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2.一顆萍婆‧下

「李大成。……大老爺喊了一聲堂下跪著的李大成。李大成這麼一抬頭,就瞧見大老爺字字如刀的問了一句︰人頭,擱哪了!?」

「啪!」

听著李臻猛然拔高的一嗓子,眾人正好奇瞧著他的時候,就見這王八蛋抄起了醒木,往下這麼一拍︰

「預知後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

「……」

「……」

《九頭案》如今的故事,已經逐漸明了了。

從馬三發現的那幾顆人頭,到山西掌櫃那。再到縣衙發現了命案,派「縣衙之光」周仵作驗尸,到抓了塔大媳婦的哥哥李大成審案。

一個故事搗騰到這,幾乎可以說,所有驚人筆也都落的差不多了。

接下來就該把這些線索歸置到一起,到底是誰殺了誰,誰又為什麼殺誰,誰怎麼殺的誰……這些都交代明白了,這個故事到此結束。

事情到現在,九顆人頭已經全出了。

听的眾人對這後面的懸念是愈發期待。

這大老爺忽然抓這李大成,難不成這李大成就是凶手?

塔大到底怎麼死的?

那塔二呢?那麼好的一個孩子,又為什麼死的?

李大成殺了這兄弟倆?

這里面到底有沒有一個好人?

周仵作怎麼處理山西掌櫃那邊的事情?

拿那個茶葉罐干嘛?

一大堆的疑惑憋在心里,是不上不下,那叫一個難受。

可偏偏……

這孫子又特麼不說了!

看著抱拳拱手道辛苦的道人,又被他這扣子勾的吃不下飯喝不下水的眾人是一肚子火撒不出去!

可偏偏又舍不得打罵。

打了罵了……我們不就听不成了?

總之,听的那叫一個「難受」。

可轉頭一想,下午還有一場書呢。

《笑傲江湖》听著也不錯。

雖然沒這麼驚險,但听著精彩啊。好家伙,那些大俠們高來高去,動不動就是抽刀子出來要攮誰……

雖不奇可卻險也!

一想到這,心里又舒坦了。

于是,喝干淨了碗里的茶,挑著自己喜歡的吃食丟幾顆進嘴里,起身和道長辭別,打算出去落飯轍去。

今天是小年,家里婆娘正打掃呢。

這時候回去,屋子里烏煙瘴氣的,待不成人。

到年下了,兜里也有閑錢,便拉著身邊幾個听書認識的朋友打算去喝一杯。

一來二去的,一屋子人也就走的差不多了。

柳丁開始收拾屋子。

撿桌子撿碗時候,臉上全是光彩。

原因也很簡單。

雖然他來了還不到十天,可先生在夕歲之前歇業那天,就會發給他例錢。

而且是按照一個月發的!

這麼好的活計,上哪里去找?

打定主意要在這書館干一輩子的柳丁開心的撿完了桌子,便開始歸置竹片。

看看缺什麼,讓先生趕緊寫上,下午好賣座。

正在門口歸置呢,就听見了一聲腳步。

抬頭一看……見竟然是那位大人的隨從護衛後,趕緊躬身行禮︰

「小的見過將軍。將軍可是來找我家先生的?」

薛如龍點點頭︰

「嗯。」

說著,目光落在了正和閻家倆鐵憨憨在那聊天的李臻身上。

李臻也被煩的不行了。

眼巴前兒這兄弟倆……好煩啊!

他們的煩不是那種招人煩的煩,而是一種……說不上來的極品。

「道長,你就和我們說說唄,這人到底是不是李大成殺的?……我倆以姓氏起誓,絕對不與外人說!若違背此誓……」

「停停停……」

見閻大傻要發誓,李臻趕緊擺手︰

「立德兄,莫要為難貧道了。明天,明天就能听到接下來發生的事情,兄台等一天,好吧?就等一天!」

「道長,我們等不了啊,你就告訴我們吧。我們求求你了還不成麼?出家人有好生之德,慈悲為懷……」

「大哥,那是佛門,道長是道門。清靜無為,道法自然……」

一听到弟弟的提醒,閻立德趕緊點頭︰

「對對對,道長無為……就是告訴我們了,道法也不會不自然……」

「……」

李臻都快瘋了。

這都小年了,你們二位讓貧道痛快痛快不行麼?

還發誓……

你們兄弟倆這嘴還有把門的?

