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專屬她的小得意

吳偉和林澄離開後,姜南笙看著顧爾打趣︰「可以啊,爾爾,知名度挺高的,連這個年齡段都有你的粉絲。」

相較于《限定初戀》一開始的受眾範圍就定在15~25歲的年輕女生,《乘風破浪》在題材上屬于武俠類,受眾面更廣一些,只是能收獲到吳偉這類讀者,顧爾還是蠻驚訝的。

兩人對視一眼,顧爾移開臉,徑直穿過大廳向比賽場館走去,不由為現場場面的壯大發出驚嘆。

這是一個可以容納上千人的體育館,觀眾席坐著烏泱泱一大片人,顧爾拽著姜南笙隨便找了個空位坐下,剛好听到旁邊的女生在議論林澄。

「我弟弟是鳳凰隊的,听說今天林澄學長也會來參加比賽,我真的好激動啊!」

「我今天下午本來有節舞蹈課,為了來看林澄學長打棒球,我專門請假出來的,我太喜歡他了,當初我就是為了他才拼命學習考一中的,結果我好不容易考上了,林澄學長就被保送A大了,這還是我第一次在現場看他打球。」

看來林澄在學校還挺受歡迎的。

听到周圍女生對林澄的贊譽頗高,一股莫名的自豪感油然而生,顧爾不自覺的挺直腰抬起下巴。

「這就是傳說中,冠軍家屬的自豪感嗎?」顧爾偏過頭,看到姜南笙正以一種極度曖昧的眼神打量著她。

其實也沒有啦……顧爾撕開懷里的薯片,目不斜地望著前面,語氣很平淡︰「就一般般吧。」

頓了下,又氣死人不償命地補了一句︰「畢竟這種感覺也不是每個人都可以體會的,也不是每個人都有一個得冠軍的鄰居弟弟。」

這話太不要臉了!

姜南笙直接一口老血噴她臉上,奪過來薯片,氣鼓鼓地說︰「我買的!」

顧爾側目看著她賭氣般往嘴巴里塞薯片的樣子,唇角抽了抽,顯然在憋笑。

姜南笙耍小性子的模樣,簡直跟說「你壞,我不跟你玩了」轉頭又和好如初的小學生一模一樣。

有點可愛啊。顧爾忍不住翹起嘴角。

姜南笙身上似乎有一種讓人一靠近就能感覺到開心的磁場,只要有她在,就算是鬧別扭也會讓你感到想笑。

姜南笙偏頭看了顧爾一眼,對方似乎沒有要哄她的意思,轉過頭,負氣般的把薯片咬得「 嚓」響。

真是個磨人的小妖精。顧爾輕笑著搖搖頭,手伸過去勾住她的手指,拉了拉。

對方沒反應。

嘿,還來勁兒了。

顧爾又朝她那邊挪了挪。

對方還是撅嘴不理她。

惹小作精閨蜜生氣了怎麼辦?急!

姜南笙根本就沒真的生她的氣,她傲嬌的別過頭,在顧爾看不見的地方,忍不住偷笑,故意不理她。

顧爾看見她肩膀一聳聳的,就知道姜南笙在偷笑,于是親昵的挽住她的胳膊,頭靠在她肩膀上,小聲說︰「不生氣了,待會兒看完比賽請你吃冰淇淋,香草味的。」

姜南笙重新開心起來︰「要十大桶!」

提到吃的姜南笙的眼神都在冒光,顧爾突然有點心疼她的錢包。

離比賽開始還有一段時間,姜南笙指著場上一支啦啦隊最前面的女生,介紹道︰「那那那那!看那!她就是我那個淚失禁體質的小表妹,今年讀高三,是一中的啦啦隊隊長。」

順著姜南笙指的方向看過去,顧爾只能隱約看見一個穿著啦啦隊隊服的高馬尾女生。

顧爾右眼近視七十五度,左眼五十五度,平時生活雖然不用佩戴眼楮,可觀眾席離賽場少說也有幾百米的距離,顧爾看不清那女孩的長相,只知道女孩挺白挺高的。

姜南笙搭著顧爾的肩膀說︰「怎麼樣?我表妹好看吧,她爸媽可立志要把她培養成下一個林志玲……」

顧爾微微一笑。

對于不了解的人和事,她向來不做任何評價,後面姜南笙說了什麼,她也沒注意听,不少參賽選手都在場上熱身,顧爾在鳳凰隊里看了一圈,也沒找到林澄的影子。

就在她好奇林澄去哪的時候,眼神無意間掠過觀眾席入口,她看到林澄正搬著一整箱冰淇淋朝她走過來。

林澄居然真的去買冰淇淋了!

