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乖張少女

林澄這樣說,顧爾也不再多說什麼。

林澄見顧爾沒有再說話的意思,心里有些失落,他挑了幾串不加辣椒的烤串拿過去給顧爾︰「快吃吧,再不吃就涼了。」

顧爾側身接過烤串,小聲說了句「謝謝」,無意間瞥道他胸口露出大片蜜色的肌膚,輕咳一聲,偏過頭,臉頰燥熱。

「听說你的漫畫賣出了廣播劇版權,恭喜啊。」林澄下午訓練的時候無意間听人提起這件事。

顧爾微訝。

她不是個喜歡炫耀的人,這件事除了姜南笙,她沒有告訴任何人,但既然林澄已經知道,她也沒有隱瞞的必要,她大方的承認︰「謝謝。」

說到底她今天出來喝酒,很大一部分原因就是因為故事完結,她不舍得。

《乘風破浪》是她第二部作品,也是花費時間最長的一部作品,從兩年前開始動筆,到今天全書完結,整整兩年的時間她將自己封閉在家里,完全沉浸在南宮若羽的故事里,難以自拔。

她現在的感受就跟,親眼目睹她孕育的孩子長大成人我外出離鄉的感受是一樣的。

顧爾喝干瓶里最後一口酒,又開了瓶新的,仰頭往肚子里灌。

喝的太猛,嗆到。

顧爾連連咳嗽,林澄上去扶住她,輕輕拍著她的後背,幫她順氣,語氣有些無奈︰「慢點,喝那麼急干嘛,又沒人跟你搶。」

說話的語氣腔調跟趙女士特別像。

意識到這一點,顧爾咳的更加厲害。

林澄明顯還想繼續說什麼「下次慢點」之類的話,還沒等他開口,遠處照過來的刺眼的白光就將他的堵了回去。

有人來了。

「愣著干嘛,跑啊!」

顧爾好歹也算是半個公眾人物,萬一被認出來,月黑風高,孤男寡女,呆在一起,就算他們在清白也說不清楚。

她到底不在意,反正她有不吃虧,可林澄不行。

他現在還在禁賽階段,如果這時候再傳出私生活不檢點的緋聞,被有心人利用,估計禁賽時間還得繼續延長。

那時候,顧先生還不得氣死。

眼看保安就要追上來,顧爾也顧不得什麼拽著林澄的胳膊就往跑,到底是缺乏鍛煉,跑了沒多少路,顧爾就累的上氣不接下氣。

她跑不動了。

「不行,我跑不動了。」顧爾彎下腰,雙手撐在膝蓋上,大口大口的喘著粗氣。

保安是受過專業訓練的,很快就追了上來。

顧爾閉上眼,剛打算認命被抓。

忽然感覺身體一輕,她被人打橫抱了起來。

顧爾睜開眼楮,從她的角度剛好能看到林澄性感的喉結。

保安還在後面緊追不舍,林澄抱著一個人對他的速度影響也不是很大,顧爾被他抱著,身體顛得搖搖欲墜,為了防止自己摔下去,顧爾伸手摟住林澄的脖子。

感受他胸膛里心髒有力的跳動,顧爾的心跳不自覺跟著他的節奏加速。

她喝了不少酒,雖不至于爛醉,酒勁上來也到了微醺,林澄的懷抱帶著令人心安的溫度,顧爾緊抱著他,埋首進他懷里。

林澄身上有股淡淡的薄荷香,身材也很好,顧爾下意識地將人摟得更緊,眼皮也越來越沉,漸漸她困倦得睜不開眼,砸吧了下嘴巴窩在林澄懷里,心滿意足的閉上眼楮。

應該會做個好夢。

一場秋雨一場寒。

半夜下了小雨,第二天氣溫只有十攝氏度。

顧爾睜眼第一件事就是摸手機,點了下屏幕沒反應,她困倦的掀起眼皮,發現手機沒電自動關機了,下意識的去扯數據線。

盲摸了幾次都沒摸到,她翻了個身,薄夠褪去一般搭在腰間,她發現本該插著數據線的地方竟然擺著一盞小夜燈。

雖然心里抱有疑慮,可還是架不住困意侵襲,顧爾趴在床邊,一只胳膊無力的垂在床沿,指尖虛虛掩掩的點著地毯,迷迷糊糊又睡了過去。

寒意襲來,顧爾哆嗦一下。

揉著眼楮坐起來,顧爾直勾勾地盯著前面看了一會兒,然後扯過被子蒙上腦袋再次仰面躺回床上。

又過了一會兒,她猛地掀開被子,看著牆上貝比魯斯的海報,忽然意識到什麼直接鯉魚打挺彈坐起來,慌亂的眨動著眼楮。

這不是她家!

顧爾抓了抓頭發,她依稀記得昨天她因為漫畫完結,泛起了老母親心態,跟著林澄一起出去喝酒,她好像是醉了又沒完全醉,然後……

她貌似是被林澄抱回來的!

抱回來……

顧爾登時身體涼了半截,她雙手拍打著臉頰,心里慌的一批。

她倒不是害怕林澄會對她做什麼,好歹是她看著長大的弟弟,人品她肯定是相信的,她應該也不會禽獸到趁著醉酒就對林澄霸王硬上弓。

她只是害怕。

不,是擔心待會兒見到林澄她應該說什麼。

很丟臉的事情。

自從和林澄重逢後,顧爾一直都很努力的在撿回自己當姐姐的威嚴,可貌似每次都沒能成功。

好不容易!好不容易啊!

時隔多年,林澄終于又願意叫她「姐姐」了,她剛有些欣慰。

弟弟雖然比她高但終究還是她弟弟,「姐姐」的優越感重新回來沒幾天,就發生了這件事。

顧爾反撲在床上,臉埋進枕頭里,兀自崩潰著,完全沒察覺到臥室門打開,一個圓滾滾的腦袋探了進來,悄悄關上門。

「不許動!」

聲音一听就是年紀不大的小女孩。

顧爾舉起雙手翻過身平躺在床上,看見林曦月正瞪大眼楮看著她,手里的玩具槍還沒來得及收回去。

見到是她,林曦月隨手把玩具槍丟到一遍,撲上來抱住她︰「神仙姐姐,怎麼是你啊?我哥哥呢?」

听到這聲「神仙姐姐」,顧爾不禁有些無語。

林家兄妹兩個不知道什麼毛病,之前是林澄,現在是林曦月,一見她就管她叫「神仙姐姐」。

哦,也不全是,林曦月在五歲之前,都是叫她「狐狸精」的,後來林澄說過她幾次,她才改口叫她「神仙姐姐」。

顧爾倒是不介意她叫自己什麼,反正不管是「狐狸精」還是「神仙姐姐」,都表示在林曦月眼里,她長得很漂亮。

所以她並不討厭面前這個行為乖張的少女。

顧爾摸了摸她滿頭髒辮,林曦月把冰冷的手塞進顧爾手里叫她幫著暖,滿臉奸笑的看她︰「你跟我哥,你們……」她抽出手「啪啪啪」拍了三下,滿臉好奇的看著顧爾。

這丫頭一天到晚腦子里都在想些什麼?

顧爾戳著她的腦袋推開她,翻身下床去衛生間,路過她時,無語的翻了個白眼說︰「今天周五,你怎麼沒去上學?」

「不想去,老師同學都看我不順眼。」

林曦月剛從國外轉學回來,國內課程很多都跟不上,特立獨行的風格也跟同學相處不來,回來一個月就被叫了六次家長,再來一回,湊夠七次就能召喚龍珠。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