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01章 諸天之上再見天

「陽間……」

還魂崖上。

封青岩微微仰望著天宇,當進入陽間的念頭一生,便一發不可收拾……

在剎那間變得無比強烈起來。

這時,他有一種不顧一切的沖動,想要立即進入陽間,回到自己的九州大千世界。

他已經死去太久太久了,是時候,也應該回去了。

他無比想念故土了。

這麼多年過去了,九州大千世界變得怎麼樣了?

他很想回去看看,看看曾經與自己並肩作戰的故人,是否還在?

此時此刻,在他心里,有一個聲音在吶喊︰打開那扇門,進入陽間!打開那扇門,進入陽間……

是時候回去了……

該回去了……

一個聲音在不斷催促著他,希望他立即進入陽間,回到九州大千世界。

看那故土。

而他的身影,瞬間消失于還魂崖,來到黃泉路的盡頭。

而在黃泉路的盡頭處,佇立著一座漆黑而古樸的巍峨石門,正是連接陰陽兩界的鬼門……

「拜見府主。」

燭九、狠、神厭等十五禁忌,看著封青岩出現後,便連忙行禮。

至于花招還在花海,鎮守著聖花和帝花,畢竟這兩種奇花十分珍貴,能夠一定程度誕生聖境和大帝。

封青岩點點頭便凝視著鬼門。

一直沒有說話。

這相柳、巫惡等禁忌滿臉詫異起來,府主這是?

「打開鬼門。」

片刻後,封青岩便道。

「府主,真要打開鬼門?」狠沉吟一下道,「打開鬼門後,陽間諸天的至高存在,便有可能感應到我幽冥天地的存在,恐怕……」

「請府主慎重。」

燭九道。

「哈哈,終于要打開了?」

此刻,倒是鬼滿臉興奮道,一副迫不及待的樣子,「快,吾等合力打開鬼門,殺進陽間諸天!」

「殺殺殺——」

窮大跟著囔,亦頗為期待的樣子。

不過,他們倒是被神厭冷了一眼,燭九和狠並沒有理會他們,只是滿臉鄭重。

「還望府主三思。」

燭九道。

封青岩沉默著,心中的念頭越來越強烈,便道︰「打開!」

「……」

燭九和狠愣了一下。

「哈哈,听到了沒有,打開鬼門,殺進陽間!」鬼興奮無比道,「快快,諸位,吾等一起合力,將鬼門打開,一起殺進陽間!殺得陽間血流成河,殺得陽間片甲不留,殺得陽間寸草不生!」

咻!

咻!

一道道目光落在鬼身上。

鬼微微愣了一下,看著神厭、狠等禁忌道︰「我說錯了?這可是府主說。」

「府主可沒有說。」

血後道。

「是嗎?府主沒有說嗎?」鬼有些詫異,道︰「府主不是說打開鬼門,殺進陽間嗎?」

「府主,花招不在,只有吾等十六鬼將合力,方能夠打開此門。」狠緩緩道,聲音蒼老,猶如一位老者一樣。

「咦,對哦,快叫花招回來。」

鬼道。

不過在此時,封青岩卻沉默了,並沒有將花招呼喚回來。

他讓花招鎮守花海,一是守住帝花;二是怕自己一時沖動,貿然進入陽間……

第一次打開鬼門,需要十六禁忌合力,方能夠打得開。

缺一不可!

