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六章 急了,他們急了

這些極限戰士被呼喚了出來。

隨後又是護衛艦上的指揮官以及星語者。

作為連接的節點,星語者,不出所料的已經被同化了。

即使他失去了眼楮,但是他的心依舊被惡魔的蠱惑聲所引誘。

如今的他,已經加入了惡魔的陣營。

但是表現的與常人無異,根本就看不出來。

這應該是才剛剛同化不久的惡魔。

救不了了。

等到愛德華看到大量的惡魔的混沌能量在這艘護衛艦的周圍盤旋的時候,他就明白了,這艘護衛艦幾乎有一小半的士兵已經完全的遁入了魔道。

已經屬于不可能再救回來的那種。

看著愛德華的進來,這些人面面相覷,有一些人,忍不住打起了退堂鼓。

「現在,我把大家召集過來,關閉了一切通信。」

沒錯,極限戰士將所有的通信給屏蔽了,然後才把士兵給召喚過來,目的就是為了直接將那些背叛者給解決掉,同時不讓他們臨死前把信息傳遞出去。

要知道護衛艦還有一艘,誰知道那一艘的護衛艦是不是也是像這一艘護衛艦一樣,一小半的人都變成了二五仔。

「發生什麼事情了?」

「怎麼回事?突然間關閉了信號?」

極限戰士站在上面冷冷的看向

他們一些人的動作,盡收眼底。

「我要告訴大家的是,帝國不容忍任何行駛的背叛,哪怕是在小的背叛,也是不可原諒的,現在,你們那些想要背叛帝國的人,站出來吧,我給你們一個決斗的機會,但是如果不站出來,那麼對于那些背叛者,我自能處以極刑。」

決斗是給對方一個死的體面的一種處決方式,一般決斗你還有機會能夠戰勝對對方,戰勝之後說不定只會被流放,失敗了也不不過是死亡。

但是極刑就是比較令人心顫的刑法了,他的作用就是讓人恐懼,會有數百種處罰方式,這種處罰所帶來的威懾力是最高的。

一般對于星球的最大極刑就是毀滅的刑罰就是滅絕令,但是對于一個人的極刑來說,死亡反倒是一種解月兌。

听到極限戰士的話後,一些人打了退堂鼓,顯然明白極限戰士說的是誰,但是現在他們還抱著一絲希望,認為,極限戰士並不知道到底是誰背叛了帝國,只是再用這種方式去威脅和恐嚇他們,想要把那些背叛者給唬住。

極限戰士再看到沒有人站出來時,也不知道是好是壞。

至少,令人感到安慰的是,背叛者並不是很多。

不然的話,憑借著他的這一句話,那些背叛者早就站出來與他為敵了。

那些被惡魔所影響的人雖然有,但是數量不算太多。

他是沒有辦法找到那些人的,但是愛德華可以。

極限戰士後退了幾步,嚷開了位子,給了愛德華。

愛德華站在最高點,看著力。

愛德華看向這些戰士,沒有說話,只是伸出手了手掌,然後釋放出了兩團火焰。

火焰再半空中化作了兩只團雀,讓這些星際戰士模不到頭腦,不知道愛德華的意思。

但是很快,這兩只小巧可愛的雲雀頓時朝著一個星際戰士撲了上去。

緊接著,他們還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就看到那個星際戰士身上燃燒了起來,就像是一團火點燃了汽油桶。

噌的一下,燃燒了起來。

就當他們準備憤怒的將子彈射向愛德華的時候,那個團雀燃燒的星際戰士身上

突然間掙扎出幾根觸手。

那種觸手上帶著某種古怪的印記,似乎能听到某種邪惡的低語聲,一大群的戰士連忙後退數步,將手中的槍又瞄準了那名戰士。

怎怎麼會這樣。

曾經朝夕相處的星際戰士居然突然間變成了邪惡的惡魔,這是令他們不可想象的事情。

原本他們以為是那個凡人搞得鬼,但是團雀又朝著幾人撲過去,結果那些家伙全部是長者觸手的扭曲怪物,有的人更是顯露出兩顆腦袋。

惡魔。

沒錯,他們是惡魔。

已經變成了惡魔的形狀了。

極限戰士看到這里,頓時對愛德華的話更為信任。

這艘護衛艦確實被惡魔入侵了。

此時,團雀將一只又一只藏匿在他們看不到地方的惡魔給清理掉時,那些藏起來的惡魔終于忍不住暴露了出來。

再繼續下去,這些藏起來的惡魔就要被愛德華一個又一個找出來。

他們知道愛德華是關鍵,所以那些藏起來的星際戰士,突然間爆發,有兩個貼近愛德華的星際戰士直接掏出槍朝著愛德華射去。

看來,只要將愛德華射死,他們其余的惡魔就能繼續藏起來在人類帝國里高混亂。

兩邊的星際戰士以及極限戰士都沒有反應過來。

在這麼近的距離,就算是極限戰士也不敢硬解這麼多的子彈。

「小心」

極限戰士的話還沒完全說出口,那些子彈就像狂風驟雨般朝著愛德華射過來。

極限戰士以非快的速度向愛德華的面前攔去,愛德華已經證明了他的價值,他可以輕易的辨認出那些藏在星際戰士中的惡魔。

這是帝國夢寐以求的能力。

他這樣的人應該是為了光復帝國的榮光而存在,絕不能受到傷害。

但是他的速度還是慢了一些,子彈射出,朝著愛德華的胸**入。

極限戰士此刻感覺到無比的憤怒,因為自己的大意竟然讓帝國損失了這麼一個人才。

噹噹噹!

幾枚子彈像是打在了鋼板上似的,發出幾聲清脆的聲音,極限戰士用動力武器砍斷了那個星際戰士的手臂,听到聲音,回過頭,看著愛德華拍了拍胸口上的灰塵,對著他露出一絲微笑。

居然用肉身將子彈給攔住了?

天哪!

此時,極限戰士驚愕的已經沒有辦法去思考了。

帝皇的使者。

沒錯,他就是帝皇的使者。

哪有普通人只用身體就能擋住子彈的?

他身上可沒有佩戴什麼力場裝置,如果有力場裝置的話,他們也肯定能看的出來。

這說明,他用身體擋住了子彈。

愛德華的眼楮射出紅色的光。

老天,他的眼楮還能發光。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