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5章 龍門秘境

接下來幾天,陳靜齋和韓仙芝都沒離開秘境。

在等候韓氏與真尊們到來的時候,星魂馭獸幡的星妖徹底蘇醒過來,它天生五品星妖血脈,和馭獸幡融合。

成為了星魂馭獸幡的真靈寄托之肉身。

很奇妙的存在,即便是以陳靜齋的見識,也感到驚奇。

星魂馭獸幡的真器之靈已經崩滅,但在漫長的時間里,因為這只星妖的血脈勃發而逐漸引動真器之力加持。

隨著星妖吸收秘境力量,重新激活了真器的一些威能,繼而讓殘缺的靈性附加在了這只星妖幼崽身上。

從此之後,不分彼此,兩者是一體的。

星妖能使用星魂馭獸幡的力量,星魂馭獸幡也可以使用星妖的力量,這讓星魂馭獸幡這件死了的真器活了過來。

甚至因為這只五品血脈的星妖而有了窺探仙器的可能。

「以後你就叫星魂好了!」

「跟我姓,叫陳星魂。」

陳靜齋的神念傳入星妖的腦中。

小星妖懵懵懂懂的發出聲音,模擬叫聲。

幾次之後,就能斷斷續續的準確說出名字。

「不錯!」

陳靜齋對它的表現非常滿意。

陳星魂是星魂仙人用各種妖獸和星妖的血脈混雜培育出來的,雖然血脈覺醒但並沒有傳承記憶。

平常時候都需要陳靜齋一步步的教導,好在小家伙資質逆天,只要順利的成長就是五品妖皇,教導起來並不困難。

而且因為陳星魂的緣故,陳靜齋也以非人的速度,迅速掌握了星魂馭獸幡,模索出了這件真器的作用。

既然有馭獸之名,自然它最大的能為就是馭獸。

和普通的御獸之法不一樣,馭獸之能是強迫性質的,哪怕讓妖獸或者星妖自爆身隕,它們都無法拒絕。

之所以能做到這種地步,除了此幡厲害之外,還因為星魂功法以及配套的馭獸秘術。

這套馭獸秘術,根植于星魂仙經,

若不修行星魂仙經,壓根就無法使用馭獸秘術,連星魂馭獸幡的威能都發揮不出來。

而星魂仙經之中的馭獸秘術的奧秘,在于觀想星魂寶樹成功之後,從靈魂寶樹上凝聚一份種子。

在攝入目標妖獸或者星要的一縷魂魄,和種子融合種入妖獸或者星妖的體內,自此生死由施術者掌控。

不過修士的星魂寶樹觀想出來之後,一般都很脆弱而且容易沾染妖獸或者星妖的氣息,影響修煉。

所以星魂仙人就煉制星魂馭獸幡,

把星魂馭獸幡當做星魂寶樹,

用真器的力量凝聚星魂烙印落入妖獸或者星妖體內,

如此一來達成一樣的馭獸效果。

值得一提的是,真器級別的星魂馭獸幡,

內部有三個空間,

其一是妖獸們待的空間,

其二是星妖待的空間,

其三是烙印凝聚的空間,

說是三個空間,其實是完整的一個空間,

只是結構巧妙而已。

而星魂馭獸幡的第二功能正是星辰之力淬煉烙印。

雖然被掌控生死,

但是星妖和妖獸可以通過烙印借助星魂馭獸幡修煉。

此幡內的妖獸和星妖越多,

接引的星辰之力就越濃郁,它們獲得的好處也就越大。

除此之外,星魂烙印空間里的烙印,

還會隨著妖獸和星妖的實力增長而提升,

最終會化作本命烙印落在星魂馭獸幡內,

此時作為持有者的陳靜齋

可以借助烙印施展妖獸或者星妖的能力。

星魂馭獸幡也會得到烙印的淬煉,變的越發強大。

「也就是說,搖動星魂馭獸幡不僅能召集妖獸和星妖大軍,還可以借助它們的能力施展出來。」陳靜齋滿意的很。

這桿星魂馭獸幡,落在天星域修士手里的確很契合。

但是陳靜齋有先天之氣,可以洗練這件真器。

至于妖獸和星妖,那就更不缺了。

八荒仙坊里,妖獸和星妖賣的可是很火爆。

特別是星神宗明晃晃的打出招牌之後。

大量的星妖出手,可是引爆了大家的購買熱情。

連蘇青凰都差點忍不住購買一只星妖。

好在王海生送去了不少,其中還有四品星妖。

