昏暗的天空上,一輪猩紅的圓月倒掛在上面,折射出縷縷血色的光線,給荒蕪的無極之地披上了一層血衣。砰的一聲,一頭犰狳般大小鉤生骨刺的妖獸,小心翼翼從土洞中探出頭來,黑亮的眼楮四處轉動,突然,一只骨鱗大腿出現在它眼前,嚇的小妖獸汗毛倒立,尖叫幾聲,鑽進洞中。

緊接著一群鱷妖不斷從枯土中迸發出來,雙腿直立站在月光下,吸收著來自血月絲絲的光芒,像是接到指令般站好不動,不多久這里成了一片妖海

血月慢慢消散……

領頭一個明顯強壯的鱷妖猛的襲擊前面的稍顯單薄的鱷妖,「 呲」一聲脆響,碩大的頭顱咕嚕嚕的掉在地上,一縷精血從頭顱中飄出來被這個強壯鱷妖吸收,吸收之後體型以肉眼可見的亮度增大一些,然後又慢悠悠的走向下一個鱷妖,此番情景在荒野上各處上演,鮮血四濺,白骨橫飛,灑入枯土的血液飛快的消失不見,最終一頭鱷妖吸收了足夠的精血,全身發生異變站在散亂的殘骸上,大吼一聲,

一道無形音波震蕩出去,一些離得近的鱷妖直接被震碎,血肉飄散,完成異變後的的鱷妖全身變得黝黑堅固,利爪變得尤為修長,尺余長的利爪在昏暗中發出陣陣寒光,近五米的身高,幽藍般的豎瞳在眼眶中閃爍。突然閃到一個鱷妖旁揮出利爪,鱷妖被撕碎,異變鱷妖發出一聲無聲的巨吼,幾個游蕩的鱷妖慢慢的退避表示臣服。

「嘿嘿,終于找到一頭異變鱷妖,不枉我風餐露宿幾個月,這次賺了」只見一名身披黑色披風的青年從黑夜緩緩走來,抽出背上的長劍,「千頭下位鱷妖中才會誕生的中位妖獸幽冥鱷可是絕佳的好材料」

異變後的幽冥鱷發出呃呃的威脅聲,作為剛剛脫變成功的幽冥鱷本不高的智慧本能的感受到極大的威脅,率先沖向青年,一抓揮出,而青年好似沒看見,手起刀落間,抓刃斷裂,鱷妖吃痛,後尾一甩,強勁的後尾直奔黑披風青年頭上招呼,

「來得正好,武技︰青玉撩斬。」黑披風青年心中低呼,頓時劍刃上碧色如畫,幽冥鱷粗壯的後尾和黝黑的頭顱飛向天空,堅固的身軀還停留在原地,隨即慢慢倒下,

走到頭顱旁,青年拿出白色的玉瓶,瓶身刻畫許多晦明圖案,白瓶靠近頭顱,幽藍的精血自動吸收進去,收完精血的青年露出一絲滿意的神色「不錯不錯,不過身軀也不能浪費,浪費可是最大的恥辱」自言自語番,隨手一抓,幽冥鱷龐大的身軀身軀便消失不見,

要是有人在此處定會驚訝,能裝如此巨大的空間法寶在大陸上除了隱世老怪,基本上誰都沒有,一萬年前的大戰讓煉器師幾乎死傷殆盡,以至于現在任何一個空間戒指出現在大陸上都會引起一段腥風血雨。

「轟轟」幾聲巨響,沖天的火焰四起,瞬間照亮了這一方世界,

「誰他呀的不要命了」嘴上在咒罵可青年動作卻不慢,趕緊運轉靈脈極力死撐靈力護罩,拼命抵擋沖擊波和火焰,轟~,一聲更猛烈裂天的巨響,赤紅的光線如潮水般迎面而來,青年的護罩在紅線中片片碎裂

砰——

無聲的聲響,護罩爆裂,「哦,完了」青年只說了一句便在紅線中化為一具焦尸,沖擊波一震化為煙土,連一絲存在的痕跡都沒有了,而整個荒野在崩裂,所有存在的妖獸全部化為塵土,哪怕強如中位妖獸也只能發出一聲不甘的怒吼聲中化為滿天骨屑

