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2章 白毛老鼠

「那個項澤殺了竇老大一幫人,這筆賬可不能不算哪!若是不殺了項澤那小子,只怕教中兄弟會大大的不滿,別人也會笑話咱們魔教窩囊之極,對我教的聲譽可也大大的不利。」

「呵呵,只怕是你公孫長老大大的不滿吧?竇老大不奉我的命,我已將他們驅除出教了,他們的死活,可跟咱們沒有一點關系。此事我已經決定了,你也不必多說。」

余小魚感覺自己的教主做的才真是窩囊,這麼點小屁事兒,還得跟屬下解釋,但是現在形勢特殊,只能暫時隱忍了,我忍……

「教主的話,咱們自然是遵從的,但教主在島上行事,那個項澤只怕會礙手礙腳,依我說啊,還是都殺了的好,這自然也不敢勞教主親自動手,我們哥倆就能代勞了。」吳闔閭滿臉堆笑,笑里藏刀!

「吳長老,我再說一次,不行。」余小魚已經很生氣了,但是……我忍!

「唉……公孫啊,我說什麼來的?教主她就是心太軟了,正所謂慈不掌兵,義不經商,教主你恕屬下我直言,這般婦人之仁,什麼事也做不得!只怕你這個尊位哪,可也做不穩當!」吳闔閭的笑容漸漸猙獰。

「噢?我知道了,原來你們兩位是來逼我退位的?」余小魚已經快要忍無可忍了。

「那怎麼敢呢?但吳長老也是出于一片好心,都是為了咱們魔教好,忠言嘛,總是逆耳的。教主啊,你在這個荒島上獨自一個,身邊又盡是一些亂七八糟的人……」說著瞟了一眼大勇︰「若是被人脅迫綁架了可怎麼辦呢?你一人安危事小,但我們教中至尊寶物若是被別人得到,那可真是不妙之極了。所以我們此來就是勸教主將那東西給我們兩個保管,就能萬無一失了!」

公孫不周繞了一個大圈,這才說到了主題。

「呵呵,你說天魔鈴啊,不在我身上耶,那麼重要的東西我豈能帶著它到處亂跑呢?你大可放心,我已經藏在誰也找不到的地方了。」余小魚已經忍無可忍,無須再忍了,因為她現在才瞧出來這兩位的狼子野心!

天魔鈴可是魔教的至尊寶物,只有教主才可以保管,就好像是帝王之鼎一般重要,呵呵,你們問鼎所在,這可不是逼宮那麼簡單,是想要造反篡位啊!

「教主這話也只騙騙小孩子得了!怎麼能拿來哄我們呢?如果真像你說的那樣……可容我們在你身上搜一搜?」吳闔閭這話一出,就等于正式的圖窮匕見了。

「可以呀。」沒想到余小魚很爽快的就答應了,直接將外套都脫了下來,美美的轉了一個圈子︰「你們看吧,是不是沒有?」

「哈哈哈,教主啊,你自己是小孩子,也總是當我們是小孩子,天魔鈴又叫如意鈴,變化如意,可大可小……教主若是誠心,那就容屬下仔細的搜搜,嘿嘿,教主身上可是太多可以藏鈴之處了。」

吳闔閭呵呵奸笑,不懷好意的上下打量著余小魚,笑出了一臉猥褻。

「吳闔閭,你這個老混蛋竟然敢對我無禮!」余小魚柳眉倒豎,忽然雙手一揮,嘴角翹起,兩人都以為她要念天魔咒,下意識的都退後一步,運轉內力,封住了七竅。

卻不料余小魚根本沒有念咒,而是發出了尖利的嘯聲!

她知道自己根本不是這兩位的對手,天魔咒也沒用,所以運足十成內力,發出嘯聲向項澤求救。

「哈哈,小丫頭鬼的狠,這是想要找那個什麼項澤來幫手吧?我手下的八象居士已經去殺他了,這會兒應該死翹翹了,你聲音再大,他可也听不見羅!」吳闔閭大笑聲中,掌心發出一道金光,拍向余小魚的胸前。

這是他的獨門絕技穿心掌!

余小魚身形一閃,飛速避開,六把柳葉刀激射而出!但還不等飛刀到吳闔閭的身前,就被他掌心發出的金光射中,瞬間融化成了幾灘鐵水,落在雪地上,嗤嗤有聲!

而公孫不周也隨即出手,九朵綠色火焰彈出,將余小魚全身都罩在其中,封住了她所有的退路,讓她躲無可躲。

這兩位的武功比余小魚高的太多了,一個她都遠遠不是對手,現在一起出手,她更是無法抵擋!

只能緊咬銀牙,運氣玄功遍布全身,準備硬挺了。

但卻只听啪啪啪的幾聲脆響,余小魚渾身上下忽然結了一層雪亮的堅冰,綠色火焰將堅冰打碎,可卻也沒有傷到余小魚的身體。

卻正是大勇見勢不妙,出手相救。他身子雖然動不了,但還是可以用意念來操控冰水。

「哼,這家伙還有點本事呢!」公孫不周冷哼一聲,從背上摘下葫蘆,拔開塞子,一道白光嗖的射出,直奔大勇而來!

「特麼的這是什麼鬼?」白光到了眼前,大勇才發現是一只渾身雪白的大老鼠……臥槽,又來?大老鼠的皮毛雪白,但是一雙小眼楮卻是血紅,爪牙尖利如刀,四顆大門牙則像是獠牙一般呲出了嘴巴外面,這特麼的是毒蛇還是老鼠啊?

大勇意念一動,在身上又結了一層堅冰,而大白鼠的牙齒已經咬在他的咽喉, 吧 吧的脆響聲中,將堅冰咬的稀碎,若非大勇及時晃頭躲開,喉嚨都要被它給生生咬斷了!

他現在手腳都不能動啊,只能用力的搖晃身子,帶動蠶繭,在雪地上來回翻滾,大白鼠緊追不舍,嘴巴里吱吱尖叫,在蠶繭上拼命撕咬!

好在蠶繭結實之極,大白鼠卻也無法咬穿,所以說塞翁失馬焉知非福呢,這該死的蠶繭現在還成了大勇的盔甲了。

但他現在忙著躲避,也看不清余小魚的位置,無法用堅冰幫她護持了……

「我草你嗎的有種沖老子來!欺負一個女孩子算屁的本事?」苟老三見余小魚左支右絀,在兩大高手的夾擊之下,根本就沒有還手之力,甚至跑都跑不了,心里著急,一股熱血上頭,張口大聲叫罵。

看這個意思高低得死了,還不如死的爽一點!

吳闔閭揮手一道金光射在他身上,雖然有蠶繭護身,金光不能射穿,但隔著蠶繭傳來的巨大震蕩之力他卻也承受不住,登時暈厥了過去。

「三哥!」余小魚見苟老三暈過去還以為他死了,心里甚為悲痛,就這麼一分神的工夫,吳闔閭的穿心掌重重的擊在她的肩頭,將她打了一個趔趄,蹬蹬蹬後退幾步,一口鮮血噴出,再也無法起身……

「呵呵,教主,現在屬下可要真的無禮咯,事關重大啊,不得不脫了你的衣服好好的搜搜,嘖嘖嘖,教主這個皮膚還是蠻細粉兒的……」吳闔閭笑呵呵的走了過來,伸手就像余小魚的胸前抓去!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