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有人稱心,就會有人不如意

「誒!梁甜甜,你干嘛去啊?」

「我去隔壁的化妝品店再給你買瓶好點的粉底液,看看你這張卡粉的臉,我都吃不下去午飯。」

「啊?卡粉了嗎?我得趕緊補一補。」謝欣怡趕忙拿出自己的粉底和鏡子,開始細致地補起妝。

梁甜甜趕緊從咖啡館逃了出去,打了輛車跑去了一公里外的早餐鋪吃起了早餐。

「叔叔,你們家早餐鋪關門得遲呀,快10點了還有呢?」梁甜甜喝著粥,吃著油條,比在咖啡館自在多了。

「哈哈,今天生意不景氣,來的人少,好多都沒賣出去呢。」

「奧~這樣啊,那吃完這份,我再打包一份,拿回去當午飯。哦~再來一份,我給何必振也帶一份。」

「好好好,我給你裝。」

滿載而歸的梁甜甜,左手拎著豆漿油條,右手拿著包子煎餃,嘴里還叼了一碗她最愛的小米粥。

「何必振!出來吃早飯啦!」三百平米的客廳里,梁甜甜喊出了回音。

「來了,小姐。」何必振整理好自己新做的發型,一本正經地坐在了沙發上。

「今天整這麼帥啊?」

「嗯,我媽讓我回老家過中秋。」

「你不跟我過啊?」梁甜甜裝作委屈巴巴地看著何必振,然後又忍不住笑了出來︰「哈哈,逗你的。」

「沒事,我本來也就21號回來,畢竟第二天還要上學,到時候確實可以一起過。」

「嗯!快吃啊~」

「小姐,都11:30了,不去吃午飯嗎?我看這都是早飯啊,我讓廚師燒了番茄牛腩面的。」

「啊?可是早飯也能當午飯吃啊!我給你帶了這麼多好吃耶,不和我一起吃嗎?」

「那面……」

「給廚師自己吃。」

「嗯,好。」何必振打量著眼前這個活潑可愛的小姐,仿佛看到了小時候他們一起玩鬧于老家宅院的樣子——那樣的無憂無慮、簡單純粹,充滿快樂與希望。

「楊亦程,我永遠不會原諒你。」何必振吃油條吃出了打架的氣勢,而一旁的梁甜甜,正拿著平板在看偶像劇,且笑得正歡。

吃完送行以後,何必振又折回來叮囑剛上任不久的管家︰「一定要有求必應,不能讓小姐不開心。」

管家在門口等待了一下午的吩咐,卻不見小姐的身影,直到晚飯時,梁甜甜才從臥室里出來吃了一頓大餐。

不是宅女養成過于簡單,而是住校後遺癥過于嚴重!老是會覺得娛樂時間不夠多,而這一覺得吧,就會覺得啥事兒都有趣~導致︰根本停不下來啊!

第二天一早,被餓醒的梁甜甜,才突然感覺不對勁︰「昨天都吃了那麼多東西,怎麼今天還能被餓醒呢?我感覺我整個人都要不行了,又餓又嗜睡。不行,我得趕緊下樓看看去,有沒有下雨。」

中秋假轉眼已經過半,眼看著馬上就要最後一天了,有的人在家認真學習、有的人沉迷網絡無法自拔、有的人正在盼著下雨穿越。

而此時此刻待在家里犯愁的,是誰呢?

「梁甜甜沒有動靜就算了,劉思琪居然也!說好的加好友,竟然沒有同意!」楊亦程都快把《高中英語巧記3500詞》翻禿嚕皮了,兩個人還是沒有一個搭理自己。

「難道是我的魅力值突然降為零了?」楊亦程坐在家里的沙發上疑惑著,廚房里切著隻果的方前像是在殺豬。

「啊~我可終于切完了!什麼隻果啊,這麼硬?」

「是你拿還沒開刃的水果刀切的吧?」

「什麼開不開刃啊?又不是劍,你家放不開刃的水果刀干嘛?」

「沒什麼,之前買錯了,但是後來我也懶得切水果,就扔那兒沒用過。」

「那開過刃的呢?我也沒看見啊。」

「我媽都用菜刀切水果的,沒買過。」楊亦程笑著看向方前,既抱歉又瑟。

「太過分了!小楊楊~你這樣我很傷心的,都不提醒我。」

「我是在想。為什麼你的妹子對你都那麼主動,而我的都沒影兒了?」

「噗哈哈哈!那只能說明本少爺才是直女斬、軟妹斬、什麼都斬~見過我的女人,百分之九十都對我有想法!」

「這……」楊亦程緊皺眉頭,眯著眼看著眼前這個瑟的小人。

「哎呀~想那麼多干嘛,出去打球啊!打球打的帥,再吸引一個妹妹不是更好?」方前推搡著楊亦程說道。

「不去,我郁悶。我要去寫日記。」

「天!又寫日記啊?真是crazy!無可救藥了~我可出去打球了!你一個人慢慢寫。」方前放下還沒吃完的半片隻果,拿著楊亦程的籃球就跑了出去。

楊亦程回到書房,拿出日記本,寫下了︰

2021年9月20日︰星期一

從周六到今天為止,梁甜甜都沒有再找我說過任何一句話,太過分了。

剛寫完,楊亦程就覺得不對勁。他趕忙把日記翻回去,發現9月14寫的還是劉思琪,怎麼今天就寫梁甜甜了,而且是下意識性的,難道自己真正喜歡的是梁甜甜?