爆炸的中心出現一角黑色木箱,散發出深邃的光芒,深處爆炸中心的木箱竟然完好無損,

一道黑影出現在木箱旁,干枯的手掌在木箱上每一寸紋路上撫摸,像對待戀人般,拍掉上面灰塵,望向遠方,喃喃自語「青玉聖地這次我來討債了,」低沉的聲音從喉嚨中發出像年久失修的機械般嘶啞,

說完打開,那人當場石化,只見木箱中空空如也,「哈哈,烈陽宗,你們該死!全都該死!!竟敢欺騙我!!!」轉手捏碎木箱,剛才堅不可摧的木箱境如此輕易被捏碎。

「嘖嘖,這烈陽宗的手段真是高明啊~」平復完心情後,黑影發出一絲冷笑。隨後疾射向遠方,留下這滿目瘡痍的大地。

與此同時,烈陽宗禁地密室中,四名白發老者靜坐在蒲團上,中間的一名老者睜開雙眼,目光如炬,

「二長老青玉聖地的支援何時能到?之前和我們協商的時候可是說的一旦那個魔頭發現我們欺騙他就要協助我們烈陽宗的」二長老無奈的回答「宗主,預計還要一天,」

「什麼!」另外一名稍顯年輕的長老直接暴呵「這是要我烈陽宗滅亡的節奏,宗主,你要明白其中後果,當初我就說不該和青玉聖地合作,畢竟一旦那魔頭發現我們欺騙他,而青蘭聖地的支援又沒有到,恐會……」

「唉」一聲無聲的嘆息,「四長老你又不是不知道當初要是不告訴他,恐怕我烈陽宗早就沒了,唉,說到底還是我們實力太弱,青玉聖地和魔頭都不是我們可以得罪的」

「對了,內門核心弟子撤離情況如何」烈陽宗宗主問道「一定要保護他們,他們是我烈陽宗的火種,萬萬不可有失」「稟告宗主門中核心弟子四十八人以盡數撤離密地」一旁的三長老開口道。「但是普通弟子,最近門中人心惶惶,要是開啟了護山大陣早就亂成一鍋粥了」說完手扶長須,嘆息道。

「轟轟轟~」三聲巨響傳來

密室一陣陣搖晃,烈陽宗宗主緩緩站起身來,神色堅定,鏗鏘有力說「是時候為我烈陽宗留盡最後一滴血了」,「我等遵宗主令」余下三位長老異口同聲回答,隨即沖出密室,

入眼出,滿地的鮮血碎尸,一道血紅的黑影立在半空,「哈哈哈,烈陽宗上下普通弟子一千三百六十二人,雜役三百人,核心弟子四十八人以盡數誅滅,嘎嘎,你們以為藏的核心弟子我不知道嗎,這次我要你烈陽宗,滅門!!!」。

听到自己要雪藏的核心弟子全滅,烈陽宗宗主吐出一口鮮血,目呲欲裂,仰天大笑「哈哈,我就算死也要拉你陪葬,眾長老助我滅魔!!」。

說完四人飛上半空沖向那道黑影,「嘎嘎,螻蟻而已」黑影大笑一聲,無上魔功法,化為血劍——斬!

一柄十幾米長的血紅紋路巨劍突兀出現在魔雲門宗主和三位長老旁,順勢一劈,四人剛升起的護罩觸之即潰,四人變成滿天的血雨灑向烈陽宗的廢墟…

大周國,安南行省,金定城,上空突然出現了一柄十幾米長的血色巨劍,遮蔽了烈日,暗紅色的紋路玄妙無比,猛的巨劍紋路發出血芒傳來無窮的吸力,隨即城中無數圍觀的民眾,士兵,哪怕一些家族的修為強大的家主也難逃厄運,血液全部被吸取進血色巨劍中,在淒慘的哀嚎中變成一具具白骨,吸力加大,無數逃跑,隱藏的人紛紛驚悚的發現自身的血肉離體而去,慢慢變為一具白骨,比凌遲還慘的體驗,

