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兩方爭執

來者其中有兩人,就是白日跟容徹交手的血鷹和黑衣男子。

他們站在一位戴著面具,披著黑色斗篷的人兩側。

容徹單手負立,看著兩方不速之客,背在身後的手緊緊地攥著。

這兩方人皆前來討要北宮姝影,但字據上落款處卻赫然寫著「君洛熙」三個字。

這究竟是怎麼回事?

正在他百思不解時,兩方黑衣人的頭領已經爭執起來了。

「日間你們對北宮姝影唾手可得,誰讓你們平白錯過時機了。」

戴面具之人,冷笑一聲,道︰「哼!若不是你們去地牢把人劫走,又怎會讓她輕易逃月兌。」

臉上有刀疤之人,強壓怒火,一絲玄氣外溢,「機會已經給過你們了,現在北宮姝影和她的孩子是我的,識相的就趕緊離開。」

「這話應該是我送給你們才對。」

隨著戴面具之人,也釋放出屬于次玄王境的玄氣,一場高手與高手之間的對決拉開帷幕。

莫隨風悄然移步,來到容徹身邊,看著兩方劍拔弩張,莫名的松了口氣。

心中暗道︰打吧,最好打的兩敗俱傷,同歸于盡,省得麻煩。

兩個次玄王境的冷目而視片刻,凜冽的掌氣朝對方而去,一招一式都帶著強烈的殺氣。

玄氣掀起驟風,吹動周圍等人的衣擺,紛紛退閃一旁,以免被兩人的玄氣波及到。

容宗主看著打斗的兩人,不由得倒吸一口冷氣。

他的修為在大玄宗境,離次玄王境不過一步之遙,卻似有千差萬別一般。

不禁暗自責怪容徹,給宗門引來如此大的麻煩。

也不知道徹兒把人藏在哪里,若是被他們找到,那後果將不堪設想。

容徹此時也是分外擔憂,只是他擔憂的卻是萬一人被找到,他便再也護不住她了。

而一旁的莫隨風也有自己的擔心,心中暗自祈禱,希望激戰的兩人,千萬不要有上樹的念頭。

他的余光總似無意的瞥向樹梢,引來站在血鷹身旁男子的注視。

莫隨風的手一顫,趕緊搭在容徹的肩膀上,一臉玩味的朝他挑眉。

好險,差一點就露餡了。

血鷹看著身旁的人,壓低聲音道︰「血狼,怎麼了?」

清風拂動血狼眼前的青絲,露出那半張如鬼魅般的臉,他並沒有理血鷹,而是朝大樹的方向走去。

莫隨風見他的動作,放在容徹肩膀的手一緊,迎上他的怒視,貼在他的耳邊,小聲嘀咕了兩句。

容徹猛然看向靠近大樹的血狼,剛想上前,就被莫隨風按住。

對他微微搖頭示意︰不要輕舉妄動。

然而就在這時,激戰的兩人,掌中玄氣如刀,朝對方砍去,同時躲開對方的攻擊。

臉上帶刀疤的男子,他的掌氣落在地上,砸出一個深坑。

而戴面具的男子,他的掌氣正好落在樹干上……

血狼感覺後背寒風突起,快速閃身避開,才免遭波及。

大樹被攔腰斬,朝牆根兒倒去。

莫隨風的心都提到嗓子眼兒了,緊咬牙關,才沒有讓自己叫出聲來。

容徹也臉色一變,思緒飛速運轉,急迫的想著應對之策。

然而樹冠落地,血狼飛身而至,仔細檢查著樹枝、樹杈,卻沒有發現任何身影。

環顧四周,也同樣什麼都沒有找到。

難道是他料錯了?

莫隨風不敢置信的揉揉眼楮,人明明之前就在樹上,怎麼會不見了呢?

容徹緊攥的手,微微松開,眼眸中微不可見的閃過一抹輕松。

前去搜人的黑衣人們,也在這時出來,紛紛朝臉上有疤的男子,拱手道︰「稟大人,每個房間都找了,並沒有發現北宮姝影的蹤跡。」

兩方頭領橫眉怒目對視一眼,卻有不同的想法。

戴面具之人想的是︰他們一定是搶到了人,在此故布迷障,只是為了轉移視線。

雖然這般想著,但未動聲色,冷笑一聲︰「看來北宮姝影確實不在這里,血狼,派人四處搜捕,一定要盡快把人找到。」

血狼欲言又止,最終點頭應道︰「是,大人。」

他現在並沒有證據,也不確定剛才樹上是否真的有人,只好暫時打消這個念頭。

而這一切看在臉上有疤的男子眼中,卻又是另一番含義︰他們找到人了,卻還在這里設障眼法,分散他們的注意力。

「月煞,派人擴大搜索範圍,一定要把人找到。」

遠處被叫到名字的黑衣人,拱手道︰「是,左統領。」

兩個次玄王鏡的人,再次對目而視,皆帶著幾分挑釁的意味。

「鹿死誰手,還未可知,告辭!」

「這句話也正是我想送給你的。」

兩方紛紛帶人離開,誰也沒有理容宗主等人。

莫隨風一臉茫然的,看著他們離去的方向,不明白剛才還打得火熱的兩人,怎麼就會突然走了。

容徹看著樹的方向,眉宇間充滿了擔憂。

「徹兒!去宗祠跪著,直到你想明白錯在哪里,再起來!」

容宗主壓抑了一晚的怒火,終于忍不住的朝他爆發了。

容徹低頭斂目,聲音平淡道︰「是,父親。」

莫隨風上前一步,拱手道︰「義父……」

容宗主一個凌厲的眼神射過去,立即讓他不敢再說什麼了。

「還有你,一起去宗祠罰跪!」

莫隨風聞言耷拉著腦袋,弱弱道︰「是,義父。」

兩人剛往宗祠的方向邁步,就听到一個聲音說道︰「容公子,且慢。」

容徹回眸一看,就見君洛熙飛落到院中,抱著孩子輕步而來,頓時露出一抹淺笑。

「容宗主,可否借一步說話?」

容宗主一見到她就猜到她是誰了,眼眸如刀,帶著不怒自威的氣勢。

「你便是北宮姝影?」

君洛熙微微頷首,一手抱著孩子,一手摘下頭上的斗篷。

「我不管你是什麼身份,現在請你立刻離開星曜宗。」

他的態度很強硬,容徹擋在君洛熙身前,道︰「父親,那些人已經離開,就讓北宮姑娘休養幾日再說吧?」

容宗主一臉恨鐵不成鋼的模樣瞪著他,低聲吼道︰「離開?你怎知他們不會去而復返,故布疑陣?!」

君洛熙從容徹身後站出,面對他的威勢,依舊悠然自若,道︰「容宗主,只佔用容宗主半炷香的時間,待我說完,容宗主再做決定不遲,如何?」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