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89、相冊(2/2)

PS:為新增的四位萌主更新的哈,今天八千字更新完成,下一章凌晨發。

原本漆黑寂靜的別墅一樓,忽然亮起了一盞燭光和兩盞燈光,接著響起生日歌。

這一幕來的猝不及防,事前沒有半點征兆,她被嚇一跳。

此刻,她微張雙手,護著身後的小缸和喜兒,身體緊繃,緊緊地盯著眼前,臉上充滿警惕,又有一些驚愕。

在她身後是喜兒,喜兒把頭埋在她的背上,小手緊緊抓著她的衣裳下擺,擺出的一副怕怕的不敢看的姿勢。

在喜兒身後是小缸,小缸是被譚錦兒拉到身後的,她膽子大,身子雖然躲起來,但是小腦袋撇出來,朝前張望打量。

「祝你生日快樂~~~~」

生日歌的歌聲越來越響亮,不斷有人加入,燈光也一盞盞亮起,照亮吃燈光後的眾人的臉龐。

譚錦兒看到了張嘆,警惕的心頓時放下,臉上剩下愕然,沒搞明白眼前的狀況。

待張嘆推著生日蛋糕車走近,給她稍微解釋,她才明白,原來是有人過生日啊。

身後的喜兒鑽了出來,開心的雙手握十,聚在胸前,幸福之情溢于言表,跟著眾人唱道︰「豬你僧日快若,豬我僧日快若~~~~」

譚錦兒把她拉到一邊,小聲提醒︰「不是你過生日。」

「豬你僧日快若,豬我僧日快若~~~~」喜兒迷糊道︰「哈?」

譚錦兒再次強調︰「不是你過生日,你是5月份的生日,現在都12月了,還沒到。」

喜兒想了想,好像是哈,hiahia笑著放下合十的雙手,只見張老板推著蛋糕車,從她面前經過,都沒喊她吃呢。

「小缸童鞋,過了今晚,你就6歲啦,祝你生日快樂。」張嘆笑著對手足無措的小缸說。

小缸不知所措,沒見過這種場面,主角是自己的場面,所以想要開溜,但被大家包圍了,哪兒也跑不了。

「住啥子?住啥子?」小缸嚷嚷,「喜娃娃快來救我~~~」

喜兒抬頭問姐姐,要不要去救小缸。

「你救的了嗎?這里的人你打得過幾個?」譚錦兒說。

喜兒左瞄右瞄,確定一個也打不過,于是老神自在地站在姐姐腳邊,全程看戲。

「今天是你生日,我們給你過生日呢。」

張嘆安撫有點激動的小缸,譚錦兒也在給小缸解釋,小缸終于慢慢鎮定下來,旋即是有點點小開心,她自己都不記得自己今天過生日呢。

張嘆說︰「今天就是你生日,12月1日,今天就是,你滿6歲了。」

小缸半信半疑,她確實不記得自己是哪天過生日的,她以前過生日從沒鬧出過這麼大的動靜,每次都是舅媽或者奶奶給她煮兩個紅雞蛋,一個當即吃了,一個裝在兜兜里,什麼時候餓了什麼時候吃。