星妖的作用,除了本身作為材料,還有凝聚星辰之力。

若是在望月洞府里養一只四品星妖做寵物,

不說排面如何,單單是逐漸匯聚的星辰之力就很可觀。

在經過陣法的轉化和提取,

可以凝聚星辰之精,或者星辰之水。

女婢們甚至可以煉制星辰屬性的蠱蟲。

也因為這樣,那些被穿心的四品妖獸,

有一部分可並沒有死去,反而被救治販賣。

其中第九脈和羅天仙門就成為了最大的買家。

紀霜華還做主,

給自己的師傅和師姐們一人送一只四品星妖。

這對還是金丹後期修為的紀霜華來說,

已經是極為難得的禮物了。

連淳于仙子都破例見了她一面,指點了修煉,

還賞賜了一份禮物。

就因為這份禮物,紀霜華在陳靜齋得到星魂馭獸幡的這一天決定閉關,開始沖擊元嬰真君之境了。

「師尊快到了,我們出去吧!」韓仙芝睜開眼楮說道。

「好!」陳靜齋頷首,腳下自動浮現銀屏靈雲。

韓仙芝走上雲頭,站在他身邊。

銀屏靈雲托著兩人朝秘境入口飛去。

此時的秘境,僅僅是幾天的時間就大變樣。

以綠洲為中心,沙漠上長滿了綠草和灌木。

地上出現了泥土而非沙子。

只有快到秘境入口的時候,還能看到一點黃沙。

且秘境內的星辰之力和元氣初步恢復。

至少可以支撐修士從練氣境提升到築基境。

這種恢復速度,讓韓仙芝不知道有多驚喜。

恢復的速度越快,就越說明這份天然秘境的潛力。

毫無疑問,這樣的秘境極為難得,對韓氏有大好處。

銀屏靈雲穿透秘境入口,

陳靜齋隨手收走鴻天鏡。

秘境入口本就隱秘,陳靜齋收走鴻天鏡之後,韓仙芝拿出三個陣盤扔了出去,直接覆蓋整個秘境入口。

靈光微微閃爍,秘境入口徹底消失不見。

就連秘境吞吸元氣和星辰之力的波動都掩蓋了。

「果然是小城清水。」

從碎星河上出來,韓仙芝頗為高興的說道。

韓氏族人已經搶先抵達,相關消息送了過來。

「清水小城,似乎只有一位化神真尊?」

陳靜齋開口問道。

「兩位,」韓仙芝笑道,「是兩兄弟,外人以為是一位,且都是散修,否則根本守不住這里。」

一座小城價值也不菲,每年的收入足夠共給化神真尊修行,長年累月之下,絕對不比小宗門差,反而會更多。

因為這里是碎星河旁,每一個城池所在對應的都有一種或者好幾種特定的星妖族群,單單是這一點就是珍貴財富。

韓仙芝能這麼清楚,顯然是早有準備。

看來星神宗也從中出力不少。

沒讓陳靜齋和韓仙芝等多久,半個時辰不到,一件雲霧繚繞的法寶上,出現了一隊星神宗修士。

沒有打招呼,直接把星神宗的旗幟落下。

兩位化神真尊都不敢吱聲,直接化作流光飛遁離開。

與此同時,余都真尊陪著一位女修自空中降落。

兩人直接出現在陳靜齋的面前。

「見過尊者。」陳靜齋和韓仙芝立馬行禮。

「不必客氣,你們做的不錯。」余都真尊哈哈一笑,「這位是易紅蕖尊者,韓仙芝的師尊,靜齋趕緊見過。」

「陳靜齋見過紅蕖尊者。」陳靜齋立馬見禮。

「你倒是機靈,」紅顏尊者輕聲笑道,「初次見面,見面禮還是有的,你是第九脈天驕,其余都不缺,便宜你了。」

她說完,手指輕輕一點,隔空一道法力落在陳靜齋的體內,驚人的鋒芒連旁邊的韓仙芝都感到驚訝。

陳靜齋卻很高興,因為這竟然是一團先天庚金之氣,極其珍貴,雖然不多,但依舊引動五竹劍主動吞噬。

「多謝尊者。」陳靜齋臉上露出笑容道。

「算是謝禮吧!」

紅顏尊者說完,抓住韓仙芝直接遁入碎星河之中,而韓氏族人們也紛紛給余都尊者行禮也跳入河中。

「走吧!」

余都真尊揮手,帶著陳靜齋飛向高空。

陳靜齋拿出青齋號,和余都真尊一起出現在甲板。

「尊者,就這樣?」陳靜齋挑眉。

「當然不止,那可是一處天然秘境。」

