鄧渠看著面前的韓楓,嘴角露出了一絲得意的笑容,口中念動咒語,除了之前的兩只鷹隼,竟然又召喚出了兩只。

四只鷹隼在空中迅速散開,在空中不斷盤旋,其實是已經將韓楓圍在了當中。

韓楓知道自己現在稍有疏忽,就有可能喪命,也迅速運起飛石術,周邊的碎石瓦片一起飛起,盤旋在他的身邊,形成一道土石的光環。

一陣夜風吹過,懸浮的碎石中碎塵被吹動,化成飛塵,讓韓楓和鄧渠之間變得煙霧彌漫起來。

也就在這個時候,鄧渠發動了攻勢,四只鷹隼從四個方向從空中急速俯沖向韓楓,他們的目標都是奔著韓楓的頭顱,顯然是看中了弱點,想要一擊致命。

韓楓不假思索地發動飛石,一顆顆飛石激射向天空,化成漫天的石雨一般,密不透風。

四只鷹隼努力想要突破石雨的屏障,但怎奈石雨太過密集,有兩只鷹隼躲閃不及,被密集的石頭打中,慘叫連連,血花在空中飛舞,隨後墜落。這一次,他們是真的遭到了韓楓法術的重創。

而隨著漫天石雨的放射,場內的煙塵也更加大,站在鄧渠的位置,已經看不清飛塵後的韓楓。

鄧渠心疼鷹隼被傷,念動咒語,迅速將剩余的兩只鷹隼收回。

鄧渠將手中的鐵棒舉起,運起本元,將五行之力注入其中,鐵棒瞬間放射出青色的光芒,鄧渠的五行屬性偏向的是木屬性,恰恰是克制韓楓的土屬性飛石。

鄧渠揮動鐵棒,鐵棒帶著木屬的威力,猶如一道勁風,向著漫天飛石擊去。飛石遭到如此暴擊,瞬間化成更多的粉塵,向著四周飛散而落。

鄧渠一擊發出,並不停手,鐵棒連連揮動,一股又一股的勁風,不斷地想著漫天的飛塵擊去,轉瞬之間,就已經將漫天的飛塵全部打散。

等到煙塵散去,鄧渠再看向韓楓當初站立之處,卻是一下愣住,韓楓竟然不見了。

眾雪狼也在這時齊聲發出了狼嘯,花狐貂不知何時也消失了,顯然是被韓楓召喚了回去。

遠處的程義看著鄧渠發出了一聲冷笑,諷刺著︰「這次可不止三棒了,居然還讓這個小子從你眼皮底下跑了,你的本事真的越來越大了。」

鄧渠說不出的惱火,也顧不得和程義斗嘴,迅速騰空躍起。他這一跳,離地足有兩三丈高,舉目四望,看到了遠處一個正在飛速奔跑的黑點。

鄧渠落地之後,迅速向著黑點的方向疾馳而去。

程義看著鄧渠去追趕韓楓,卻不動身,依然站在自己布下的火陣當中,阻擋著曹操等人上前。

曹操遠遠看著韓楓逃走,既為這個少年急中生智逃出生天感到驚喜,又唯恐他被鄧渠追上充滿了擔心。但此時自己無力突破面前的火陣,也只能是默默替韓楓祈禱平安了。

韓楓沒命一般地向前奔逃著,慶幸自己的計劃成功。打不過就跑,這個道理他是非常清楚的,尤其是自己的弱點已經暴露在對方面前,在死扛著打下去,那不是英勇,而是傻。

所以,他才故意布下漫天的飛石去擊打鷹隼,並制造出巨大的飛塵,就是為了給自己爭取到逃跑的機會。

當兩只鷹隼被飛石擊中的時候,他立刻趁機抓住機會,將花狐貂飯團收回,迅速從鷹隼攻擊的方向飛逃了出去。

韓楓瘋狂地奔跑,前方出現了一座小山。他不敢停步,繼續飛速向前奔跑,上了小山。

山坡上沒有正經的山路,韓楓只能是奮力在矮小的灌木叢中奔逃前行。

當他穿過灌木叢之後,來到了山頂,呈現在韓楓面前的是一條狹窄且危險的山路。

道路的一側是陡峭的,如同刀砍一般的峭壁,根本無法攀爬。道路的另一側則是懸崖,能隱約听到水聲,顯然下面是湍急的河流。

韓楓不敢遲疑,只能沿著這條狹窄的山路繼續向前奔跑。

突然,身後一股勁風向著韓楓的頭橫掃而來,顯然是鄧渠的鐵棒掃來,威力之強遠超之前鄧渠對他的攻擊,顯然鄧渠對于被韓楓戲弄,也是氣憤至極,使出了全力向他攻擊。

山路狹窄,韓楓無處閃躲,更不敢硬抗,只能奮力向前趴倒在地,讓鐵棒從頭頂劃過,才躲過了鄧渠這凶猛的一棒。

鄧渠一棒打空,人落在了韓楓的身後,迅速飛起一腳,狠狠地踢向了趴在地上的韓楓。

韓楓無處閃躲,被鄧渠的一腳踢在了臉上,瞬間覺得眼前發黑,天旋地轉,人也橫飛出去,重重地撞在了山壁上,才停了下來。

韓楓只感到自己被踢的一側臉火辣辣的生疼,顯然是已經腫了起來。

