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再遇鄰居弟弟

季航?

她已經有兩年沒再听到這個名字了。

三年前分手後,顧爾低迷過一段時間,後面工作忙起來她就再沒機會沉溺之前的傷痛,她從不參加同學聚會,身邊屈指可數的朋友也沒人會自討沒趣的跟她提「季航」這個名字。

只是林澄怎麼會跟季航打起來?

印象中林澄一直都是鄰家弟弟的形象,季航也是個有修養的紳士。

他們似乎只見過一面,在她家里,顧爾帶季航回去跟父母見面,作為爸爸的學生林澄那天剛好也在,林澄似乎剛挨過罵,心情不好,寡言少語的,跟她也沒說幾句話,更別說對季航了。

顧爾拿著新買的內存條從數碼店里出來,姜南笙的電話就打了進來。

「爾爾,我在A大看到一個跟你長得特別像的人,似乎是是個美女呢!」電話里傳出姜南笙興奮的聲音。

聞言顧爾抬起頭,探著腦袋,目光不斷在四周搜尋,連姜南笙的影子都沒看到。

「你在哪?我怎麼沒看到你?」

「你當然看不到我了……」突然有人在背後拍她肩膀︰「因為我就在你背後啊!」

顧爾一驚,猛地回過頭,她看著姜南笙那張更加明艷活潑的笑臉,狂跳的心這才漸漸平復下來,不自覺地松了口氣。

「沒事吧,嚇到你了。」姜南笙撲上來擁抱她一下,揚著明媚的笑容︰「前段時間A大播音系的學妹聯系到我,說想邀請我幫她們錄一期節目,剛好我最近有空,就來回報母校了。對了,爾爾,你怎麼會來這兒?」

姜南笙是她之前的室友。

和顧爾一樣,畢業後也沒有從事自己的專業領域,而是選擇挑戰全新的配音領域,憑借極有特色的甜美聲線,前年也簽約工作室,現在也是個頗具名氣的配音演員。

「哈哈哈……爾爾,你這段時間的生活真是太精彩了!」

咖啡廳里,姜南笙捂著嘴笑得花枝亂顫,眼淚都笑出來了︰「你這借口編的,就跟我小時候作業沒寫完,騙老師說作業被狗狗撕碎一樣爛,你編輯會信才是有鬼!」

顧爾端起咖啡,看她一眼,有點擔心她會不會笑得嗝屁過去,等她笑完才不緊不慢的說︰「她確實不信,我昨天晚上給她發消息,她今天早上才回我,說上午十點來我家幫我修電腦。」

姜南笙又笑了一陣,才握著顧爾的手八卦道︰

「不過,我也想問你南宮若羽最後到底和誰在一起了?到底是皇叔,還是將軍啊?其實吧,我覺得還是皇叔好,長得帥,專情,還有錢,醫術卓絕,就連那一頭白發都白的那麼風騷,簡直就是完美男神啊!」

沒錯。姜南笙也是眾多書粉之一。

而且還跟大多數人一樣是皇叔控。

顧爾不說話,姜南笙就跟小貓似的蹭著她的手撒嬌︰「爾爾,看在我們那麼多年的情分上,劇透一下嘛,就一下下,我保證不對外人說!求你啦!」

顧爾微囧。真不是她故作神秘不肯劇透,上周新連載劇情剛發布,趙女士就發信息來問過這個問題,她回答的也是這三個字「不知道。」

劇情後面會怎麼發展她真的不清楚,如果她想明白了,也就不會出現如今拖稿的局面。

故事進行到現在,隨著女主角的形象越發鮮活,她似乎有了自己思想,就算是顧爾這個創作者,也不禁開始懷疑她一開始設定的方向是否正確。

「南宮若羽」,太尉嫡女,曾因才情出眾而名動天下,後遇家國變故,隨父兄上戰場,斬殺敵寇,是個巾幗不讓須眉的英雄。

顧爾實在想象不到就這樣一個巾幗英雄,僅僅是為了一個男人困在後院的樣子。

這並不符合「南宮若羽」的個性。

告別姜南笙回家的路上,顧爾還在思考這個問題——到底該讓南宮若羽選擇誰?

