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不要!師尊不要啊!

這樣的嫌疑,就已經夠大了!

更重要的是!

20年前,兵家天驕,鬼谷縱橫的曠世劍魔楊天縱。

號稱‘才情比肩兵祖,舉世難求一敗’,年不滿三十歲,便幾乎無敵天下。

他持劍上乾坤,與張玄清對弈九局,以棋論劍。

下山後,也詭異失蹤了。

須知!

那個時代的九州,幾乎無人可奈何劍魔楊天縱。

除張玄清這老東西。

誰能有這能耐,讓楊天縱悄無聲息地失蹤?

因此幾乎所有勢力,都暗中認定︰張玄清這老不死,暗算了自家天驕寶寶!

畢竟!

張玄清壽元將盡,已經沒幾年好活。

一旦他嗝屁,乾坤宗舉世無敵的超然地位就會被撼動,甚至直接跌落神壇。

所以為了宗門,他被不祥意識蠱惑。

大開殺戒!

再加上,修行界長期流傳一種說法。

存在某種邪惡秘術,可以吞噬絕世天驕的精血,增延自身壽命。

參考張玄清五百年前,年輕時的行事風格。

這種事,未必做不出來。

不然正常情況,飛升前,修士幾乎不可能突破五百歲壽元上限。

為什麼張玄清算算年齡,都快奔六百走了。

既沒飛升仙界也沒嗝屁。

這合理?

這顯然不合理!

……

嗯。

有動機!有實力!唯一幸存者!還極像既得利益者,綜合分析……

實錘狼人!

但懷疑歸懷疑,誰敢跟張玄清對質?

劍魔下場歷歷在目!

因此。

最近幾十年,各大宗門越來越低調。

哪怕真有絕世天才,大部分也都藏著掖著,或者派最強高手護佑。

而且諄諄教導自家天驕,勸其穩健。

唯恐遭‘狼’暗算。

所幸。

那匹‘狼’似乎因為晚年不祥愈發嚴重,折騰不動了。

這二十年來,都沒有再出過手。

修行界也安生了一段時間,沒再發生過天驕失蹤案件。

可是今天,這匹‘狼’蘇醒了。

難道他要……

重啟獵殺時刻?

嘶~

王銘毛骨悚然!

自己身上,可套著三層馬甲呢!

這要是被玄清真人看出端倪來,不得被當場切片?

鐵錠,藥丸啊~

……

「王銘,你怎麼又冒出冷汗了!」

突兀的聲音將王銘驚醒,下意識打了個寒顫。

蕭純陽笑道︰「不用緊張,師尊儒雅隨和,平時很好相處。」

「而且師尊威懾力很強,年輕時,殺起邪魔外道從不手軟,好像也砍死過不少佛門禿驢。」

「所以你放心。」

「即便‘道祖轉世’的身份傳出去了,也沒人敢對你下手。」

听著蕭純陽安慰的話,王銘表示……

半點沒被安慰到。

很快。

三人來到了金頂之上。

這里雪已經積得很厚,幾乎沒過了膝蓋。

在金頂中央。

有一座青石壘成的古樸道觀,就那樣靜靜地坐落在風雪之中,顯得非常清淨自在。

道館橫梁上,懸掛著一塊木匾︰真武觀。

蕭純陽並未踏入門中,而是在道觀前躬身行禮,眼中滿是恭敬與狂熱。

「弟子蕭純陽,給師尊請安。」

王銘硬著頭皮,也有樣學樣︰「晚輩王銘,見過張真人。」

真武觀內傳出蒼老的聲音︰「呵,還叫張真人?」

王銘︰???

蕭純陽輕輕拉了拉王銘衣袖,提醒︰「叫師尊。」

難道,老家伙沒看出端倪來?

王銘松了口氣,連忙道︰「弟子王銘拜見師尊!」

真武觀內,傳出欣慰的笑聲︰「沒想到貧道暮年,還能得此佳徒,善。」

咻~

道觀的大門洞開,從中飛出一白一黑兩道流光。

流光落在王銘面前,顯化真形。

白色的流光是一枚玉佩,以極品玉髓煉制而成,散發著神奇道韻。

黑色流光則是一副面具,造型非常猙獰,充斥各種詭譎紋絡,宛如修羅惡鬼。

張玄清道︰「這枚玉佩名曰‘鎖天機’。」

「以遮天玉髓煉制而成,可以隔絕世間一切卜算之法的窺探,即便是道家大羅洞觀、佛門宿命通。」

「也不可能穿過‘鎖天機’封鎖,窺探到你的信息。」

王銘看著玉佩。

好像,听到了什麼不該听的東西。

般若寺那位高僧……

張玄清繼續道︰「至于這副面具,並非出自道門,而是魔門至寶。」

「乃魔祖煉制的修羅六神器之一。」

「其名曰‘修羅千幻’,滴血認主後與面部完全融合,可隨你的念頭變幻成任何人。」

「就連為師,也無法看出端倪來!」

「此外,還能屏蔽氣機,隱藏修為,扮豬吃老虎!」

「除了不能模擬他人氣機外,毫無破綻,是為師最喜歡的戰利品!」

戰利品,還最喜歡的……

王銘咽了口唾沫︰「師尊賜我這面具和寶玉,是?」

哎~

張玄清嘆息道︰「為師壽元將盡,如今晚年不祥,終日處于渾渾噩噩的狀態,清醒的時間不多。」

「若有朝一日為師隕落,而那時你還未成長起來。」

「魔門定會想盡胳法扼殺你,佛門、道門諸方勢力也可能會出手。」

「所以,你必須時刻注意保護好自己。」

王銘嘴角微抽。

佛門、道門、魔門,為什麼想扼殺我。

您心里沒點數嗎?

張玄清繼續道︰「但修行道法不能閉門造車,需要下山去觀天地、去品紅塵、去踏遍萬里河川。」

「所以,你需要一個假身份,可以在外界安全行走的假身份。」

「鎖天機和修羅千幻,可以幫你自保。」

王銘︰「假身份?」

神特麼需要假身份,難道又要去臥底?

你們擱這套娃呢!

好在,張玄清並未讓他去臥底︰「這個假身份,老五你來替他搞定,就偽裝成本門普通弟子吧!」

王銘松了口氣。

雖然眼前這位‘張真人’,大概率是匹非常危險的‘老狼滅’。

但萬幸的是,他沒發現王銘是臥底。

而且,很重視。

不然像‘鎖天機’‘修羅千幻’這種至寶,絕不會輕易賜下。

臥底的第一道關卡,勉強算是過了。

王銘收起寶物。

張玄清又道︰「既是道祖轉世,當為我乾坤宗聖子。」

「老五你準備一下。」

「七日後,舉辦聖子繼任大典!」

「屆時廣邀佛、道諸派,讓銘兒易容後出場,把諸派目標轉移了再說。」

「對了,另外通知天魔教主,讓她把魔祖轉世帶來。」

蕭純陽躬身,道︰「弟子遵命。」

王銘︰???!!!

他咽了口唾沫︰「師尊,邀請魔祖轉世過來干什麼?」

真武觀里的聲音冷下來︰「3000年前,魔祖便是道祖最強的敵人,險些危及道祖性命。」

「如今三祖同時轉世,這絕非巧合,或許涉及大變。」

「為師在考慮要不要趁如今未墮不祥,神智還算清醒,先替你將最具威脅的大敵除掉?」

……???

趁現在神智還清醒,先把魔祖轉世和佛祖轉世干掉?

王銘頭皮發麻!

「不要,師尊不要啊!!!」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