這一下,也更驗證了紫壽仙衣的防御只能針對身體,確實護不住他的頭顱。

韓楓回身,惶恐地看著手持鐵棒逐漸逼近的鄧渠。

鄧渠一臉的怒意,惡狠狠地瞪著韓楓︰「好小子,竟然敢戲弄我,我這次一定要好好的收拾你!」

說著,鄧渠飛身上前,又是狠狠地一腳提出,踢在了韓楓另一側的臉上,再次將他踢飛了出去。

韓楓落地之後,這次只覺得眼前不斷飛舞著各種金星,整個頭也是嗡嗡作響,幾近昏厥。

他知道如果再讓鄧渠打下去,自己必死無疑,無奈之下,只能再次召喚出了花狐貂。

飯團飛出,落在韓楓的身邊,迅速變大,化成了白象大小,它的耳朵上還流淌著鮮血,卻似渾然不覺,張開大口,露出滿口的獠牙,護在韓楓身前,向著鄧渠發出低吼,似乎是在警告他不要靠近韓楓。

鄧渠根本沒有將飯團放在眼里,甚至都沒有再召喚雪狼或者鷹隼,而是直接揮動手中的鐵棒,向著飯團猛擊而去。

飯團亮起自己的兩只前爪來抵擋,兩人斗在了一處。

韓楓艱難地從地上爬起來,不斷地搖晃著自己的頭,慢慢地清醒過來。

韓楓關注著飯團和鄧渠的戰斗,他能明顯的感覺到,飯團根本不是鄧渠的對手,只是仗著皮肉粗壯,硬抗著他的攻擊,勉力支撐。

鄧渠看到韓楓慢慢恢復清醒,唯恐他再次逃走,不想再和飯團糾纏下去,迅速將本元之力注入到鐵棒之中,鐵棒放射出青色的光芒,擊打出的威力比之前強盛許多。

鄧渠又是一棒揮出,飯團舉起前爪來抵擋,鐵棒打中飯團的前爪發出一聲巨響,隨後飯團仰天發出一聲慘叫,前爪耷拉了下來,顯然是被這一棒打斷了。

鄧渠並不收手,再次揮動鐵棒,狠狠地掃中了飯團的身體,將飯團直接打飛了出去,撞在峭壁上,落在了韓楓的身邊。

飯團倒在地上,口中不斷地吐出鮮血,想要爬起,已經無力,只能是無助地抬頭看著韓楓。

韓楓心疼地看著飯團,不忍它在替自己受罪,施展召喚術,將飯團收回,獨自面對著手持鐵棒,慢慢逼近的鄧渠。

鄧渠看著韓楓,冷冷地伸出一只手︰「把《太平要術》交出來,不然我把你全身的固投一根根打斷,讓你生不如死!」

韓楓明白鄧渠所言非虛,但他更明白,如果自己交出《太平要術》之後,只怕死的會更慘。

韓楓在心里低聲呼喚著小龍,希望系統能出來幫忙,但小龍卻根本沒有反應,顯然眼前這樣的局面,系統是不會管了。

韓楓無奈地嘆息著,好不容易遇到了南華老仙,得到了《太平要術》,卻來不及修煉,尤其是還有系統幫忙的前提下,居然就要掛了,還有比自己更慘的嗎?

韓楓感嘆自己倒霉命運的同時,也隱隱地覺得有幾分對不起南華老仙的信任和托付,他只能在心里默默念叨著︰師父,只能說你收了個笨蛋徒弟,來不及完成你的遺願了。要是真有陰曹地府,見了面,我再給你道歉吧。

韓楓看著鄧渠笑了笑︰「你不就是想要《太平要術》嗎?給你就是了。」

韓楓伸手入懷,取出《太平要術》,突然向著旁邊的懸崖猛拋而出,向著懸崖下掉落。

韓楓想的很簡單,既然自己保不住,也絕不能讓《太平要術》再落回到張角的手中,去危害百姓,這是他最後能做的事情了。

鄧渠看到韓楓將《太平要術》扔出,來不及召喚鷹隼去救,只能自己騰空而起,向著空中飛舞的秘籍抓去,他的手抓住了秘籍,但整個身體也已騰空,無處借力,向著下方的懸崖墜去……

韓楓看著這一幕,以為鄧渠必定要帶著秘籍一起墜崖的時候,眼前卻發生了變故。

鄧渠一手握住《太平要術》,一手握著鐵棒,將鐵棒當成標槍一樣,狠狠地刺向了懸崖的石壁。

鐵棒刺入石壁停住,鄧渠下落之勢稍緩,隨後借力再次飛起,人又飛到了懸崖之上的那條狹窄山路,站在了韓楓的身邊。

鄧渠看了看手中的《太平要術》,得意地笑笑,翻看後確認無誤後,將其收入懷中。

韓楓沒想到鄧渠能夠在這樣的情況下邊奪回秘籍,只能力地輕聲嘆息。

鄧渠收起《太平要術》,猛地飛身而起,再次一腳飛踢向韓楓。這次他並不是將韓楓踢向峭壁,而是將韓楓提出了山崖。

韓楓沒有鄧渠那種凌空借力飛回的本事,從懸崖飛出,向下方掉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