「不可能!她那麼壞,以前天天纏著我,還道德綁架我,我不可能喜歡這種女巫一樣的女生的,絕對不可能!」楊亦程急得撕下了日記本的這一頁,不願再想。

「方前,方前!你去哪了!我也要出去打球。」楊亦程著急忙慌地穿上球鞋跑了出去。

而另一邊︰

「耶斯莫拉~思密達~請給我人工降雨,大大滴~」梁甜甜一臉魔怔地對著一旁的管家說道。

「小姐?你這是……你為什麼就那麼想要下雨呢!可是最近就是……就是只有晴天啊!」管家說話的嘴微微顫抖,腿腳也開始不利索了。

「不要害怕滴思密達~動用你的全部人脈,給我搞來劇組人工降雨的機器。你們的大小姐,今晚就要靈魂出竅!」梁甜甜緊緊抓住管家的肩膀,惡狠狠地威脅道。

「好,好~小姐,我這就去辦!」管家嚇得一瘸一拐出了門,但完全沒明白梁甜甜在說些什麼。

管家來到了一個影視公司,找了專業人員和車輛,順便找梁甜甜他爸報備了一番。

听聞女兒要拍戲,梁甜甜他爸連忙給這個影視公司投資了一百萬,讓他們好好拍、好好制作,缺錢就說,都不是問題。

楊亦程和方前在附近的籃球場打著球,卻突然被飛馳而過的——梁甜甜她家的勞斯萊斯嚇了一跳——後面還跟了一輛一樣快的面包車。

「這大小姐又整哪一出呢,賽車總動員?」

「不知道,可能是吧。」楊亦程失落地看著車子開走的地方,突然又想回家躺著了。

「不是吧,楊亦程!這我可要說你了啊!打球不專心,腦子有問題!快回來繼續玩啊~」方前伸出的手沒有抓住楊亦程的衣角,讓他逃了回家。

一路追趕的方前,跑的上氣不接下氣,突然撞到了一個女生。

「我去!你走路不長眼楮啊?痛死我了。」方前坐在地上揉著自己的屁股,抬頭後視線卻被刺眼的陽光佔據。

「方前?你怎麼在這。」

方前一個鯉魚打挺,做作地穩了穩自己的重心,然後看著眼前的這個女生,開始磕巴︰「李……小……」

「李小萌~萌萌噠的萌。」

「你怎麼……怎麼會知道我的名字?」

「我……」李小萌害羞地低下頭,臉頰兩旁的紅暈已然灼燒了周圍的耳朵、脖頸。

「你還回不回去了?」站在不遠處的楊亦程,開始不耐煩地催促著。

「上次在醫務室我偷看過登記簿,就這麼簡單。你快去跟他匯合吧,我先走了。」說罷,李小萌抱著懷里的一摞子蔬菜跑開了。

「豁~她都買了些什麼硬菜啊?撞得我胸好痛!」方前痛苦地往楊亦程身邊跑去。

而管家一路風馳電掣,終于回到了宮殿,跑到後院喊出了梁甜甜。

「可以了小姐,咱們開始拍戲吧。」

「什麼?拍戲?你拉了一個劇組過來?」梁甜甜站在宮殿大門前,一臉的不可置信。

「對,董事長說了,想拍戲,就拍。」

「拜托,不要什麼小事都跟我爸去說行嗎?而且你搞錯了!我只是想要下雨,你給我叫這麼多人過來,是什麼意思嘛?」梁甜甜突然增高的分貝,嚇得後院的狗狗都開始汪汪亂叫了。

「不好意思小姐!馬上撤離,馬上撤離!就給您留下一個灑水車。」管家帶走了多余的一群人,開始人工降雨。

「哼,這還差不多。穿越吧~梁甜甜女士!」梁甜甜閉著眼楮,握著骰子,身體卻沒有任何變化。

「誒?不可能啊!怎麼可能呢?」

「怎麼了小姐?我替你打把傘去雨里走走吧。」

「嗯,也行~」梁甜甜躲在雨傘下握著骰子,尋思著這下應該可以穿越了,但是——並沒有!

「難道骰子得落地,然後我撿起來,才能穿越?」梁甜甜話音剛落,就開始往地上丟骰子。

「啊……嘶~」握著骰子的梁甜甜頭部劇烈疼痛,她知道自己是要穿越回去了。

而一旁不知情的管家連忙把叫來了救護車,把梁甜甜送去了醫院。還大聲哭著說︰「小姐~你有事了,我可怎麼辦啊!」

人人都有疑惑的時刻,尋思不透他人做某件事的意義;人人都有倒霉的時刻,琢磨不透失敗的原因。

但如果換個角度想︰只是不小心掉進了時空漏洞里,或︰只是不小心與掉進了時空漏洞的人有了些交集。

是不是很多難以解釋的事情,也開始變得有趣了起來?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