這一切事情不都你們惹起來的麼……

正無語的時候,忽然一愣……瞧見門口的薛如龍了。

「二位,薛將軍來找貧道,貧道還有事,少陪了。……薛將軍,請入內詳談!」

和薛如龍打了個招呼,李臻便趕緊往後院走。

生怕這兄弟倆又纏上來。

可事實卻恰好相反。

兄弟倆一瞧見薛如龍,立刻一愣……

就在薛如龍走進廳堂時,好似極為懼怕他,同時後退了兩步,讓開了路。

而薛如龍呢,則禮貌點頭︰

「見過二位。」

拱手致禮後,這才走向了後院。

……

東廂房內。

李臻手掐道指︰

「福生無量天尊,薛將軍找貧道可是有事?」谷

他這會也顧不得偷不偷吃這廝的貢品了。

只想問清楚昨晚發生了什麼。

而薛如龍也點點頭︰

「道長,給。」

「……?」

李臻愣愣的看著忽然放到了自己桌子上那紅彤彤的隻果……

腦子有些轉不動了。

啥意思……

雖然小年是臘月25……

可沒听說過誰家小年送平安果的啊。

干啥?

難不成……外國也有穿越者?搞出來了個農歷版的聖誕節?

小年是平安夜?

他有些懵。

可那模樣在薛如龍眼里,便是一個土生土長的西北邊陲之人,沒見過這麼「精致」的果子,眼界大開卻不知道這玩意是啥的土老帽模樣。

于是,他說道︰

「此為萍婆,特產于嶺南,嶺南炎熱,此果只在秋冬才有。味道酸甜,最是美味。某拿來給道長嘗嘗。」

「……」

啥意思?

廣東福建……產隻果?

還是冬天才結果的?

你欺負貧道沒讀過書?冬天不是果苗果樹的休眠期麼?

你真當貧道沒吃過紅富士?

蛇果你見過嗎?

還特意拿給貧道嘗嘗……瞧不起誰呢!

看著他那副疑惑的模樣。

殊不知他越這樣,在薛如龍那,他就顯得越沒見識。

于是,漢子還細心的解釋道︰

「直接吃就行,這果子的果核在中間位置,那是不能吃的。」

李臻心說廢話。

隻果核里有氰化物,小劑量沒事,大劑量能毒死人的。

而漢子解釋完,便直接說道︰

「另外,今日小年,道長還需記得在下午說完了故事,上香山一趟,給素寧道長送經。此事很重要,一定要去。」

「呃……」

把注意力轉移回來的李老道下意識的點頭,接著趕忙問道︰

「薛將軍,昨夜……」

可誰知他話還沒說完,薛如龍一拱手︰

「如此,那某還有事情要做,便不多留了。道長留步,告辭。」

「等等!」

孫賊,你想走!?

當听不到貧道說的話?

李臻哪里肯讓他走。

可是……事實證明,他真的低估薛如龍了。

這貨打李臻認識他開始,就一直是個混不吝的模樣。

李臻三番五次邀請他來听故事,他都不搭理……眼下更何況自家大人吩咐了「任何事情都不能說」的話語。

薛如龍肯搭理李臻才怪。

于是,就當听不到,悶著頭就往前走。

孫賊,我能讓你走!?

李老道一腳踩在了八卦方位上,直接攔在了薛如龍面前︰

「薛將軍!貧道有一事不明……」

「……」

看著攔在自己面前的道人,薛如龍搖了搖頭︰

「某知道長之意,可我家大人吩咐了,某來,一是覺得果子不錯,給道長嘗嘗,此處可是情誼?」

「……正是。」

「二,我家大人吩咐了道長去送經,亦是為了道長安危考慮,並無加害之意。此處,可是情誼?」

「……」

看著不言的李老道,薛如龍點點頭︰

「既然如此,道長若憑肉身攔某,想來怕是攔不住的。可若想和某走兩招,某雖奉陪,可道長恐怕一個時辰之內,便會出現在府衙大唐之上,與昨晚那陰陽家吃人一同,吃盡苦頭。這又是何苦?」

「薛將軍,貧道只是想問……」

「不,你不想。」

又打斷了李臻,薛如龍難得的把手拍到了他肩頭︰

「道長。無論昨晚發生了什麼,你只需知曉,我家大人不會害道長你便是。我家大人心思比還深,你我這種愚笨之人根本想不透。既然想不透,那便不要想,只管去做,然後……把信任交給我家大人便可以了。」

說完,看著無言以對的道人,他抱拳拱手︰

「就此別過。道長莫要忘了去送經。」

而這次,李臻沒攔著。

等他的身影消失不見後,柳丁捧著裝滿了竹片的木盒走了過來︰

「先生,少了三張……票。」

復述出來了這個對竹片古怪的稱呼,他看著李臻問道︰

「可要現在補上?」

「……嗯,補吧。」

李臻點點頭,捧過了木盒,朝著東廂房走去。

柳丁沒跟進來,而是去廚房洗刷了。

他不知曉先生這是怎麼了,又或者是昨晚出了什麼計較。

他不懂。

因為他的世界很小。

照顧好爹娘。

攢錢娶媳婦。

這就是他唯二的夢想了。

外界發生的事情,與心里的夢想比起來……雖然不知道先生怎麼想。

可在柳丁這,根本算不得什麼。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