這便是他,為何要讓禁忌打開鬼門的緣故,因為他知道,缺少了花招,他們根本就打不開。

「府主可是考慮清楚了?」

狠再道,「若是考慮清楚了,可將花招喚回。雖然吾等不識陽間,但是隱隱感應到陽間,有大恐怕……」

「府主,吾隱隱感應,陽間諸天之上還有天。」

燭九輕聲道。

燭九是十六禁忌中,最強大的存在,戰力絕對不會低于天帝。即使在造化聖皇中,亦屬于頂尖的戰力……

「這天中,有大恐怖……」

燭九再道。

「天上還有天?」

這倒是讓不少禁忌詫異起來。

即使是曾經的陽間八大禁忌,亦頗為詫異起來,這麼多年來,他們已經想起了一些過往。

但是。

在他們的記憶中,並沒有感應到,天上還有天啊。

「諸天之上,還有天?」神厭亦詫異,忍不住看向燭九,「這些大恐怖是什麼級別的存在?難道是聖皇之上?」

燭九微微點點頭。

「吾亦隱隱感應到了。」

狠點頭道。

「諸天之上,的確還有天,有著大恐怖……」

封青岩漸漸壓制內心的沖動,但是目光一直凝視著鬼門道。

「真有?」

不少禁忌震驚起來。

「敢問府主,此是什麼存在?」狠沉吟一下道,他感應並不清晰,只是隱隱感應到一些模糊的信息。

燭九倒是大概知道了天道之主的存在。

「雖然為大恐怖,掌控著陽間的諸天,但亦為大囚徒。」封青岩淡淡道,便轉身離開了。

他最終壓制住,內心那股欲要不顧一切的沖動。畢竟,都已經等了那麼久,不差這點時間。

但是現在。

的確是時候,也該進入陽間。

「府主?怎麼走了?不是要殺進陽間嗎?府主?府主?!殺進陽間吶。」鬼看到封青岩轉身離開,便愣了一下,接著大吼起來。

「閉嘴!」

神厭冷喝一聲。

「府主這是什麼意思?我們還要不要打開鬼門?」

窮大撓著腦袋道。

「府主又不想進入陽間了。」血後像是聳了一下肩道,便看向燭九和狠,「陽間真有如此恐怖的存在?為何吾等在陽間時,卻不知道?不應該啊。」

「吾等在陽間時,的確沒有感應到。」

巫惡點點頭。

「這是真的?奇怪了,諸天之上還有天?天中有大恐怖?」青甲滿臉疑惑道,「不對呀,我記得,吾等在陽間地,吾等便是諸天的大恐怖啊。」

燭九和狠並沒有理會他們。

他們兩個與其他禁忌,似乎不是一個境界的。

而他們,特別是燭九,總是隱隱約約感受到,陽間諸天有什麼恐怖的存在。

一直在尋找著他們。

只要他們稍有微動,便有可能被尋找了。

而在打開鬼門的那一刻,那些「天」中的大恐怖,起碼有五成的機會,捕捉到鬼門的存在。

只要捕捉到鬼門,那麼便有可能順藤摸瓜。

這便是他們最為擔心的事情,擔心府主打開鬼門後,被那些「天」中的大恐怖尋找到了。

他不知道府主能不能對付他們。

其實多數是不能。

若是能,府主早已經進入陽間,不會一直如此忌憚,甚至連門都沒有打開過。

在血後、巫惡等禁忌低議時。

神厭則神情冷清,滿臉高傲站在那里,不屑于與他們交談,不知道在想著什麼……

……

……

的確是時候,也該進入陽間了。

但是。

不能一股腦子沖進去。

雖然分身正式成為閻羅,但是還有諸多的事情要交代一下。而且,他差點忘記了一件十分重要的事,便是天人道……

他推演成功了。

可是,還沒有將天人道演化,還有天人道的最終之果,天界……

天界關系著天皇。

此刻他回到還魂崖上,再次讓望塵為他護法,準備去演化天人道。

在他之前的推演中,十二天帝則為載體,即是以十二天帝為基,為天柱,為主干,來築建天界……

轟!

接引之橋再次浮現出來,便道︰「閻羅,坐鎮接引之橋之巔。」

「諾。」

分身閻羅立即從閻羅殿中出來。

一步步走上接引之橋之巔,身影再次映照于陰陽兩界。雖然相貌不變,但是氣息卻變了,風采亦變了。

而在此時。

接引之橋上的十二縷灰霧,走得更快了。

但是,接引之橋的再次現世,便立即引來了天道之主的狙擊。

轟隆隆!

一個巨大無比的拳頭,從諸天之下砸落。

「吾為閻羅,執掌眾生之生死!」

此刻閻羅喝道,身上猛然迸發恐怖至極的氣息,讓映照在陽間的巨大身影,同樣迸發恐怖至極的氣息。

他去硬扛天道之主的拳頭。

在閻羅迎戰時,封青岩則是快速來到接引之橋上,親自去接引逆天十二帝。

不過,他並沒有映照諸天……

他不能讓天道之主知道,他有一道分身是閻羅。

天道之主只需要知道,閻羅是他便行了,而他的本尊則會隱藏起來,將會暗中行走陽間諸天。

而閻羅則會在陰間,一直牽引著天道之主。

那麼本尊便可以在陽間行事。

不過,天道之主畢竟是天道之主,即使是一個拳頭降臨,亦不是閻羅能夠對付得了。

畢竟閻羅亦只是映照而已。

在閻羅正要抵擋不住時,但是逆天十二帝,還沒有接引到幽冥,封青岩便立即催動了地璽。

轟!

