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源天一亮醒來後發現自己的身體被一個嬌軀抱住,轉頭一看,女孩不知道為何已經就後背抱住來他,可能因為昨晚天氣寒冷吧,再加上林源沒有從她體內感受到任何修煉的氣息,很正常

「醒醒,該起來了」林源拍了拍女孩的身軀

女孩極其不情願的伸了一個懶腰,展露出嬌好的的身材,揉了揉睡眼,緩緩起身

「你叫什麼名字」,路上,林源問道

「菡萏」女孩輕聲回答

「不錯的名字啊,菡萏香銷翠葉殘,西風愁起綠波間。」林源不經意在吟了一首詩,

女孩听到,眼中泛起一絲異色很快又恢復正常。

突然林源猛的捂著女孩嘴抱住女孩蹲下,女孩剛想反抗,卻看到讓她驚恐的一幕

只見前方不遠處,一眼望不盡的妖族大軍浩浩蕩蕩的前進,里面除了鱷妖,尸妖,血妖,虎妖等一些常見的妖族還有一些連上一世林源都未曾見過的新種族,其中最顯眼的就是一個頭生六角,身高五六米,面孔入虎似蛟的妖族鶴立雞群,鈴鐺般的黑色大眼楮四處巡視,

這些妖族何時多了這麼多新種族,上古秘境當時我也去過九成以上,按理讓我都沒見過的妖族種類已經很少才對,林源按耐住心中的疑惑,準備回去之後找一下家族的藏書閣,一千年和現在的變化還是巨大的,和社會脫節太久了,回來這麼居然搞忘看大陸志了。真是失誤啊。

等妖族大軍過後,林源一把抓住女孩的細手,快步通過,女孩也沒反抗,只是臉紅了一下

「你知不知道,我現在很想把你丟下,完全耽擱我的時間」林源陰沉著臉,自己本就屬于那種才修煉沒多久的人,一個人在密林中穿梭尚且吃力,還帶著一個累贅,饒是以前世的經驗支撐,林源也感覺自己累的不行

「諾,這個給你,」女孩從自己白嫩的脖子上取下一個銀色花紋項鏈,項鏈中央瓖嵌這一顆水汪汪的藍寶石

還不錯呢,還有一顆靈月石,雖然小了點,但也彌足珍貴,畢竟這可是能提高修煉者靈感的好東西,林源細細把玩,感受項鏈上女孩殘留的體溫,然後一把揣進兜里神色滿足

要到深林邊緣的時候,林源停下了腳步,女孩來不及一臉踫撞在林源後背,怎麼啦,女孩來不及詢問,就看到林源的前方站著五個人金甲衛士,像是等候多時了,為首的正是那個身著炫紋暗金色鎧甲的大漢。

「公主,吾等恭候多時了,還請公主隨我們回到皇室,你的父親和母親很想念你呢」大漢恭敬的說道

眼色一動,身後的四名金甲衛士作勢就要上前帶走公主

「我不回去,他們會殺了我的,了!」女孩焦急一把抓住林源的胳膊,不停的搖頭,

「哦~你們都還沒問過我 ,也沒說怎麼感謝感謝我,就要帶走她,有點不符合好人有好報啊」林源扯下女孩緊抓的手臂,玩味的說道

「這位小兄弟,我拉斐帝國向來不會虧待這類英雄豪杰,我這里有靈石萬顆,你看可算滿意」大漢見此,向著林源扔出一袋靈石

林源接過後,輕點了一番,坦然的收下,佯裝推出公主,

大漢身後一個四名金甲衛士,見狀急忙上前接應,迎來的不是公主,而是一把灑滿花椒的落葉,四名護衛頓時捂著眼楮慘叫

林源則迅速轉身環抱起女孩,逃之夭夭,

以林源前世的心機怎麼看不出這袋靈石有命拿沒命花,這些衛士眼中全是殺光,雖然掩飾的很好,但也瞞不住林源

「呵呵,有點意思,不知道我的靈石是不好拿的嗎」大漢見到林源逃跑,露出殘忍的笑容,像是遇到很好的事,你們馬上帶上影蝶召集人手給我好好的抓住他,既然敢玩我,我就好好的招待下,一個淬體中期的毛頭小子,簡直不知死活。

林源使用的尋陽身法快速逃向星辰山脈中央,此身法是上一世覆滅烈陽宗得到,頗有不凡之處,即是抱著女孩也絲毫沒有減慢速度,只是使用越久,身體越寒冷,但此刻林源也顧不得,只管拼命的逃跑

那個大漢居然是燃血境的,四名金甲衛士也都是淬體中期,這次惹過頭了,林源心里暗自納悶

一處翠綠坡地,看著前面站著的兩個金甲衛士,林源干脆放下女孩,直接上前突進,一名金甲衛士躲避不及,直接被撞飛,順勢奪過對方手中長刀,另外一名金甲衛士見狀,抽出長刀迎擊,

當的一聲脆響

林源後退半步,金甲衛士後退三步,林源乘勢追擊,連劈三刀,一刀比一刀剛猛,金甲衛士苦苦支撐,不停的後退。

炫金—流光斬!金甲衛士大喝

雪白的刀刃上充滿一層金光,用力一斬而下

林源提刀格擋,一腳猛踢前者胸口,金甲衛士倒飛出去,另外一名金甲衛士,快速加入戰斗,一套軍拳打的虎虎生威,逼的林源連連退避

只見林源神色一動,雙手一折,長刀斷裂,無數破碎的碎片急射出去

措不及防下,一聲慘叫之後,一名金甲衛生捂著面孔,鮮血直流,另外一名用刀急忙劈落碎片,林源趁其空擋,一拳將其打在捂著面孔的金甲衛士腦門上,瞬間擊斃

「賊子,爾敢!」金甲衛士見到自己的同袍被擊殺,發出怒吼

炫金三連斬!

金甲衛士像發瘋似的,不顧防守,只管進攻

林源一連後退數十步,還是退避不及,被劃傷手臂,削起一片血肉,

金棘—破滅日戰矛

林源不顧修為極限,幻化出一柄炙熱的長毛,單手投擲,長矛直射而前,似一條堅不可摧的蛟龍

砰—

金甲衛士不可置信的看著斷裂的長刀和胸前的空洞,就此倒下

噗,一口熱血吐出,林源壓制自己的修為反噬,扯下衣服簡單的包扎下手臂的傷口,艱難的抱起女孩,女孩已經在逃跑中昏睡過去,拖著傷軀繼續逃離。

真的體力不行了,林源氣喘吁吁,戰斗從開始到結束不超過五分鐘,林源體力依然耗盡。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