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八章︰炮火轟鳴【三章送上,求訂閱!】

子彈從羅老歪左腦門處射入,近距離下將其腦袋都打了個對穿,鮮血將一旁挨的近的陳玉樓臉上都濺了些,陳玉樓臉色也隨即僵住。

「羅帥!」

遠處原本羅老歪的那些手下更是臉色大變,看著羅老歪栽倒下去的尸體。

「做的不錯。」

這時候馬振邦再次開口,十分滿意楊副官的表現,隨即又看向陳玉樓和鷓鴣哨。

「好了,現在礙眼的人已經解決了,該談正事了,素聞搬山、卸嶺兩大首領的大名,都是當今天下響當當的英雄人物,尤其是在這尋墓探寶的本事上,更是天下一絕,而我馬振邦也向來最喜歡的就是人才,重視人才,听聞這瓶山之中還有一座元墓尚未尋到,里面藏有金銀無數,若二位肯助我馬振邦取得寶藏,我馬振邦也保證絕對不會虧待二位,二位意下如何?」

馬振邦笑吟吟的看向陳玉樓和鷓鴣哨兩人,對于這兩人的身份和名號他已經從楊副官那里得知,將兩人的信息知曉的一清二楚,同時也知曉這瓶山中的元墓還未曾找到,所以他也才沒有殺兩人和其他卸嶺、搬山兩派的人,目的就是還想借陳玉樓和鷓鴣哨兩人之力及搬山、卸嶺兩派之力取那元墓寶藏。

頓時在場眾人目光又落到陳玉樓和鷓鴣哨兩人身上。

陳玉樓听得聲音也看向馬振邦,此刻他的心情正處在羅老歪死亡的憤怒中,雖然他和羅老歪的關系談不上多好,但是畢竟是此次的盟友共事一場,也勉強算個朋友,但是此刻卻被馬振邦當面所殺,而他本身也不是個喜歡被人威脅服軟的性格,並且知曉就算幫馬振邦做事,馬振邦也未必會放過他們,當即冷聲道。

「你休想!」

「這可不是個聰明的選擇啊,不同意,那就只能死了。」

馬振邦立即臉色一冷。

「師長,切莫著急,還有三人沒有抓到,那三人為首的名為張少宗,其還有一個師妹和一個叫元寶的隨從,都未曾發現,好像在我們到來之前就已經離開了一樣,那張少宗實力過人並且會法術而且和陳玉樓、鷓鴣哨兩人關系莫逆,我們要是現在就這麼殺了這兩人,怕是會引來那張少宗的報復。」

這時候一旁的楊副官見此則是趕緊道,因為從一開始到現在他就注意到,整個攢館中從他們襲擊開始就未曾見到張少宗,還有和張少宗一起的凝霜、元寶兩人,這三人像是早在他們到來之前就已經離開了一樣。

再想到之前張少宗所展現出來的實力和種種神奇手段,這由不得他不重視。

「張少宗,就是你之前著重說的要小心的那個?」

馬振邦聞言也立即回想了起來,貌似先前楊副官一開始投靠他給說陳玉樓一行人的信息時就著重說過那個叫張少宗的人,並且多次強調一定要小心。

「正是,此人自稱是茅山弟子,實力非凡,而且會法術,且與陳玉樓、鷓鴣哨兩人關系莫逆,不得不防。」

「嗤,法術。」

馬振邦聞言則是不以為意的輕笑一聲,雖然關于張少宗的事情楊副官已經多次和它強調,尤其是號令群雞以及擊殺蜈蚣精的事情,不過對此馬振邦並沒有太放在心上,先不說楊副官這話中有沒有夸張成分,就算沒有,但是張少宗再強,還能強過他手下的千軍萬馬,強過他手上的槍炮不成。

以前他也相信所謂的鬼神法術,但是參軍之後,他就只相信軍隊和槍炮。

楊副官倒也精明,看著馬振邦的臉色頓時猜出馬振邦的想法,當即又改口道。

「當然,那張少宗就算再厲害,也不過血肉之軀,肯定敵不過槍炮,更敵不過師長手下的千軍萬馬,不過屬下以為,此人不除終究是個隱患,正好現在搬山、卸嶺兩派的人都在我們手中,正好可以借此將那張少宗引誘出來,然後一網打盡,永絕後患。」

馬振邦聞言這才沉吟的想了想,隨即道。

「好,既如此,那本師長就給你今天一個晚上的時間,將那張少宗引出來,本師長倒要看看,這張少宗是何方神聖,他的法術有多厲害,能不能敵我手下的精兵槍炮。」

「本師長也最後再給你們一次機會,給你們一個晚上的時間思考,若你二人願意歸順為本師長助本師長取得元墓,本師長保證不會虧待你們。」

最後馬振邦又看向陳玉樓、鷓鴣哨一行人道。

與此同時,湘茜老熊嶺外一處山丘。

「見過大帥。」

奉命率軍趕來的張盡忠和張少武兩人看到張少宗趕緊立正敬禮道。

此次兩人帶來的大軍人數並不多,除了張少武炮兵團的一千五百多人之外,張盡忠的第二軍也只帶了一千五百多人,總共一起差不多三千人,不過雖然人不多,但都是精銳,尤其是在裝備彈藥上,無比充足,除了普通的步槍子彈外,重機槍二十挺,迫擊炮五十門,意大利炮五門,且都彈藥充足,就算打幾次大規模遭遇戰都綽綽有余。