一尊巨璽猛然浮現在閻羅的身後,使得閻羅映照于陽間諸天的身影,變得凝實無比,迸發著煌煌的神威。

而地璽不僅代表著地府,還代表著輪回,代表著封青岩的意志。

所在此時。

地璽迸發著無以倫比的神威。

那個從大衍天砸落在拳頭,竟然無法再砸落半寸,讓大衍天的諸多的天道之主都失神了一下。

「這是什麼?」

「這似乎是一枚融合了天地法則的大印……」

「這是一枚地印!代表著死者生界的法則與意志!」有天道之主一愣之後道,頗有些驚訝和失神起來,「地皇竟然凝出了地印?他是如何做到的?」

「這竟然是地印?」

當天道之主看出閻羅身後浮現的大印是地印時,皆有些驚訝起來。

死者生界乃是與諸天萬界,是同等時空的存在。

但是,連他們都無法凝出天印,想不到地皇到了死者生界後,竟然凝出了地印。

他們可是天道之主啊。

可是,即使是諸多天道之主合力,都無法凝出天印……

或許是天道之主無法做到,真正一條心,又或許是因為大衍天的存在,導致他們無法凝出天印。

天印是什麼。

這自然不用多說,乃是與地印同等的存在。

一代表地,一個代表天。

「的確是九州的地皇,他是因為成了閻羅,方能夠凝出地印?還是說,因為地印,方成為閻羅?」

有天道之主詫異道。

「這閻羅之位,很詭異,似乎真的可以執掌眾生的生死!」

「荒唐!」

「吾等乃是天道之主,方可執掌眾生之生死!閻羅?何是閻羅?不過是死者生界的一方小神而已,亦敢大言不慚說自己執掌眾生之生死?」

「殺死他!」

「殺不死,這只是映照,不是真身。」

「哼,他敢進入陽間,便立即殺死他。不過,這九州地皇倒是越來越強了,不能再讓他強下去。若是讓他渡過了三災九難與諸劫,怕是……」

「不錯,將他引出來。」

「大千之戰即將開啟,應該能夠將他引出來。」

……

……

因為有地璽的庇護,閻羅映照陽間諸天的身影,始終沒有散去,一直在吸引著天道之主的目光。

雖然天道之主無法殺身閻羅。

但是,天道之主畢竟是天道之主,還是通過映照傷到了閻羅。幸好在地璽一直護著,要不然閻羅剛剛誕生,便要死去了……

這讓封青岩終于將逆天十二帝,接引到了幽冥。

這多少年過去了?

十二縷灰霧,終于來了幽冥,來到了封青岩的世界。

封青岩沒有多說什麼,便立即去演化天人道,並將接引之橋收回。他讓閻羅映照陽間諸天,迎戰天道之主,主要有兩有個目的,一是鎮守接引之橋,二是讓天道之知道,閻羅是九州地皇……

轟隆隆!

在他演化天人道時,還魂崖再次震蕩起來。

天地漆黑一片。

在他的血液、十二縷灰霧,不斷融入後輪回磨盤中,漆黑中終于浮現一片片時空碎片。

最後時空碎片融為一體,形成最初的天界。

或者說是一片混沌天地。

不過,當混沌天地成形後,不管他怎麼演化,都無法加速演化下去了。

轟隆隆!

而在此時,陽間諸天再次震蕩起來。

不少強大的生靈,隱隱約約感應到,在天宇之上似乎有什麼東西在成形。

似乎是一片天……

而在這片「天」中,隱隱可見十二根天柱……

正是這十二根神秘的天柱,便「天」撐了起來般。

而天界的成形,天人道亦被演化出來,與天界連接起來。

不過現在,天人道還不可以用,畢竟天界只是成形,準確來說,現在的天界,只是一枚種子。

還需要漫長的時間孕育。

「天?」

「諸天之上,出現了一片天?」

此刻,大衍天中的天道之主震怒不已,他們便是諸天萬界的天!

他們怎麼允許,再有「天」的出現?而且,這「天」,似乎是與大衍天同等的存在……

那他們算什麼?

他們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不知道為何在諸天萬界之上,突然出現了「天」的存在。

但是,絕對不允許,這「天」出現!

若是敢出現,便殺無赦!

而在此時,有數位天道之主,朝那神秘的「天」出手。

但是,他們只能感應到「天」的存在,卻無法傷到「天」,似乎這「天」不存在般。

這讓他們愣了愣。

「吼——」

有天道之主咆哮起來。

再次憤怒出手,無窮無盡的恐怖天道之力,洶涌地往「天」殺去。

但是依舊傷不到「天」。

似乎是因為,這「天」還沒有成為真正的天,所以受到了天地宇宙的保護。

又或者是在自我保護中。

他們只能眼睜睜地看著「天」的誕生,「天」就在他們身邊……

……

……

至些,輪回六道徹底完善。

天人道有了,而天界亦被演化出來,現在只等天界成長了。

不過天界畢竟是在諸天之上,封青岩有些擔心,大衍天會對天界造成巨大的影響。

甚至扼殺了天界的誕生。

不過現在,天界已經誕生了數息,卻並沒有毀滅。這或許說明連大衍天,都奈何不了天界……

這應該是好事。

「天皇,願與你在天界重逢……」

封青岩仰望著天宇道,身影便消失于還魂崖,出現在幽冥的諸多天地間。

或是在葬山書院,或是西域三十六界,或是在昆墟界,或是在山海界,或是聖皇界,或是在孤竹域界……

幾乎出現在幽冥天地的每一個角落。

當走遍了幽冥天地,便來到了黃泉路的盡頭,看著將開未開的彼岸花。

「拜見府主。」

十五禁忌行禮道。

「花招,歸位。」

封青岩淡淡道,聲音落在花海,落在花招的耳里,是時候進入陽間了。

……

……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