期間有靈士想要反抗,直接爆裂,血雨全部被吸收,更多想要逃出去的人根本打不破籠罩在全城的血色防護罩,只能慘叫中化為死尸,不多久全城寂靜無聲,只有無數的散亂白骨,

血劍化為一個人形,落在城牆上手施一個術法,空氣中血汽凝結成一面鏡子,鏡中出現一個滿頭銀發的妖異少年,面容姣好,劍眉星唇,活生生的聖子英杰,任誰都不會認為滿城的血案與他有關,看著白嫩的雙手,少年滿意的點點了頭,自語道︰「血蘭經果然厲害」

「嘿嘿,青玉聖地我來了」化為一團銀光消失在天際。

幾個時辰後一團金光降臨在金定城,看著滿城亂骨,發出一聲嘆息

「塵世繁苦,早日解脫也好,」金光消散一個烏袍老者盤做在半空,雙手捏出莫名手勢,兩袖一揮,

「散」烏袍老者大喝一聲,滿城亂骨盡數消失,

突然,一道銀光出現,烏袍老者反手拿出一柄青劍,左袖疾射出三枚銀箭,「當當當」,三聲脆響,銀箭被擊飛。銀光化為一名滿頭銀發的少年

「哈哈,無塵老道,本尊恭候多時了,請上路吧!」,

「血劍魔尊,你殺戮百姓,屠滅烈陽宗,又拿這城十萬人之血肉修煉血蘭經,今日我青玉聖地拿你這頭顱祭奠十萬冤魂」無塵道人憤然說道,說完瞬間閃到血劍魔尊身旁,揮手一斬,不料,血劍魔尊反身一轉,抓主長劍,一腳踢向無塵道人,無塵道人眼見急忙用掌對攻,

砰——

長劍脫手,無塵老道倒飛幾米落在不遠處,雙手施陣,背後出現一尊聖禽虛影。魔禽橫空,發出驚天鳴叫,向著血劍魔尊俯沖而來,血劍魔尊急忙凝聚血液化為血劍,身後一株古樸血色蘭花緩慢浮現,空氣中仿佛彌漫著鮮血的味道,「我賜予你緩慢的死亡」血劍魔尊開口說道

話畢,身後血蘭虛影化為漫天血雨瞬間籠罩在聖禽全身,聖禽慘叫著,不斷先要奮力掙脫,

無塵老道見狀,馬上收回自己的法相,抹去嘴角一絲鮮血,強忍著武技反噬的痛楚。拿出一枚小小鎮地印,念動晦澀法訣,鎮地印自動脫手,飛在空中,轉瞬變成小山般大小,砸向血劍魔尊,血劍魔尊抓住搶來的長劍,雙手用力, 嚓,斷為兩截,向巨印飛散而去,砰砰,短劍被撞飛,巨印勢不可擋,

「鎮壓萬物!」無塵道人怒喝,

「無上血經,神魂護我,護!!」血劍魔尊全身血液涌出身體化為血鎧,同時全身護罩升起,罩的嚴嚴實實。

「砰~」一聲劇烈的聲響,護罩破滅,巨印也被撞飛,化為一方小印落在無塵道人手中,血劍魔尊全身血凱處處龜裂,

「哈哈,真爽,該我了無塵老道,」血劍魔尊滿身鮮血猙獰大笑,雙手結出一道金色道六芒星之後變成一根布滿符文金色長矛,

「金荊——破滅戰矛」用力向無塵道人投擲而去,長矛在空中變成一道金色長蛇,

看著疾射而來的金色矛影,無塵道人面色沉重,摸出一面白色古盾,扔在空中,雙手變換幾種手勢,骨盾化為一面兩米大小的盾牌,盾牌上空出現騰龜虛影,仰天無聲嚎叫,

砰~,

金色長矛狠狠的撞擊在白色骨盾上,爆出璀璨的火花,

 嚓,白色骨盾阻擋了片刻,爆裂開來,在無塵道人驚訝的目光中,輕而易舉的刺破靈力護罩,爆炸,無塵道人爆成一團血霧,尸骨無存!!

「噗」血劍魔尊吐出一口積血,深深的看了一眼血霧,右手一吸,一方古樸的石印出現在手中,正是無塵道人的鎮地印,

「沒想到,無塵老道還有這好東西,我收了,嘿嘿……」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