「我等來遲,請大帥責罰。」

張盡忠和張少武又請責道,本來他們五天前就收到了張少宗的信息趕來瓶山,如果是正常趕路的話他們自信三天就能到,但是因為大軍行進加上還有大炮和彈藥要行運,另外幾天前又下了一場大雨山路難行,所以足足用了五天。

「無妨,現在來,時間剛剛好。」谷

張少宗聞言一笑,倒也沒有責怪兩人,也知道這個年代交通不便,尤其是在這種深山地區還要帶著大炮和大量彈藥,張盡忠和張少武能在這個時間點趕來他其實已經有些意外。

隨即又將攢館那邊的情況大致告訴兩人。

「不出意外的話現在滇軍馬振邦應該已經俘獲了羅老歪、陳玉樓等人,今晚暫時先在這里扎營休息,明日一早再隨我去攢館,听我命令行事。」

「是。」

隨後,一夜平靜,翌日清晨,朝陽初升。

陳玉樓及其手下花瑪拐、紅姑、昆侖三個重要手下和鷓鴣哨、老洋人、花靈三人一起共七人被著重看守在一起,七人都被五花大綁綁住,同時將他們放在攢館後面靠近山腳下的空曠易見處。

這是馬振邦的意思,目的就是要將張少宗吸引出來,同時攢館後面靠近山腳的位置三面環山且都是懸崖石壁形成一個普通人只能從攢館這里進出的淺谷,這樣的話就算出現意外張少宗到里面把人救了,他只要命令手下大軍擺好陣型守在攢館外面堵住出口,就能將人堵死里面插翅難飛。

「人還沒來嗎?」

又等了一段時間,見張少宗的身影依舊還沒有出現,馬振邦不由看向楊副官道,此刻楊副官也是已經急的滿頭大汗,用陳玉樓、鷓鴣哨等人引誘張少宗出來是他的意思,但是現在張少宗遲遲不出現,萬一判斷錯誤,他也壓力山大,只得想盡辦法拖延道。

「師長勿急,那張少宗與陳玉樓、鷓鴣哨兩人關系交好,定然會來救人,此刻必然是暗中隱藏在某處等候時機,一旦出現,屬下定叫他有來無回。」

「再給你半個小時。」

馬振邦沒有多言,直接下達最後期限。

「是。」

楊副官額頭冒汗的應了一聲,正打算轉身離開。

「piu!piu!piu!」

忽的只听身後山坡方向忽的一道道劇烈的破空聲響起,回頭望去,頓見頭頂之上一大片流光破空而來。

馬振邦听到這聲音則是瞬間臉色大變,整個人都是‘蹭’的一下子從椅子上站起抬頭看去,因為作為一個久經戰場的人,這聲音他太熟悉了,這是炮彈破空的聲音,而且數量還不在少數,但是在這個地方,羅老歪已經被自己擊殺,他手下的那些兵也基本投降,現在除了自己怎麼還會有炮彈。

抬眼望去,頓見攢館後方的山頂之上,密密麻麻的數十枚炮彈直接破空打來。

「不好,是炮彈,快隱蔽!」

馬振邦嚇得亡魂大冒,因為他清楚的看到,這些炮彈全都是向他們所在的這邊位置打來,這要是全部落下來,還不得直接洗地。

下一瞬。

轟!轟!轟!

密集猶如洗地般的爆炸聲從攢館前響起,那是那些炮彈徹底落在地上,瞬間,整個地面都像是炸開了一樣,整個攢館直接第一時間轟然崩碎。

攢館後面的山腳下,無論是被抓住看守著的陳玉樓、鷓鴣哨等人還是看守著陳玉樓、鷓鴣哨等人的馬振邦士兵都是被突如其來的炮彈聲下了一大跳,然後他們就看到馬振邦大軍所在的攢館直接炸了。

不過還不等一行人多思考,頭頂上密集的炮彈破空聲已經再次想起,那是第二輪的轟炸獎勵。

「放!」

山頂上,張少武手手下炮兵營一個營長指揮著五十門迫擊炮和五門意大利炮再次對準下方馬振邦大軍所在的攢館位置發射第二輪轟炸。

張少宗帶著凝霜、元寶、張盡忠、張少武四人負手而立站在旁邊的視野開闊處,目光看向山坡下方的攢館位置。

憑借著強大的實力和視力,張少宗第一時間就看到了被看守在攢館後面的陳玉樓、鷓鴣哨等人,他知道,這顯然是馬振邦布置的陷進以陳玉樓、鷓鴣哨等人做誘餌吸引自己去救人,不過可惜,馬振邦根本沒有意識到自己面對的到底是什麼樣的敵人,對于張少宗的情況根本一無所知。

張少宗壓根就沒想過自己犯險去救人,人雖然要救,但是先用炮火給敵人洗禮一遍再說。

只要把敵人都滅了,那人質自然也就得救了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