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第二百六十三章 苟且

也無怪方玉春會如此得意。

雖然明面上看,他是從一個副廠長變成了科室主任,干部級別也沒有什麼變化。

但這廠與廠之間的區別可大了去了!

他原先工作的糖廠,按規模與級別來算,別說是全國了,就是在四九城都排不上號,哪怕是幾個糖廠里頭,它不說是老末,但也是排在下游的,在這個什麼都是計劃的年代,它的上限是看得見的。

而四九城食品廠可就不一樣了。

它是整個四九城第一家用上現代化設備生產食品的工廠,甚至周大人都親自過問過,級別上更是比糖廠高上許多,在上頭更是掛了號的,要是能在這里干出點成績的話,說不定什麼時候就高升了呢。

楚恆也是由衷的為他高興,趕忙給倒上一杯涼茶,笑著道︰「恭喜恭喜啊,你終于是得償所願了。」

「唉,你是不知道啊,為了這個事,我差點把腿都給跑斷了,不過萬幸,功夫不負有心人。」方玉春唏噓著灌了口茶水,末了還在不住感嘆︰「太難了,太難了啊。」

楚恆咂咂嘴,極力的壓抑著自己心理想要去討論下這個很肆零肆的話題的,話音一轉就笑鬧道︰「誒,今兒是不是得請客撮一頓啊?」

「撮一頓沒問題,不過今兒可不成,晚上糖廠的幾個領導要給我辦個歡送宴,我都答應好的了。」方玉春面帶歉意的解釋了一下,旋即指指外頭︰「不過我可不是忘恩負義的人,今兒沒空手來,給你拉來一板車汽水,就停門口了。」

「一板車?你給我拉那老些那個干啥?我特麼洗澡也用不了這些啊!」楚恆愕然的看著他。

「我不說過嗎,只要我能進了四九城食品廠,你家的汽水以後我全包了,拿少了那不成了食言了麼?」方玉春大笑著道。

「你這老小子這時候來實誠勁了。」楚恆白了他一眼,起身對他招呼道︰「走吧,別杵著了,我倒要看看你給我拉來多少。」

「夠你喝一夏天的了。」

方玉春笑眯眯的起身,與他一同離開了辦公室。

此時,前屋鋪子門口,孫梅等一眾職工與附近的幾個單位的職工正圍著門前那輛裝滿了汽水箱子的板車觀瞧。

糧店的這些職工們,幾乎每個人都是喜上眉梢的。

這麼老些的汽水,楚恆哪能喝得完,而她們家主任又一向大方,不用想都知道,這些汽水肯定是有她們一份的。

這可是一毛一瓶的好東西呢,擱誰誰不高興?

楚恆與方玉春倆人這時也來到了鋪子里,見到車上那幾乎要擺滿了的一箱箱汽水,他不由得一陣咋舌︰「好家伙,你是真打算讓我用汽水洗澡啊?」

「那我就管不著了,你是洗澡還是倒了扔掉,那是你的事情,只要別忘了把瓶子給我還回來就成。」方玉春上前幾步,拍拍車上的汽水箱子,笑著道︰「走吧,借著方便車,給你送家去吧。」

「等會的。」楚恆轉頭看向眼巴巴的望著他的孫大姨等職工,笑著揮揮手,道︰「都愣著干什麼呢,一人一箱,喝完了別忘把箱子送回來就成。」

「哎呦,謝謝主任!」

「恆子就是敞亮!」

「這要拿回家,我家那幾個兔崽子得樂壞了!」

盡管早已經猜到會是如此,可畢竟之前正主還沒發話呢,此時楚恆終于開口,大姨們頓時眉開眼笑,忙不迭的走上前,七手八腳的往下解車上綁著箱子的麻繩。

「哥,您可真局氣!」

連慶跟郭俠哥倆此時也是笑的合不攏嘴,趕緊上去幫忙。

不一會的功夫,一幫人就卸下來七箱子汽水,並重新在板車師傅的幫助下把箱子捆上。

楚恆看著依舊還有十多箱的汽水,無奈的搖搖頭,抹身去推來自行車,對方玉春招呼道︰「走吧,去我家坐會,我那還有點祁門紅茶,一塊嘗嘗去。」

「你小子還有這種好東西呢?那我得多喝點。」

方玉春也轉頭推來自己的車,與板車師傅一塊騎車跟著楚恆離開了糧店。

沒一會,幾人就到了大雜院。

這時候還沒到下班點,院里就只有一幫納涼的婦女在,見他們一箱箱的往下搬汽水,不由得就好奇聚了過來,七嘴八舌的詢問起情況。

「楚主任這是干嘛呢?」

「好家伙,這是把買冷飲的鋪子給搬空了啊。」

「這得十多箱子吧?」

還不待楚恆答話,方玉春就自作聰明的給找了個听起來很合理的借口。

他半邊卸貨,一邊笑麼呵的對一眾婦女解釋道︰「這是我們食品廠生產出的一批問題產品,沒法往出銷售,倒了又可惜,就給楚主任送來一些,幫著解決一下困難嘛。」

「哦,原來是這樣。」

「又是問題的啊?」

「嘿,您們這些問題產品可不少。」

一幫人整齊劃一的朝他丟個了白眼。

這種借口要是頭回听,她們也能信,可特麼這楚大主任家隔三差五的就有人送問題產品來,傻逼也知道這是搪塞呢。

「來來來,各位姨兒,借過了啊。」楚恆都懶得去解釋,一手提留著一只箱子,走出人群直奔家里。

等他放好東西出來,剛巧踫見傻柱鬼鬼祟祟的悶著頭從中院走出來。

他也沒發現這家伙的異常,還笑著招呼了一聲︰「柱子哥,今兒沒上班啊?」

「啊?啊,下……下午沒事,我就先回來了。」傻柱躲躲閃閃的看了他一眼,就要趕忙離開。

這明顯看著是不想搭理他,楚恆這時候卻沒了眼力見,還硬是往上湊︰「那正好,我一哥們給我送了點汽水,你搬一箱回去給雨水喝。」

「回頭再說,回頭再說,我有事先走了啊。」傻柱生怕被纏上,這下溜得更快了,揮揮手就跑出了大雜院。

「嘿,這人!」楚恆也察覺到這貨不大對勁了,這要是換了往常,他就是不給汽水,傻柱也會來幫忙搬的,今兒怎麼理都不理就跑了?

不過他也沒有多想,只當做人家是有急事,扭頭便接著搬汽水。

十多箱子汽水,三個人搬,一人兩三趟就全給搬進屋里去了。

本來楚恆還想留板車師傅喝點茶水的,可人家卻很有眼力見,知道自家領導是要跟人談事,連煙都沒抽一根,就急匆匆的收拾了下東西要離開。

就在楚恆送師傅出大院的時候,婁曉娥也從中院走了出來,她的神情跟傻柱很相似,也是鬼鬼祟祟的,一副干了什麼壞事的苟且模樣。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