許是她思考的太過專注,連自己被人盯上了都沒發現。

等到顧爾察覺到的時候,那兩人已經橫躺在地上痛苦的呻吟了。

顧爾眨眨眼,一時沒反應過來發生了什麼,抬眸就看到離她不遠處的梧桐樹下站著一個身姿挺拔的青年。

明媚的陽光透過斑駁的樹影灑在他身上,他身材高大,穿著簡單的黑白運動衫,黑色棒球帽倒扣在腦袋上,臉上掛著溫暖的笑,顧爾竟一時有些心悸。

長開了的林澄,除了從「小帥哥」變成了「大帥哥」,五官變得更加立體、個子也猛竄了一大截外,變化不算大。

可多年未見,顧爾還是生出些許不敢認的窘迫來。

她上前走了兩步,試探著問︰「是……林澄?」

林澄看著她,笑了,露出一對可愛的小虎牙︰「顧爾,好久不見。」

可當他瞥見地上掙扎著爬起來,掏出匕首沖顧爾撲過去的男人時,他又很快不笑了,眼底陡然結成寒霜。

兩個健步擋到顧爾身前,緊接著顧爾就感覺腰上一緊,她被人緊緊護在懷里。

林澄一腳踹到男人胸口,男人登時被踹飛了出去。

顧爾被這一系列變故驚得目瞪口呆,等她再次回過神的時候,林澄已經呈「保護者」的姿態,單手摟住她的腰,跟另一個爬起來的男人打了起來。

兩個人的身體貼在一起,她感覺到了林澄壯碩的胸肌和里面瘋狂跳動的年輕心髒。

「怦!怦!怦!」

一聲一聲砸在顧爾心上,不習慣和人親密接觸的顧爾瞬間渾身緊繃。

距離是不是太近了?

林澄帶著她往旁邊躲了一下,顧爾無意間踫到林澄緊實的腰線,雙頰滾燙,她不安的抬起頭。

頭頂的陽光刺眼,從顧爾的角度,她只能看到林澄完美的下顎線和凸起的喉結。

身量的差距和保護者強硬的姿態,顧爾猛然驚覺,林澄已經長大,不再是她印象中那個瘦弱、需要保護的小男孩了。

這個認知,讓顧爾不禁有些失落。

不遠處警鳴聲響起,車上下來的兩個警察將兩個人銬走,簡單詢問了兩句,將人帶去了警察局。

「你受傷了!」

警察離開後,顧爾抓過林澄的右臂,發現他右臂上方有個兩厘米的刀口,應該是剛才不小心劃到的。

林澄一愣,猛地抽回手背到身後,欲蓋彌彰的笑著說︰「沒關系,一點兒小傷。」

顧爾看著他嘆了口氣。

這人從小就這樣,受傷了喜歡藏著從不往外說,這麼多年這毛病還是沒改。

記得他小時候有次腳踝都腫得跟面包一樣了,還強忍著不說,如果不是她見他走路一瘸一拐的把人送去醫院,估計他那條腿肯定得落下毛病。

因為有十萬的存在,顧爾家里收拾的不算整潔。

剛打開門,顧爾發現自己的煙粉色bar不知何時躺在了門口。

這要是被林澄看到了……

不行!堅決不行!

顧爾慌亂地拍了拍臉頰,不等林澄進來轉身猛地將人關在外面。

被關在外面的林澄一口霧水,扣門喊道︰「……顧爾?」

「稍等!馬上就好!」

顧爾背靠著門,怒視搖著尾巴從臥室出來的「罪魁禍首」。

二話不說撿起地上被亂丟一氣的內衣,用T恤包住恭進臥室。

確定屋里沒有其他有礙觀瞻風的東西後,才深呼一口氣,整理了一下頭發拉開門,微笑著看著林澄︰「不好意思,剛才十萬把家里弄得亂糟糟的。呃……快進來吧,我幫你處理一下傷口。」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