「我已經聯系了浮雲子師兄,」

「借此讓宗門和星神宗合作。」

「你會獲得宗門獎勵,還有一大筆功勛。」

「除此之外,你還獲得了躍龍門的資格。」

「龍門域千年一次龍門。」

「能獲得這種資格的修士,少之又少。」

「連我都嫉妒你的運氣。」

余都真尊沒有冷著臉,反而一臉微笑。

「躍龍門?」陳靜齋疑惑的問道。

「這是其他域的事情,你不知道也很正常。」

「不過,你總听說過龍門域吧?」

余都真尊笑著問道。

「自然,」

「龍門域和天星域相鄰。」

「九域之中,妖獸和精怪最多的地域。」

「修士多以血脈修行或者融合妖獸血脈為主。」

「他們自己稱之為神魔修行法。」

以陳靜齋此時的博學,對龍門域不說了若指掌,

相關信息知道的也不少了。

唯有躍龍門,壓根沒有听說過。

反倒是前世記憶里,有鯉魚躍龍門化龍的說法。

「說的不錯,」

「那你知道龍門域中,哪個地方最奇特?」

余都真尊微笑著問道。

也就是沒有胡子,不然他肯定會撫順一下。

「龍門域最奇特的應該是龍門山了。」

「兩座聳立在一起的巨大山峰,筆直伸向天空。」

「據說高度其他地域無有山峰能比。」

「這兩座山峰形成天然的門戶,」

「被稱作龍門。」

「相傳一位黑鰍妖王,在此悟道數百年百年。」

「而後一躍而起,顯化妖身,」

「一只巨大的黑色泥鰍,躍過山峰門戶。」

「過了七天七夜之後,它化作一條黑龍出現。」

「當時威壓天地,龍威赫赫,龍門之名傳開。」

「而這也是九域時代的傳聞了。」

陳靜齋內心有些猜測,卻有點不敢相信。

乾元界從仙臨時代開始,歷經仙宗時代,九域時代,黑暗時代,到如今還是仙盟時代。

星魂仙人都只是黑暗時代的存在,還隕落了。

而黑鰍躍龍門卻在九域時代就傳開了啊!

「本尊說的躍龍門,不是龍門山峰。」

「而是峰頂上方的龍門秘境。」

「外人或者修士並不知曉,」

「只有最強大的族群和最強的妖獸或者精怪,」

「才有資格知曉,進入其中都要競爭。」

「龍門一躍,純化血脈,提升潛力,蛻變本源。」

「最低條件便是三品金丹後期,最高四品初期。」

「我覺得最適合你的便是龍門秘境。」

「而我恰好知曉,龍門域里有一頭妖仙,」

「在數百年前,悄然來星神宗借助大陣療傷。」

「星神宗得到的好處,便是躍龍門的名額。」

「總共就三個,如今你得了一個。」

余都真尊笑吟吟的說道。

一般的化神真尊,別說躍龍門了,

便是妖仙來星神宗借助陣法療傷都不知曉。

但偏偏他就知道,當然消息來源浮雲子。

至于浮雲子怎麼知道的,他就不清楚了。

可這並不重要。

「龍門秘境?」

「既然名額只有三個,且千年一次。」

「那星神宗為何會割肉?」

「我可不覺得一處天然秘境會有這麼大的價值。」

陳競爭深吸一口氣,開口說道。

他不修神魔法,不需要純化血脈,

但是提升潛力和蛻變本源,哪怕是他都很心動。

只是不知道他能否獲得這種好處,

畢竟他可是先天生靈,真要可以好處就太大了。

哪怕本源不會蛻變,只是提升也是非常難得的。

可越是如此,他越覺得這樣的交易不對等。

「又不是保證成功,只是一種資格而已。」

「相比較而言,天然秘境反而價值更高。」

「而且從需求出發,彼此都滿意。」

余都真尊哼了一聲,平淡的說道。

陳靜齋若有所悟,看來有兩家宗門推動,借此加深合作的需求,另外龍門秘境恐怕也不會那麼簡單。

那畢竟是妖獸和精怪的地盤,域外修士過去並不佔優。更別提還再搶佔它們的機緣,這…就是莫大的阻礙啊!

7017k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