光!所以主不在乎,我們和異教徒之間到底有什麼協議的,一切皆由我們的需要而定。」

阿方索有些不敢苟同,剛要在說什麼,多明戈卻盯著他,嚴厲道︰「少校,我早看出來了,你的勇氣已經不復存在了。如果你不願意繼續擔任東方美人號的艦長,我可以送你回國!」

「不,將軍,我早已經以家族的名義發誓,為陛下戰斗到最後一刻了,請不要懷疑我的勇氣。」阿方索趕緊改口,要是被臨戰送回去,自己的家族都會蒙羞,在里斯本徹底抬不起的。

「哈哈哈,我就知道,歷史悠久的德美洛家族,怎麼會出懦夫呢?」多明戈這才露出笑容,拍了拍阿方索的肩膀道︰「放心,小涪方索,我向你美麗的姨媽發過誓,會平安帶你回去的。」

「我更願意被將軍帶回去的是勇敢和榮譽。」阿方索說著套話,心情卻糟透了。

「好了,今晚回去好好睡個覺,明天開始出征準備!」多明戈沉聲道︰「三天後拔錨,出征南澳島!」

「是,將軍!」阿方索大聲應下。

~~

雖說之前沒拿定主意何時開戰,但多明戈的戰備工作一直沒拉下。

戒備森嚴的碼頭上,四艘大帆船,八艘卡爾維拉帆船,包括十條老閘船在內的二十艘中國帆船改造而來的炮船,都已經完成了出發前的準備,三天內完成補給,水手各就各位。

存亡之秋,多明戈也再不吝惜自己的家底,打開了卜加勞鑄炮場的軍火庫,讓挑選出來的,戰斗力較強、關系比較密切的海盜艦隊,開到澳門來接受武裝。

這其中,五羊通商館的武裝船隊自然得到重點武裝,超過一半的槍炮彈藥都給了他們。在多明戈看來,至少他們經常接受葡萄牙艦隊的護航,配合起來還算默契,水手也算訓練有素,是可以信賴的友軍。

至于其它被武裝的海主,則是用來拖住敵人的龍套。

而那些連一桿槍、一門炮都撈不著的海主船隊,純屬先期用來消耗的炮灰。

澳門城內,除了大明人之外,幾乎所有的男人都被武裝起來,不光葡萄牙人,還包括來澳門謀生的西班牙人、英國人和尼德蘭人,全都分到了火繩槍,被命令上船作戰。

那些南洋土著、非洲奴隸更是全都被征發上船,負責劃槳手,搬運工等體力勞動。將原先的水手和槳手解放出來,讓他們也站上甲板,成為作戰力量。

在他的極限操作之下,三天後,澳門艦隊的兵力達到了將近一萬人——由一千三百名葡萄牙人,八百名歐洲志願者,三千安南雇佣兵,兩千土著水手,兩千五百名非洲奴隸組成!

這就是海戰帶來的好處,大家都在一條船上,只有拼命贏得勝利才能活下去。所以葡萄牙人才能以極少的本國軍人帶領數倍的雜牌僕從軍,還保持相當的戰斗力,讓奧斯曼人都得吃癟。

艦隊開拔那天,全城的都到女紅毛、小紅毛還有老紅毛,為保衛‘家園’的勇士送行。

在出發前一天,他們收到了廣東海道副使的公函,以無視王法、包庇罪犯,槍擊無辜百姓等罪名,取消之前雙方締結的一切協議,並勒令他們在年底前離開澳門,不許再踏入的領土!

其實這封信是林弘仲讓人偽造的,這麼重大的事情,哪能那麼快就決策下來。那還是大明的官府嗎?

但毋庸置疑,這封信激起了所有葡萄牙人乃至歐洲人的同仇敵愾之心,他們發誓要碾碎江南艦隊,讓該死的明朝大官把說出來的話收回去!

「為了生存,出發!」隨著司令官的一聲令下,龐大的艦隊帶著家人的祝福,和主的榮光,緩緩駛離了澳門。

目標,南澳島!

ps.三更奉上,求月票!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