牧曦羽在選拔前的最後一天睡到了中午,剩下來的半天則是準備一些選拔時要準備的東西,比如吃的。

按照往年的情況來看,比賽兩三天是至少的事情。為保證公平,在這段時間嚴進嚴出。

一天的時間很快就過去了。第二天早上,牧曦羽看看時間差不多快到了,才抓了個肉包子慵慵懶懶地出發。

還是上一次舉辦的場所,面積遠遠超出了她的預料︰遠遠超過了十個足球場的面積。也只有這樣的地方才能夠容納這麼多人的觀看和選拔。

等她到場的時候人已經來了七八成了,距離開始也就不到兩炷香的時間。她悠閑地看著快要上台的競爭對手,發現氣息大都和自己差不多,心中的信心便更充足了。

她剛想看會兒路上買的雜志時,一個人的聲音闖入了耳朵。

倒不是因為別的,就是這位仁兄的聲音太有意思了,倒是有點像異世界版本的米奇。

看著他舉著一面巨大的旗幟走了過來,就更讓人感覺有意思了︰這是哪個國家的代表隊嘛。不過她能看出,這應該是和這次選拔有關的。

他的背景可能相當不一般。這是牧曦羽對他的第二印象。

旗幟插在了高台上,這便意味著選拔即將開始了。

「請大家自覺按照入場順序坐好,馬上選拔就將開始了。」不久後,外院院長的聲音便傳了出來。雖然不大,但每個在場的人都能听見,這已經到了相當的境界才會有這樣的實力。

下面不再變動時,他的聲音再次傳出︰「第一輪,障礙賽。在兩柱香的時間內穿過岩石陣,並且在力度測試中到達一定標準的人獲得晉級資格。」

聲音一出,眾人嘩然,上一次出現這樣的測試項目還是幾十年前,淘汰率相當高。而當時還是第二輪,這一次第一輪就出現了,可以預想到大部分人都將跨不過這一道坎。

而院長並沒有理會這些聲音,而是繼續道︰「前五百位準備好,三分鐘後陣法開啟。」

搶先排隊的人瞬間覺得自己的號碼牌一點都不香了。伸頭是一刀,縮頭也是一刀,也只能硬著頭皮上了。

牧曦羽站的地方有一定坡度,從這里可以比較明顯地看到,不遠處的陣法正緩緩探出頭來,少說方圓幾里,這是多麼大的手筆。

空間很大,然而一次只進去五百人,就像是往大海里面投了五百條魚一般,踫面的機會幾乎沒有,完全只能靠個人的野外生存本領。

三分鐘的時間在即將上場的他們眼里是難熬的,然而時間總會到的,隨著一聲「開始」,陣法的大門正式朝他們展開。

陣法中一股陰寒而神秘的氣息撲面而來,讓第一組的人打了個冷顫。

大多數人都是硬著頭皮進去的,有個別人思想掙扎了一番,無奈道︰「棄權。」他們面前的大門應聲而關,也意味著這次他們通往學院的大門已經關閉。

對于牧曦羽來說,這已經是家常便飯的事情了,甚至很好奇里面都長啥樣,會不會十分有挑戰性。

看著她有種好奇寶寶的樣子,在遠處一身玄衣的凌溟霄抿了抿嘴,心夠大,不知道實力怎麼樣。

六分鐘後,第二批五百人又進入了陣法……

第五批人進去了,在听到結果的時候,大家感覺還是低估了這陣法的效果︰第一批五百個人進去,最終只有不到三十個人敲響了力度測試的大鐘。

「還在陣法中的成員請一直向你們的右手邊走出陣法。」

基本每次都只有四十個左右的人可以成功,最多的一次有接近六十個人通過,這有點出乎了大家的預料。而吳家二十幾個人進入比賽的,也有三個人成功了。

這個淘汰率比當時還要高上一些這樣算下去的話,基本上只要能敲響後面的大鐘,就能被學院錄取。

在一邊的各個學院的長老們也在記錄著一些數據,以便到時候從各個學院的「虎口」中爭取到更多中意的苗子。

一天有十二萬的人可以結束測試,算算這麼多競爭者要差不多五天才能結束。

她一開始還看看有多少人走到了最後,到後來實在無聊,一邊吃著零食,一邊津津有味地看著來時買的小說。

「喂,道友,你就一點都不緊張嘛。」

听聲音就知道是進場時候的旗手,她瞄了一眼,嘖嘖,還挺不錯的︰桃花眼和並不濃郁的眉毛配起來並不讓人感覺到奇怪,還別有一種味道在里面。

「為什麼要緊張,來都來了,過來看看這里的風景都是一種享受啊。」

「嘿嘿,我也這麼感覺的。」女性靈修像她這樣不緊張的很少見,這便讓他感興趣了起來。

看到自家小丫頭和別人聊上了,凌溟霄心中總感覺哪里有點不舒服,索性就把目光轉向了看台。

跟陌生人聊天她就一個字,懶,還沒她的玄幻言情和武俠的小說好看,有一搭沒一搭地說著,她又把注意力轉到了自己的書上去了。

褚稚橙也不惱,這種與眾不同的性格並不會像大多數的女孩子一樣見到他就自動轉化成了追求者,如果合適的話,他甚至還想結交一下這位異性朋友。

看看書,听听這位仁兄天南海北的聊天,時不時地應上幾句,活動活動筋骨,這日子過得別有一番風味。

到了第四天晚上才輪到她。牧曦羽打了個哈欠徑直就往自己的方向走去。

院長在首位饒有興致地看了看牧曦羽︰「老徐啊,這就是你看中的那個丫頭?」

「嗯,我覺得是個潛力股,值得關注。」

隨著一聲令下,她便走了進去,速度並不快。

這里面是擬態的薄霧彌漫的山地。她用自己的經驗走了一段距離,發現大部分地方都可以用自己的經驗去解決後,速度明顯加快,只要方向沒丟,她就有信心在最短的時間內敲響鐘。

各個學院的院長都有一個可以查探陣法中動向的靈物,只見代表牧曦羽的一個點在最初的兩三分鐘內前進的比較緩慢,後面就仿佛月兌韁的野馬一般猛地向前竄,在幾分鐘內便超過了大多數人。

這個情況讓在場的很多長老和院長都感覺到不可思議。

「你有泄露或者給她什麼東西麼?」外院院長柳元新有些疑惑。

「當時我都想用特殊的渠道直接把她招進來的,結果她懷疑我是個騙子,我想給也沒辦法給啊。」徐遠語氣中充滿了無奈。

「哦?這就有意思了。」他挑了挑眉毛,心中產生了一些興趣。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