瞬間世界仿佛被同時按下了消音鍵和慢放鍵,林澄朝她走過來的每一步都像是踩在了她心上,顧爾听見自己的胸腔內心髒跳動的聲音。

一下一下。尤其有力。

大腦一片混沌,手中涼絲絲的,顧爾低下頭看著手里那盒巧克力口味的冰淇淋,周圍的人都是香草的,冰淇淋還沒吃心里就跟浸了蜜般甜甜的。

顧爾很喜歡吃巧克力,連帶著平時喜辣不喜甜的她,遇到巧克力口味的總會多吃一點兒,可因為趙女士巧克力嚴重過敏,一直到她十二歲,家里都沒買過任何和巧克力有關的食品。

直到那天,彩雲鋪滿天際的傍晚。

林澄抱著一大盒德國進口的巧克力給她,她才第一次嘗到巧克力的味道,也深深喜歡上了這個味道,那次之後,她的包里總是裝著一兩塊巧克力。

「爾爾,你這個鄰居弟弟真的又帥又貼心唉!如果他比我大上兩歲,我肯定讓他做我男朋友!」姜南笙滿臉惋惜。

她要是再晚生個十年該多好啊!

許是從小生活在單親家庭缺少父愛的緣故,姜南笙從來不和跟她同齡的或者比她小的人談戀愛,美曰其名「青瓜蛋子懂什麼,還是大叔會疼人」。

她從大一就嚷嚷著「不想奮斗了,想找個好老頭嫁了繼承遺產」,這都畢業兩年了,她都沒找到符合她的標準——身價千億又無兒無女快要病死的老頭,反倒是她從事的配音事業蒸蒸日上。

顧爾看了她一眼,輕笑著搖頭。

主持人︰「歡迎大家前來觀看金槍隊和鳳凰隊之間的棒球友誼賽,兩支球隊都是全國大賽舞台上數一數二的強隊,今天是金槍隊和鳳凰隊之間第九次對決,前八次對決,兩支隊伍勝敗參半,魔都賽區王者的頭餃究竟花落誰家,讓我們拭目以待。」

比賽場上,兩隊一字列隊排開,面對面站著。

裁判︰「雙方致禮。」

上場前林澄問吳偉這場怎麼打。

吳偉今天硬拽著他過來頂上,林澄本就覺得荒唐,有很多人才剛接觸棒球沒多久,他一個練了十幾年的去跟人家打,是不是太不要臉!

本以為吳偉會讓他適當放放水,不想听他這樣問,吳偉只冷笑了一聲︰「平時怎麼練你就怎麼打,不用留情,早點讓這群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兔崽子認清他們跟職業選手的差距,不是什麼壞事,早早讓他們把尾巴翹天上去,覺得自己天下無敵,那才是要了命!」

……

林澄月兌下帽子跟站在對面的握了下手,鼓勵道︰「加油。」

對方只是敷衍的跟他握了握手,看樣子並沒有將他放在眼里。

「你就是林澄吧,賽前打架被禁賽的那個。」

林澄一怔,難怪吳偉讓他措措他們的銳氣,這人說出來的話還真是……有點欠揍啊。

一句話的事,林澄倒也不至于跟他計較,只是嘴角的笑有點凝固︰「沒錯,我就是那個因為打架被禁賽的林澄。」

「我待會兒一定打爆你!」

男生戴上帽子抹了把帽沿,看他的眼神滿是不屑,模樣看起來別提多欠揍。

一而再,再而三地被人挑釁,林澄也不惱,他散漫的笑著說︰「拭目以待。」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