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魔祖的快樂,我們想象不到!

玉兔西墜。

朱雀之火燒過的廢墟中。

王銘灰頭土臉,身上只裹著一條浴巾。

對面。

蘇傲雪滿臉無奈,既好氣又好笑地看著自家師弟,不知該說什麼好。

美人出浴的她穿得同樣不多,就像一朵出水芙蓉。

月色和雪色之間,她是第三種絕色。

……

「你畫出凝火符,還凝聚成功了朱雀丙火之本源?」

蘇傲雪扶著額頭,表情復雜。

她怎麼也沒想到,自家師弟居然妖孽到這種程度。

不但第一次接觸符之道,就畫出‘至尊級引靈符’,接引紫薇帝星的神輝之力。

甚至連百會穴都還沒開啟,就強行畫出了凝火符。

而且凝聚的還不是普通火焰。

是融合南方朱雀七宿之力,無物不焚的丙火之精!

饒是以蘇傲雪的修為,在方才的火災中,也花費了好大功夫,才把那團火焰滅掉。

要知道,王銘還只是個入道期的萌新啊!!!

更離譜的是~

從‘引靈符’到‘凝火符’,王銘都是以手指為筆,以星辰之力為墨,虛空落拓。

這難度太高了!

須知,就連被譽為‘符仙子’的蘇傲雪。

也只有在畫低階符時,才能以指代筆。

而畫同階符時,必須動用天品法器白虎玉筆輔助,如此方能虛空落拓。

不然別說發揮威力,能不能成符都難說。

可王銘呢!~

有手就行?

當真是人比人,氣死人!

蘇傲雪向來自傲,認為自己符道天賦超絕。

怎麼也沒想到,有朝一日,會被自己的師弟按在地上摩擦!

「師姐,我不是故意的。」

王銘無奈道︰「本來不會出意外,主要是那只小鳥失控了。」

這能怪他嗎?

王銘也沒想到,道祖模式只持續了兩分鐘。

就被打回原形。

簡直離譜,奧特曼都有三分鐘的高光時刻!

兩分鐘,夠誰裝逼?

而且脫離道祖模式後,王銘對星辰之火掌控力大幅度下降。

那只丙火朱雀,瞬間炸毛。

差點把王銘的右手烤熟,好在他丟得及時。

不過……

鳥剛丟出去,房間就著了。

燒得那叫一個快呀!

要不是蘇傲雪反應及時,連身子都沒來得及擦干,就跑過來滅火。

估計整個梅莊,都得化為灰燼!

「小師弟,你……你的天賦太過強大。」

蘇傲雪無奈道︰「日後研習威力強大的符,務必讓我在旁護法。」

「就像今天這意外,燒了院子是小,萬一你遇到危險,這種損失是本門絕對無法承受的。」

王銘點頭︰「師姐,我知道了。」

蘇傲雪面露欣慰。

她對這小師弟,還是很喜歡的。

但凡天驕,大多都恃才傲物,恨不得鼻孔朝天。

像小師弟這種擁有‘道祖之姿’的蓋世天驕,卻如此乖巧听話。

而且,模樣還俊逸若仙!

這世間,恐怕很少有女子,能對他不升起好感。

「師姐,我還有個問題。」

「問吧!」

「凝火符算不算威力強大的符?」

「這,原則上是不算的。」

「那我今後修煉凝火符,需要通知師姐嗎?」

「嗯???」

此時,距聖子繼任大典,還有三個時辰。

……

蘇傲雪走了。

經歷‘火災’和‘天賦’的雙重打擊,她決定去閉關密室一個人靜靜。

至于王銘,換了個廂房繼續研究體內的仨祖宗。

佛祖、魔祖,他是不敢踫。

畢竟現在是在乾坤道宗,萬一引發什麼大動靜。

會死人的!

至于道祖法相,被王銘借完力後虛幻了許多倍,仿佛隨時會消失一般。

不過值得慶幸的是,這種消耗並不是永久性的。

王銘能清楚地感知到。

道祖法相在吸收他神識空間中的力量,轉化為道祖因子,慢慢地恢復。

按照王銘估算,大概過幾個時辰就能再次變身!

「要不,靠自身試試畫符?」

王銘捏緊拳頭。

方才變身道祖模式的感覺,他隱隱還記得一些。

「說不定,我上我也行呢!」

王銘躍躍欲試,開始依靠自身力量勾勒凝火符。

當然。

這次他小心很多,畫符時提前準備了一大桶水。

只要情況不對,立馬往水里塞!

腦海中回憶符文。

王銘依葫蘆畫瓢,再次用食指勾勒凝火符圖案。

然而。

過程並不算順利,牽引的靈氣無論濃度還是純度都大幅度下滑。

而且連續多次,符還未成型,靈氣就潰散了。

跟道祖模式比起來天差地別!

數十次失敗後!

「凝!」

王銘一聲低喝!

凝火符激活,靈氣流通。

一小簇火苗在虛空中燃起,輕輕搖曳。

嗯,索然無味……

看著比打火機還小的火苗,王銘嘴角抽搐︰「果然還是不行。」

在道祖模式下,能輕易凝聚神火朱雀。

常態,只能點出火苗。

哎~

看來不借用道祖因子力量,我的修行天賦只能算平平無奇啊!

王銘發自內心地感慨。

……

此時。

距聖子繼任大典,還有三個時辰。

東方群山,晨光熹微!

茫茫白雪覆蓋的清微山,忽然熱鬧起來。

有人駕馭飛劍而來,一會排成‘人’字,一會排成‘一’字。

有人乘坐飛舟,在蒼穹之間,御風劃雲。

還有人以天地靈氣為墨,勾勒陣法符文,化為雙翼天馬,撲騰翅膀飛渡群山。

他們來自修行界各大門派,在世俗眼中皆為‘仙聖’。

今日齊聚清微山,只為一件事。

見道祖轉世!

紫霄殿前。

蕭純陽臉上帶著‘公關式’的微笑,在接待各方勢力的大人物。

「蒼玄劍仙,咱們可有好些年沒見了,待會定要敬你一杯!」

「青萍道友,咱們可有好些年沒見了,待會定要敬你一杯!」

「七戒方丈,咱們可有好些年沒見了,待會定要敬你一杯!」

「呦,絕滅師太,多年不見愈發青春動人了,待會一定要多敬您幾杯!」

……

忽然。

天地間,響起靡靡琵琶之聲。

與此同時,東方朝霞中,一條條霓虹匹練激射而來。

每條匹練上都繡著精美圖案,有繁花似錦,有絲竹箜篌,有美女如雲……

綢帶舞動間,一位位妙齡少女浮現。

她們每個人都穿著妖嬈的華服,輕紗遮臉媚骨天成,猶抱琵琶半遮面。

一舉一動,一顰一笑,皆讓人心笙動搖,情難自禁。

「是天魔教的妖女,她們怎麼來了。」

「欲外天魔,名不虛傳,這七情魔音,當真是邪惡~」

「據說,世間沒有誰比天魔教的女人更懂男人,這是群要命的妖精啊!」

「听說魔祖轉世,就拜在了天魔教主的門下。」

「魔祖的快樂,我們想象不到。」

……

一頂胭脂花轎,出現在天空中。

輕紗簾幔後,依稀可以看見一道婀娜的身影。

她身著霓裳羽衣,懷中抱著琵琶,玉手輕撫間,魔音銷魂。

酒紅色長發披散,眉心一點朱砂痣妖媚若血。

女人嘴角,勾勒出誘人的弧度。

小銘銘~

為師來找你了。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