她沒感覺生日當天和平時有什麼區別。

如果一定要說有什麼區別的話,那就是她會希望自己再快點長大。

「我過生日?」小缸不確定地問。

「對,你過生日。」張嘆說。

「是你過生日,小缸。」譚錦兒也說。

「~小缸你又比我大了呢。」喜兒也在說。

其他人,小滿老師、辛曉光都在告訴小缸,今天就是她生日,6歲的生日。

他們昨天得知了消息,全程保密,由辛曉光和小滿老師在暗中張羅,為的就是今晚給小缸一個驚喜。不過,看樣子,小缸好像被驚嚇到了。

小缸還是不習慣這種陣仗,她給別的小朋友過過生日,幾個小朋友手牽手圍在一起,把小壽星圍在圈子中間,一起唱生日歌,和今天這樣的不一樣。

不過沒關系,在張嘆的柔聲安慰下,小缸漸漸接受了,被牽著小手,從樓梯口出來,來到客廳里,四周燭光四起,張嘆招手,把喜兒喊來,讓她和小缸手牽手一起。

蛋糕是三層的,由一輛小車載著,差不多和小缸一樣高了,她從沒見過這麼大的蛋糕,眼楮一直在瞄。

在張嘆的安排下,小缸站在蛋糕前,接受大家的祝福,一起唱了生日歌,許了願,吹滅蠟燭,分蛋糕。

嬉鬧了一陣,眾人準備吃晚飯,小缸這才發現,自己吃蛋糕好像吃的太多,有點撐了。

至于喜兒,盡管她姐姐一直在提醒,但她已經吃飽了,全程傻笑。

比起小缸,更像是她過生日,hiahia笑個不停。

「沒事,我們再吃點東西,然後我帶你去個地方。」張嘆帶小缸去吃晚飯,傍晚時分吃了魚湯,這會兒吃了蛋糕,肚子里的貨暫時沒有消化,吃不下更多的了。

但是,在張嘆的堅持下,小缸還是吃了一點東西,進一步墊墊肚子。因為等會兒,他要帶小缸出趟門,今晚的生日還沒有結束呢。

喜兒好奇地想要跟著去,被譚錦兒拉住了,這次出門只有張嘆和小缸,沒有其他人。其他人依然在吃晚飯,早已知曉張嘆的行程。只有辛曉光把他倆送到了別墅外,並告訴張嘆,那邊都安排好了,給了他一顆閃閃發光的小星星。

小缸瞥見,好奇不已。女孩子對閃閃發光的東西有著本能的好奇和喜歡,張嘆見狀把小星星給了她。

「這是啥子嘛?」小缸把玩著發光的小星星,好奇地問,但是張嘆沒有回答。

小星星是人工玉做的,內部發出淡淡的暖暖的乳白色光芒,這是白天吸收了日光後,一到晚上便釋放出來。

「我們走啦。」張嘆說,牽著小缸的手,她回頭看了看燈火通明的別墅,又看了看度假村外的漆黑夜色,下意識地站定,不想離開。但是在張嘆的柔聲安慰下,還是任他牽著自己的小手,來到院子里的雪車旁,爬上了副駕駛位,坐上去,張嘆坐在了駕駛位上。

譚錦兒和喜兒一大一小,來到別墅門口,站在一片燈光下,目送他們離開。喜兒一直在揮手,有點替小伙伴擔心。

雪車在夜色里穿行,兩盞大燈照亮積雪壓成的路,耳邊響起呼呼的風聲,但是今晚沒有下雪,天氣很好。

「看,天空中好多星星。」張嘆說,小缸抬頭,透過擋風玻璃,看到淡藍色的夜空中,星星密布,像是一片蜜蜂窩,那些小星星就是辛苦勞動了一天回到家里安眠的小蜜蜂。

「哇——啷個這麼多星星呢?」小缸問道。

張嘆解釋說︰「天空中有很多星星的,但是平時我們看不到這麼多。在小紅馬能看到一些,但是不多,在這里,海拔高,而且天空干淨,沒有光污染,空氣清新,星星就都溜達出來了,是不是感覺離我們好近?」

小缸點頭,抬起尖尖的小下巴,仰臉看著夜幕上的小蜜蜂群,星星一閃一閃的,像她的眼楮。她的臉上已經沒有了那點緊張和不知所措,沉浸在星光中。

她對星星從小有別樣的著迷。

在黃家村的家里,她的小床邊就有一扇窗戶,晚上遇到天氣好的時候,月光會照進她的窗子,籠罩她的小床,把她也籠罩在其中。

這時候,她往往睡不著,爬起來坐在床頭,看星星看月光能看半天。

奶奶曾經告訴她,去世的親人就會出現在天上,化為星星。

她時常想,她的老漢和媽媽一定就是窗前的某兩顆星星,在偷偷的看她。

當下,她看到一大片星星,她從沒一次性見過這麼多星星,這得是多少個小功寶的媽媽啊?

