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盜號烏龍(2)

顧爾又嘗試幾次,還是密碼錯誤。

「難不成是我最近腦袋發懵,所以記錯密碼了?」

顧爾陷入深深的自我懷疑,同時又為自己找不到人分享自己完結的喜悅深深感到遺憾。

最近太忙,很久沒登QQ,也不知道網上那個披著女生外皮加她的男網友現在怎麼樣了,有沒有再給她發消息。

十年前用于注冊這個QQ的手機號,幾年前顧爾就不用了,密保問題當時也是亂填的,時過境遷,她也記不清了。

顧爾抱著十萬坐在電腦前發呆,總覺得心里跟少了點什麼,不自在。

拿起手機,顧爾百度了一下QQ密碼忘了,綁定手機號密保也不用了怎麼辦,然後根據提示填寫信息,看到最後「好友輔助驗證」這一欄,顧爾徹底抓狂。

這年頭誰還用QQ啊!

先不說她里面的好友很多現在都已經不聯系了,但就是她保持聯系的幾位,現在也不用QQ,上哪去幫她驗證。

顧爾突然想起前段時間加她的那個小男生,可……看著填寫QQ號這一欄,顧爾默默退出頁面。

抱著僥幸的心理給姜南笙發了條微信,沒想到姜南笙手機里QQ雖然不用,但一直保持登錄。

意外之喜啊!

顧爾忙又重新填寫信息,復制黏貼,請好友輔助驗證,終于可以修改密碼。

顧爾想了想,把密碼設置成南宮若羽的名字縮寫和生日。

重新登上QQ,看到聊天框里清一色的「???」,顧爾一臉懵,點開才發現,就在一小時前,「她」給每個好友都發了一條信息,說她出了車禍,急需兩百塊錢。

顧爾︰???

顧爾這才後知後覺的反應過來,不是她忘記密碼,而是有人盜號改了她的密碼。

不過這騙子的業務水平經不起推敲,沒有一個上當的,看來她列表里的好友防詐騙意識很高啊。

但有一個除外。

【南宮若羽】︰出車禍?

【南宮若羽】︰你現在在哪個醫院?

【南宮若羽】︰我現在去找你。

……

顧爾︰「……」

看來還是有人腦子不在線。

顧爾不禁開始懷疑對面的人是真蠢呢,還是跟騙子打太極呢。

這麼明顯的騙局都看不出來,是不是傻?

【顧爾】︰QQ被盜了,不好意思。

【顧爾】︰雖然我知道你是因為關心我,可朋友你這防詐騙的意識很一般啊。

對方十九,年紀也不小,這麼容易輕信于人,將來要吃大虧的。

顧爾覺得有必要好好敲打這個小書友一下,許是因為連載結束,顧爾對南宮這個角色不舍,說話不由得就變得南里南氣。

【南宮若羽】︰沒事就好,這麼晚了還沒睡啊。

對方回復很快,跟一直守在電腦前一樣。

【顧爾】︰睡不著,你不是也沒睡嗎。

【南宮若羽】︰在忙。

【南宮若羽】︰學校需要我填一下表單。

【顧爾】︰A大的學生?學什麼專業的?

她之前看對方資料上是A大的學生,當時還以為是個學妹,現在知道是學弟,還不知道對方的專業。

【南宮若羽】︰計算機系,網絡工程專業。

【南宮若羽】︰喜歡的人學的這個專業,我想跟著她走。

沒想到還是同系同專業的學弟啊。

為了跟喜歡的人並肩奮斗,小弟弟還挺爛漫的。

【顧爾】︰那挺好,這屆學計算機的女生不是很多。

她那屆計算機系是招收女生最多的一屆,可男女比例相差還是很大,听說這屆計算機系招收的女學生連總人數的四分之一都沒有。

【南宮若羽】︰我跟她不是一屆的。

【南宮若羽】︰她已經畢業了。

畢業了?

小弟弟才大一,對方就已經畢業,看來兩人年紀相差至少也得四歲,至少都能報一塊金磚了。

顧爾難得八卦。

【顧爾】︰姐弟戀?

【南宮若羽】︰沒有,還沒戀。

【南宮若羽】︰她目前還不知道我喜歡她,只把我當成弟弟。

【南宮若羽】︰如果,我是說如果,有一個比你小四歲的男生跟你表白,你會答應嗎?

小四歲的男生跟她表白?

小四歲……

男生……

表白……

顧爾盯著屏幕上的這行字,腦海中不禁浮現出林澄那張又純又欲的臉,穿著白襯衫,只是那張本該甜甜的喊她「姐姐」的嘴,卻摟住她的腰往下壓,飽滿的嘴唇要貼上顧爾的唇。

他一改從前乖巧听話的模樣,極具侵略性的模樣讓顧爾猛然驚覺林澄早就不是當年的小小少年。

濕熱的呼吸擦過耳畔,帶給她觳觫的顫抖,桃花眼尾含波,透著蠱惑……

停!打住!

林澄雖然不是她親弟弟,可也是她從小看著長大的,她在胡思亂想些什麼亂七八糟的!

顧爾用力搓著滾燙的臉頰,用力甩了甩頭,像是要將這不著調的想法全部都甩出去。

……

夜已經很深了,顧爾躺在床上閉上眼楮,腦子不听使喚的開始幻想和林澄談戀愛的慶幸,翻來覆去,渾身燥熱,卻怎麼也睡不著。

顧爾抓著頭發從床上坐起來,望著窗外沉沉的夜色發了好一會兒呆。

總歸是睡不著,顧爾摸了手機翻身下床,赤腳走到冰箱前拿出一瓶冰水,一口氣灌下去半瓶,才勉強靜下心來。

手機上的時間00︰00。

這個點還有人沒睡嗎?

顧爾編輯文字發了條朋友圈,沒想到下面還真有人給她點贊。

是林澄。

這麼晚了,他怎麼還沒睡。

月黑風高,棒球場看台上的風吹亂了顧爾的頭發。

一片寂靜中,急促的腳步聲響起,顧爾將頭發別到耳後,扭頭看到,林澄正拎著一袋酒和烤串朝她跑過來,他額前的劉海被風揚起,露出飽滿的額頭。

「附近剛好有家燒烤攤還沒收攤,我買了酒,快來吃吧。」

林澄找了個空位坐下,鋪上報紙將烤串放在上面,從袋子里掏出兩瓶啤酒,拉開鐵環,將其中一瓶遞給顧爾。

「謝謝。」

顧爾接過酒喝了一口,繼續看著前面發呆。

想想半小時以前,顧爾發了一條朋友圈,林澄幾乎是秒贊,然後發消息給她,問她怎麼還沒睡,顧爾說睡不著,林澄說他也睡不著,問顧爾要不要跟他一起出去喝酒。

顧爾也不知道自己哪根筋搭錯了,居然真的同意大半夜跟著一個毛頭小子跑到棒球場來喝酒。

林澄走過來,脫下外套披在她身上,顧爾一怔,回頭看他,林澄里面只穿了一件騷包的V領緊身黑色T恤,隱約可以看到他壯碩的胸肌。

顧爾忙別開眼,極力控制自己不要胡思亂想,耳根爬上一抹緋紅。

已過霜降,夜里風涼。

顧爾輕咳一聲,看著他裸在外面的手臂︰「不冷?」

林澄是運動員,身體素質極好,寒冬臘月去河里游泳,穿著背心到外面跑步都是常事。

他沒覺得冷,可意識到顧爾實在關心他,心里就像是浸了蜜糖般,甜滋滋的。

他咧嘴笑了,露出兩個可愛的虎牙︰「沒事,我體熱。」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