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來自佛門的空投!

真禪!

正是王銘在摩訶寺里的法號。

不止如此,王銘在天魔教里也有屬于自己的代號︰修羅。

真禪、修羅、北辰。

分別是王銘作為‘佛祖轉世’‘魔祖轉世’和‘道祖轉世’,對應的馬甲名稱。

目的,都是掩飾真實的身份。

北辰聖子。

對佛祖轉世神交已久?

七戒瞳孔驟縮,深深地看了眼蕭純陽。

恐怕不是你師弟想見佛祖轉世,是你師父想見真禪吧!

危險,危險,危險~

七戒心中升起警兆。

方才蕭純陽就說過,張玄清因為晚年不祥,閉關沉睡,沒法參加聖子繼任大典。

現在看來,恐怕未必是在閉關沉睡中。

可能已經偷偷下山,準備對魔祖和佛祖轉世下手了吧!

嘶~!

這只‘幕後大黑手’終于忍不住了嗎?

想到這里,七戒微笑道︰「真禪正在本寺禁地中苦修。」

「如今處于最關鍵的時期,實在無法抽身,待他佛法有成,定來拜訪北辰聖子。」

王銘連忙道︰「無妨,無妨!」

「真禪佛子的修煉為重,我與他見不見面,其實並不重要,神交,神交就夠了。」

七戒松了口氣。

連帶著看眼前這位‘北辰聖子’,都順眼了不少。

雖然論容貌。

這位所謂的‘道祖轉世’,跟本寺的‘佛祖轉世’比起來,至少差了十幾條街。

但心地,還是相當純良的。

就是可惜,居然拜玄清真人為師。

要知道!

九州諸派,可是苦玄清真人久矣!

等老家伙徹底嗝屁,乾坤宗很可能遭受強勢報復。

到時候。

這位‘北辰聖子’,絕對會優先被各方強者針對。

……

作別七戒,王銘繼續跟著蕭純陽認識九州諸派的大人物。

旁邊客席上,許多人都在以神念侃天說地。

當然,基本上都是三五人的小圈子,已經相交數十年,互相知根知底信得過的人。

比如天魔教主洛花顏,她在道門和佛門中朋友的確不多。

掰著指頭算,也就麻姑師太等寥寥三五人。

「花顏,你看這北辰聖子,真是太英俊了。」

「得徒如此,張真人就算立地羽化,也能含笑九泉了。」

「要是我年輕個幾十歲,現在肯定主動出擊,找北辰聖子結道侶。」

「呵呵,你就算了吧!老姑婆級別,當人家女乃女乃都嫌棄,我看花顏還差不多。」

「對了花顏,你們教那位‘修羅聖子’,長得怎麼樣?」

「跟北辰聖子比起來,誰更英俊些?」

……

听著周圍‘姐妹們’或真心八卦,或別有用心的詢問。

洛花顏嘴角微揚︰「容貌?差一點吧!」

差一點?

周圍那些師太、道姑頓時都興奮起來。

紛紛表示,如果只比北辰聖子差一點,也算是非常英俊,貌比潘安了。

洛花顏微笑不語。

什麼‘比北辰聖子差一點’?她的意思是北辰聖子,比小銘銘差一點。

哦,不對~

不只是一點,而是億點!

道祖轉世,就這張臉?也配跟我徒弟媲美?

論相貌,跟我家小銘銘比起來,簡直就是被吊打好不好!

如果說這位所謂的北辰聖子,顏值只有6000。

那我們家小銘銘,至少三萬起步!

……

依次拜會完道門六宗、佛門五寺的大能,王銘已經算不清自己收了多少寶物。

至于魔門三教,只有天魔教來了。

因為另外兩教,影魔教經營的是‘刺殺組織’,跟道門、佛門都有較深積怨。

而蠱魔教的勢力範圍,主要在南疆邊陲,跟九州諸派很少聯系。

加上常年與劇毒蠱蟲為伴,同樣不被正道所喜。

唯有天魔教,雖然也是魔門勢力。

但經營產業主要是樂坊、勾欄,九州品質最高的風月場所,背後大半都有天魔教的影子在。

雖為魔教。

但天魔教與正道諸派間,矛盾並不大,甚至暗地里有很多盟友。

就像這次。

洛花顏送給北辰聖子的‘見面禮’中,就有一枚紫金級的令牌。

造型華麗。

手持這枚令牌,在天魔教麾下任何產業消費都能打六六折,絕對是身份和實惠的雙重象征!

這麼會做人的魔教妖女,實在讓人很難‘斬妖除魔’!~

……

「終于結束啦!」

拜會完所有宗門大人物,完成一系列聖子繼任流程。

王銘整個人都差點沒累癱。

儀式完成,接過‘聖子令’,他立馬向蕭純陽請假,表示實在受不了,要回去休息一會兒。

蕭純陽似乎很理解這種感覺,笑著表示盡管去休息,剩下的儀式他會搞定。

王銘對此感動不已,直接跑到紫霄殿後堂準備休息。

但是,他想得實在太簡單。

王銘才剛沐浴更衣完,準備在床上躺下,右手掌心處便開始隱隱發燙起來。

那,是摩訶寺的傳訊手段。

王銘嘴角瘋狂抽搐︰「這群家伙,到底還有完沒完?」

將右掌貼在眉心處,七戒的聲音在腦海中響起︰「徒兒徒兒,听得見嗎?現在方便說話嗎?」

王銘嘆了口氣︰「說快點。」

七戒的語速加快起來︰「既然如此,為師長話短說。」

「為師也沒想到,洛花顏居然會把你派到乾坤宗來,想必是打著,讓你監視張玄清的主意。」

「不過這樣也好,打死玄清真人也想不到,佛祖轉世居然會藏在乾坤道宗!」

「這種‘燈下黑’的環境,對你隱藏或許更有好處。」

……

王銘嘴角微抽︰「說重點。」

七戒頓了頓,道︰「為師剛剛在紫霄殿的時候,偷偷往香爐里塞了枚戒指。」

「戒指下了禁制,只有你的血才能開啟,不然的話。」

「遇到血,戒指自動銷毀。」

「盡快去取,那東西非常重要,若是被其他人意外找到,損失將無法估量!」

說罷!

掌心處的熱量,逐漸消失。

王銘發誓!

要不是他現在就在紫霄殿,就算七戒往香爐里塞了仙丹,他也絕對不會去!

這一個個的,折騰傻子呢!

我就想踏踏實實當個天才,被罩著、寵著、保護著,這提心吊膽算咋回事?

連睡個覺,都不能踏實嗎?

重新穿上衣服。

王銘眼觀六路耳听八方地來到紫霄殿前廳,卻見此時的紫霄殿內空無一人。

嗯~

是蕭純陽擔心影響王銘休息,讓所有弟子都出去了。

王銘松了口氣,把手伸進神像前的香爐。

很快。

他模到一個硬硬的東西。

沒錯,是戒指。

哎~

都說儲物戒指很貴重,比尋常弟子的儲物袋貴十倍。

但王銘……

兩只手都戴不下了,只能拿一根繩子串起來,戴在自己的脖子上。

現在倒好,又多出一枚。

……

將儲物戒指上的灰塵擦干淨,王銘重新回到了後堂。

滴血認主後。

王銘手中戒指,散發淡淡光芒。

一個約莫櫃子大小的金色儲物空間,出現在他面前。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