想到這里,她有點悲傷。

張嘆感受到車里的氛圍有點不對勁,瞥了一眼小缸,見她整個人都靠坐在座椅里,仰著小臉,盯著擋風玻璃外的星空無言,眼楮里的光隨著群星閃爍。

此刻的小人兒,竟有些大人才會的惆悵。

「怎麼了?」張嘆小聲問道,仿佛擔心聲音大了破壞了小朋友的心境。

小缸瞄了一眼開車的張嘆,見他目視前方,沒有在注意自己,嘟嘟小嘴,做了個嘆氣的工作,旋即又略帶輕松的聲音說︰「唉~~~我都不曉得啷個嗦。」

「小孩子不要嘆氣。」

「那,那我要死了嗎?」

「……」

「還是嘆氣叭。」

「小孩子要開心點,不要唉聲嘆氣。」

小缸沉默了一陣才說︰「喔~」

雪車行駛在寂靜的雪夜里,萬物靜籟,連鳥鳴和蟲鳴都沒有,車外的氣溫到了零下二十多度,嚴寒如刀。

「張老板,你老漢和麻麻呢?」小缸忽然問道。

問的雖然突兀,但是張嘆很快回應道︰「他們都去世了呀。」

「……你好闊憐嗷。」小缸充滿憐憫地看著他,「你奶奶呢?」

「她也去世了。」

小缸眼中的憐憫更多了幾分。

「你要帶我去哪里 ?」小缸看向車外,但是除了頭頂的這片星空清晰可見,四周漆黑一片,伸手不見五指,哪怕是絕美的風景也是白瞎。

張嘆說︰「很快就到了,帶你去看星星。」

雪車在路上開了不到二十分鐘,終于來到一片山谷中,一路漆黑的雪原到了這里終于有了點點燈火,它們呈狹長型分布在雪地里,相隔一段距離,在這些燈火的照耀下,勉強能看到有一條靜靜的大河在夜色中緩緩流動。

張嘆停車,從包里找出帽子給小缸戴上,還有手套,再把她套在他的大衣里。

「你先不要動。」

張嘆下了車,車內和車外是兩個世界,氣溫陡降,盡管有準備,依然打了好幾個哆嗦,身上起了雞皮疙瘩。

他呼出一團霧氣,快步來到副駕駛位外,打開車門,把包在衣服里的小缸抱下來,關上車門,來到幾米遠外的房屋前。

如果不是這里有光透出,很難發現這是一扇門,更不會知道這處雪堆里竟然有一片寬敞的空間。

張嘆用那顆人工玉做的小星星在門前晃了一下,嘀的一聲,房門開了,他推門而入,把房門重又關上,放下小缸,笑著問只露出一雙眼楮的她︰「冷嗎?」

小缸搖搖頭,好奇地打量四周。

這是一處冰屋,屋里有大概15平米,晶瑩剔透,屋頂是玻璃圓頂,能夠直視天空,群星仿佛紛紛落下來了,落在了屋頂上。

小缸興奮地四處打量,伸手這里摸摸那里拍拍。

張嘆放下行李︰「今晚我們住在這里,知道你喜歡看星星,這里是看星星最佳的地方,你可以看一晚上。」

冰屋里不僅有床,還有櫃子收納,和酒店沒什麼兩樣。張嘆燒開水,給自己和小缸各倒了一杯熱氣騰騰的,盤坐在舒軟的大床上,從包里拿出一本相冊,一頁一頁仔細翻閱。

小缸注意到動靜,好奇地湊過來打量︰「你看啥子?」

張嘆抬頭看向她︰「你奶奶在我們來玩的時候借給我的,你看,有很多你從小的照片。」

「爪子?我康康。」

小缸稀罕地湊到張嘆身邊,緊挨著他,張嘆把相冊放到懷里,和她一起欣賞這些照片。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