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十一章 葉隨風拜師

「叫什麼好呢?」

君洛熙喃喃自語著,身側的小娃兒也不知何時睜開了眼楮,不哭不鬧的看著她,似乎在等自己的名字。

「你姓什麼呢?」

君洛熙有些為難,「君」是她前世的姓,「北宮」是原身的姓,姓哪一個好像都可以。

但……

不管姓哪一個都會別人的注意,天玄大陸的那些人,終有一天會尋著蛛絲馬跡找來。

以他的性子,所有姓「君」的,他都要仔細辨認,寧可錯殺,不可遺漏。

雖說神魂奪舍後,樣貌基本上不可能跟前身一樣。

因想要遇到兩個長相一模一樣的人,又能進入他的身體,可能性太小。

但依照他的性子,只要得到她奪舍復生的消息,就算不知道她的樣貌、身份、名字,他也勢必把她找出來。

除了姓名,她以前的許多習慣,也要全部改變才行,畢竟他心思縝密,又太了解她,一丁點疏漏,都能被他設想出多種可能性。

想到這里,君洛熙的身上,不自覺地散發出淒婉的氣息。

「哇~哇——」

嬰孩的啼哭聲,讓她從回憶中驚醒,斂去心中淒苦的思緒,哄著哭啼的小娃兒。

「是不是餓了?」

君洛熙說著,起身去拿莫隨風之前給她的玉瓶。

小娃兒歪著頭,看著她的背影,哭得更凶了。

「乖哦,娘親馬上就來……」

君洛熙從桌上拿起玉瓶,返回的時候,往手背倒了一點,還是溫的……

待玉瓶口放進小娃兒的小嘴巴里,那很是淒慘的哭聲才算停下。

君洛熙看著那張哭紅的小臉,心疼的心都快要碎了。

不禁暗自懊惱,自己為何要把玉瓶放的那麼遠,害得娃兒哭得這麼傷心。

小娃兒吃了沒幾口,小腦袋一歪,玉瓶落到一旁,然後……

「哇~哇——」

君洛熙以為小娃兒是吃不到玉瓶才哭的,又把玉瓶放進他的小嘴里……

小娃兒再次把小腦袋歪到一邊,躲開玉瓶口,繼續啼哭。

「這是怎麼了?吃飽了嗎?為什麼哭?」

小娃兒自然不會回答她的問題,繼續在那里啼哭著,小臉都哭的紅中發紫了。

她看的有些焦急,把玉瓶放到一旁,想要抱起小娃兒哄一哄,手剛伸過去,就踫到……

空氣中也慢慢彌漫開一股淡淡的異香。

君洛熙轉頭看向床尾,那里放在一疊棉帕和各種淺色的小衣服,都是冬雪拿來的,還告訴她該怎麼用。

默默的拿起棉帕,又拿過一套鵝黃色的小衣服,小心翼翼的給小娃兒換上。

拿著換下來的衣物來到小室中。

小室內霧氣繚繞,中間的地上有一個不大的浴池,一側立著一面雕花山水屏風。

角落放在一個木盆,里面還放著先前換下的白色衣裙。

君洛熙把手中的衣物放到木盆中,轉身的剎那間,無意間瞥到白色衣裙中好似有什麼東西。

她蹲,翻開白色衣裙,一塊白色的玉佩掉落而出。

玉佩呈青白色,色澤凝潤如脂,形似勾玉,上面雕刻著一只栩栩如生的鳳凰。

圓潤的一端,鳳嘴前有一個小小的鑽空,細軟的銀絲線從中穿過,可掛在脖子上。

君洛熙拿著玉佩,憶起記憶中恍惚且凌亂的那一夜。

黑暗中她並沒有看清那人的臉,不過想起他的樣子,應該是中毒所致,才讓他失去理智,走到那一步。

臨近徹底失控前,嘶啞低沉的聲音,一句「抱歉」昭示著他的愧疚與無奈……

天亮時,人已不見,只留下一個玉佩與一封血書。

君洛熙又從木盆中的衣裙里找出那封血書。

說是血書,不過就是在錦帕上用血寫下了幾個字而已。

鳳玉予卿,龍玉君攜,來日重遇,定不負卿。

君洛熙看著錦帕上暗紅色的幾個字,筆風如龍飛鳳舞般,足以見此人絕非泛泛之輩。

若真是天宮禁地的那個妖孽該多好,她跟他也算有些淵源,只是……

思至此,暗自嘆息一聲。

怎麼可能呢?

從她記事起,就知道天宮禁地囚禁著一位天煞之星,她還因為好奇,偷偷去過幾次禁地……

直到她身死時,他還在禁地,至今不過短短百年,他怎麼可能出的來?

「哇~哇——」

她正在陷入沉思之中,忽然被啼哭聲驚醒,急忙收起玉佩和錦帕,匆匆回到屋內。

「乖,不哭了,娘親在呢。」

小娃兒見到她頓時停止哭聲,卻撇著小嘴,眼楮哭得通紅,還帶著淚珠,看得她心疼急了。

「是娘親不好,把你給忘了,是不是?」

君洛熙上前把他抱在懷里,一邊哄著他,一邊柔聲說道︰「娘親不該想那些亂七八糟的,誰也沒有娘親的寶最重要,對不對?」

小娃兒終于破涕為笑,雖然不知他在笑什麼,但君洛熙還是松了口氣。

「接著給娘親的寶起名……」

她在昏暗的屋內來回渡步,自言自語的說著。

「娘親先給起個小名好不好?」

「小名叫什麼好呢?」

君洛熙突然停下腳步,低頭看著懷中已經睡著的小娃兒,輕笑道︰「叫辰寶可好?」

日月星辰不及你,萬里河山不如你。

小辰寶就是上蒼賜予她的無價珍寶……

小辰寶在睡夢中露出一抹甜甜的笑臉,小手抓著她的衣襟,小腦袋在她懷中蹭了蹭,惹的她一陣憐愛。

「不管前方有多少危險,娘親一定會保護好辰寶,讓辰寶快快樂樂的長大……」

她堅定的目光落在窗戶上,看著一點點晨光透過窗欞漸漸變得明亮。

她奪舍復生的第一日已然過去,卻讓她還是覺得有些不真實。

很快,天已大亮,她抱著小辰寶輕輕的打開房門,頓時一個人影映入眼簾。

君洛熙嚇了一跳,退後兩步,愣愣的站在那里,看著那一身玄衣之人。

「莫公子,你這是做什麼?你不會一夜都沒有回去吧?」

沒錯,此人就是莫隨風,只見他跪在地上,脊背挺直,見到她出來後,眼楮一亮,恭恭敬敬的磕了個頭。

「師父,請師父收我為徒。」

君洛熙︰「……」

听到打開房門的聲音,一同出來的容徹也愣在了那里。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